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做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要做超級警察
钟天正扭头看了看身后的男子,把手里剩下的半截冰棍扔进了垃圾桶里,随即折身出去。
凌晨十二点的怡园小区非常的安静,钟天正走在暖色又有些昏暗的路灯下,手里红色的烟头在阴暗中忽明忽暗。
灯光把他的身影拉的很长,很长。
“因为匿名者跟邸茹芸算是旧识,所以他下手的对象是邸茹芸身边的张功来,而不是邸茹芸!”
钟天正做出了这样的推测,也只有这个推测才是合情合理的:“有一定的交集,所以他没有对邸茹芸下手,亦或者,邸茹芸曾经帮助过他,所以才会这样子对么?”
钟天正行走在小区的道路中,脑海里思绪活跃。
摩羯神話 虛冥夜
从审问王逸群的过程来看,他给出的理由,完全站不住脚,因为在饭店的洗手间发生冲突,所以在回去的路上再次见到张功来的时候,轻轻的打了下方向盘就出事了。
这种理由,怎么也是站不住脚的,钟天正无法接受,当时他跟张功来在一起的,张功来全程没有跟他对线,也丝毫没有搭理过他,甚至于张功来的态度,比自己还要好很多。
王逸群又为什么要针对他做出报复呢?
所以。
王逸群他的这些交代,完全站不住脚跟。
但同样也有个问题:王逸群的车子肯定是有问题的,不然他也不会如此的淡定。
这一切他们早已经就谋划好了。
自己得出来的这个结论,看似是一个突破,但是对事情却毫无进展毫无作用。
王逸群有恃无恐,那么他肯定不会继续招供,他会坚持自己的说法,进去坐牢的年限,他应该也是早就知道了的,都在他的接受范围之类。
这个局,要怎么破呢?
钟天正有些心烦意乱的搓了搓脸蛋,始终理不出线索来,草草的洗漱以后躺下睡觉了。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
钟天正就来到了局里,把自己关在档案室里,对招档案室里跟匿名者所有有关的案件资料、口供,结合自己笔记本上记录的关于匿名者的信息,重新开始筛查了起来。
“阿正,你小子很不错啊,又得奖了。”
李队长推开门进来,端了杯咖啡给他:“宣传部那边,好像给你评了个奖。”
这个,就是上次师心语偷偷录下了钟天正一次看十六个监控画面的记录,他这表现惊人的个人技能一面,正好在宣传部的一个活动主题上大放异彩,成为了典型,所以给他评了个奖。
“哦。”
金雞獨貍
钟天正沉迷于自己的推断当中,结果咖啡喝了一口:“那些都是虚的,没什么事的话,李队长还是给我点时间吧。”
“你小子啊!”
李队长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拧开保温包,里面的枸杞跟菊花泡的鲜艳:“你觉得这个案子,目前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聖約 蘭斯傑
邸茹芸的案子他已经知道了,在这之前,李队长自己已经亲自看过案卷了。
钟天正停下手里的动作:“困难?莫过于背后指使的身份了!”
“是指使者的身份么?!”
李队长似笑非笑的摇了摇头:“这个不是关键点,关键点是,你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撬开王逸群的嘴巴,只有把他的嘴巴撬开了,那么你们才能继续往下查。”
钟天正有些不明所以了,拿着喝了口的咖啡端在了嘴边:“关键点在王逸群?”
“对,就是他。”
李队长非常肯定的点了点头:“按照我看过的案卷,上面的描张功来跟这件事似乎没有任何的关系,但为什么死亡的确实他?讲道理,邸茹芸才是受害者才对!”
