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西遊之證道諸天
小說推薦重生西遊之證道諸天
下一刻,从玉虚宫中冲出一道弥天极地的宝气,直挂西牛贺洲,遥遥看去,日月之光所照,粼粼有色,恍若澄明玉净的长河。在同时,万千光明汇聚,如晴雪所洗,弥漫一白,看不到尽头。
轰隆
宝气长河似缓实疾,贯通时空,垂到西牛贺洲这个部洲上,继而引得四面八方的气机投入到里面,惊虹倒悬,水光潋滟。
轰隆隆,
随时间推移,水声越来越响,金花坠落,妙音不断,万千气象,隐隐有香气氤氲,扑人口鼻。
轰隆隆,
到最后,整个宝气长河束成一线,径直投向一个道人的顶门庆云上,他头戴道冠,身披万朵金莲开混沌法袍,腰束玉带,剑眉入鬓,风姿特秀。再加上宝气长河垂照,波光粼粼,瑞彩照雪,更是横添三分神韵。
这就是此纪元中得道的清源道人了,他降临到西牛贺洲后,脚下自然而然浮现出宝印之相,四四方方,端端正正,印着玉虚两个古朴的大字。再然后,从周匝的地气中涌出万千的线条,投入到宝印里,让宝印介于真虚之间,不断变化。
噼里啪啦,
清源道人的法力刚入宝印,与之融合,就见四周不知何时,浮现出细细密密的梵文,不计其数般组合,凝成一只灿然若金的竖瞳。
噼里啪啦,
竖瞳中有亿万梵相沉浮,绕着无数的霹雳闪电,蕴含一种毁天灭地的力量,毫无疑问,要是这样的力量落下,连金仙都无法毫发无损。
这样的力量,不是其他,而是梵门在西牛贺洲中汇聚,是梵门在西牛贺洲的运势的具现化,能够扫荡上境之力。
錦繡良緣,師父不要跑 龍汐
清源道人看着这样的竖瞳,笑了笑。当年诸天万界大势力在一起,共商西游,签下榜单,除梵门认可,上境金仙不可入西牛贺洲。自己背后的玉虚宫乃当年签西游榜单的参与者之一,自己出身于玉虚宫,和玉虚宫渊源很深,自然也要受西游规则制约。要是在以前,自己这样大张旗鼓降临西牛贺洲,迎来的恐怕就是梵门超乎寻常的打击了。
“不过,”
清源道人念头一转,脚下宝印之相中浮现出其所牵引的这一片区域的山河大地,风土人情,在里面,源自于玉虚宫一脉传承的根基早已深扎,渗透到万事万物上,让之难以磨灭。
轰隆隆,
这样的物事一起,牵引到西牛贺洲的本源之力,刹那间,围绕在周匝看上去气势汹汹的梵门力量就开始渐渐散去,连同那一只恐怖的檀金竖瞳也隐去不见。
轰隆隆,
梵光去后,一片景明,清源道人剑眉挑了挑,看着身下的这一片区域,这就是人间界上浮的界空真正融入到西牛贺洲后,原本在那一界空的玉虚宫传承宗门势力直接进了西牛贺洲,成为了梵门无法干涉却真正属于玉虚宫在此纪元中心的“引子”和“锚”!
黑帝的七日歡愛:買來的妻子
有了这样的“引子”和“锚”,才能够光明正大的降临上境之力,在西牛贺洲这个纪元中心上俯视四方!
清源道人负手而立,庆云悬彩,宝气长河倒悬,他诸般念头一闪而逝,开始眺望四方,神意囊括部洲诸般时空,徘徊左右。
在他的眼中,西牛贺洲这个部洲虽然由于纪元之力的覆盖,再加上和人间界吸引的缘故,遮上厚厚的帷帐一样,即使以他太乙金仙的神通都无法洞彻。可他此时看去,最引人注目的还是望不到尽头的梵色。那是耀眼夺目的檀金,不计其数的梵文在其中跳跃,排列组合为舍利,如意,降魔杵,菩提子,等等等等,包罗万象。隐隐的,还有漫天佛陀、菩萨、罗汉、金刚、比丘的诵读经文,一声声,一下下,就在人的耳边。
梵门作为西牛贺洲中最为强势的势力,完全一超的姿态,简直是碾压的份上。表现在外面的异象上,就是如此全方位覆盖,统治力极强!
