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時小說家
小說推薦秦時小說家
秦王政略有沉吟。
俯览下方的扶苏,数十个呼吸过后,又是一语落下。
“喏!”
“儿臣遵命。”
扶苏颔首,又是一礼。
“这次护国学宫毕业考核,计谋院堂内,你为头名,算是没有令寡人失望。”
“你的那篇策论,寡人看了,虽有些稚嫩,仍有可取之处,但军中之事……终究有所不同。”
“这套铠甲是寡人如你这般年岁所穿,材质极佳,替寡人挡了不少羽箭,于你一用吧。”
“那柄剑是武真侯留给你的,剑名湛卢!”
接着前言,秦王政一边行向下首,一边双手微微拍动,脆音回旋在厅殿之内。
旋即,便是两位宫奴出列,各自手中捧着一个托盘,上面摆着不同的东西。
逆天之紅妝劫 舞一夜
一者为黑色的轻甲,叠合一处,落在木制托盘内,由着外面窗外的阳光,散发别样的幽深光芒。
一者为带鞘的长剑,锋芒不限,就那般陈列在木盘内。
“……”
“多谢父王!”
“多谢武真侯!”
有感那两位宫奴的近前,扶苏挺立身躯,看将过去,果然一套贴身的黑色甲衣,一柄奇特的黑色带鞘长剑。
应该就是湛卢剑了!
是湛卢剑!
为当年吴越铸剑师欧冶子所亲自打造的名剑,只是有传那柄剑后来一直在楚国。
怎么会到了武真侯的手中。
如今武真侯却将其送给了自己?
自己从护国学宫毕业,又要即将前往燕地,父王送于自己东西,还可以理解。
武真侯也送自己伴身之物,还是那般的名剑?
虽奇异,未敢多言,看着行下前方的父王,再次深深一礼,虽然心间深处,仍有不住的敬畏。
可已然丝丝暖意流转。
“日后少些孱弱,多些刚强。”
“你为寡人子嗣,日后注定会有磨难。”
看着扶苏此刻又有些变化的神态,秦王政深深的叹息一声,为上者,当喜怒不形于色。
扶苏还差得远。
对于扶苏,数年来,他的所行所为自己都知道,他的努力,自己也知道。
可……他为自己的子嗣,为大秦的公子,将来更是要承袭更大的荣耀。
以他现在的磨砺,还不足以承受。
“儿臣……定当不让父王失望。”
扶苏强自看向父王,看着父王那平静似水的神容,心中一震,又是深深一礼。
“大王。”
“丽夫人那边派人催促道,尚食坊已经将菜肴齐备了,请大王和公子前往。”
当其时,兴乐宫殿外,卫尉李仲的声音传来。
“随寡人前往昭德宫吧。”
对着身侧的宫奴看去,殿门为之打开,踏步在前,留下轻飘一语。
“……”
“喏,父王!”
扶苏先是一怔,而后颔首,连忙快速跟了上去。
和父王一起餐食,好像也已经过去好长的时间了。
……
……
“父王,您来了。”
昭德宫。
公孙丽所在后宫之殿宇,亦是近年来统辖后宫之所在,并未有乘舆,一路从兴乐宫行至昭德宫。
没有任何拦阻,入宫门处,一位位守卫在旁的侍女行礼,顺而,一位粉雕玉琢的小姑娘蹦蹦跳跳迎了上来。
“阳滋见过父王!”
“阳滋见过扶苏兄长!”
浅金色的云锦小袄着身,秀发梳拢双髻,眉目清秀,绝丽的轮廓隐现,此刻笑语弯弯的眼眸明亮有神。
踏着一双鹿皮小靴,看着熟悉的父王,又看着好久不见的扶苏兄长,连忙行礼。
錦繡丹華
“阳滋。”
“今日怎会这般高兴,莫不是前几天没有修炼成的阴阳术修炼成功了?”
惹愛成婚:霸情冷少,別玩了
看着小阳滋,秦王政心情不自觉的也欢快了起来,单手落在小丫头的脑袋上。
寧小閑禦神錄 風行水雲間
庶女仙途 小刀郡主
阳滋的性情,和当年的丽儿越发的像了,而且容貌也很是相像,除了着实调皮一些。
玩世天才 孤小夜
其余倒也无碍,拉着小丫头的手掌,向着厅内走去。
“阳滋妹妹,近一年不见,你越发的漂亮了。”
“而且修为也破入了先天,东君焱妃不愧是阴阳家顶级高手。”
侧后方的扶苏亦是一笑,对于阳滋,当年自己还在咸阳宫的时候,这个小丫头就喜欢和天明待在自己身后。
却是一晃多年,天明弟弟消失不见。
只剩下阳滋她一个人待在咸阳宫了,不过从传闻来看,还是生活很愉快的。
受教于阴阳家东君焱妃手下,灵觉有感,阳滋身上的阴阳术气息已经凝练了。
“那是当然了,我这么聪明,小小的阴阳术怎么会难得倒我。”
“阴阳术那只是小事,父王,刚才有院医前来,言语母亲好像有身孕了。”
“那是不是阳滋又要有弟弟、妹妹了?
