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小說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第二百四十七章 成長的代價熱推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小說推薦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青梅甜宠之多多的糖
阮老爷子这句话一出,在场一片寂静,似是没想到他酝酿半天,就吐出这么似是而非的一句话。
还是阮家大舅阮宜春开口为父亲解围,“我爸的意思是,今天大家都是为了来看多多,其他人的话,完全没必要在意”,直接是也跟着否定了阮云,虽然同样没有当场说阮外婆不好,但是也点名了今天过来的目的。相比较来说,作为儿子,子不言父母之过,大家也能理解,所以这番回答可以说算是有些聪明狡猾。
阮家二舅舅阮乘胜也是帮着哥哥助阵,“是啊!是啊!我们多多这么厉害,又怎么能和普通女孩子一样。普通女孩子能跟我们多多一样十八岁就是全球武道大会第一名嘛!”,言语间就能听出来区别,阮家二舅还是对于自家这个小外甥女非常推崇的,更是直接反驳了之前阮云说的将许多多比作一般女孩的做法。
刚刚还径自有些得意的阮云,则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脸色越来越不好看,却还要强自撑着做好表情管理,不至于让旁人一眼就看出她严重深埋的怨毒和嫉恨。
这些年日子过得顺风顺水,多久没有人这样说过她了,所以即使努力忍耐,阮云纤薄如纸片的身子还是忍不住在阮老太太身后有些微微的颤动,阮老太太自然也是觉察到了,到底是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自然知道她心中是在想什么,又怎么能看着阮云在自己面前受委屈。
何况今天阮云是她一人主张带过来的。
再加上刚刚因为被女儿越过,而直接和自己老伴儿对话的阮老太太顿时就更有话说了,“哼!女孩子那么厉害有什么用……”。
只是话未说完,就被一旁的二儿子扯了扯衣袖,“妈,您就别说话了,今天来干嘛的,你不知道吗?”,阮乘胜此时已经是看着阮云的目光更是不好了,甚至后悔为什么就听了母亲的,明知道妹妹和侄女不喜欢阮云还同意母亲带了她过来。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起點-第二百四十七章 成長的代價展示
如今看来嫂子和妻子之前说的果真不错,这就是个惹祸的,本来他们兄弟和母亲说的好好地,母亲今天都没有多话,却轮到她一个外人过来指摘人家主人家,倒还给他们阮家惹来一身腥臊。
被儿子的眼神和动作阻止,阮老太太面上微一犹豫还是将未出口的话就是吞了回去,两个儿子的话,她还是能听得进去的。而阮云的分量跟自己亲生儿子相比较,分量自然就轻了不少。
只是沉默背后,阮老太太未发觉的时候,却是阮云失望又阴毒的眼神又对上了老太太的脊背,但是由于她是低垂着头,因此阮乘胜几人也是并未注意到。
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起點-第二百四十七章 成長的代價讀書
但是一年来在队伍中长时间神经高度敏感的许多多却似感知到了什么,目光直直的就是盯着阮云而去,皱眉只是一瞬,又转开了目光。
许多多心中沉思,阮云这个人,看来也是要尽早处理了,还有她那个同样不是什么好鸟的女儿,这样的人,还是不要再出来危害社会了比较好吧!
最后欢迎宴还是办下去了,是许老爷子亲自带着孙女去跟一个个长辈介绍问好的。一幅他就是要告诉今天来的所有人,他许建坤就这一个孙女,宝贝着呢?
而不仅眼前这些人脉的资源 ,甚至于将来许家的一切,也都是许多多的,你不服,那你就憋着。
这一场欢迎宴,最后在李老代表他背后那位出现的时候,场面更是一度到达高|潮,也让今天来的很多人心中是对于许多多的能力和地位再次拔高了好几个等级,能让这位主动前来示好,看来许家这位孙女,将来的发展不可限量啊!
