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玄幻:我的師弟都成了大佬 愛下-第303章 孔宣出關讀書

玄幻:我的師弟都成了大佬
小說推薦玄幻:我的師弟都成了大佬玄幻:我的师弟都成了大佬
云雾缭绕的云端,转轮王拢着双手,嘴角含着一丝笑意。
“南宫圣子不要误会,我找你来,并不是为了寻踪符,而是邀请您帮我一个忙。”转轮王温和的笑道。
南宫眯了眯眼睛,冷哼一声,“滚吧,本少爷有自己的事要做,可没工夫跟你扯什么淡。”
说着抬步,朝着沧澜深处而去,但很快,转轮王再次出现在前面,挡住了去路。
“南宫圣子,我听说你一直在寻找九阴之体的女子作为炉鼎,修行你圣宫秘法,可这些年来并没有什么收获,所以才来北洲碰碰运气的吧……”
南宫眼睛一亮,“什么意思?你见过九阴之体的女子?”
转轮王呵呵笑了笑,“倒是没亲眼见过,只不过听别人提起过,如果南宫圣子感兴趣,我可以将这个消息告诉你。”
南宫皱了皱眉,盯着笑面虎一样的转轮王,“说吧,你想让我干什么?”
转轮王笑着摇了摇头,“我的事是小事,但我得提前告诉你一声,我可以将九阴之体的消息告诉你,但想要对付那人,得你圣宫自己出马。”
说着耸耸肩,“我可不会掺和。”
南宫眯着眼睛不为所动,转轮王心中了然,“我的事很简单,帮我……杀一个人就好。”
……
白水原,紫蝉躲在暗处,眼神焦急的望着平静的湖面。
自孔宣消失已经将近一个月了,但到现在还没有任何的反应,若不是李长安当时的话,她甚至都以为孔宣已经死在了白帝的手中。
“少主,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要是您出了事,明王血脉,可真就断绝了。”
紫蝉静静的攥着双手,死死的盯着湖面,但下一刻,她豁然抬头,望向白水原上方的天穹。
不知何时起,一道白色的虚影在天穹之上铺开,巨大的羽翼盖住了整个天空,两个森白的眸子不带有任何的感情,静静的盯着下方白水原。
“白帝?”
紫蝉面色骤然间变得煞白。
“该死的,他回来了!”
紫蝉面色一变,整个人迅速朝着后方退去,但下一刻,整个空间凝滞,一只巨爪笼罩了数百丈方圆,骤然出现在紫蝉周身。
紫蝉浑身一震,凄厉的蝉鸣响起,一阵阵回荡在虚空之中。
巨爪的动作轻微一滞,紫蝉身形一晃,出现在数十里之外。
“哼,叛徒,还敢逃!”
天穹之上宛若神灵一般的声音响起,恐怖的威压骤然落下,紫蝉只感觉胸口一闷,噗的吐出一口鲜血。
“该死的,白帝的实力变得更强了!”
紫蝉强压着伤势,疯狂的朝着白水原外窜去,但天穹之上的威压丝毫没有减小,反而越来越浓郁。
金翅大鹏鸟覆盖了大半个天穹的羽翼轻轻扇动,两道通天彻地的风刃横贯而下,一道狠狠的斩在白水原上,数百里方圆的白水原碎成了两半,掀起惊天巨浪。
而另一道,紧追着紫蝉而去。
白帝号称沧澜最快的大妖,不仅身法快,攻击速度也同样快捷,紫蝉只感觉身后恐怖的锋芒越来越近,几乎要将她斩成两段。
“不行,得想办法离开这里,再拖下去会死的!”
紫蝉咬咬牙,面色在一瞬间变得潮红,眉心位置忽然裂开一道缝隙,仿佛第三只眼睛一样,而在三只眼亮起的同时,她眼中的神采骤然一暗。
噗!
通天彻地的风刃直接将紫蝉拦腰斩成两截,但诡异的是,被斩断的紫蝉尸体竟然只是一具空壳,外表虽然和紫蝉一模一样,但体内却是一片空洞。
“脱壳?”
天穹之上,那双森白瞳孔之中闪过一丝讥讽,“本帝既然知道你有这种手段,如何不提前防范,紫蝉!”
“今日,你必死无疑!”
说着,天穹之上的双瞳中射出一抹白色光晕,直接将紫蝉的遗壳笼罩,那抹如同天火一样的东西,带着某种诡异的灵韵。
虚空之中,传来一声闷哼。
遗蜕开始疯狂的燃烧,虚空之中痛苦的声音也越来越明显,当紫蝉的遗蜕完全化作灰烬的时候,虚空尽头慢慢出现了一抹暗紫色的蝉翼。
“该死,白帝,你竟然提前在我体内种下了灵印?”紫色的蝉轻微颤抖,一道凄厉的声音传出,带着浓浓的怨恨。
“哼,明王余孽,本帝如何能对你们不多加防范。”空洞森冷的声音落下。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玄幻:我的師弟都成了大佬討論-第303章 孔宣出關看書
“既然你为了那个该死的家伙,要背叛本帝,那本帝只能让你去死了!”
又一道风刃落下,带着浓郁的杀伐之气。
“还有烛火和苍云,所有敢于背叛本帝的家伙,本帝都会让他下地狱!”
铮!
一道仿佛金戈交击的声音骤然传来,斩在半空的风刃,竟然直接化作灵光碎屑。
恐怖的爆炸,在白水原上掀起了巨大的灵气光旋,如同暴风龙卷一样。
天穹之上的白色双眸轻微一眯。
视线所及之处,是一根七彩的羽毛,悬在半空中轻微晃动。
让他心神巨震的是,他从这根羽毛上,感受到了一股可怕而熟悉的气息,而且……自己的风刃,竟然被一根羽毛斩断了?
“孔晔!你果然没死!”
天穹之上的恐怖身影慢慢变小,化作一道悬空而立的白衣中年男人。
男人带着金冠,面色深沉,眼神中是化不开的阴鹜。
“孔晔,既然没死,为何不敢出来。”白帝吼道,“有本事站出来,本帝千年之前能杀你一次,千年之后自然能杀你第二次!”
白帝死死的盯着白水原,眼中闪过弄弄的忌惮。
他并不相信孔晔会复活,千年之前他不仅打碎了那人的妖丹,还灭了那人的生神魂,就算有某种秘法没死,也绝对实力大减。
他不信,千年之后的自己,会打不过一个死了千年的人物。
白水原上,慢慢卷起一道风旋,渐渐的,带起整个白水原,恐怖的水珠盘旋而起,一直上升到和白帝相当的位置。
然后,白帝便看到,一个穿着骚包彩色长衫的青年男人,一步一步从旋涡中走了出来,停在了他的面前。
“呵呵,谁说我不敢出来?”孔宣呵呵笑道。
“来来来,让我看看,千年之后的你,如何杀我第二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