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淵行
小說推薦臨淵行
这正是让苏云纳闷的地方,按照旧神温峤所言,每一个仙界只有一个第一仙人,这第一仙人气运绝佳,几乎注定是仙界的仙帝!
第一仙人所渡的天劫也与六品天劫都有不同,第一仙人的天劫便是四十九重诸天劫!
苏云深信不疑,因此在看到萧归鸿的天劫时,他心中的震惊可想而知!
第七仙界,居然会有两个人的天劫是四十九重诸天劫!
艷鬼
重生之甜情澀愛
“两个仙帝,这天下怎么分?”
莹莹比苏云还要头疼,喃喃道:“士子,有没有可能是养蛊?把毒虫放在一个罐子里,让他们自相残杀,相互吞噬气运,只剩下最后一个便是最强蛊王?”
苏云哑然,笑道:“虽然不能排除这个可能,但莹莹你的猜测实在太离谱太吓人了。我觉得这可能与第七仙界破碎过一次有关。第七仙界被打碎,变成七十二洞天,这第一仙人的气运也被分散了。因为四御洞天气运最强,所以这四个洞天各自诞生了一个气运之子。芳逐志是勾陈洞天的气运之子,这个年轻人便是南极洞天的气运之子。”
莹莹顿时来了精神:“倘若果真如此,那么北极洞天、后土洞天,也理应各有一个气运之子,他们的天劫也是四十九重诸天劫!这四个第一仙人被召集到帝廷,聚在一起,帝廷便是一个大罐子,让他们自相残杀,开始养蛊。活下来的那个就是最强的蛊虫……”
苏云皱眉,这丫头不知道那根弦搭错了,总是能联想到养蛊上去。
他静静等候,任由萧归鸿渡劫,并未干扰。
莹莹还沉寂在养蛊的乐趣之中,等了半晌,不见苏云动静,连忙道:“士子,你在养蛊么?”
苏云没有好气道:“我在等他渡劫完毕。”
莹莹露出兴奋之色:“果然是在养蛊。。”
苏云摇了摇头,道:“现在与他讲道理,是趁人之危,等到他渡劫完成,修为实力大进,我再去与他讲道理。”
莹莹有些担忧:“若是被耽搁太久,我们恐怕来不及去见另外两位好朋友。”
苏云温和笑道:“放心,来得及,不会耽搁太久。”
萧归鸿的自在长生功极为不凡,这门功法乃是长生帝君所创,引长生仙气炼入己身,凝聚无上性灵,性灵极意自在,号称最强性灵!
而萧归鸿又在长生帝君的基础上再辟蹊径,将自在长生功修炼到肉身上去,把肉身的潜能也开发到极致!
芳逐志已经渡劫三次,而他却是头一次渡劫,这个少年将一身潜能发挥到极致,虽然屡屡受创,却总能反败为胜,令苏云也不禁赞叹连连。
莹莹更是连连点头,悄声道:“士子,这个年轻人的天分极高!”
苏云目光闪动,喃喃道:“他的功法神通,颇有精妙之处……很是难得,很是难得……他不逊于芳逐志啊!南极洞天竟然有这样的天才存世!”
99度盛寵:總裁追妻不腿軟
我家領導太愛裝
“真想打垮他!”莹莹兴奋道。
苏云白她一眼,摇了摇头。
终于,萧归鸿历经千辛万苦,度过第四十八重天的天劫,在即将登上第四十九重天时,只听钟声激荡,雷光在第四十九重天上化作道则,化作一口巨钟和钟下少年的虚影!
突然,虚影崩塌,第四十九重天的雷光瓦解,萧归鸿惊讶,却见那崩散的雷光中一个少年满面笑容向他迎面走来。
萧归鸿皱眉道:“你是那个推来星球挡路的人?多谢你给我南极天萧家一个落脚之地。”
“不用谢。”
苏云笑道:“我此来是告诫萧兄一件事。”
“告诫我?”
