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小說 明尊-第十七章風陽來訪熱推

明尊
小說推薦明尊明尊
钱晨梳理了此次闭关的许多收获之后,便撤去了笼罩礁屿的飞云兜。
禁制消退,笼罩礁石的滚滚云雾瞬时推去,露出大片大片湛蓝的天际来,阳光洒落,又使洞府多了一丝生气。
金银童子两个欢呼雀跃,先把那些承日精月华的金银器拿出来晒着,然后便拎着阴沉竹钓竿和金盆,兴高采烈跑去了礁屿之上。
钱晨看着它们两个,鼻孔出气,哼了一声。
但也知道这些天两只小精怪操持洞府,颇为清苦,便不去管他们,拿出这几日闭关之时收到的符书来看。
金鸡观的左元老道倒是有来信谢过他搭救之情,而其他几位结丹修士却并未敢来打扰他,只有那黑衣修士,来了一分言不尽其实的符书,说自家主人有请。
钱晨也不理会,直接将符书用真元震碎了!
他虽然在这海外修行界狠狠搅合了几棍子,但自己可没有轻易掺合进去的心思。
“这几日,百舟商会想必十分热闹!风阳子的好事被我拆穿,都没有派人来打扰……”
“果然不出我意料!此人现在麻烦缠身,未必愿意再招惹几个对头。若是他真如我想的那般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那我留下幽魂水母留的后手,应该就快起作用了!”钱晨背手渡步,暗自思量道。
就在这时,洞府禁制被微微触动,钱晨便知是有人拜访,便放开禁制,让那人进来。
远远的看到笼罩礁屿的雾气散开,何七郎急忙驾驱着飞翼法器,飞到了钱晨面前。
拜道:“先生终于出关了!”
“看你神情有些恍惚,可是我闭关这些天,海外又出了什么事?”
钱晨自己搅合的浑水,如何不知其中的内情。这些天消息不知传出去多广,方才钱晨以望气之数远远的观望群岛海市,发觉劫气如潮,似乎动静不小,正好何七郎过来了,便向他打听一二。
何七郎微微一愣,拱手道:“原来先生也察觉了不对!这几日海市左近,却是闹出了不小的乱子!”
“哦!”钱晨用日露烹了两盏茶,请何七郎就坐自己面前,道:“愿闻其详!”
何七郎端起茶盏,一饮而尽,然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感觉胸中一股炽热翻腾化解了自己手脚的冰寒。
他微微看了一眼手中的茶盏,眼中有所动容,继而开口道:“先是七杀岛被百舟海会的元婴老怪风烈真人杀上门去,将一岛的邪修屠尽。据闻说是七杀岛的大当家血衣侯乃是百舟海会五大世界的对头,暗中劫了百舟海会的一批货物!”
何七郎左右看了看,压低声音道:“海市之中还有流言……传说百舟海会的化神老祖,寿元将尽,那批货物中便有为风阳老祖延寿的一味主药!”
“一位化神修士寿元将尽,闹出的风波只怕不小吧!”钱晨淡淡道。
何七郎点点头:“自是不小,就连血衣侯都被某位结丹真人杀了!这才有元婴真人屠灭了七杀岛!”
“百舟海会数个分会被灭门,往来东海的几个飞舟船队也被人下手劫了!如今海会正在收紧人手,撤回了许多分部,还请那些加盟的仙门出手维护。但又据闻,罗真仙门已经和把持百舟海会的五大世家闹翻了!”
“先前只有风阳子寿元将尽的消息,百舟海会就有些乌烟瘴气的,会中的修士各个都在打自己的小算盘,商会背后的那几大仙门,也有反客为主之势。”
“如今我把风阳子炼制转生丹的消息泄露了出去,为了这重活一世的机会,不知有多少阴神,阳神眼红!罗真仙门绝不是唯一,只怕商会背后的那几大仙门之中,就没有人想要风阳子再活一世。”
“五大世家之中,怕是也有人想要在这颗大树倒下之前,攀上其他的高枝呢!”
钱晨暗暗道:“那现在还只是小场面,真正的巨头还没入场呢!”
他摸了摸袖中的装着日月合璧丹的玉瓶,思量着什么时候将这东西砸出去,再搅合一滩浑水!
钱晨正准备出言指点一番何七郎修行的偏差,便感觉心中有灵机被触动。
他感应到有人透过气息在窥探自己,便将阴阳二气化为太极图,隐去自己的天机,少顷,便见一道青烟自天边飞来。
这道烟气极淡,原本行于离地数千丈高空,到了近前才突然下坠,犹如烟波渺渺,水光倾洒,转过了钱晨布置的禁制,涌到钱晨的眼前。
这烟气徐徐散去,从中现出一位鹤发童颜,极是清雋的老者。
其五绺长须及胸,身着水云团鹤氅,看到钱晨,只是微微拱手为礼,笑道:“家小存禄不知轻重,中了他人的算计,多亏道友出手搭救。老夫风阳子,在此谢过了!“
何七郎听闻他自报家门,吓得手一抖,差点连茶盏都拿不住,他忍着心中的震惊,强自沉稳下来,等待钱晨的回话。
钱晨却并不惊讶,反倒从容笑道:“不过小儿辈之间的事情,如何劳烦前辈分神来谢?”
何七郎这才小心抬头,果然见来人面目如生,只是没有丝毫浊气,清灵至极,才知道阳神分化当是玄妙至极,远不是自己如今的揣测的境界。
“不过痴长一些,算什么前辈。此番其他事情也就罢了!惟独道友手中那一份幽魂云母,乃是我成道所需之物,道友既有缘得之,固是机缘。我既想向道友讨要,如何不当以礼来求?”
风阳子抚须笑道,仿佛对钱晨泄露其转世的大秘没有丝毫芥蒂一般。
钱晨暗中微微稽首,身为阳神真人面对自己小小一个‘通法’,表现最多不过结丹的小修,居然也能如此沉得住气,此人果然城府深沉。
当即取出盛放幽魂云母的檀木盒,掀开盖子,显露出里面犹如灰色水晶薄片一般的幽魂云母。
风阳子接过木盒,神识一扫便知道是自己所需的灵药,他盖上盒盖,微微沉吟笑问道:“正是此物,不知道友中意何物来换?”
钱晨似笑非笑,道:“在下所求,会首当是悉知才是!”
风阳子微微一笑,斟酌片刻,才抬头道:“本会倒是有一株灵根存留,我不通种植秘术,在我手中也算是明珠暗投了!我当然也有成全道友之心!”
“但灵根珍贵,远胜于寻常的灵药。那株金叶仙杏六百年一结果,每一颗杏实皆是延年益寿,巩固根基的至宝。会中的修士,多有依仗此灵根修行者,老朽虽然添为会首,但却也不好有损自家的根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