甚至于许家都有可能再次因为此女,而更上一层楼。毕竟相对于许家从政的儿子来说,许家的底蕴更多的还是在军界。而现在许多多背后阮家先不说,许家就涵盖了军、政两届的,再加上唐家的财力和在军界政界的影响力。许多多只要按照现在的势头发展,就是以女子身份将来登顶,也不是不可能。
不过中途由于各种原因,这场临时加上的欢迎宴也是早早的结束。
客人们一个一个退场,只是到了最后剩下杜衡、楚岚几家的时候。小杜衡就差变成许多多的附身藤蔓一般,攀附着许多多的纤腰就是不肯松手,杜斌生拉硬拽都没用,他又不敢使太大劲儿真将儿子伤了。
最终还是许多多说话有用,只说明天肯定去武馆看他,小孩才不情不愿的被妈妈黄柔带走。
至于一边的楚岚,本来还想着如果杜衡留下的话,他也就顺势能跟着留下。再一看眼前这个情况,得!还是和小杜衡明天在武馆等着吧!
而今天中午这场欢迎宴,自阮云事件之后,就一直在被所有人变相忽视的阮家一家人,也是也在最后阮老太太的不甘不愿中告辞了!
阮老太太憋了一中午却还是这么个结果,自然也是走的十分不愉快,临走还不忘冲着这个一整个中午除了问好之外,就未再理会自己的外孙女留下一句,“哼!不孝顺”。
只留下许、唐两大家人大眼看小眼,都是熟的不能再熟的人了,就像俗话说的,屁股一撅,就知道对方想什么。
“这个阮家老太太,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就她教的那个阮云也是没个样子”,作为未来亲家,许老太太不忍心说的话,性格直接泼辣的唐老太太却忍不了。
想她晚年基本都是已经大权掌握,谁又敢在她跟前这样说话。只是说这个话时,到底还是考虑了阮情几分面子,所以才没有说的更难听。
只是一开口爽了,话落却还是有些不落忍的看向阮情,同时还有点在人家当面说对方亲生母亲不好的尴尬,“阿姨这样说,阮情你不要觉得有什么啊!我也就是发泄发泄”,不然,要不是看着阮情在,她的爆脾气,肯定当场就给她泼开水,掀桌子了。
“阿姨,您没错,我早就知道我妈是怎样的人了,我这个当女儿的不好说什么,您只要不会因此嫌弃我就好了”,阮情是真的没有在意,其实如果这不是她的亲妈,她可能会说的做的更过分。
但是到底还是从小教养自己长大的母亲,她虽然对她的做法不敢苟同,也不会在众目睽睽下给她没脸就是了。
只是却委屈了多多,阮情有些抱歉的看向女儿,“多多,是妈妈对不起你”,一旁的许嘉一直坐在妻子身边,握着妻子的小手,不断的用自己的大手给她抚慰。
许多多无所谓的摇摇头,她根本就没放在心上,“妈,你又没做错什么,再说我早忘了,我不在意的”,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说阮外婆也算不上是坏人,不过就是年纪大了,越发喜欢偏听偏信了而已,就喜欢阮云和陈晴这样会哄她开心的,也许她也并不是不明白阮云和陈晴是什么样的人,不过就是愿意相信而已。
阮情当然明白女儿不会在意,但是她还是会为女儿觉得不值,想不通幼时也算是精明的母亲,怎么近些年越变越难以理解。这些年她也不断思考过,母亲可能就是没有摆脱因为自己出身带来的影响,所以年轻时候好强,到了老了那种自卑和骨子里的认知让她就喜欢被人逢迎讨好。
