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強狂兵
小說推薦都市之最強狂兵
“老师,您怎么亲自来了?有什么事情直接知会我一声,我去找您就好了。”陈六合率先打破了沉默,抬头看了眼老人,恭恭敬敬的说道。
现在,他对这个老人可以说已经卑服到了极点,心中再没有以往的半点怨气了。
“想出来走走,就来了。”龙神轻描淡写的说道。
顿了顿,龙神又道:“凌云来了。”
“凌云?凌云是谁?”陈六合错愕了一下,问道。
“云雾宗宗主。”龙神说道。
三國之蜀漢復興 日出泉城
陈六合恍然大悟,道:“是的,他应该来了,他约我今晚在城外三百里见面,子时。”
顿了顿,陈六合问道:“老师,您知道他的实力吗?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云雾宗在隐世古宗的领域内,向来都只能算得上是二流存在,蹬不得大雅之堂。”龙神道。
洪荒淩霄錄
听到这话,陈六合心中刚刚想松下一口气,就听到龙神再道:“不过,那也只是在我们的眼中而已!你要知道,能跻身隐世古宗之列的势力,都是有一定实力的。”
“凌云就算再弱,也绝不会弱到哪里去,他的实力,在你们之上。”龙神道。
这话,让得陈六合的身躯微微颤动了一下,道:“在我们之上?妖化圆满吗?还是……”这最后的殿堂级三个字,陈六合没敢说出口。
隱婚總裁的呆萌妻
鏢行無敵
“半步殿堂倒不至于,云雾宗应该长不出那个层次的强者,但妖化圆满境界,还是很有可能的。”
龙神声音淡漠的说道:“妖化境圆满的强者,你已经见识过了,知道一步之遥的差距有多可怕。”
听到这些话,陈六合暗自深吸了口气,道:“难怪老师今晚会亲自来找我,老师是担心我们有去无回。”
“这样层次的博弈,我不会插手,我的存在只是帮你震慑那些更高存在的对手而已!如果我动了,我不敢保证那些太上之流的人,还能不能坐得住。”
龙神目光深凝的说道:“现在,我需要的是平稳,至少要保证这最后一段时刻的稳定,决不能让爆发点提前到来,因为现在的你,根本无法扛住山崩海啸般的冲击。”
“所以,很多因素和顾忌,都让我不能轻举妄动,我不能给对方打破规则的机会。”龙神道,语气很坦然,但其中有没有带着几分无奈,也就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
陈六合问道:“老师,为什么他们就能触犯规则打破规则,我们就不能?”
“很简单,上一次他们敢入京来犯,第一是因为他们觉得我已经陨落了,所以按奈不住杀念,才敢肆无忌弹。第二,则是因为,他们一直都是强势的一方,而我们在他们的眼中,只能算是苟且偷生。”龙神道。
现在,他透露给陈六合的信息量,已经越来越多了,很多心中的事,都不再如以往那般瞒着陈六合。
听到这话,陈六合下意识的攥紧了拳头,内心中的不服和恼火涌现而起。
“孩子,不用愤怒,这是事实,即便我们不想承认也不行。”龙神轻声说道,其中透露着无奈。
“当然,我不帮你的主要原因还有一个。”龙神道:“那就是,如果你连这样的对手都无法抗衡与处理的话,那你当真没有资格继续走下去了,不管怎么走,都是死路一条,未来将会失去任何意义。”
鬥羅之元氣駕馭 Y俗人
“孩子,你要记住,你以后能靠的,只有你自己!这个世界上除了你自己之外,任何人都不可能成为你的靠山!包括我在内,亦是如此!只有你自己成长成了山岳,才有活下去的可能性……”
龙神语重心长:“不然的话,你身后的每一座大山,有一天都会在你眼前轰然倒下……”
“老师,包括你吗?”陈六合深吸了口气问道,他抬目看着身后这个如擎天巨峰,能顶天立地的老人。
“包括我!”这三个字,龙神说的异常肯定,斩钉截铁。
这一刻,陈六合胸中异常沉闷,仿若压着一块千斤巨石一般,堵的发慌,呼吸都显得有些困难。
陈六合从龙神的这三个字当中,能感受到这个老人那种发自内心的深深无力感。
他真的很难想象,是什么样的敌人,能让这个宛若举世无敌般的老人滋生出如此沉重无力的心态……
凰歌
两人在街道上就这样漫步着,很久都没有说话。
嫣紅騎士默示錄
隨身空間:名門棄妃有點田
神皇棄少 秦明秋歌
转了一圈,龙神原路返回,在快要回到沈家的时候,龙神突然再次开口了:“我给你准备了两条路,第一条,用命去拼!第二条,我送你离开炎夏,出去后,永远不要回来。”
闻言,陈六合的身心都是猛然一颤,他无比惊愕的看着老人。
足足过了十几秒钟,陈六合才张了张嘴巴,想要开口。
聊齋腦洞怪誌錄
可还不等他说出话来,龙神就道:“不用诧异,如果你连这样的荆棘都无法扫平,那你的路将无法继续走下去,走下去也注定是死路一条!与其留在炎夏等死,倒不如逃亡到一个不会被人找到的地方苟且偷生,至少那样,你还能继续活下去。”
“至少那样,也能证明我当年拼死护下你,不是一场徒劳。”龙神说道。
陈六合的目光逐渐变得坚定了起来,一字一顿的说道:“我不走!死也不走!”
“好。”龙神只是点头,没有再多说其他的废话。
陈六合也没再多说什么了,因为从今晚的对话中,他已经知道了这个老人的心意和难处。
回到了沈家,龙神没有进去,直接离开了,陈六合独自一人操纵着轮椅进了宅院。
众人看向了陈六合,眼中充满了好奇。
“他都跟你说了什么?”帝小天第一个忍不住开口问道,显然,他们对老人今晚来此的目的非常的感兴趣,也非常的上心。
陈六合看了几人一眼,道:“什么都没说,只是让我坚定了要活下去的强烈信念!”
几人的眉头都是微微一蹙,不太明白陈六合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