“至于第二,”
清源道人目光一凝,即使在梵色遮天蔽日之中,还是掩不住那一道蕴含着上古蛮荒凶戾霸道的天妖气,那惨绿的色彩沉沉郁郁,不见其底,撕裂所有。任何的光,任何的色彩,任何的声音,全部被吞噬到里面,半点不见。
这样的天妖之力,旷古绝世!
纵然梵光再盛,佛力再密,也无法加之其上!
“九荒大圣。”
清源道人的眸光转为清冷,神情莫名,这西牛贺洲上的第二大势力,不是在西牛贺洲上有先天优势的天庭,也不是广开枝叶,传承往继的玄门各派巨无霸,而是最近多个纪元向来被打压的妖族。再进一步,那就是九荒大圣鬼车一人擎天,把不可能变成可能。
“鬼车,”
清源道人喃喃一句,对于这个妖族大圣,他可不陌生,而且记忆深刻。因为对方不但夺得了自己在此纪元中第一个得道的大运,而且随后突飞猛进,径直突破到堪比大罗金仙的天妖道第八道的境界,把自己遥遥落在身后,这对比是如此强烈,不记忆深刻都不行。
尊嚴下的悲哀
可以说,在此纪元中,清源道人等人晋升为太乙金仙,踏足上境,本来应该光芒四射,无与伦比,分攫天运,雄心万丈,可鬼车横空出世,真正力压群雄,把很多的名声和好处都揽于自己身上,如大日一般,让群星变得暗淡无光。就是以清源道人的心境,都有一点点的羡慕,那本该是自己在此纪元中的路子啊。
清源道人眸光中不同的光芒闪烁,这位妖族大圣确实光芒万丈,可根据推演来看,人间界上浮,不断有界空融入到西牛贺洲里,对这位妖族大圣在西牛贺洲的地位冲击是最大的。按照这个趋势下去,九荒大圣以后在西牛贺洲未尝还会像现在这样呼风唤雨,自己作为玉虚宫的人也未尝不能后来居上!
“再往下,”
清源道人看完满空的天妖气,精神抖擞,在西牛贺洲中的势力中,如果说第一位梵门一家独大的局面在短时间内难以彻底改变,第二位妖族紧随梵门后面的局势或许会受到冲击,那随人间界第一个上浮界空融入西牛贺洲后,对西牛贺洲改变最大的就是,很有可能兴起的在西牛贺洲中的第三势力,那就是天庭!
“天庭。”
清源道人用法眼看了眼自己脚下能够容纳自己上境之力的所谓的“引子”和“锚”,以玉虚宫在人间界的布局来看,这个“引子”和“锚”得到的并不算少,最起码,和其他玄门各派相比,优势挺大。但要把比较的标准放到天庭上,那就决然不够看了。
在第一个人间界上浮界空里,梵门的势力最大,今次就是天庭所影响的宝霄宫。可在西牛贺洲里,梵门本来就一家独大,新增的这个是个锦上添花,但天庭得到原本宝霄宫的势力范围,就有了不小的“锚”和“引子”,再加上以前的积累,能够光明正大在西牛贺洲发力,真正剑指西牛贺洲的第三大势力。
想到这里,清源道人的眸光变得幽深非常,不同于梵门和妖族的针锋相对,势不两立,梵门和天庭的关系就有意思了,以前走的近,来往密切。如果天庭要在西牛贺洲中发力,两个巨无霸势力的走向值得关注。
要知道,梵门和天庭这样的巨无霸之间关系的改变,影响太大了。不只是在西牛贺洲,在地仙界,在天界,甚至是整个诸天万界都会被波及。
你是我的鬼迷心竅
轰隆隆,
就在这个时候,清源道人若有所觉,他抬起头,就见从天界之上,推开一扇宏伟的门户,亿万的雷霆涌出,层层叠叠,不断向前,演化出无数的天兵天将的虚影,然后簇拥一尊下盘玄龟,上缠黑蛇的巨大法相,徐徐而来。
轰隆隆,
浩浩荡荡的天威,声势无双。
“真武大帝啊。”
清源道人拢在袖中的手动了动,背后云气一片,来来回回,根据他所见,玄门道宗随人间界这一界空融入到西牛贺洲后,有了发力的“锚”和“引子”的,让上境之力降临,力量最强的恐怕也只是自己。而天庭一出手就是真武大帝,天庭帝君之一,大罗金仙中的顶尖存在,其中的强力见之可知!