人氣言情小說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討論-第二百四十七章 成長的代價展示
而且性格是几十年如一日的顽固,他们多多是多好的孩子,就被那个阮云这样当着让人的面损,阮云倒是凭什么,“以后妈妈也一定不会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了”,许久不登门,原本也是以为母亲破天荒的主动过来是疼爱外孙女,自此,阮情反正是彻底的对于母亲失望了。
刚刚离开许家不久的阮家车上,阮外婆也正臭这张脸,听两个儿子的劝慰,阮家大舅阮宜春率先皱着眉头开口,“妈!今天不是说好了,是好好来看看多多吗?您为什么还要带上阮云”。
今天阮家开了两辆车过来,现在阮家两个舅舅,阮老太太和阮老爷子,再加上两个阮家表哥在一辆车,两个舅母则是带着阮云坐第二辆车。
阮家大舅这么安排,也是想好好的就今天这件事掰扯清楚,这些年他也一直对这件事糊里糊涂的,任由母亲发展,到了如今的地步,如果还不反省挽救,那许家和阮家的关系,也只会渐行渐远。
阮宜春和小妹阮情年纪差了十一岁,所以阮云来到阮家的时候,他那时也已经在外求学,之后又参加工作,回家每次看到阮云也都是乖乖巧巧的叫哥哥,所以他一直对阮云印象也很是不错。
熱門小說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多餘不是多-第二百四十七章 成長的代價閲讀
加上阮云刚来的时候确实是瘦瘦弱弱,仿佛只剩下皮包骨头般,看起来小巧可怜的。明明只比妹妹小一岁,却生生矮了差不多一个头,看起来就让人觉得不免多疼惜两分,同时又感叹她那对不靠谱的父母。
然而,阮云刚到家那两年,每次他匆匆归家,一向大方开朗的妹妹却每每在他面前说阮云不好,那是他对于阮云也还只停留在是一个亲戚家孩子的印象,自然比较起来也是更关心妹妹。
只是每次细问,妹妹却又说不出具体哪里不好,说出来的事情也不过是一些小女孩之间的争风吃醋而已,时间长了他便也不爱听了,每次也只劝妹妹要大度一些,让着些阮云,毕竟阮云是妹妹。

5fmz2熱門小說 當芒果愛上稻穀 紅葉南園-第62章 滾吧熱推-xrrv8

當芒果愛上稻穀
小說推薦當芒果愛上稻穀
人在接受一件事物的时候,会在潜意识里把它往自己想的方向发展。
安寒接过夏舒芒递过来的抹茶蛋糕,没反应过来他什么意思。夏舒芒没有多做停留,放下蛋糕扬长而去。
做到这份上,没有哪个女孩子不会懂他什么意思。
夏舒芒回到主厅,谷雨不在,叶梦心也不在。
他做回原位,问一旁的李香,“她们俩人呢?”
李香想了想说:“刚刚看到她们一起出去了。”
夏舒芒等了一会,谷雨才来。
“有信心吗?”他问,“一会的问答。”
谷雨轻轻叹口气: “有。”
“和叶梦心出去干什么去了?”
谷雨温柔着说: “叶姐想去找安寒。”这是两人单独聊完后发生的事情。
在叶梦心的世界里,她讨厌麻烦的事情。
为了保护风浪,她做了很多牺牲。被一个小姑娘把事给搅乱了,她能想到最快解决的方法—— 当面对质。
无论用什么方式,比如,威逼利诱什么的,能达到效果,就行。
夏舒芒轻轻“嗯”了下: “然后呢?”
“然后她看到你给了安寒一块抹茶蛋糕。就走了。”
谷雨的语气很平淡,和平时说话没什么太大差异,“就是啊……早上出门的时候,我还没吃东西呢!”
