標籤: 對井當歌

4nplr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市井之徒 線上看-第1369章心理看書-xrn97

市井之徒
小說推薦市井之徒
外面响声时有时无。
房间内的魏承运和钱多多心乱如麻。
倒不是被这种声音干扰,说实话,他们的出身家境,见过各种各样的女人,经常出现在杂质报刊上那些所谓的名媛豪门公主,不过是信手拈来的玩物罢了。
在意的是尚扬和曾宝仪之间的关系,走廊最尽头的房间在发生什么心知肚明,那么他们之间能是什么关系?
“怎么办?”
钱多多在房间内焦虑踱步,毫无睡意,在钱进没公开站队老爷子之前,一直是支持尚垠的,曾家也是尚垠坚定的支持者,也就导致他和曾宝仪关系相对近一些。
心里很清楚曾宝仪的取向问题,很反感男人,反感程度类似自己看男人。
“怎么能与尚扬搞到一起?他们多长时间了?”
他從幽冥來
钱多多抬手挠了挠头,心里越来越乱,心中坚信曾宝仪绝对不可能主动勾引尚扬,那么这个问题就简单的多,尚扬用强或者两个人之间有感情!
尚扬用强貌似也不大可能,外界传闻尚扬滥情,但是在女人这方面口碑还不错,某种意义上算得上正人君子。
这么看来,两人之间有感情!
想到这,心里咯噔一声,有些慌,如果两人有感情,情况不容乐观。
迅速拿出电话,给钱进发了条信息。
“嗡”
另一边的钱进依然守在病房外,不过已经没有尚扬在的时候那么严肃,毕竟站在这里的人都在同一水平线上,不存在谁给谁压力,甚至还能小声交流,感受到口袋里的手机震动,拿出来看了眼,随后不动声色站起来,向走廊尽头走去。
一边走一边拿出电话给钱多多拨过去,严肃道:“什么事?”
信息内容是速回,在他印象中钱多多遇到事不可能如此大惊小怪,能让他用速回,一定是大事。
“有人能听见么?”钱进又谨慎问道。
盛世蜜婚 化蝶飛滄舟
钱进眉头皱的更深,下意识左右看看,见周围空荡荡一片:“说吧,没人!”
皇嫁 言木水
“尚扬和曾宝仪在一起了!”钱多多凝重开口。
“在一起?”钱进一愣,没搞懂什么意思。
“是睡在一起!”钱多多咬牙道:“而且根据我推断他们绝对不是第一次在一起,应该很长时间,记得在几个月之前,尚扬曾经去过一次海港,如果不出意外,他们至少是从那个时候在一起!”
“厄…”
钱进听到这个消息,嘴里发出一阵呜咽,是所有话到嘴边又强行咽回去的声音,瞪大眼睛,露出近乎惊恐的表情。
钱进深吸一口气,继续道:“能让曾宝仪取向变的正常,说明尚扬能力很强,更是在说明,他们之间的感情很深厚,要不是我偶然发现,可能很长时间不会知道!”
盜版c羅
钱进脸上惊恐的表情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满面愁容,能发现是意外,但这个意外太吓人,当下正处于尚家改革的关键节点,虽说已经开会通过,可还差签字,只有签字之后文件下发,才正式生效。
除了王天啸之外,没人想反抗尚扬,可正如王天啸所说的那句:身怀利器,杀心自起!
反过来看,尚扬绝对不希望别人拿到利器来威胁自己。
神兵寶鑒
他要自保…
而曾家未来的继承一定在曾宝仪身上,如果他们之间真有感情,进一步讲,尚扬存在娶曾宝仪的可能,那么按照股份比例,百分之三十一加上百分之十四,就是四十五了…
再多一些,就是绝对控股!
严肃问道:“你是怎么发现的?”
庶女醫香 雪舞冰凝
“声…声音”钱多多有些不好意思:“我听到声音了,这层没有别人,而且,可以确定那是曾宝仪的声音,从尚扬房间里传出来!”
曾国强咬咬牙,感觉情况有些复杂,脑中在想,能不能是尚扬故意的?
“我也想过尚扬是不是故意让我们听到,可仔细思考,发现这种可能性非常低”钱多多继续道:“我经常住酒店,酒店的隔音都非常好,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尚扬或者曾宝仪,也不可能想到酒店隔音问题!”
钱多多确实很认真思考过,还把自己换位到尚扬位置,之前住的都是顶级酒店套房,不存在这种问题,事实上,要不是亲耳听到,从未想过会有隔音这么差的酒店,刚听见时都震住。
钱进闻言变的沉默,是尚扬故意的也好,不是故意的也罢,都不能否认尚扬与曾宝仪之间有关系的事实,也就是说,存在若干年之后,存在曾宝仪手中股份变成尚扬的。
自己之所以愿意改革,没打算反抗尚扬,却想着有朝一日能自保,如果尚扬手中股份过大…
“我知道了,还没有其他问题?”