萧归鸿扬了扬眉,露出笑容:“你是哪位帝君派来的?皇地祗?还是紫薇?又或是,你是仙后的家臣?”
苏云笑容满面,尽量让自己显得像个好人:“我来告诫你,前面便是帝廷,你们远来是客,到了我帝廷之后便要守我帝廷规矩,约束好你的属下,不要招惹帝廷以及帝廷四周的人。你们倘若守规矩,我便客客气气,让你们在帝廷决战,为你们鼓掌叫好。你们倘若不守规矩,被我发现一次,我便揍你一次,发现两次,揍你两次。”
萧归鸿哈哈大笑,衣袖一拂,森然道:“不管你是何人派来的,都当知道在我面前说出这种话有多危险!我南极洞天不养闲人,我萧归鸿半生强人,为了在萧家出人头地,南征北战,降服一个个世界,镇压一场场叛乱,手中人命无算!此次大会,死在我手中的同族子弟,没有一百也有八十……”
苏云皱眉,不等他说完,突然间天外雷声震动,他的性灵浮现在天外,伸出一根指头从天外向这里点来!
那仿佛是混沌海中的神魔的诵念声响起,伴随着这根指头从天而降,巨大无比的混沌符文围绕这根无比粗大的指头旋转,向萧归鸿点去!
萧归鸿长啸一声,将自在长生功催发到极致,肉身性灵在功法的运转中力量节节攀升,其人力量近乎狂暴般增长!
他的自在长生功修炼到极意自在的境地,体内的元气也修炼到仙元的层次,气贯长空万里!
“这世上,再无我惧怕之人!”
萧归鸿战意猛烈,腾空而起,迎上混沌诛仙指,极意自在化作长生刀,斩向混沌诛仙指:“原道极境,我刀下无敌!”
“轰!”
长生刀在混沌诛仙指的碾压下破碎,萧归鸿疯狂向混沌诛仙指攻击,将这一指挡住,然而已经脚踩大地,被逼到地面。
他仰头看去,天外苏云性灵的第二指已经碾压而来,带着熊熊混沌火焰,从天而降!
“轰!”
这一指碾压着他,将他深深打入地底!
冰山奶爸 七七家d貓貓
苏云露出惊讶之色,向莹莹道:“此人虽然修为不及芳逐志,但肉身和性灵的坚韧却胜过一筹,居然没有受多少伤,须得用诛仙指中的中指。”
天外又是一根指头轰落,地底的萧归鸿五脏六腑震动,口吐鲜血,性灵也被重创,一指打出体外!
萧归鸿动弹不得。
这时,萧家所有人都情形过来,怒喝声不绝,急忙向这里冲去。
苏云见状,皱眉道:“莹莹。”
莹莹兴奋道:“交给我了!”
她立刻从苏云肩头飞出,向萧家的高手迎去。
苏云轻轻抬手,大地裂开,萧归鸿从地底飞出,衣衫破破烂烂,浑身是血,眼耳口鼻中也血流不断。
“你到底是谁?”他嘶声道。
苏云将他轻轻放下,从他旁边走了过去,声音传来:“约束好你的属下,你我和和气气。约束不好的话,我只好来约束你。”
萧归鸿性灵回归肉身,勉强站起身来,只见苏云过处,那些萧家高手几乎没有一合之敌,往往被他半招神通便打翻在地。
而在他身边,那个小女孩飞来飞去,长生福地萧家的一众高手人仰马翻,神魔悉数被放倒。
就在这时,突然南皇怒吼一声,气焰蒸腾,迎面走来,挡在苏云的去路上!
他尽管被削去顶上三花,但修为还在,眼界见识还在,一身神通还在,他的战力,依旧还是金仙的水准!
他披肩散发,冷冷的站在那里,气势越来越强,眼中是熊熊怒火,尽显帝皇的无上威严。
苏云视而不见,径自走上前去。
长生福地的一众高手满怀期待的看着这一幕,等待南皇大展仙威诛杀宵小!