她越说越怪异: “也不知道门口的蛋糕好不好吃……”
她偷偷看了他一眼,又很快转回去。
夏舒芒被她十分没有攻击性的眼神电击了一下,伸手摸摸脑袋,从身侧拿出一块天鹅丝绒蛋糕,捧到她面前。
他侧过头到她耳朵旁,“抹茶蛋糕是买这个送的。”
谷雨一听,嘴唇不自觉扬起。
又过了一会,现场开始提问。
杨老坐到台上的主席座中央,抬了一下眼睛上的老花镜。
底下有很多不认识杨老的人,职业特殊,现在的年轻人对这方面的注意力远没有小鲜肉们多。
底下有人讨论。
極限
“台上的专家是真的吗?不会随随便便问几个问题就过了吧?”有一个参赛选手说。
“杨老你都不知道?玉兔系列就是他送上去的。”
都市至尊魔少 夜痣
对方惊讶到下巴托在了地上。
杨老两鬓斑白,年迈的纹路在脸上清晰可见,他咳了几声,众人全部安静了下来。
“我刚刚听了这个谷同学的演讲。”众人聚精会神的听。
“和他们组交上来的报告材料——”杨老说话很慢,又讲到了最关键的地方,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他身上。
杨老不紧不慢的说: “完全不一样。”
乌泱泱众人开始了嘀咕。
完全不一样?
难道还有抄袭的现象?
“咳咳。”
现场迅速安静下来,“她交上来的报告完全是按照最严谨最科学的思维方式写的,但是她刚刚的演讲,完全是以诙谐幽默的风格演绎。其中还提到到了苏格拉底的‘产婆术’,韩邦庆的《海上花列传》……”
“让我比较惊讶的是,她竟然能巧妙的把一个教育家和文学作家的一些观念用到讲解飞行器原理的讲解上。”
“我认为,这个提问没有什么存在的价值。而且——”
杨老为难的看着手里的材料,最后还是说出了一刀止血的话: “在座能参加比赛的人,都是高校的大学生,这个理论知识恕我直言实在是太简单了!”

??
龍翔官道
听到这话的所有人脑袋上都不约而同出现了三个大问号!
全能小神農
这……
烏鴉嶺往事 木龍生
是太看得起我们了还是在变样嘲讽我们?
我怀疑你在骂我但是又没有什么证据。
杨老的话还没说完,“这份报告里的知识我相信只要大家用心去理解都能看懂,所以在这里,我就不出题了。”
这段话的意思翻译过来就是: 你们玩的东西太幼稚了我根本不知道能从哪里找题给你们出。(自动扬起下巴并且狠狠甩起张扬飞舞的45度秀发。)
杨老说完后,迈着沉重的脚步下了台,在一群肩膀带星人的拥护下,离开了孵化基地。
杨老走后,整个大厅的人瞬间议论纷纷。
一个个神态认真仿佛看透了人世: “这姑娘的报告应该是自己写的吧!杨老都那么说了,有文学色彩在里面。”
“我也觉得,那个谷雨,好像是画家谷加索的女儿吧……你看她手上有块表,Rice的亲做,我在画展见过。”
现场也不乏有迪海大学的学生,“谷雨是文学院的那个小女神吧,教授上课经常提起她,文化底蕴特别丰富,有的时候还能把教授说服了!”
“我想起来了,她在我们外语学院也有名,老师说她文学成绩接近满分,英语天天背单词日日往老师办公室跑结果考了刚及格,差点把老师气吐血,我们老师一度怀疑是不是自己教的有问题!”
雷帝逍遙遊
超級窮人 十二桃
“这样说来,谷雨也不是那个安寒嘴里吃软饭的人啊,人家一著名画家的女儿,要啥啥没有,干嘛在这里丢人?”
风头逐渐脱离安寒所预料的事态。
甚至有人在呼喊,让安寒道歉。
她戴了鸭舌帽,此刻把头往胸里埋,企图掩盖自己的存在。
但她还是被发现了。
“她在这里!”有人喊了一句。
安寒如同惊弓之鸟,瞪大了瞳孔不敢说话。
“快道歉啊!这样说人家!杨老都说了这报告有她自己的风格,而且人家小组其他人都没说什么,你在这逞什么能?”
安寒说不出话来,但是也绝对说不出“抱歉”这两个字。
“就算她是真的会,那么她做小三插足别人的感情,也不能被原谅!”