他把忐忑情绪压下一些,即使他们合二为一,尚扬手中过大的股份比例也不过是百分之四十五,并不存在一言堂的局面,再者说,他们在一起自己又拦不住。
“我们怎么做?”钱多多见他没给出答案,有些着急,外面的声音还在继续,时刻在刺激耳膜,让他情绪不可控制的跟着跌宕起伏。
“什么都不用做,以不变应万变!”钱进说完,挂断电话,站在原地又把所有事情推演一边,发现这件事远远没有刚听到时那么有冲击力,而且影响不是很大,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自己又管不了…
放回手机,重新回到走廊之中,与刚刚出来的魏东来擦肩而过,坐到曾国强旁边,略显轻蔑的看了眼,这只老狐狸一定知道孙女与尚扬之前的关系,还不说?你不说别人就不知道了?
他坐下的同时。
重生之禦鬼狂妻 紫瞳
再愛前女友 梅莉莎
“你确定!”
魏东来紧紧握着电话,手上青筋已经凸起,显然也是被这个消息雷到。
“确定以及肯定!”魏承运艰难回应,其实他还喜欢过曾宝仪,非但不在意她的取向,反而觉得很纯洁,至少没被男人碰过,女人碰就无所谓了,奈何家族立场相悖,不能走的太近,只好把这份感情压在心里。
如今听到声音,这份尘封已久的感情又被激起,心脏有些疼。
魏承运拿出烟,点了支,心里一团乱麻。
事实上。
他本来对改革的立场并不是很坚定,在会议上也是最后开口,如果改革与不改革处于僵持阶段,他甚至愿意投尚扬一票,无外乎之前在家主的问题上,立场左右摇摆,给人的感官很不好。
想要用一次坚定的站队支持尚扬!
这么说也不准确,还是想要自保,毕竟尚扬在未来几年来还是家主,哪怕改革,尚家几百年底蕴熏染出的人心,也不可能轻易改变,尚扬仍然说一不二,在自己绝对支持尚扬的情况下,拿到股份的意义何在?
从尚扬身上撕下肉吃,反倒会让尚扬记恨,他动手怎么办?
“爸!”魏承运见他迟迟不开口,忍不住问道:“现在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尚家和曾家有连在一起的可能?即使改革,他们也是一体,如果遇到大问题,他们的态度也会一致对外?”
“这是步大旗啊!”
魏东来感慨一声,又苦笑道:“我还在猜想尚扬为什么丝毫不反抗的就改革,不符合他的作风,原来是有这样一步暗棋,要不是被你突然发现,等曾家这颗棋子暴露出来的时候,会让所有人晴天霹雳,高手,真是高手”
他不禁想到尚扬之前与老爷子的联合,戏耍尚丸,又想到与王天啸的联合,戏耍老爷子,前一次联合险些把尚丸气死,后一次联合得到尚家,可以看出每一次都在摧枯拉朽,斗转星移。
这步棋是提前知道了,如果不知道,将来有一天站在尚扬反方向立场,恐怕会死的很惨…
“那…那我们怎么办?”魏承运脸色吓的煞白,之前与父亲讨论过,在尚扬上位的过程中,曾家和沈家是他的坚定支持者,钱家态度一直反对,大家都很鲜明,唯有自己家族左右徘徊。
而且从四个封疆大吏的整体实力来看,魏家并不处于上游。
如果尚扬要新官上任三把火,第一把火极有可能烧的是魏家!
现在想来,曾家这步暗棋,有没有可能是给自己准备的?
“不用太在意,只要我们做的足够好,不让尚扬抓住把柄,他就没有下手的理由,更何况,在会议上我是最后投票,接下来在发生什么,魏家也会坚定支持,他更找不到理由,不需要太担心!”
他思考一番,反而比之前更加释然,隐约觉得,尚扬犯不上为自己准备曾家这步暗器,不值当大费周章,他要动自己,直接就动了…
“好吧”
魏承运点点头,只能听父亲的,顺便听…门外的。
魏东来挂断电话,重新回到病房外等待,突然想到钱进也接到电话,他应该也知道这件事,旁边还有曾国强,他不用多提,作为当事人,怎么可能不知道?
就剩下沈凤天和王天啸,只有这两个傻子蒙在鼓里,要是没猜错,尚扬这步棋是为王天啸准备的,他想着想着,嘴角不受控制的上扬,已经期待这步棋爆发出来,会产生什么效果…
王天啸敏锐察觉到旁边笑容,看过去,见是魏东来,没有任何表态收回目光,心里却不胜喜悦:如果没猜错,他是看出来尚扬没有棋子可走,对自己示好吧?
