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
医疗上的事,别说外行,就算内行翻车的也多的很。其实不光国内,国外也都多的很。
而且,特别奇怪的每当有一个天才或者英雄出世的时候,往往就有一群打不过他的人联合起来和他对抗。
03年的时候,不知道是嘴馋的吃了挖坑的壮阳甲还是补阴的果子狸,当年就出事了。然后一老头力主一种治疗方式,大剂量激素冲击下配合各种抗病毒药剂。
说实话,03年以前,市面上买的所有的抗病毒药剂,几乎可以说百分之九十九的都是安慰剂,也就是说,你吃和不吃作用差不多。
吃了最多也就是能骗骗你自己,哦,我生病了,可是我吃药了,应该没事了。
这种情况下,大剂量激素冲击,有奇效,能救人,但大家都清楚后遗症相当的重,股骨头坏死。什么意思呢,就是你大腿和胯连接的地方会萎缩死掉,也就是有大概率的变成瘸子。
而当时在首都有一帮专家也有了一套治疗方式,后遗症小,对患者温和,可这玩意治愈率太低太低。直接可以说,命大的活,点背的挂。
老头救治了很多,救活的人数也很多。首都这边,救活的虽然不多,但也是有的。然后,十年后,老头救活的一些人出现了后遗症,股骨头坏死。
而首都这边,没有一个人出现大的后遗症,接着就是讨伐,说实话,当时医疗圈的思想都是混乱的,大家都很迷茫,就如街边老头摔在地上一样,扶不扶?
因为有太多太多事后的诸葛,还有撇开当时大环境下研讨这个事情的,我就能把圆的给你弄成扁的,你奈我何。
可以说当年的老头要是心态不好或者性格软弱一点,估计能被气死。也就没了后来封神的老头。
其实,在当时的环境下,要让患者自己选,估计有很大一部分人会选择激素冲击,因为这玩意虽然有后遗症,但能活下来。
选缓和治疗的有没有,绝对有,毕竟这个世界上不乏敢赌命的勇士。
所以,大家都羡慕第一个吃螃蟹的,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成第一个吃螃蟹的,这种人首先就要有一个坚强的心脏。
而张凡的底气不在于他有或者没有一个坚强的心脏,而在于他知道结果。他在系统中大量的做过对比,他的这个术式,绝对是未来医疗发展的新方向。
所以,他不在乎,更不会觉得扎克斯坦的邀请有多么的珍贵。
而且,看病救人,如果张凡只为了出名或者只为了钱财,随便找个师哥,随便找个沿海的医院,他不香吗?
可张凡不愿意,现在赚的钱,怎么都够花了,而且,最重要的是,救死扶伤带给他的成就感,绝对不是一天赚几十万能媲美的。
这种成就感是能上瘾的。
当张凡拒绝个人和扎克斯坦合作憨后,扎克斯坦赶忙说出要和张凡的医院合作。
原本大家因为嘴炮们的言论对张凡的术式略有点保留,毕竟人家可以代表官方的,结果没想到扎克斯坦竟然如此的急迫。
大家都不傻,这一听,再看张凡的时候就不一样了。
扎克斯坦的眼珠子都快要跳出来了。
因为他看到三岛的医生已经蠢蠢欲动了。
别看三岛现在感觉不行了,其他行业不好说,可人家的医疗还是很厉害的。其他的不说,就说内科年鉴,虽然是金毛国的医疗期刊,可挂的还是人家三岛的名字。
扎克斯坦的感觉心脏都快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
因为张凡又笑了!
术前的时候,他觉得他能把握住这个小年轻,他觉得给点钱,给点利,绝对会哭着闹着喊爸爸的。
结果,张凡不管没被把控,他还寻思着挖扎克斯坦呢!
然后扎克斯坦觉得手术后,应该能降伏这个棱角分明的医生吧!
结果,扎克斯坦心里都在流血,因为没打过!
他张口说合作的时候,张凡笑了,在扎克斯坦的眼里,张凡笑的是那么的期待,笑的是那么的愿意。
结果,扎克斯坦又哭了,张凡他说他不合作!
现在,扎克斯坦急中生智的要医院之间的合作,甚至他都把祈求的目光看向了华国的领导。
不是扎克斯坦有多么的爱财,也不是扎克斯坦对医学进步有多么的迫切,说实话,要不是张凡差点一锤子把他的锅给砸破了。他才不会这么着急呢。
天才,天才人家见过的多了。他宁愿脊柱学科永远这样,不要发展,然后闷声大发财才好呢。
賭後老公惹不起
可现在不行了,就算无法把控张凡,但也要参与到张凡新的术式研发中来。
虽然他借着一帮嘴炮的嘴占时稳住了华国和其他国家的医生,可大家不是傻子,等会议结束在看几遍录像,大家啥都明白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张凡这个华国医生一心要研究,不光一心要研究,他还准备着把这个技术扩散化,这不是要了命吗!
