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只是村長
小說推薦我真的只是村長
所有人都扭头向着苏玉平指着的方向看去。
那边是一大片刚开恳的土地,很新。
之所以能知道是新开垦出来的土地,之前上来的时候,刘福旺就向他们介绍过,而且边上还堆着茅草根以及一些乱七八糟的,准备渥堆发酵做肥料。
甚至,渥堆发酵的时候,里面会长不少虫子,这是最优秀的鸡饲料。
吃虫子,鸡自然长得快。
而且山上有足够的空间给这些鸡到处跑,也不会糟蹋别人的粮食。
规模化养殖的养鸡场?
八十年代,在西南内陆,还没有出现规模化的养殖场。
只是一些养殖大户开始扩大养殖数量,远远达不到规模化养殖的标准。
看着苏玉平,刘福旺眉头一挑:“苏书记,我们把这些地方开垦出来,可不是为了种植粮食,而是为了种树……”
“种树?”许志强都有些意外。
刘福旺什么时候舍得把土地用来种树了?
“对啊。春来当了大队长后,就在说,要把山上都种上树,要不然到处都是光秃秃的,以后我们的子孙后人都没木头可用。”刘福旺脸上都是无奈。
按照他的想法,现在水源问题已经解决,应该用来种粮食的。
杨爱群养鸡,没有粮食,哪里行?
买粮食喂,根本就不划算的。
鸡粪能当肥料,种植出来的粮食喂鸡卖钱,比直接卖粮食要划算很多。
不过,种果树也是不错的。
火影之宇智波吟天 脫韁野驢
前面几年,果树没有长大的时候,肯定不会让土地闲着。
“多可惜!”苏玉平叹了口气。
脸上尽是肉痛之色。
在他看来,这么大区域的土地面积用来种树,跟被荒废没有区别,完全是浪费。
要是在他管辖的范围内,出现这样的情况,那绝对是不可能的。
啞女驚華:鬼王逆天寵妻
“春来同志这想法很好,这些年,粮食产量一直都在持续增长,是应该让一些贫瘠的土地退出了……”许志强脸上尽是严肃。
向着远处的山望去,到处都是光秃秃的,除非一些无法开垦成土地的山坡,才能见到一些不大的树木。
“我们家具厂的木头,都是从嘉陵江上游的大山里运回来的,要是等他们砍没了再种树,也就来不及了。”刘春来这时候,已经走了下来。
提水站正在不停地向水库里面抽水,要装满整个水库,那绝对不是短时间内能完成的。
具体要多久,也没有谁去算过。
異界橫行之錦衣衛
水库完全不规则,加上深度不同。
抽多少水,倒是可以计算的。
強寵:媽咪來襲
山上围着的人,都在看着水管里不断冒出来的水注入整个水库。
刘春来都不知道有啥好看的。
“这就完事儿了?不说几句?”严劲松提醒刘春来,此刻,正是当着所有人讲话的好时机。
刘春来摇头,“搞那些形式主义干啥?大家也不想听。”
“这可不是形式主义!你们周边的大队,可有不少人在这里,要号召他们自己发挥主观能动性,不等不靠,自己积极努力想办法去发展。”
严劲松脸上满是严肃。
有人带头了,其他地方,完全可以跟着学习啊。
做不到刘春来他们这样的程度,搞点别的,也是没问题的。
甚至,他都希望去讲几句。
机会都没有。
县里领导跟市里领导都在,没看到,连隔壁几个跟幸福公社关系比较好的公社干部,都没挤过来么?
“确实是该说几句。从你当大队长以来,通电、通水、通路,这个可以号召全县学习。”吕红涛表示支持严劲松的提议。
刘春来并不愿意,“吕县长,你饶了我吧。之前我们可是有协议的,县里其他大队来参观学习没问题,但是不能影响我们正常生产经营活动。另外,任何参观考察的团队,我们不会免费招待。”
“你想钱想疯了?”许志强不乐意了。
何国华等人则是在一边饶有兴趣地看着。
“什么叫想钱想疯了?要是天天都有考察团队过来,哪个招待得起?而且,以后这个可以找我爹负责。”刘春来之前就在谋划这事情。
今天时机勉强成熟了。
要发展旅游业,促使四大队甚至整个幸福公社进一步发展。
只要保持发展得比其他地方快,那些地方的参观考察团队,甚至都能让这边的百姓受到更大的效益。
刘福旺正愁儿子夺了自己的权利,自己没有多少存在感呢!
“你不是不让宣传?”
吕红涛问刘春来。
不让宣传,又允许让其他地方的团队来考察学习,这不是矛盾的?
刘春来这心思不简单。
首先说明不免费招待,来考察学习的人,得吃饭吧?