莹莹善意的提醒道:“老先生,你已经不是金仙了。士子若是收不住手,便会真的把你打死了。”
南皇眼角跳了跳。
苏云从他身边走过。
南皇额头青筋乱跳,几乎忍不住出手,然而他却忍耐下来,不敢出手。
謫仙王爺羅剎妃
苏云纵身一跃,跳入天空,天外,他的性灵伸出手掌,将他托起远离这颗星球。
青铜符节再度被启动,苏云操控符节,开始返回帝廷询问伊朝华下一个洞天的仙路路线。
星空中,一道仙光映照,遮掩住沿途太阳的光辉,仙光中是一艘艘楼船,为首的是金色楼船,凤翼龙头琉璃楼宇,华丽无比。
相賤花開:這個媒婆有點壞
那金船甲板上,琴音阵阵,琴瑟相合,一位白衣男子正在抚琴,旁边有一众俏媚女子鼓奏其他声乐,其乐融融。
那白衣男子正是后土洞天皇地祇福地选拔出的灵士,名叫师蔚然,风流,倜傥,多情,乃是后土洞天师家年轻一辈的第一人,此次前往帝廷,正是来赴四御天大会,争夺未来天下的共主。
一曲作罢,师蔚然按下琴弦,众女纷纷娇笑道:“师哥,你人长得好看,本事又高强,琴也弹得这么好!”
“师哥先前度过那四十九重天劫,也是不凡,人家从未见过呢!”
“今晚谁来侍寝师哥?”
“贱婢!每天脑子里就是那些羞羞的事!师哥要与其他三御天的高手大战,哪里有功夫与你大战?”
……
正在吵嚷时,突然只见甲板上多出一人,也是个少年,英俊风流,竟然比师蔚然还要俊美一两分,让众女一时间看得痴了。
那少年走上前来,肩头还有一个体态娇小的少女,捧着书本正在记录,还没有书本高。那少年询问道:“你们来自后土洞天?”
师蔚然也是有些迷惑,连忙点头。
那少年欣喜道:“没有走错!就是这里!你们是后土洞天派来参加四御天大会的?”
师蔚然起身笑道:“兄台,我便是后土洞天皇地祇福地的灵士师蔚然,此次勉为其难,代表后土洞天参战。”
那少年道:“你渡过劫了?是四十九重诸天劫对不对?”
师蔚然心中一惊:“你如何知道?”
那少年便语重心长道:“师兄,我来告诫你一件事。前面便是帝廷,你们远来是客,不要惹是生非,一定要约束好自己的属下,倘若做出了违背帝廷规矩的事……”
师蔚然连忙笑道:“兄台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约束他们,绝不会让他们惹是生非!”
那少年呆了呆,少年肩头的少女也呆了呆,显然两人都没有料到这幅情形,有些不知所措。
师蔚然笑道:“兄台,我后土洞天乃是名门之后,到了帝廷就是客人,岂能放肆?你们尽管放心。”
那少年摇了摇头,嘴里嘀嘀咕咕,转身向船舷走去。
而那少年肩头的少女也是一脸迷茫,不知道是该记录还是不记录。
那少年突然停步,伸出手指,对着星空一指点去,喝道:“若是你约束不好属下,我便要狠狠揍你!”
那一指破空,洞穿星空万里,破碎的空间形成一道旋转的空间碎片洪流,呼啸而去!
那少年恨恨一跺脚,腾空而去,消失不见。
师蔚然遥望那一指的威能,不禁骇然。
众女清醒过来,连忙上前,纷纷道:“师哥,那人虽然生得好看,却好不讲理!师哥为何不与他分个高下?”
师蔚然摇头道:“我打不过他,何必与他争斗?岂不是自讨其辱?这人凶得很,我看到他第一眼,便知道不是他的对手。各位姐姐,你们若是疼我,便去约束你们的臣属,不能让他们惹是生非,否则我一定会被这人痛打一通!”
众女连忙道:“师哥无需烦忧,我们去约束便是。”
————第二更来到,大家看完投票就洗洗睡吧,好梦,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