魔圖
“在我看来,不论是被偷走的U盘,还是说张功来的死亡,其实这都是一种警告手段而已。”
李队长一针见血的说出自己的分析:“邸茹芸因为跟陈蓉的关系,之前一直在暗地里了解匿名者的案子,她有一些发现,甚至掌握了国外账户的关键性消息,现在她想交给你。”
“我有个猜想,邸茹芸其实一开始,从案子最最开始发生的时候,匿名者这个概念还没有出现之前,她应该其实就已经被匿名者给盯上了,她早就在匿名者的掌控当中,只不过她一直没有什么太大的存在感,所以匿名者一直也没有把她怎么样!”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邸茹芸想跟张功来去国外生活,她决定把她掌握的所有线索都交给你,这无疑就是触动了匿名者的利益。”
“我猜测:匿名者是为了陈蓉而存在或者说伴生的,邸茹芸跟陈蓉是好姐妹,关系极好,所以我觉得,匿名者对她的态度一直都是爱屋及乌的状态,这么久以来一直都是在那种对邸茹芸进行监测,只要她没有什么过多的举动,匿名者也没有去管她。”
“现在她要把东西交给你,那么就触动了匿名者的利益,我觉得那被偷盗走的U盘,其实就是一种警告方式,谁知道他的这种警告方式并没有用。”
“邸茹芸还是跟你们说了一些东西,虽然她并没有提供出什么有用的线索,但是对于躲在暗中监视你们的人来说,他们不知道你们说了什么内容,但是从交谈的时间来看,他们做出了误判。”
“所以,在偷走U盘警告无效的情况下,他们立刻就出动了第二步机会:制造意外,杀死邸茹芸身边的张功来,借此机会再次给予邸茹芸警告。”
“如果邸茹芸要是再不就此停止,那么下一个受害的可能就是她了,反观你跟啊香,你们两个人现在暂时都是安全的。”
“他的目标就是警告邸茹芸而已!”
“这次的意外车祸,也是事先早就机会好的,如果U盘警告有效的话,那么张功来或许不用死,但是邸茹芸却偏偏跟你们说了那么多,所以他们才继续进行了接下来的计划。”
李队长说到这里,视线落在了钟天正手里的卷宗上:“所以,我觉得,目前这个局,要想有所突破的话,还是得从眼前的案子着手,只有把眼前的这个案子破了,把王逸群的嘴撬开了,那么你才能以这个案子为据点,进而结合之前的案子,进行深入分析。”
钟天正听到这里,一时间有些恍然大悟。
李队长说的很对。
自己好像太过于目光单一了。
“你要知道,匿名者的案子,在玉峰山山顶事故发生以后,被啊香已经侦破了,陈昇这个替死鬼已经被挖出来了,不光是陈昇,就连匿名者组织背后的财力支持者:项强华也已经被抓出来了。”
“很多你们掌握的线索,基本上都已经陷入了闭环,换句话来说,你们以前掌握的那些证据,全部都是指向性陈昇的,你们根据这些线索把陈昇抓住了,但是陈昇的后脑一直没有露面。”
“所以在我看来,短时间内如果你再去翻看以前的卷宗,对你来说应该是没有任何的帮助。”
“我有种预感,这一次你们才算是真正的交手,咱们之前不过都是把匿名者所有的成员都打掉了!”
李队长小口的抿了口枸杞菊花茶,叹了口气:“这个就是目前我掌握的线索的一个分析了,你可以参考一下,具体如何还是得看你自己亲自去做,我手里的案子有点多,看法可能也比较片面。”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拍了拍钟天正的肩膀:“我相信你还是可以做好的,你说对吧。”
“谢谢李队长!”
钟天正重重的点了点头,把手里的卷宗查看进度暂停。
早上八点。
啊香拎着早餐来到了局里,投喂了先来的钟天正,看着正在吃油条的钟天正:“怎么样?有什么线索没有?”
“没有。”
钟天正摇了摇头,吸了口豆浆吸管:“我昨天晚上能想到的就是:这次的背后指使者,也就是说匿名者,他跟邸茹芸的关系应该还是比较好的,所以他选择了对张功来下手,而不是邸茹芸。”
“我已经让师心语去查当年跟邸茹芸关系毕竟好的人了,但是这个进度可能会非常的慢。”
钟天正有些无奈的摊了摊手:“这样吧,今天晚上你回去的时候,你到时候问问邸茹芸,当初在学校的时候,她的人际关系网到底是怎么样子的。”
啊香皱了皱眉:“她不是跟陈蓉姐关系很好么?而你那时候又跟陈蓉姐在谈恋爱,你不熟悉嘛?”
