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苦
小說推薦人間苦
人们都震惊的左顾右盼,这个报价,到底是谁说的呢?
虽然过了百万,感觉那就已经不是钱了,只是数字而已。
但是,一百万和一千万,还是有本质区别的。
到底是谁啊?
疯了吧?
就看玉藻,迈着妖娆的步伐,母仪天下的风范。
分开人群,走向了高台。
先是朝着蔡根身边的圆圆点了一下头,然后看向了何奈子。
“心里没点数,穷作啥啊?净给我大兄弟添乱。”
数落完何奈子,玉藻没给她开口的机会,看向了熊海梓他们的方向。
肖炎耀他们几个人,和玉藻对视的瞬间,突然感觉天黑了。
周围的人群不见了,高台也不见了。
眼前只有一只巨大的九尾狐狸,瞪着血红的眼睛,看着他们几个。
“不要添乱,否则死。”
几个人本来年纪就不大,即使曾经或多或少涉猎灵异圈,但是玉藻这个级别的,他们没见过,压力太大了。
“听懂了,给个反馈。”
肖炎耀带头,所有人点头如捣蒜一般,努力了半天,也没说出话来。
大狐狸满意的一笑,眼前的黑色不见了。
肖炎耀几个人恢复了正常的感知,又站在了太清沟的冰面上。
“熊海梓,刚才,那是天狐?”
肖炎耀作为东道主,觉得自己的责任更重一些。
可是发生的一切实在太意外了,需要大家共同缓解一下。
校花的近身兵王
擦了一把额头的汗,熊海梓强自镇定的说。
“书上写的,九尾天狐,应该出世了。”
靠,完蛋了。
普普通通的一个山寨的冬捕节,竟然还能遇上这样大条的事情,上哪说理去啊?
不是灵气稀薄吗?
不是末法时代吗?
整出个天狐是几个意思啊?
網遊之天書
书上都是骗人的吗?
几个人表现各不相同。
心里有事的,很沉重。
心里没事的,很害怕。
一个个连头都不敢抬,更不看看玉藻。
感受到了他们的诚意,玉藻走到了高台的旁边。
示意龙少赶紧结束,差不多行了,一千万还不满足吗?
龙少当然满足了。
只是这位姐姐再次出现,而且表现出了无以轮比的控场能力,情绪上一时接受不了。
更是被一千万的数额给雷到了,脑子完全短路了。
感觉到了玉藻的催促,龙少回过神来,刚要收尾。
“妖孽,朗朗乾坤,光天化日。
你当我钱曙光不存在吗?
无量寿佛,大威天龙…啊!”
钱曙光拿着转经筒,突然炸毛,暴跳而起。
可能是他入戏太深。
也可能是他真的有点道行。
又或者想给自己以后参加商演增加涨价的筹码。
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咋想的。
反正,他突然大吼一声,就冲了上来。
只是,还没有跑到玉藻的身边,龙少从台上飞了下来。
一脚踹在钱输光的脑袋上,把他给踹飞了。
滚出去很远,当场昏迷了。
身手干净利落,下脚毫不留情。
只是落地的时候,龙少没有控制好,差点没摔个狗啃食。
还好玉藻抬脚扶了他一下,才没有现眼。
龙少站在玉藻旁边,还朝着钱曙光方向吐了一口。
“什么东西,我看你像妖孽,想钱想疯了吧?
大姐,你别理他,我花钱雇的假喇嘛,精神不好。
冒犯您,就是冒犯一千万…
啊不,就是冒犯我。
就是挑战我们冬捕节组委会,打死他都不冤。
还想破坏我们的头鱼拍卖,其罪当诛。
大家看好了,我们太清沟冬捕节,一切活动,都秉承着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
任何想要破坏规则的人,就像这个假喇嘛,我们绝对不纵容。
龙二,把他抬到村委会,一会报警送走。”
龙二赶紧招呼几个大小伙子,把昏过去的钱曙光给搬走了。
剩下的喇嘛,都低头念经,对发生的一切视而不见,没有钱曙光那么爱演。
“共享子女,一千万,一二三次,成交。”
龙少省去了所有一切不必要的环节,直接确定了这次交易。
“让我们热烈祝贺共享子女,拍得了头鱼。
在未来的日子里,大吉大利,一帆风顺,事业蒸蒸日上。”
龙少说完拜年话,看向了蔡根,征求他的意见,要不要发言啥的。
蔡根从玉藻出场以后,就处在蒙圈状态。
不是因为玉藻出了一千万。
也不是因为自己拍得了头鱼。
而是因为,在玉藻出场以后,与圆圆视线对接的瞬间。
蔡根就感觉自己身边的温度在降低。
老婆圆圆的脸色,冰冷异常。
特么的,本来老婆就看玉藻不顺眼。
今天,玉藻还花了这么多钱,自己咋解释呢?
什么样的关系,能够让玉藻这么上赶着呢?
换位思考一下,如果自己是圆圆,也会想一些不好的事情吧。
这算什么,挑战吗?
媳婦,我們結婚吧 許小妖
还是示威?
使劲的摇头,拒绝了发言的提议。
蔡根想要静静,整出个大家都满意的理由,来解释玉藻的行为。
玉藻看龙少的话说完了,抢过了麦克风。
“我老弟说了,头鱼拍卖的一千万元,他不动一分。
为了回馈父老乡亲,要在太清沟建共享子女小学和共享子女养老院,以及村民活动中心,无偿服务。
让敬老爱幼的传统美德,源远流长。
而且,以后每年头鱼的拍卖费,都用做太清沟的建设。
让我们共同努力,让这个民风淳朴的太清沟村,越来越好。
聖龍
我觉得,此处应该把掌声送给我老弟,对不对?”
人群爆发出震天的叫好声,这个举动真是漂亮。
本来一条鱼,根本就不值那么多钱,如果主办方收了这个钱,把这拍卖当成了生意。
无非就是有钱人斗富的游戏,庸俗不堪。
但是,如果龙少把拍卖的钱,直接捐献出来,做了慈善。
性质就不一样了,而且升华了主题,意义非凡啊。
天劍神帝
把本来市侩恶俗的拍卖活动,直接披上了慈善的外衣,无论什么角度看,都开始顺眼了。
而且,来这凑热闹的市民,早就发现这个冬捕节的特别之处。
别的地方办旅游项目,东西不说死贵吧,反正都是景区价,能薅羊毛绝对不手软,磨刀霍霍割韭菜。
可是,这里村民组织的摊位,绝对能用良心商家来形容。
价格低到令人发指不说,服务态度就像对待亲人一般,让人身心愉悦。
真怕被这里惯坏,回去市里不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