“还有两天,尚扬,你能耍出什么花样?”

{ Add a Comment }

a0vvu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市井之徒》-第1264章表達意見讀書-1zugv

市井之徒
小說推薦市井之徒
就在陈语童盯着所有人的同时,王天啸也盯着所有人,当然,重点是尚扬,他一直在想尚扬会用什么办法破局,这几天以来每天都会站在尚扬的角度上推演,得出的最好结论,也不过是在改革之后,他得到更多人支持,继续坐稳位置。
只不过。
自己要的并不是当下收益,目前不过是把刀递到他们手中而已,容许尚扬继续在位置上坐十年乃至十五年,并且这段时间还会尽心尽力扶持,等到国际原油枯竭的那天,等丁小年手中技术完全发挥效用那天,才会兵戎相见,直捣黄龙!
“身怀利器,杀心自起,尚扬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
王天啸见已经进入庄园,心里暗暗揣测,相信尚扬也能看出来,股份制改革是把刀子递到他们手中,人一旦有了凶器,胆子就会更大,尚扬为什么还愿意把刀子递给他们?
他还是想不明白。
不过这都不重要,再过半个小时就到摊牌时候,什么招数都会摆在台面上,届时任何阴谋诡计都会暴露在阳光之下。
走下车,抬手整理下衣服,缓步走进去。
进入大厅,游走在各个角落的佣人已经看不见身影,只剩下几名工作人员,在指引下来到会议室,推门进去。
这里以前是尚家、也就是尚泰山的一处办公地点,装修都是早就做好的,尚扬也没改变,进去是一张五米长、一米七五宽的黄花梨会议桌,如此大料子在当今时代非常罕见了。
一共摆放着九把椅子,除了最前方一把之外,左右两边各四把。
王天啸想了想,坐到左边的第三把,转头看了看最末尾的两把,皱了皱眉,在这种特殊时刻必须小心翼翼、如履薄冰,会议室九把椅子,是尚扬有意为之,还是之前就这样没动,很值得考究。
“尚垠、加上他们四人,加上尚扬,算上自己,一共是七个人…多出两把?”
他正想着。
極尊 零度·老雕
“咯吱”
房门被推开,一名穿着深灰色唐装的中年走进来,钱进。
王天啸清楚尚家规矩,在家主到来之前,几乎不会有人在会议室内交流,也不就自讨没趣,不过还是用眼神迎接。
钱进看见他的眼神,微微点点头,坐到右侧第三把椅子,也就是他的对面。
“奇妙…”
钱进的眼神中透露出这两个字,由于他负责的是欧洲,光阴会的主要势力也在欧洲,所以两人之前的交集很多,应该是纷争很多,曾经打的要死要活,谁能想到王天啸的提议竟然阴差阳错成为自己保命的底牌?
“了解…”
王天啸嘴角微微尚扬,通过钱进的微弱表情就清楚,他是坚定的改革派,而且,极有可能在改革之后与自己走的近,是在未来十几年间要争取的对象!
“咯吱…”
房门又打开。
尚垠穿着一身西装走进来,面色沉重,因为直到现在还没想出任何破局的办法,照这么下去改革是必然,尚家受到威胁也是必然。
走到左侧第一的位置坐下,正襟危坐,不苟言笑。
钱进和王天啸再次对视一眼,没有任何表情,心里却在腹诽:这家伙好像不怎么高兴?呵呵!
房门再次打开。
这次是两个人一起走进来,沈凤天和曾国强,同样没有任何言语,如徐志摩所说:轻轻的来了…沈凤天坐在右侧第一,毕竟在这其中,沈家的势力最大,虽说南美相对贫瘠,但资源丰富,也就构成了地位。
官場神算 勃勃
曾国强坐在左手边第二,也是他一直来的位置。
最后一个人走进来,魏东来。
他模样比较狼狈,穿的西装革履,眼眶周围却有些乌黑,别人接到通知之后在飞机上正常休息,而他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很清楚这是王天啸与尚扬之间的协议,但就是忍不住担心尚扬那个家伙会有后手。
作为尚扬玩死尚丸全过程的见证者,非常清楚这家伙善于在敌人还不明白怎么回事的情况下,把人活活玩死,尚丸就是这么被玩死的,得知一切的时候,直接进医院抢救了,差点活不过来。
魏东来担心这是一次试探,其余几人还有犯错机会,哪怕是钱进,至少态度、立场坚定,自己可是没有反水机会,要么坚定改革,要么强烈反对,说出来不怕别人笑话,来的路上精神都恍惚了!