钟天正张嘴解释了一波:“我哪能知道啊,她们是闺蜜,不是跟我是闺蜜,而且那时候我跟芸姐之间又发生了点那个事情,而她跟陈蓉是闺蜜,我跟陈蓉在一起了,肯定要离她远一点啊,怎么可能还跟她走的很近。”
啊香思考了一下,好像也是这个道理。
正常人这个时候都会保持双方的距离,不然要么是情商不高,要么是渣男,想一并通吃了,钟天正肯定不会是这种人。
“那咱们今天要做什么?王逸群那边审问的怎么样了?”啊香捋了捋两鬓边的碎发,把它们捋到耳后:“他有没有交代是谁指使他做的。”
“没有。”
钟天正摇了摇头:“王逸群在作案之前,它们应该就已经规划或者说研究过来,借用酒驾之名以及车子故障来制造了这场事故,为的就是钻法律的空子。”
“所以,一会吃完早餐,你需要跟我出去一趟,咱们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撬开王逸群的嘴,只有让他开口了,抓住他故意破坏车子的证据,才能让他乖乖招供!”
王逸群选择之所以能咬的这么死,无非就是收了匿名者的钱,知道自己最终会被判刑多少年,双方的价钱谈好了,这些都在他的承受范围之内。
现在的王逸群跟匿名者之间处于合作利益平衡关系,要想破局,只有打破平衡。
如果打破了这个平衡,找到了他假借酒驾之名故意杀人的话,那么量刑完全就不是按照酒驾这边来了在,也只有这个时候,王逸群才会彻底慌乱,才会主动招供,谋取最大的宽限。
吃完早饭以后。
钟天正再度给师心语的小组加了一个任务:严格排查事发当天,王逸群驾驶的轿车,当天出现过在哪个地方,接触过什么人,这些都是需要查看公路上的监控,任务量很大。
这些需要师心语自己再次分发安排下去了。
除此之外。
师心语自己要做的就是全力排查王逸群住所周围的监控,看能不能发现有用的线索。
安排完师心语。
钟天正拿上车钥匙,带着啊香出门,前往王逸群的住所。
在上南市这种地方,类似与王逸群不工作的外来人群群体,最好的租房居住选择莫过于价格便宜的民房,然后才是公寓了。
由于两人事先联系了他租来的民房房东,当两人赶到的时候,房东已经在那里等待着他们了。
简单的介绍了一下以后,房东拿出备用钥匙来打开二楼的房间:“这里就是王逸群租的房子了。”
“嗯。”
钟天正点了点头,环顾着室内的摆设,都很简单,除了必须的几样家具以外就没有其他的什么东西了,桌子上摆放着好几个泡面桶以及很空的牛栏山空瓶子。
“嘶哼..”
钟天正皱眉环顾了里面一圈,猛地吸了吸鼻子,强化过的鼻子敏锐的捕捉到了空气中残留的气味。
霉味。
靈藏
七罪仇殺
不应该啊。
经常住人的房子,怎么会有霉味呢?
民房虽然只有两层,很容易上潮,但现在才刚刚到十月,虽然天冷了但是没怎么下过雨,就算上潮,也不应该有霉味啊。
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个房子,王逸群并不经常住在这里。
钟天正扭头看向房东:“他一直住在这里嘛?!”
“嗯,是的啊!”
房东愣了一下,点了点头:“这个房子他租了一年多近两年了啊,而且交钱也是非常的豪爽,一次都是交半年一年的交,从来不拖欠你的房租。”
“一年两年的交?”
钟天正捕捉到了这个词眼:“换句话来说,你们其实也并不怎么见面的对吧?”
“对啊,我已经很久没有来过这里了。”
房东点了点头:“现在基本上都是用线上付款的方式,很少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