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小說 序列玩家 愛下-第二百五十二章 叫我楊東就行了看書

序列玩家
小說推薦序列玩家序列玩家
辅助军征兵者们听到李阳的命令,便立刻四散逃开。
李阳知道他们活下来的概率并不大,这些都是随着队伍一同到来的征兵者。
来自天南地北,对岳州附近的地形不算了解。
分散开来跑,的确会有不少人能够活下来,但更大的可能便是在风雪中迷失方向,最后被冻死在野外。
估计敌人也是瞅准了这场大雪才发动攻击袭击的。
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序列玩家 txt-第二百五十二章 叫我楊東就行了鑒賞
李阳只希望他们中有人能够躲过敌人,并遇上其他拥有机甲战士的友方队伍。
把大唐境内出现敌人的信息上报给岳州。
他没有悔恨,只有那满腔的不甘与悲叹。
这时候再悔恨自己为什么不上报再做打算,就太没担当了。
就是可惜那些本该随自己征战沙场的战士们,就这么憋屈的死在这里。
“唉,要是…要是能再拖住两个就好了。”李阳叹息,原本二对七的局面。
在自己副官和征兵者们舍命的攻击下,变为了一对五。
加上征兵者拖住的一个,李阳在面对四人至少还能硬撑一会。
要是能再拖住一个…以李阳十年老兵的技艺对付三个,取胜不难。
可惜,自己身边的不是正规的辅助军。而是征兵者啊,配合不行啊。
再者,那把足以刺穿机甲战士甲胄的武器,破甲弩铳。
本就不是给普通人用的,而是机甲战士的近战杀敌装备。
别看像一把重弩,其实本质就是一个微型攻城锤。使用风格也很粗暴,贴脸时对着敌人发一发。
为的就是给机甲战士们在面对同样防御力高的敌人时,近战贴身一发冲死。
之所以能换掉一个机甲战士,已经那些征兵者的舍命一击了。
这时,被围攻的李阳正在躲闪敌人的攻击,却意外看到一道青色的身影从不远处的树丛中窜出。
穿过那些逃亡者身边,径直的冲向那些已经被已经打的血肉模糊的同伴。
看服装…是其他被打散的辅助军?
这是想干什么?不逃命还想救走同伴?好不容易活下来,就别过来送死了!
其中有你的友人和朋友吗?
跑啊!
都市小說 序列玩家-第二百五十二章 叫我楊東就行了
怎么看都知道他们已经没有救了,李阳心中呐喊。
同时,那架一直在虐杀征兵者红漆机甲随着征兵者的逃亡。终于腾出手来。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看着那个冲向自己的身影,明明只是肉体凡胎的人类,却让机甲战士心中却莫名一紧,手中的链锯斧再次旋转。
身后蒸汽喷涌,钢铁身躯化作冲锋之势。
如同一辆疾驰的列车,冲向那道身影。
那道身影自然是李长河了,他为了不暴露自身属性,还特地将自己的速度放慢。
看着对自己冲锋的红色战士,李长河咧嘴一笑。
当切切实实的面对蒸汽机甲是,李长河心里感慨,真是声势浩大啊,这种机甲要是来个十架一同冲锋。怕是连太阳王的不死军团都能踏成粉末啊。
要是一般玩家面对这种机甲战士或许会束手束脚。
单是对方的防御力就让人大为头疼了。更别提机甲战士那爆发性的力量与速度。
可李长河绝不在其中。他曾和蒸汽士兵的前身一同作战,更是能够召唤蒸汽士兵。
可以说在这505位玩家中,李长河是最熟悉蒸汽机甲的人。
他们的弱点李长河同样熟悉。
这也是那个蓝色机甲战士能够以一敌四坚持到现在的主要原因。
仅存的蓝色战士能够完美的克服弱点。
“而你不行!”李长河心想,身体忽然一弯。
在那些血肉模糊的雪堆中,捞起了一把破甲弩铳。
那是死去的蓝色机甲战士掉落的武器。
是一把造型类似于十字弩的金属制装备。
入手较沉,估摸着有个四十多公斤。
也难怪征兵者们拿着足以杀死机甲战士的武器却一直无法成功。
这根本就不是正常人类使用的武器。
正常人抱着这个玩意想要贴近机甲战士,估计直接就给砍死了。
在人类近代历史上,也的确出现过这种需要近身且破坏力不俗的武器。
那就是二战的刺雷,日军用那玩意炸坦克。倒是和破甲弩铳的用法类似。
“有机会搞一把。”李长河心想,抬起破甲弩铳迎上了冲锋的蒸汽机甲战士。
只见他快速斜披链锯斧,要将李长河拦腰斩断。
李长河甚至能够看到上面转动的数排链锯,被蹭到一下,就会开膛破肚。
李长河却是慢上一步,同时身体微斜。勉强躲过,身上的棉衣都被撕扯开来。
在外人看来就是险之又险的躲过链锯斧。
其实是李长河的魔眼已经计算出对付的攻击轨道。
由于机甲的构造,他们的爆发力很强。很适合大开大合的硬碰硬战斗,但在精细方面属于短板。
结合那个仅存的蓝色机甲战士来看,那应该是老兵们多年锻炼才能克服的弱点。
这一点倒是和七王之战中的狂阶有点相似,通过冲击力获得爆发型的力量和速度。但也太容易被人计算出战斗轨迹。
李长河便是通过这点,将这些机甲战士的攻击轨迹全都计算再内。
因为,面对的敌人都是那些弱于自己的家伙,所以不追求精细活了吗?还真是自大啊。
“你究竟是…”红漆机甲见李长河躲过攻击,并来到自己的右侧身,心中的不安更加明显。
想要后退的同时,低头却迎上了一双漠然的双眼,李长河已经破甲弩铳抵在他的胸口。
随后,扣动扳机。
破甲弩铳发出一声闷响,内部的一枚杯口大小的金属钉瞬间被巨力刺出。
“咔嚓”
如同蛋壳碎裂声,红漆机甲的胸口部位被瞬间被金属钉扭曲贯穿,内部的肝脏也随之被震碎。
李长河也被一股难以压抑的力量掀翻,虽然是演的….但破甲弩铳的后坐力的确很强。常人使用没准会被震死。
“原来是这种原理。仔细研究一下,我的制裁长钉配上射杀百头估计也能有类似的效果。”李长河心里想着,同时身体做出艰难起身的模样。
剩下的就…和自己没有明面上的关系了。偷偷用一下重压御座便可以了。
而那架机甲战士则轰然倒地,砸起一片血水与雪花。血与雪的交融格外耀眼。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所有人都是一愣。
随后,李阳狂喜。没想到来了个好手,出手就搞死了一个。这是天佑大唐啊!
便大喊道:“好小子,活下来当我亲兵!都回来,帮我拖住一个,其他的我全包了!”
那些本就没有跑远的征兵者,见有人出手就搞死了一个敌人,再加上李阳大人的呼唤。
一个个牟足了劲头,回头冲向敌人。
他们知道这时候不拼一下,他们要不被冻死,要不被追上来砍死。
其中,有人扶了一下李长河,嚷嚷着:“大哥,怎么称呼?”
“咳咳…”李长河一脸虚弱的咳了咳,吐出一口藏在嘴里的人造血浆。
“叫我杨东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