她一口咬定谷雨就是插足了叶梦心和夏舒芒两个人。语气坚定到夏舒芒自己都信了。
这个年代,有手机的人都知道“网络暴力”这个词,时代在变化,越来越多的人逐渐明白不知全貌不与评价这个道理。
“姑娘,她的感情是她的事情,但是你污蔑她的成绩作假是另一件事。”有人说。
“先道歉,她是不是插足别人,叶梦心今天也在这里,是真是假她肯定知道。一会听她说。”
“对对!道歉!”
众人越说越激动,场面有点不可控制。
这个时候,谷雨才出现在大众眼里。
“安寒,你说我插足夏舒芒和叶梦心,证据呢?”她比安寒高一点,此刻说话也是气势凛然。
“我刚刚亲眼见到你拉着夏舒芒去了储物间!”她说: “在这之前,叶梦心和夏舒芒一起赛车,他赢了比赛胸前的粉色丝带就是叶梦心手里那些的那条!”
提到丝带,许多人纷纷把注意力放到一直坐在椅子上和没事人一样的叶梦心身上。
四石坐的离叶梦心不远,这位姑奶奶什么脾气秉性他多少是了解的。
叶梦心不喜欢粉色!甚至说是极其讨厌,但是此刻手腕上确实缠了一条粉色丝带,还系了个蝴蝶结。
有人实在好奇: “叶姐,她说的是真的吗?”
叶梦心依旧坐着,但她的气势丝毫不减,“是,这条丝带确实是我的。”说罢,她抬起手腕端详了下。
“卧槽,还真的是真的!这个谷雨牛批啊…… 特警的感情生活也敢插足。”
“按照叶姐的脾气,得炸了吧,她怎么这么镇定坐在这里。”
“这是被伤的体无完肤心灰意冷了吧……你想啊,冒着生命危险救回来的男朋友,结果出轨了!”
“真是不要脸!”
叶梦心终于起身,觉得时间差不多了,踩着猫步走到谷雨面前。
“这是要撕起来了吗?卧槽要打架了吗!”
“你看她俩,一个妩媚性感一个温柔可爱,卧槽这男的造孽啊!”
……
叶梦心忽然拉过谷雨的手腕,“但是—— 这条丝带是我弟妹谷雨送的!”
“弟妹?!什么什么!弟妹!”
“对,就是弟妹!”叶梦心接了吃瓜群众的话继续说: “旁边这位,是我的亲弟妹!”
安寒第一个大叫: “不可能!”
叶梦心瞪回去,露出可笑的讽刺表情:“怎么!你很了解我吗?”
安寒本就杵她,这下更不敢直视叶梦心的眼睛。
揭露谷雨这事如果成功了,安寒想借此扒上叶梦心这条金枝,现在看来,计划泡汤不说,把自己的脸也丢尽了。
叶梦心朝安寒走去,一根手指挑起来安寒的下巴,出口满是不屑: “姑娘,我叶梦心活了这么久,没有人敢当着我的面造这么大的谣!尤其是谣言竟然动到了我男朋友头上——”
“我警告你,他风浪别说出轨,就是看——都不敢看别的女人一眼,他要是敢动歪心思,老娘第一个叫他生不如死!”
她放开安寒,安寒两腿发软直接瘫在地上!
身边的议论声逐渐变大,一开始全部是惊呼叶梦心自爆,后来满满转变为对她的职责和谩骂!
她倒在地上的时候,手指碰到了夏舒芒给的抹茶蛋糕。
蛋糕已经被打翻在地,应该是她刚刚倒地的时候碰到的。
夏舒芒,她多喜欢夏舒芒啊!
他长得多好看,笑起来温温柔柔,还会在她没吃饭的时候送蛋糕给自己。
她的面前忽然出现了一双蓝色aj。
顺着视线向上,她看到夏舒芒沉默不语的表情。
这时,脑袋一片空白,她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他身上: “夏舒芒……我真的很喜欢你!”
他不会让她难堪的,他多善良才会养阿黄那样一条可爱的小金毛。
但是她忘了,在谷雨面前的夏舒芒可以做到没有下限: “滚吧,带着你的绿茶,别再出现在我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