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1978小農莊
小說推薦我的1978小農莊
“俺和俺达商量商量。”
国盛叔是老猎人,比起韩卫国半吊子可强多了。
“回头商量好跟我说一声,我也进山瞅瞅。”
“好了,回去睡一会吧,等天亮再跟国盛叔,传花婶子好好说说。”
“栋哥,谢谢你了。”
“客气啥,咱们都是兄弟。”
李栋拍拍韩卫国肩膀。“别想太多,回去睡吧,有啥事来找我。”
韩卫国满含感激的离开了,李栋瞅瞅时间还不到五点,再睡一会吧,明天一早还要给竹编小组指导,这次又加入好一些新成员,烦啊。
“达达。”
“小娟咋了?”
性別遊戲 笑顏如畫
“饭做好了。”
李栋一瞅快七点了,赶紧爬起来洗漱,冷水激下,总算清醒了过来。“睡迷糊了。”
小娟把昨天蒸的馒头热了一些,煮了米粥,炒了一小菜,这早饭有点缺营养啊。
这可不成,得搞点荤腥,不过这会没时间弄,鸡蛋吧,这个简单。
“咋没煮鸡蛋啊?”
李栋偷摸带回来不少鸡蛋,足够父女俩吃的了。“俺听五奶说,现在能多养几只鸡,达达,俺省几个鸡蛋换鸡崽子。”
高冷校草,寵寵寵! 國名男神
“这孩子,不用你省,回头达达去收购站买去。”
这会煮鸡蛋来不及,李栋用油煎了三个鸡蛋,父女俩早上一人一个,还有一个带着小娟中午吃。
“等会。”
饭盒装好递给小娟,李栋想起来自己带了海绵还有垫子正好把黑老鸹后座包裹一下。“好嘞,这下舒服了吧。”
“嗯,软乎。”
“围巾围实诚了,帽子拉低一点,走咯。”
这天冷啊,李栋不光光扣上帽子戴上皮手套,还戴上墨镜,主要风吹的太紧,要不自己可不是二流子喜欢耍帅。突突的车子出了村子,不少人家都知道李栋出门了。
“这小子,不知道节省点油钱。”
韩国富吧嗒一口旱烟。“秋菊啊,竹编小组你多盯着些,李栋容易乱来。”
“达,俺知道了。”
秋菊干劲十足,虽说上次分钱,李栋和李秋菊几人都没分着钱,可大家伙都知道竹编有前途,早晚能分到钱,还分不少呢。
“秋菊,咋的,你几个婶子说想加入竹编队,你们这边咋不想收啊?”
李春花掰着馒头塞嘴里。
“这是李栋说的,婶子几个年纪大了,学东西太慢,耽误工夫不说,这一天也合不上多少钱。”李秋菊这话不假。
“这孩子,咋能这么说啊。”
“行,这事你也别管了,竹编小组不是生产队,想加入就加入的。”
韩国富敲敲旱烟杆子。“秋菊你让你几个婶子先跟着学学,不成再说。”
“那成。”
李秋菊心里不太愿意,实在上年纪学的慢不说,编的也慢拖累整个竹编小组,再有一个都进了竹编小组,家里家务咋办,这又的分摊着,闹的年轻的媳妇不得安生。
这话李秋菊不好说,自己婆婆这不也要加入竹编小组。
李栋送着小娟去公社学校,随便去了一趟邮局。“正好了,省下我过去了,咋,又上报纸了?”
还真有自己信件,李栋接过挺大一信包,打开一看这是样书啊,儿童时代,李栋翻看一看果然找到自己的写的小说。
其实算不上小说,一万多字,写的是一个科学家梦中来到未来世界成一个十岁的小学生,以小学生视角打量这个未来世界,高楼大厦,汽车,家电,楼上楼下电梯往来,地下火车之类,模糊一些专业东西,概念化了未来世界。
类似科幻小说相对多了一些写实,没想到真给收录了,李栋感慨不已,难道自己将来会成为儿童文学家不成,好吧,孩子钱似乎挺好赚,赚钱嘛,儿童就儿童了,不寒碜。
最令李栋意外了,还获奖了,将近二十块钱不说,一万多字还给了五十多块稿费,连载六期,这是第一期样书。“果然还是孩子的钱还赚啊。”
不是我不想引领中国文学发展实在儿童时代太讲究了,没错,我是一个儿童文学家。
“好家伙。”
邮递员一点都不知道尊重隐私啊,李栋无奈了,付款单有啥好看的。
“咋了?”
“五十六块,还是写文章赚钱哦。”
“五十六块?”
李栋赶紧走了,一个个眼神怪怪的,咋的,我靠本事骗小孩子,你们管得着,高兴啊,考虑到社会主义大集体,这种高兴的事,肯定要跟更多人分享。
一份快乐哪里有十份百份快乐好呢,作为社会主义接班人,要懂得大家的快乐才是真快乐,李栋骑着突突车,一路狂奔回到韩庄。
超品天醫
“可回来了。”
“嫂子啥事?”
女神的無敵高手
“大家一早就过来,等着你指导呢。”
“行,我这就过去。”
说话李栋黑老鸹都没停下来,过家门而不入,拿出大禹治水的精神。“嫂子,走,咱们这就去。”李秋菊索性坐上后座,还真软和,瞅着李栋夹着一大信封。
“这啥啊?”