张凡还没说话,领导轻轻的转头看了看扎克斯坦,然后对张凡说道:“张院长,如果没有特种医院的参与,您的这个技术估计多久能成型。”
张凡心里略微思考了一下。“成型倒是不用多久就能成型,可没询证医学的支持,具体量级的数据就无法收集,也就没法大面积的推广!”
领导想了又想,又问了一句,“我可以向上级申请,让询证医学方面的专家来集中攻坚你的项目,你觉得应该能有多久时间。”
主子愛找碴 陶陶
这话一问,不光张凡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就连讲台上的扎克斯坦也尴尬的看着两个人低头私语。
可他不敢生气。
“没事。有一说一,你放心大胆的说,我和你师伯还有你师父都是认识的。”领导轻轻的笑了笑。
估计也时候被张凡给感染的。
“额,我们国家专职循证医学的只有十来个人,而且还是和金毛国联合办的,所以……”
这下轮到领导尴尬了。
说过来说过去,循证医学到底是个啥玩意。
其实,通俗的来说就是负责医学计量单位的一个学科。
以前没有这个概念的时候,往往一个疾病的治疗,靠的是医生的经验,也就是所谓的经验医疗。
一个病人,阑尾炎犯了,到底切不切,这全凭医生的经验来说话的。
而循证医学就是大量的采集术前术中术后的患者资料,然后形成一个量化的治疗,比如什么程度必须切,什么程度不能切。
这就是这个学科要干的事情。
比如张凡的这个术式发明了,传播的时候,如果没有一个量化的数据和论文,别人没经验啊,难道必须要靠张凡一个一个带吗?
異界歸來
不可能的,所以循证医学的重要性就凸显出来了。
当张凡这么一说,领导尴尬的说道:“看来咱们和金毛合作势在必行了?”
张凡说道:“想要短时间成功,就必须合作!”
“好!”领导点了点头。
然后看向扎克斯坦,“我方原则上同意合作,不过具体的还是要和张院长谈。
这次的骨科年会很成功,大家各抒己见,同台竞技,高手与高手之间擦出了革命性的火花,这就是年会的宗旨。
而不是所谓的大家上台说说过去,随便谈谈成绩就算是年会了。
所以,我提议,把这种年会常态化,做成华国乃至世界骨科的一个盛会,我想扎克斯坦博士一定会大力支持的。”
说完,司机领导看着扎克斯坦,如同和张凡的笑容一样,和蔼而可亲的看着扎克斯坦。
扎克斯坦汗都下来了。
洪荒之石道
“对,这个提议很好,我代表特种医院保证,绝对会年年有重量级的医生来参与华国的骨科年会!”
说完,扎克斯坦看向了司机领导。
風雲閃電俠
意思就是,我帮你了,你现在要帮我!
“呵呵,张院长,我觉得和特种骨科医院还是可以谈一谈的!”
扎克斯坦放下话筒,就走到了张凡的面前。他心里想着,“你们领导都同意了,你现在应该不会再拒绝了吧!”
没想到,张凡又笑了。
扎克斯坦都快哭了。
“这个事情,我原则上也是同意的,毕竟强强联合互惠互利,还是可以的。”
张凡说到着,不光水潭子的老赵撇嘴,就连林聪都撇嘴了。
“这小子不光啥都不知道,脸皮还厚,死活不要脸啊!”
要是让张凡自己说自己的水平扎克斯坦差不多,张凡会不好意思,张不开嘴,但让他说茶素医院有多强,他绝对能说出来的。
说完,张凡还没等扎克斯坦咧嘴笑呢,张凡又说道:“不过我只是个常务院长,负责的是临床治疗,至于合作与否,您还要和我们院长亲自谈一谈!”
扎克斯坦都有心把张凡给撕吧了!
不过形势逼人,他咬着牙和张凡握着手,低声的说道:“张院什么时候回茶素,我将和您亲自前往茶素。”
就在这个时候,媒体们终于放开了,闪光灯就如CS的闪光手雷一样。
终于,摆拍结束后,送走了领导,张凡也想去休息休息,毕竟今天的两台手术还是挺累的。
就在这个时候后,强生的华国大区经理,立马就跑了过来,热情的哟,看向张凡的眼神就如看向他失散多年的爸爸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