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怪物樂園》-第1548章 毒箭蛙羣相伴

怪物樂園
小說推薦怪物樂園怪物乐园
林煌率先踏入迷雾区域,他身形微微悬空,漂浮在距离下方沼泽一米左右的高度。
之所以选择这个高度,是因为雾气太重,再高就看不到沼泽表面了。
在这片迷雾区域,所有人的神念感知都受到严重阻碍。感知的信息有可能会有遗漏,这个时候就需要眼睛来帮忙了。
饶是林煌神念强横无比,他的感知范围也只有一千米左右,而且距离越远,感应到的画面就越模糊不清。有些画面甚至扭曲变形,完全无法辨别是什么。
这也让林煌有些不爽,因为在这种神念受到强烈限制的环境下,他的念能飞刀不仅锁定目标变得困难了,威能也受到了严重影响。
“都谨慎一些。”戏命眉头微皱,冲着众人传音道,“每一片迷雾区域,迷雾的效果都不尽相同。现在谁也不知道,这片迷雾除了影响神念等感知手段之外,还有没有其他效果。在没有确定这迷雾是不是有更多危害之前,大家都要保持战甲的防御层常开状态。”
在林煌一行人进入迷雾区域之前,大家都已经抱着警惕的心态以神能催动了体内战甲,战甲形成的防御层自动将迷雾屏蔽在了体外。
戏命又提醒这么一句,是为了防止有人掉以轻心。
众人都是一阵点头。
队伍最前端的林煌,突然放缓了飞行速度,目光透过浓雾看向了某个方向。
他的眼睛其实无法透过浓雾看到那里,但神念感知却能感应到,那片区域是一群毒箭蛙的聚集地。
毒箭蛙这种怪物,虽然天生就是天神境,但不同于绝大多数天神境怪物,它们习惯群居。
它们的叫声能传出很远,吸引着同类聚集。
被深渊能量感染的毒箭蛙,显然也保留了之前的习性,依旧喜欢群居。
“前面有情况?”图通第一个注意到林煌放缓速度,连忙问道。
“有一个毒箭蛙群,最少有五十只以上的毒箭蛙。”林煌淡淡道。
“能绕过去吗?”图通立马追问道。
但回答这个问题的却不是林煌,而是蓝灵,“绕不开,前面不仅有毒箭蛙,还有蛊毒蛤蟆和千足冠蛇。整个沼泽,就像是被不同怪物瓜分了领地,几乎没有一片区域是安全的。”
图通顿时无语。
“不用绕了,直接往前吧。”戏命提议道,“大家各自小心一些就好。”
林煌这才带着众人,朝着前方疾驰而去。
但没飞出多远,一道道箭矢般的黑芒便宛若雷霆般朝着林煌一行人袭来。
这是毒箭蛙的招牌手段——毒箭术。
简单来说,就是将自己体内的毒液压制成一柄柄细小箭矢,然后朝着其中注入神能,规则力量和秩序力量,然后从口腔弹射而出。
这种攻击,不仅含有剧毒,能轻易毒死同阶战力强者。射速还极快,几乎不在同阶箭修之下。最可怕的是,毒箭蛙的这种手段还能连射,可以一直喷射到体内储存的毒液耗尽。
而被深渊能量污染的毒箭蛙,毒箭术则更加可怕。因为他们的毒箭中,还多了一重深渊能量,威能和腐蚀性无疑被进一步增强。
看到毒箭袭来,戏命几人都做好了应对准备,却见林煌压根就没有拔刀。
他们都以为林煌准备以念能飞刀应对的时候,却见林煌朝着虚空中探出了一根手指。
那手指轻点之下,虚空中荡起一圈圈黑色波纹,那波纹渐渐荡开,很快化作了一个巨大的弧形镜面,将五人都包裹在了后面。
戏命几人能透过弧形镜面看到那一道道毒箭袭来,几人都不太看好林煌这一手防御手段。因为防御手段受到攻击,是要消耗大量神能的。林煌再强,神能的量也不可能超过数十只毒箭蛙的叠加。
所以从常理上来讲,林煌的神能很快就会在毒箭蛙群的攻击下耗尽,这个镜面似的盾牌也迟早会崩解。
“这家伙,打算撑着盾牌冲过去?”戏命几人没有阻止林煌这种近乎自杀的行为,是因为几人脑子里都浮现出了同样的误会。
但是很快,几人就看到了让自己惊诧的一幕。
那一道道毒箭在撞上弧形镜面之后,几乎毫无停滞就直接弹射了回去。从哪里射来的,就射回了哪里去。
他们甚至清晰听到了远处惨叫的蛙声一片。
看到这样诡异的一幕,戏命几人一时之间都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原本在正常情况下,毒箭蛙群的攻击频率是越来越密集,威能也越来越强的。
但这一次,毒箭蛙群的攻击才刚开始没多大会,就开始变得越来越弱了。
不光攻击频率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极速降低,就连威能也变得越来越有气无力。
甚至,连惨叫的蛙声也越来越少,越来越弱了。
直到两分钟过后最后一声蛙叫声响起,整片沼泽一片寂静。
图通和蓝灵两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林煌,一旁的剑九也神色复杂,只有戏命有面具遮盖,看不到脸上的表情。但可以想象,他肯定也是震惊的。
林煌从头到尾就只撑起了一个类似于镜面的奇怪盾牌,然后什么都没做,整个毒箭蛙群在不到三分钟的时间里就彻底团灭。
这手段,简直恐怖如斯!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恐怕图通一行人都不会相信眼前这一幕是真实发生的。
见毒箭蛙群没了动静,林煌伸出神念探查了一番,确认毒箭蛙群已经团灭,这才撤去了黑镜,以神念丝线卷起一具具兽尸,当着戏命几人的面全数收入了储物空间。
几人也终于知道了这只毒箭蛙群的具体数量——58只。
“走吧。”收拾完兽尸,林煌瞥了身后的众人一眼,便径直朝着前方疾驰而去。
戏命几人也连忙跟上。
“你刚才那手段……最强能抵御多强的攻击?”剑九犹豫了好一会,终于还是忍不住问出了这个问题。
“我最强一击的十倍。”林煌没有隐瞒,这种事情也没有隐瞒的必要,实际上也没有人知道他最强的一击到底有多强。
饶是戏命,都听得面具下的眉头一挑。
“那反射呢?最强能反射多强的攻击?”剑九又追问道。
“一样。”林煌的回答十分简洁。
但听得图通几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