甚至有些比较远的地方,来了还得住宿吧?
都是钱啊!
“这不矛盾啊。我是说不让宣传我个人,但是可以宣传我们葫芦村嘛。好歹,我们也算是因地制宜发展的典型。”刘春来这话是说给何国华听的。
市里的态度很重要。
只有成为发展的典型,才能让名声更响亮。
条件成熟后,旅游业也就有了眉目。
情難堪:霸道王爺,放了我
“这确实是典型,一旦发展起来,也能带动周边区域共同发展。”何国华表态了。
他是支持的。
“不过……”
何国华话头一转。
顿时让原本一脸兴奋,琢磨着如何从其他来这边考察的团队身上榨出更多油水的刘福旺顿时不乐意了,“何副市长,不过什么?”
其他几个县的领导虽然表情没有变化,可内心的欣慰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到目前为止,他们辖区范围内,根本就没有任何一个大队能跟葫芦村比的。
想要竖立一个发展的典型都做不到。
真这样干了,以后许志强的尾巴不得翘到天上去?
许志强脸上的得意之色甚至开没舒展开来呢。
“我的意思是,你们的发展得宣传,带头人同样也应该宣传。”
听到这话,许志强就放心了。
或许,副市长说这话,刘春来会卖点点面子?
“对,我爹这样的带头人,应该宣传,从朝鲜回来后,就一直致力于改变我们大队贫穷落后的面貌,这样优秀的带头人,确实应该好好宣传。”刘春来拒绝了宣传自己。
让老爹当这个典型,还是可以的。
等到市里宣传,成了典型,肯定要到处作报告。
他没有那么多时间,也不喜欢这样跑来跑去。
这年头,各地为了加快经济发展,动不动就是请万元户做报告,分享经验,其目的就是为了让大家跟着学习,一起致富奔小康。
“我是啥典型?事情都是你干的,你把你老子当啥人了?”刘福旺顿时火了。
狗曰的!
这是说自己不要脸?
那火气,腾地一下就起来了。
其他人也觉得这不合适。
“爹,当了这典型,得到处做报告,我这哪里走得开?”刘春来当着这些领导开口,周围的社员,很少靠近这些领导干部们。
而且周围说话的声音不小,也不会让多少人听到。
“老子去说什么?向大家汇报,我儿子做出的这一切,老子是帮他来介绍的?”刘福旺怒目圆睁,也不管这些领导们都在这里。
看着父子两吵起来,几位领导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
父子两推让,就不想想领导们是否同意?
可严劲松跟许志强等领导也没法说话。
怎么说?
不同意让刘福旺去做报告?
不做报告怎么行,竖立典型的意义就在于让他们分享经验,带领大家致富。
要是同意了,可刘春来才是主导这一切的人。
有些东西,刘福旺不一定能说得出来。
黑籃當天然呆穿成黑子哲也?!
索性,都在旁边看着,也不劝。
“爹,咱们公路的通车仪式时间快到了。”刘春来不想当着领导们的面说让老爹怎么去干,“咱们把事情忙完了再说……”
老头子本就是极要面子的人。
本意是让老头子能不闹心,继续下去,老头子反而会更闹心。
“你们这通车仪式怎么搞?”何国华刚才见到了所谓的“风生水起”,倒对接下来的通车仪式感兴趣起来。
看看他们又要玩出什么花样来。
“就开着车,游走一圈呗。”刘春来说道,“而且,今天还有两对新人结婚呢。”
很简单,就是开车沿着公路转一圈,从这垭口上往下,绕着山脚下的路围着整个大队转一圈,然后再回到垭口上。
回来后,再给两对新人在山上大队会议室一侧的小广场上举行婚礼。
錯亂塵緣
然后就可以去开席了。
下午还要搞彩电厂的奠基仪式呢。
垭口上,已经停了一个车队。
打头的是两辆CJ-70摩托车,后面是刘春来加上金德福的一共五辆皇冠,再后面是县运输队的7辆解放汽车,最后面则是排着天府机械厂生产,以葫芦村名义购买的十辆拖拉机。
在这个年代,所有人都没见过这么庞大豪华的车队。
虽然有些不伦不类。
前面的两辆皇冠上,各坐着一对穿着新衣服的新人,后面有两辆解放汽车上,则是拉着两套组合家具。
看到车队在这上面集合,原本看着抽水的人群,又往下来看热闹了。
刘九娃在皇冠车里,身体崩得笔直。
庶女翻身:邪魅王爺請溫柔
孙小玉即使平时表现得如同女汉子,可这会儿,也是紧张得不行,甚至有些哆嗦。
哪怕是第二次结婚了,还是没得多少经验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