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笔趣-383 馬拉戈壁石展示

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
小說推薦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重启大宋:从科技兴国开始
“倒了,倒了!”夹山寨栅后的大宋自愿军喊了起来。
奚人的箭射中了一个人,此人不是完颜萍,而是耶律延禧。
中箭倒下的,正是耶律延禧。
奚人,和耶律延禧有仇吗?
完颜萍气得脸色铁青,因为她看到了老熟人。
射死耶律延禧的,不是奚人,而是宗舒的手下,牛皋。
宗舒这混蛋怎么又赶过来了?
完颜萍从临潢府城出发后,让一名契丹奴隶扮成耶律延禧,坐到最大的马车里。
真正的耶律延禧则是和她的马车一起,吊在后面。
果不其然,在西拉木伦河的河谷中遇到了宗舒等人的埋伏。
本想以耶律延禧为诱饵抓住宗舒等人呢,没料到宗舒竟然利用“烟雾之弹”释放毒烟,从而成功逃遁。
幸好她多了一个心眼,让人假扮耶律延禧并蒙上面。
不知道宗舒是怎么发现耶律延禧掉了包的。
其实,宗舒当时并未发现。只是他刚赶到夹山,恰好听到完颜弼的喊话。
原来,耶律延禧还活着!
那天在西拉木伦河谷,曹一手杀掉的人,不是耶律延禧!
完颜萍搞了一个人假扮耶律延禧。
难怪,当时那个人蒙着面。
看到耶律延禧还活着,宗舒马上作出决定:杀掉耶律延禧!
这群人里,能够远距离射杀耶律延禧的,只有牛皋一人。
牛皋是禁军中的射士,射术是顶尖的。
牛皋当然也明白,必须杀掉耶律延禧。
只要耶律延禧活着,萧小小必定处于两难局面,辽人也必将分崩离析。
这一结果,并不是宗师想要的结果。
因此,宗舒刚下命令,牛皋就纵马飞奔。
幸亏,在接近夹山战场的时候,宗舒让大家为各自的马蹄绑上兽皮。
牛皋不负宗舒的期望,只是一箭,就穿透了耶律延禧的咽喉,让其栽下马来,当场毙命。
宗舒一行从汗乌拉山出发时,穿的是奚族人提供的皮袄、皮帽。
天气转暖了,宗舒等人仍然没有换装。
萧小小等辽人还有大宋自愿军,都把宗舒等人当成了奚人。
“宗舒,坏我大事!”
完颜萍十分无奈。
金人士兵发现了宗舒等三十几人,而他们不明所以,不知道这些人是友是敌。
毕竟,“奚人”射死的不是族人,而是辽国的皇帝。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笔趣-383 馬拉戈壁石鑒賞
完颜弼当然也认了出来,来的不是奚人,而是宗舒这帮大宋人!
超棒的都市小說 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 起點-383 馬拉戈壁石分享
完颜弼和完颜萍一起,把耶律延禧推到战场上,用来逼降辽人。
如果辽人不降,就将耶律延禧送回夹山,让辽国内部争斗。
这样一来,完颜弼就可能很快攻下夹山,灭掉辽国,他成为灭辽的第一功臣!
但,只是一箭,就射破了完颜弼的希望。
“抓住宗舒,抓住宋人!重重有赏!”完颜弼一马当先朝宗舒等人奔过去。
宗舒!是宗舒吗?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 愛下-383 馬拉戈壁石推薦
萧小小激动起来,他,果然来了!
是三十多人!没错,去年宗舒走时,带的就是三十多个人!
距离太远,看不清楚。
但金人,没必要撒谎,一定是他。
望远镜!宗舒送给自己有望远望!怎么把这个宝贝给忘了?
拿出望远镜,眼中清晰地看到了三十多人,其中一人,正是宗舒!
还是那种坏坏的笑,还是那一脸的不在乎!
在如此关键的时候,他来了!他的手下,牛皋,一箭射死了耶律延禧。
耶律延禧一死,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宋、辽之间的合作仍然稳固。
辽国上下分崩离析的局面也不会再出现,辽国的生存发展乃至壮大完全可以期待。
并非是自己贪恋一国之主的荣耀,而是耶律延禧实在是昏庸,比大宋的皇帝强不到哪儿去。
耶律延禧当皇帝,辽国就彻底没戏了。
那么,她和族人辛辛苦苦在大青山坚持了一年多,这种努力将会白费。
再看宗舒时,金人急追过去,他带着三十几人,却一点不慌,反而是在原地等金人。
这让完颜萍迷惑了,宗舒这是要束手就擒吗?
扣人心弦的小說 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笔趣-383 馬拉戈壁石推薦
宗舒从口袋里摸出一样东西,其他几个也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相同的东西。
这些,不就是烟雾之弹吗?
完颜萍急忙下令,让所有的金人不要动,前方队伍,马上返回本阵。
跟随完颜萍一起到来的金人,都见识过烟雾之弹的威力,打马上前,将追过去的金人喊回。
看金人退回去了,宗舒这才收回手中之物。
都市小說 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383 馬拉戈壁石展示
吴非刚才紧张得手心出汗,刚才大家从口袋中掏出的,其实就是鸡蛋大的戈壁石。
快走出浑善达克沙地时,有一段戈壁,这里有很多经过风化、又被雨水冲刷过的半玉化的石头。
宋人是喜欢玩石的,这样的石头多姿多彩、浑然天成,大家都很喜欢。
牛皋一箭射死耶律延禧后,金人像疯了一样追过来。
此时,宗舒拿出戈壁石,说道:“马拉戈壁,石头,拿出来,吓死金狗!”
大家把石头拿出来之后,金人果然害怕了。
金人以为他们拿出的石头是“烟雾之弹”。
所以,一个个都不敢过来了。
嗯,刚才宗师说什么,马拉戈壁?这石头,终于有名字了,马拉戈壁。
“耶律大石,宗舒,宋人杀死了你们的皇帝耶律延禧,难道你们就这么忍了?”完颜弼大喊道。
耶律大石眼睛看不见,手下人告诉他,刚才是宗舒的手下人,一箭射死了耶律延禧。
完颜弼的话,让耶律大石感到了一丝耻辱,然而他却没有办法。
这一切都是耶律延禧自己造成的,如果他不胡来,何至于到今天这种局面?
“都给我听好了,”宗舒拿出喇叭大叫道:“刚才我们杀死的,不是耶律延禧!”
“真正的耶律延禧,已经被押到会宁府,被点天灯了!”
“刚才被我们杀掉的,是金人找来的辽人奴隶,与耶律延禧相似!”
“金人,把假的耶律延禧押过来,就是要让你们投降!”
“我刚从金国的会宁府回来,没有返回大宋,专门拐到这里,就是想告诉你们,不要上当!”
完颜萍、完颜弼一时气结,他们的解释用劲再大,也没用,声音完全被宗舒的大喇叭给盖住了。
夹山墙栅后的辽人和大宋自愿军终地出声了,直骂金人卑鄙无耻。
宗舒哈哈大笑,有理不在声高?放屁,声高才能有理!
“杀!”完颜萍杏眼圆睁:“抓住他们,重重有赏!”
完颜弼一挥手,一支骑兵从后排越出,向宗舒等人冲过去。
萧小小一看,这是金人的靺褐骑兵!
宗舒一看,这些奔来的骑兵,与女真人的打扮不太一样。
显然,这支骑兵,是完颜萍用来当炮灰的,如同金人的渤海骑兵一样,用来消耗宗舒手中可怕的武器。
吴非心想,用马拉戈壁石,还能吓退这群骑兵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