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末之大夏龍雀
小說推薦隋末之大夏龍雀
柴绍听了哈哈大笑,对惠真说道:“你我双方为盟友,就应该互相支持,我们的目标都是一致的,那就是击败李贼,你们高句丽能坚持多长时间?”
雲臺風雲 柳絮衣裳
萌女修仙:夜帝,求別撩 楓鈴淺舟
“一年的时间。”惠真想了想说道:“我们可以在辽东拖住对方一年的时间。”
“如此甚好。”柴绍听了说道:“自从前朝开始,中原进攻辽东,最怕的就是被拖入战争的泥潭之中,你们若是能拖住大夏大半年的时间,就能解决许多问题,中原的官员们肯定会上书建议李贼放弃征讨辽东,将士们也会产生厌战的情绪,这个时候,就是你们的胜利。你们拖延的时间越长,最后的胜利肯定是你们的。”
“不知道,你们会做出什么样决策,这样可以帮助我们。”惠真迟疑道,坚持一年之久,高句丽的损失将会增加许多,可以想象的出来,整个辽东将会被打残。
“只要你们拖住的李贼,我们的兵马将从西北进攻,李贼若是回师,你们可以趁机追击,你我双方联手,甚至连突厥人都会南下,肯定能够击败李贼。”柴绍理所当然的说道:“高句丽是一个小国,想要保住自己,只能是和我们结盟,否则的话,你们支撑不到一年,惠真将军,你认为呢?”
“这件事情,某回去之后,会禀报给莫离支和大对卢,至于如何决断,那是上面的事情,不过,本将军还是赞成你的建议。”惠真心中有些不爽,但他知道,这是唯一的办法,唯一能够保住高句丽的方法,否则的话,正是如同柴绍所说的那样,整个高句丽是不可能独自面对大夏的兵锋。
“还是惠真将军明白。”柴绍调转马头,忽然说道:“传闻渊氏送了两位公主入宫,实际上,本将军认为李贼生性谨慎,在没有消灭高句丽之前,或者说,还没有确定两位公主是否真正的为己所用之前,是不可能临幸她们的,你们想要刺杀李贼,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惡女重生 安想然
惠真面色阴晴不定,显得十分尴尬,虽然这个计策是盖苏文所为,但也是自己和乙支文德同意的,现在被柴绍说出来,让惠真心中一阵气恼。等到他再看的时候,柴绍已经骑着战马,消失在官道上,隐隐可见,在他的两侧,还有几名骑兵护卫左右。
“走。”惠真敲了一下战马,让高句丽坚持一年的时间,惠真回去之后,就需要和众人商议一番,如何调动人力、物力,用来抗衡大夏的进攻。
冒着风雪赶路的不仅仅是惠真、柴绍之流,还有裴仁基也是如此,他和裴宣机两人领着数百骑兵飞奔在原野之上,远处山峦起伏,白雪皑皑,茫茫原野之上,根本看不到什么人烟。
“将军,风雪太大,我们是不是找地方休息一下。”裴宣机望着远处,隐隐可见远处有一个山神庙,他扬鞭指着远处说道:“那里有个山神庙,不如去那里休息一阵。”
“这样也好。”裴仁基看了一下周围的士兵一眼,见他们脸上都有疲惫之色,也点点头,当下大队人马朝山神庙而去。
等到了山神庙的时候,裴仁基才发现山神庙中,有一个中年文士带着两个下人正在一起烤火,裴仁基看了对方一眼,面色一愣,他感觉到对方容貌很熟悉。
腹黑中校請離婚 雲端之上
“将军,应该是李唐余孽温大雅。”裴宣机忽然在耳边低声提醒道。
刺客養成日誌
“看来,温先生在这里已经等候多时了。”裴仁基想了想,冷哼道:“温先生难道就不怕,本将军将先生擒拿之后,送给当地官府吗?”温大雅面色平静,显然在这里等候多时了。
“裴将军不会这么做的。”温大雅很有把握的说道:“将军,请坐。”
裴仁基点点头,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旁边的裴宣机赶紧让人温了酒水,然后招呼众人移到外面去,整个山神庙之中,只有裴仁基和温大雅两人。
“将军乃是世之虎将,本来应该指挥千军万马,可是现在却只能当一个主管训练的将军。”温大雅忽然说道:“将军从公爵变成侯爵,心中难道没有一点怨愤吗?”
封印的古劍 淩晨一語
“本是某做的错事,陛下这么做,也是情有可原的,倒是你李唐余孽,现在我大夏虎视四方,雄踞天下,你们根本就没有任何机会,为何还想着做白日梦呢?为何不做一个顺民?忠诚于大夏朝廷呢?”裴仁基忍不住劝说道:“像先生这样的人物,本应该为朝廷效力,为何要做出如此愚蠢之事呢?这可是螳臂当车啊?”