小阳滋嘻嘻一笑,单手随意挥动,便是一股阴阳术的律动弥漫,天地元气微微颤动。
而后,话锋一转,落外另一件事上。
刚才院医前来为母亲诊断,说着母亲有喜事加身,自己又要有弟弟妹妹了。
如此,如何不欢喜。
“果然?”
“哈哈,果然喜事。”
“丽儿有喜了?”
听着小丫头欢喜之言,秦王政神容也是陡然间大悦,一瞬间,脚步加快,前往昭德宫外间。
丽儿有喜了。
太好了。
“妾身见过大王。”
“扶苏公子。”
“高儿,快来见过父王和扶苏兄长。”
一袭普通的浅红色裙衫摇曳,如瀑秀发梳拢祥云,不施妖媚粉黛,淡妆素雅。
一览面前的大王和公子扶苏,为之一礼。
说着,又伸手拉过身边一个垂髫幼子,着精致的小巧华服,外套着一件小袄,亦是烂漫纯真。
“高儿见过父王。”
“见过扶苏兄长!”
看向熟悉的父王,小家伙稚嫩的声音为之而起,又看向母亲所指的扶苏兄长。
虽没有太多印象,但听母亲提起过。
是父王的第一个儿子,是他们兄弟姊妹所有人的兄长,同样稚嫩的礼仪小手小脚施展出来。
“扶苏见过丽夫人!”
“高儿弟弟。”
丽夫人。
扶苏自然熟悉了解。
韓娛之炫愛 明鏡依非臺
不过,父王还真是宠爱丽夫人,大秦攻灭山东诸国,以诸国宫室女子充实咸阳王城,后宫之内,亦是如此。
然则,若是在丽夫人身上没有意外的话,怕是此刻阳滋不只是有高儿一个弟弟了。
还会有更多的弟弟、妹妹。
先前的院内,还听得阳滋一语,丽夫人又怀有身孕了,不知道明岁诞下来的是公子还是公主。
“丽儿,听阳滋一言,院医诊断,你有身陨了?”
不拘泥那些礼仪,秦王政看向公孙丽,直接问着。
今岁以来,庙堂朝野并无大事,虽小事繁多,可终究有数分闲暇之时。
“妾身这几日觉身体不适,略有所感,今日召来院医诊断,不想……真的又有了。”
“这个小家伙刚令妾身舒了一口气,想不到又来了一个。”
“妾身怕是接下来数年都要忙碌了。”
公孙丽秀首轻点,的确又有了。
虽然是喜事。
但看着身边的小家伙,阳滋一直不令自己省心,高儿接下来又到了顽皮的时候。
果然再来一个,那就真的无可奈何了。
“哈哈哈,为大秦开枝散叶,丽儿当得大功劳也。”
秦王政更是欢喜,先王子嗣便是不多,缘由当年之事,更是只剩下自己和王弟二人。
现今,丽儿再次怀有身孕,当得喜事。
“大王,阳滋她们还在这里,如何那般之言。”
“说来为大秦开枝散叶,扶苏公子如今的年岁,倒也合姻亲之数,大王以为如何?”
闻大王略有戏谑之言,公孙丽佯怒一语,而后,美眸视线一转,落在旁边的公子扶苏身上。
以扶苏这般的年岁,足以姻亲,诞下子嗣,传承血脉。
“他从护国学宫毕业,接下来要前往燕地了。”
“至于姻亲,历练一番不迟。”
秦王政摆摆手。
“前往燕地?”
“那里远离咸阳数千里之外,又是酷寒之地,临近北胡,似还有燕王喜在辽东吧。”
“果然历练一番,当可成国之砥柱,房之栋梁了。”
公孙丽略有诧异。
燕地?
也就是燕国的地域。
扶苏要前往那里历练?
论起来,那里的确是一个好去处,念及此,不自觉想起当年大王曾语要将燕地赐封给天明的事情。
一晃数年,不知道天明现在哪里?
不知道天明现在过的怎么样?
有没有消瘦?
有没有受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