西牛贺洲,乱石山碧波潭。
原本水波森淼,深碧凝黛,四面青山倒影到里面,横贯着来自于四面八方的地气,氤氤氲氲,来来回回,自有声音激荡,回响于周匝。就在人间界上浮的第一块界空融入到西牛贺洲,成为西牛贺洲的一部分的时候,就听一声响,从远处飞来丝丝缕缕的天妖气,惨绿阴沉,恐怖幽深,然后化为鬼车之影,投入到碧波潭深处。
九九金仙
李元丰的鬼车真身正稳稳而立,把从人间界返回的部分力量收入体内,贯通上下,所有一切,全部容纳。隐隐的,他还感应到闪耀的梵光,震慑妖邪,让人很不舒服。这不是其他,正是他在人间界界空中降临的力量在混沌地带和观自在大菩萨弥勒梵主降临的力量争锋的余波。
不得不说,观自在大菩萨和弥勒梵主两个人合力极其厉害,李元丰的鬼车之身降临的力量即使只是稳住防守,也是全然落入下风,被动挨打。就是这样,在收回那一部分降临的力量后,鬼车真身的本体才有这样的余波感应。
当然了,这样的余波被李元丰鬼车真身轻而易举地压下,他背后十个鸟首攒起,看向西牛贺洲,在除去乱石山碧波潭、盘丝洞、黄花观和竹节山外,又有零零星星的地方升腾着天妖气,那是和观自在大菩萨弥勒梵主交手要守卫的战利品,人间界那个界空在变化中所衍生的混沌地带。这样的地带别看面积不大,可积少成多,关键时候,就起作用!
李元丰扫了几眼后,目光倏尔一伸,扩展到整个西牛贺洲。不同于清源道人这样的新入上境金仙,他在西牛贺洲中根基深厚,仅次于梵门居于第二,所以站得更高,看得更远,见到地更多更详细。
在李元丰的眼中,西牛贺洲多了融入的这一区域后,覆盖在上面的梵光并没有什么起伏,可想而知,梵门在西牛贺洲的势力何等强大,根本不是这一个界空的融合能带来大改变的。真要有所改变,可能是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等等等等界空的融合才会带来。可在同时,和以往不同的是,如今的西牛贺洲之中,堂皇如日月般伟岸的气机冲霄,一道接着一道,贯通时空,照亮古今。
自从这个纪元开始,到了现在,天庭以及玄门各派终于第一次堂堂正正地降临上境力量于西牛贺洲这个部洲中,宣泄着对纪元的追逐。
这对于西牛贺洲,对于纪元来讲,都是一个新的开始。
以后的西牛贺洲,会和以前不一样的!
“不一样。”
李元丰咀嚼着其中的味道,不由得想到两个字“适应”,他一路走来,就是不断地遇到新情况,新局面,而能够走到现在的位置,很大一方面源于他超乎其类的适应能力。他能够很快适应新局面,并在其他人之前寻到突破口,抢先一步。
正是这样,李元丰对于西牛贺洲的新局面是欢喜的,尤其是他作为西牛贺洲的第二大势力,且远远不能和梵门相比的程度,要是西牛贺洲没有新的变化,就按以前那种规则的话,他根本没有任何可能推翻头上的大山。
只有新局面,新变化,才有着可能。
“心魔道,”
李元丰想着西牛贺洲的新局面,神意沟通心魔之主,看向西牛贺洲里。心魔道的势力和其他不一样,地盘是重要,可不是最重要的,心魔道最重要的是心魔道的道众。有心魔道道众,心魔之主就有引子和锚,方便降临力量。
也幸好如此,不然的话,如果来到西牛贺洲,像在人间界的界空中一样有山门,以梵门在西牛贺洲的强势,直接碾压成齑粉了。再厉害的山门也阻挡不住的。
李元丰看了一会,笑了笑,大袖一展,出了乱石山碧波潭,来到一个地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