“将军,大夏真的能坐稳江山吗?”温大雅摇摇头,说道:“在西北,李勣将军有十万大军,高句丽也有几十万大军,突厥的统叶户可汗,还有草原上的各个异族,兵马也有几十万之多,三者联合起来,大夏能防守的住吗?只要时间久了,天下的世家大族都会起来反对大夏,那个时候,大夏还能作为江山吗?这天下还是世家的天下,紫微皇帝的治国方针,就决定着世家大族不可能就和他一条心。将军认为呢?”
温大雅声音很平静,裴仁基默然不语,他面色古井无波,目光深邃,也不知道他心里面在想一些什么。对面的温大雅根本就看不出来。
“你说的有道理,但本将军现在虽然被贬,只要建立军功,日后自然能够回到巅峰,更何况,犬子还在南方建功立业,裴某又何必背叛大夏呢?”裴仁基忽然冷森森的说道。
“大夏皇帝是不会封你为王的,但我大唐却可以,裂土封王,你看如何?”温大雅忽然说道:“我大唐愿意册封将军为王,而且也不会让将军做出背叛之事,有朝一日,我大唐的兵马攻破萧关,将军再在关中接应,如何?温某绝对不会让将军为难的。”
異秦
“此事我会考虑的,你先回去吧!”裴仁基想了想,说道:“这件事情,某家暂时不会答应你的,等你们什么时候攻破萧关了再说吧!”
温大雅听了脸上顿时露出笑容,说道:“将军所言甚是,一旦我等攻破萧关,还请将军在关中接应,若我等攻不破萧关,此事作罢!不过,将军,温某在这里倒是要提醒将军,李贼现在正想着剥夺将军的军权,不仅仅是将军,就是大夏的其他人也是如此,狡兔死,走狗烹。大夏皇帝阴险狡诈,将军可是要小心了。”
宛若幻夢
“本将军知道,现在天寒地冻,外面大雪,先生自己还是小心一些为好。”裴仁基显然不怎么开心,冷森森的回了一句。
“大雪好啊!明年又是一个好年景,将军,温某告辞了。”温大雅却不在意,能将事情说到这个地步已经很不错了,他没有怀疑裴仁基的话,若裴仁基张口就来,他还真的不相信,像现在这样,提出了条件,他反而相信了,认为裴仁基是在考虑,只要李勣的兵马能够攻破萧关,裴仁基肯定会举兵接应的。
李勣的兵马能攻破萧关吗?温大雅认为这是有可能的,在统叶户可汗的帮助下,李勣的兵马绝对能够攻破萧关。想到那个时候,关中的裴仁基出兵接应,陇右、关中等地瞬间归顺大唐的旗帜之下,温大雅行走的时候,都感觉轻松了许多。
“派人盯着裴仁基,看看他是不是向燕京传递消息了。”温大雅很快又对身边的侍卫说道。关中计划绝对不能出现任何问题,裴仁基是不是真的归顺,也是要做两手准备的。
“将军。”而在山神庙中,裴宣机看见裴仁基站在滴水檐下,望着远处的温大雅,忍不住说道:“将军,此人乃是李唐余孽,将军为何不杀了他,这样也是大功一件。陛下知道之后,肯定很高兴的。”眼下之意,将温大雅放走,一旦消息传出去,必定会对裴仁基十分不利。
“不用担心。”裴仁基轻笑道:“我裴仁基受陛下圣恩,又怎么可能背叛陛下呢?李唐余孽最后必定会失败,我裴仁基还没有愚蠢到为李唐余孽卖命的地步。且不是李勣攻不破萧关,就算是攻破了萧关又能如何?现在天下百姓人心思定,那些世家大族也是如此,又有多少人会响应他们呢?没有私兵的世家大族哪里还有什么反抗的机会?李唐余孽想的太多了。”
“将军所言甚是。”裴宣机听了顿时松了一口气,他还真的担心裴仁基被对方说动了。那自己就要考虑换一条路了。
“还真亏了他冒雪来找本将军,本将军若不算计一番,岂能对得起他的盛情?”裴仁基实际上心中并不高兴,若不是他相信李煜对他的信任,就冲着温大雅来见自己,日后朝中必定会有人攻讦自己,温大雅为何别的人不见偏偏来见自己。
这些该死的李唐余孽!总有一天,他会将这些家伙一网打尽。居然还来劝降他裴某人,这是对他裴仁基的蔑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