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發家致富史
小說推薦紅樓發家致富史
“你放心,老太太在我这里吃得好住得好,不用记挂着。不过老太太糊涂了,如今越发连人都不认识了……”
黛玉低声对宝玉说道。
她一行说,心里却很是纳闷,自己见宝玉如今瘦成这样,怎么心里一点子也不难过?
难不成是自己心肠太硬了么?
原来的时候哪怕是见他磕破了一小块儿皮都心疼得不得了,现在怎么就不心疼了?
她一行说一行琢磨自己的心思。
宝玉在一旁却只是低着头不吭气,也不知在想些个什么。
黛玉忍不住又瞧了他一眼,眼光掠过,心里却毫无波澜,只如同瞧见个陌生人似的。
奇怪,我什么时候就变得这般铁石心肠了?
她越发奇怪。
旁边众人说了一会子话便忙要进屋里去瞧老太太去。
袭人头一个忙就回身去叫宝玉,却先见了黛玉。
只见黛玉神貌气色越发比先前在贾府的时候好了许多,袭人不由得心中一酸,随即尴尬一笑,低低叫了声:“林姑娘……”
黛玉微微一笑,不过点点头,忙就转身让路。
宝玉尤兀自呆立不动,似乎是没听见人叫他。
袭人当下心里有些不耐烦。也说不上什么缘故,她近日分外瞧不上贾宝玉,今日尤甚。
她突然间就为自己不值起来:这许多年她兢兢业业,不知疲倦,不怕遭报应,不惧入地狱,拼了命和别人争抢来的就是眼前这么个东西?
就是这么个窝囊废?
大家谁也不瞎,就随便看一眼贾琮,再瞧一眼贾宝玉。人家贾琮若是个太阳,贾宝玉连个星星都算不上!
就瞧他那副蔫头耷拉脑的怂样子,看着就和吃不上饭活活要饿死的烂样儿,自己怎么就为了他拼死拼活?
再瞧瞧人家黛玉和晴雯,这都是贾府里她的手下败将,生生被挤了出来的。可人家一离开了贾府就活得一个比一个好,一个比一个扬眉吐气!
别的不说,就她们两个身上穿的衣裳,那料子她袭人连见都没见过。
黛玉就不必说了,人家是千金大小姐,比不得的。
鬼醫傾城妃
那晴雯呢,她算什么东西,不也是和自己一样出身的穷丫头?
她还不如自己呢,自己好歹还有父母哥哥,她有什么?
原先还不是在自己手底下厮混的一个小蹄子?
如今怎么就连她都飞上枝头变凤凰了,自己却还要在贾府里头苦熬?
这种苦日子到底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袭人越想越觉心有不甘,越想越觉酸楚,越发觉得眼前黛玉和晴雯两个明晃晃得耀眼。
不过猛然间她又想到了宝钗。听说不日宝钗就要嫁过门儿来,要和宝玉成亲了。
连宝钗那样的人都逃不过苦命,自己又算什么?
拈花笑:毒醫棄後 納蘭靜語
一想到这里,袭人心里这才终于好受些,这才能能勉强再往前走了。
宝玉这里也终于慢吞吞起身往屋子里走。
偏晴雯这时候却要回去了,说是和宫里的太医都定好了,每日这个时辰太医都要去王府给她把平安脉,若是回得迟了叫人久等不好。
再则,王爷也不放心,怕是一会子就叫人来催了。
袭人一听这话心里就忍不住拱火:这明摆着是故意炫耀呢吧……
誤惹吸血鬼殿下 十六夜
谁知她这里才这么一想,外头就有人敲门,只说是忠顺王府的,来接忠顺王妃回去呢,说是今日王爷回来得早,顺势把太医也请回府了。
晴雯听了便笑道:“你瞧瞧怕不怕,我这还赶着要回去呢,就这还晚了……”
众人一听都笑道:“这不是王爷宠你金贵你,生怕你在外头受了委屈?”
晴雯听了便笑道:“当我是傻子么,什么宠我,宠我肚子里的才是真!”
众人一听忙都问道:“好王妃,你和我们说个实话,人家外头都传你肚子里是个龙凤胎呢,可真么?”
晴雯听了便笑道:“谁知道呢,我也瞧不进肚子里去。不过都是太医给把脉说的,不过我瞧着肚子比旁人的倒是大许多。”
众人一听忙都道喜:“既然是太医说的,有是宫里顶好的太医,那还有得错,如此当真是要恭喜你了。”
晴雯听众人这么一说登时喜上眉梢。原来她虽然不喜忠顺王,当日也着实是因为实在无路可走这才进了忠顺王府的。
可谁知忠顺王爷看重她,不仅给她身份地位,等她嫁入王府后更是待她极好,这不由得她不动心。
再则如今她有了身孕,眼见就要当娘的人了,自然也不把什么爱不爱的放在心上,一门心思只是为了腹中的胎儿着想。
光緒中華
天下女子本性皆是如此。
即便丈夫再不合她的心意,只要能对她的孩子好,她也是能全心全意对待丈夫。
忠顺王爷要钱有钱、要权有劝,自然是天底下最适合不过做父亲的。
因此晴雯此时倒当真是一心一意和忠顺王过起日子来。再则她如今母性泛滥,只要听得人夸她的孩子,那她就是说不出的欢喜。再也不像当姑娘的时候,非要人夸她生得美、夸她心灵手巧才欢喜。
此刻众人都围着她夸赞她有福气,夸她肚子里的孩子不知生得有多好,当下把个晴雯欢喜不禁,忙就笑道:“借各位吉言,今日匆忙,改日我请大家去我那里,大家痛痛快快乐上一场!”
殘王的盛世毒妃
小女子成長記 玫瑰花兒開了
众人一听都纷纷答应,晴雯这才笑着被众人拥着出了院子,又上了王府的马车,不一刻便去得远了。
袭人本就不愿上前,再被众人一挤索性就远远站在外围,瞧着被裹在当中的晴雯欢笑恣意,洒脱飞扬,越发显得她美貌绝伦,把她倒更是酸得不住在心底里暗骂,骂晴雯太不要脸,骂众人太过势利。
直等众人送晴雯出去了,又见王府马车华贵非凡,更见王府一众下人们对晴雯小心翼翼,诚惶诚恐,如同对待祖宗相似,袭人更是满腹的酸醋再也无法抑制,耐不住就低头暗暗咒骂。
骂了几句又怕被人听了去,忙又扭头四处观望,却见身旁除了个呆子贾宝玉哪里还有人,都忙着去送晴雯那小蹄子去了。
袭人益发怒气勃勃,暗骂众人势利小人。
骂过了又忍不住瞧了一眼贾宝玉,见他尤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当下对宝玉更是憎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