“没啥,这不写了篇小说,人家书出来给我寄一份。”
李栋一脸没啥,小事,真没啥,别问了,再问我就说给你听的样子,李秋菊哦了一声,心说还真能耐啊。
来到竹编小组,李栋停车真不方便啊。“嫂子,你帮我拿下。”
李秋菊赶紧接过信封,可没接住一下掉地上了,好嘛,书和汇款单掉一地。
“哎呦,你看俺这笨手笨脚的。”
李秋菊赶紧捡起来,瞅了一眼汇款单。一张五十六块钱,还有一张二十块,李秋菊一哆嗦,咋的这么多钱啊。
“嫂子咋了?”
“哦,稿费,没多少钱。”
见李秋菊盯着汇款单,李栋笑笑,一般般,别在意。
好家伙,七十六块钱,这写纸片片,不现在是一本书,咋的这么值钱啊。
好家伙,李秋菊好半天还走神呢,李栋这边都开始了。“咱们前些天说了,竹篮子,这次我再说说提篮,小草嫂子,你来说说,咱们上次进城卖的最好的是啥。”
“提篮,提篮卖的最好。”
“没错提篮最好,咱们这以后多做提篮。”
李栋开始讲述编制提篮的一些小技巧,再有一些小花样,李栋这货肚子还是有点货的。不过新来的可就难受了,没基础,啥都不懂,李栋说的啥啥啊。
好半天李栋说完了,新来的眼睛瞪的更大了,啥都没听懂,这不追着李栋要李栋再讲讲。“秋菊嫂子,你跟着大家说说,我是指导不是教着大家编竹篮子。”
“唉,这天天耽误的,小说剧情都没时间构思了。”
那啥李栋是不想当新手老师,特别烦,问题这些大娘,婶子李栋不好说啥,这一教一天功夫都要砸这上面了。
“俺来教,你快回去写纸片片。”
李栋夹着信封溜了,回到家里,没一会韩卫国来了。“栋哥,这是你的钱,俺还你。”
“咋了?”
李栋一脸疑惑。
“俺娘藏了一百二十多块钱。”
韩卫国苦笑,自己老娘真是,家里钱藏着不说。
大佬的無聊生活
得,李栋心说,谁家没一个藏钱的老娘啊,多少的说,李栋接过来。“这样,你钱不算富裕,这五十你先拿着,就当我提前付的野猪肉钱。”
野猪肉,李栋可是志在必得啊,韩卫国犹豫一下就接过来,毕竟多点钱,办事情从容一些。
李栋被喊着去商量婚事,国盛叔和嫂子已经找来了庄子的有威望老人,韩国富这个队长肯定在。
“国富叔,国兵叔,你们来了。”
“李栋也来了,正好,你婶子寻摸布票,你哪里还有不?”
“布票,我没有,不过我那里还剩下点布。”
李栋一说,那感情更好了。“婶子要啥的布,是准备卫国做衣服,还是拉被单?”
“这不娃子闹的紧,做衣服。”
“婶子,要我说买一套好了。”
“买这不是也要布票嘛。”
“得,这事我来吧,我一朋友在百货大楼工作,托她拿,布票啥的,少点没关系。”李枫这一说,黄胜男,韩卫军这人都认识,小娟小姨,没想到现在城里百货大楼工作。
“那敢情好了。”
传花婶子,那个高兴直拍手,这可救星啊。
“婶子,你这需要啥跟我说,我回头一并给你办了。”李栋心说,黄胜男同志真是好同志啊,这以后啥事都能推她头上。
“真的,那可好了。”
“他达,你快给找媒人,问问都需要啥。”
这下传花婶子高兴坏了,农村结婚为啥提前好几个月,别的不说光是暖水壶想要红色都要提前一两个月找人和供销社打招呼,瓷盆啥的都一样需要打招呼。
没办法颜色好的,红色,喜庆的,不提前你是拿不到的,实在物资少这样好颜色的太紧俏,虽说供销社门头上写着为人民服务,两边还有发展经济,保障供应的标语,可标语谁都明白。
召喚寶典之自走棋天賦
出啥标语说明缺啥,要不要标语干啥,这后世谁见过超市写这玩意,东西少才写呢,糊弄人呗。
韩国盛一拍大腿,这下好了,卫国这娃子干的啥事啊,这一夜韩国盛也没睡着,孩子结婚是大事,光是东西没个两三月都准备不上来,现在好了,李栋需要准备东西包揽过去。
鳳傾天下,王的絕色棄後a
猛男公寓 鳳烯
这可省下太多事情了,韩国盛这是又倒茶又拿烟,李栋摆摆手。“国盛叔,你忙吧,我和卫国啥关系,再麻烦,那我也得帮不是。”
“单子写好了,交给我,我回头就去城里。”
韩国富几个一听,这孩子别的不说,心肠不错啊。“国盛啊,李栋油钱可别忘了。”韩国富吧嗒一口旱烟说道。
“忘不了,忘不了。”
不光光油钱,那啥找人肯定要花钱,咋的也要送两瓶酒啥的。
这边热热闹闹商量找媒人上门提亲的事,另一边李秋菊也把李栋汇款单的事和婆婆李春花说了。“啥,一张二十,一张五十六的,这都是写纸片片赚的?”
“这次可不是纸片片,一本书老厚实了。”
“了不得了,咱们庄子真出文曲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