他也坐下。
至此,六个人全部到场。
人坐的很整齐,使得会议室内并不空旷,奈何六个人一言不发,甚至连眼神交流都没有,画风着实诡异。
王天啸是在多少年之后,第一次感受到这种气氛,并没觉得死板僵硬,反而觉得这才是会议该有的样子,在光阴会开会,气氛完全不同,并不是到了这个等级就会很严肃,正相反,有些时候说好听点叫各抒己见,说难听点与菜市场没什么区别,嘈杂的很。
曾少年
傾城笑:冷宮棄後 紫蘇
余光中偷偷看了眼最前方的位置,今天是坐在这里等尚扬,十几年后,他们坐在这里等自己,会是什么感觉?
正想着。
房门被推开。
“哗啦啦”
六个人整齐划一,齐刷刷站起来,身体微转向门口,微微弯腰道:“家主…”
“是民主!”
尚扬风轻云淡的笑笑,一边走一边道:“你们都是我的长辈,还有是我祖辈,关起门来一家人不用太客气,都坐吧”
说完,没人做,这种时刻王天啸也不愿意当出头鸟。
尚扬也不强求,走到最前方位置坐下,坐稳之后直接道:“这次开会通知的比较匆忙,各位都不远万里赶来辛苦了,都坐,今天要讨论的各位都清楚,就是尚家是否顺应时代,是否把保持几百年的制度打破,进行股份改革…”
六人全都坐下。
尚扬继续道:“事实上,这个事情我也思考很久,没有想出所以然,一方面认为现有制度还能延续,另一方面认为符合时代顺应大势,会焕发出新的活力,下面大家各自表达意见,争取在今天商讨出令人满意结果!”
“都说说吧…”
絕品寵妻
话音落下,六个人都没着急说,而是在心里忐忑不安,他们以为尚扬也会与尚垠脸色一样,把权力分出去之前的难看,没成想竟然还能笑出来,笑的胸有成竹,这种时刻,都不愿意第一个站出来。
足足过去十几秒。
尚扬又道:“不用为难,怎么想的就怎么说!”
“不同意”
“同意”
两个声音同时开口,王天啸和尚垠,他们都觉得应该先入为主,两人发现对方开口,都停住,相互对视。
“你先…”王天啸做出个请的手势。
諸天武道從武當開始
“我坚决反对!”
尚垠不客气,义正言辞道:“尚家现有的制度,是老祖宗定下的,从根本上而言,要不是几百年前尚家先祖振臂高呼,根本不可能有今天的局面,经过一辈又一辈人实践和检验,证明当下制度的可靠性和稳定性!”
“还有,在当今世界之林,尚家是鲜有保持如此制度的,而能做到第一家族的位置,更是证明其实用价值,我认为,完全没有必要打破现在的稳固,是非常没必要!一旦采取新制度,不可预料的情况太多,在光阴会虎视眈眈的情况下,更不能冒险!”
“剩下一个很小的问题,如果尚家把股份制改革到每个人手中,那么请问在现有负责人百年之后怎么做?是不是也要把股份分给子孙?一旦分给子孙,经过几代之后,股权会非常分散,尚家会被动分崩瓦解,没朋友们,我们聚在一起是尚家,如果改革,家族不在,荣誉不在,我们也未必在!”
一護”妹妹”的綜漫之旅 織姬
惡魔的未婚妻
说的声音越来越大,最后达到振聋发聩的程度。
这是他能想到的最简洁却说出最多、最严重的话语。
未必有用,但儿子的台一定要站!
懶妃已成年:請叫我王後
“咳咳”
王天啸见其他人不可能跳出来反对,只好自己亲自上阵,清了清嗓子笑道:“其实尚垠说的问题完全不用担心,前世之事,后事之师,不用说的太远,就说光阴会,他们就是十二个财团联合组织,延续的时间完全不逊色与尚家,并且从未发生过大规模离会,规矩是人定的,只要规矩制定合理,人人遵守,不会有任何问题…”
他顿了顿又道:“接下来是我坚定推行改革的三个原因”
“第一,各位手中本就有尚家股份,股份只有分红,却没有话语权,这很不公平!”
“第二,不能否认尚家先祖是振臂高呼的一人,但也不能否认各位族人先祖立下的汗马功劳,没有兵,哪来的将?”
“第三,也是我要说的,最重要一点!”
他身体都坐直一些,严肃道:“纵观全世界各国历史、俯瞰近三百年来商业变化,可以得出一个非常准确的结论,都是由集中走向开放,无一例外,任何抱着传统旧制度日的,没有一个可以善终!”
“尚家的今天很稳定不假,可要居安思危啊各位族人,历史一次次向我们证明,开放是最正确道路,为什么还要死守旧制?我们自己改变,是未雨绸缪、是不破不立,可如果有一天,被动受到冲击,主动权就不在我们手里,说句大逆不道的话,把所有权利系与一人手里,如果有一天这人发生意外,留给尚家的将会是群龙无首,一团乱麻,届时…一夜之间墙倒屋塌也并非笑谈!”

{ Add a Com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