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量劫主
小說推薦無量劫主
就在他看的津津有味,心中猜测不断的时候,眼角余光忽见老莫捏紧双拳,闭着眼睛就要直接冲上前去,不由愕然的一把将他拉住,奇怪地道:“你做什么?”
老莫一脸同仇敌忾地道:“给老帝君帮忙。”
陈安感觉有些无语,前面战斗的人一个个都强悍无比,除了三清六御外,达到大罗天层次的存在都超过两位数。
重生之回到古代當賢夫 夏陌小夏子
我的美女房東
别说老莫了,就是他上去都是送菜。
或许真正的皓月前来,还有一战之力,毕竟那是货真价实的清净道主。
可他,只是初入广法天层次而已,靠着皓月的身体,或许有勉强匹敌一尊大罗天的实力,但万万不是六御任意一人的对手。
连六御都打不过,那就更别说神秘莫测的三清了。
老莫现在论境界也就和陈安差不多,论正面战力或许还要差点,更何况还没有皓月的身体可用,这冲上去别说帮忙了。
很可能随便来个广法天层次的战神都能把他给菜了。
当然这货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勇气可嘉,同时陈安也看到了老莫的一颗质朴忠心。
由是陈安开口劝慰道:“以你我实力,就别去给圣君添乱了,圣君实力冠绝大荒,纵横无敌,这些人未必是圣君的对手。”
这话对也不对,若三清真正出手,月苍穹未必抵挡的住。
三清可不是简单的三位清净天道主,他们代表着道的过去现在未来,三位一体。
单个拿出来放到诸天万界无数纪元,实力都能排到前十,三人一起出手,陈安都想不出古往今来何等大能能够与之抗衡。
但三清心思莫测,依照陈安的想法,对他们那等存在来说,胜负输赢,乃至麾下势力的生灭都早已不放在心上,或许唯有无量的道路才能让他们侧目。
如此一来,他们未必会与白月死磕。
通天殺局 霧滿攔江
况且陈安也不会相信苏晗背后的大能把他送到这个时代来,不会没有任何的作为。
要知道陈安进入这地方才是被连累的,一路跟着苏晗走,莫名其妙的就回到了太古洪荒。
当然,此时他已经明白了自己会回到这里的意义。
只是对苏晗的来意还不甚明了,但总归绕不开其背后大能的伏笔。
因此,他就打算在这里静观其变,照他所料,变化一定会到来。
老莫自是没有陈安这么多弯弯绕绕,但却也觉得陈安说的有道理。
他自己什么实力,自己还是很清楚的,尽管那些金甲天仙看起来都不强,可最中心的几道身影却给了他无与伦比的压力。
甚至都让他联想到魔族肆虐的那段恐怖岁月。
他方才只是一腔血勇,此时被陈安点破,顿时又如泄了气一般,侧了侧身子,尽量让自己缩在陈安的身后。
看着这家伙的样子,陈安莞尔一笑,实在是不知道后世的他究竟经历了什么,才拥有那般盛名。
但现在却不是想这些的时候,陈安转过头,继续全神贯注的关注起战局的发展。
实际上,在时间长河的下游,也就是未来,大荒圣君的威名已经淹没在历史之中。
如果不是回到这里,不是得到了皓月身躯中残缺的记忆,陈安都不会知道有这么一尊恐怖的存在,曾经承接太古和上古两个纪元。
可以一人独斗道门九尊,而不落下风,需要倾整个天庭之力才能将之镇杀。
或许用镇杀这个词,未必合适,这会让陈安不期然的想起,来时看见的那座巨坟。
太初混沌东极长生青木上帝!
这个非常熟悉,可陈安却确定绝对没有听说过的庙号,或许指代的就是眼前这位太古青帝。
既有坟于此,那他真的是死了吗?
或许对于普通人来说,坟就是死亡的象征,可对于这等存在生死早就不是常规意义上的概念了。
那坟也未必是坟。
精修无相玄通的陈安的对相的理解就算比之清净天道主都不遑多让。
十分明白,看到的未必就是真实的。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这句话只适用于凡俗,这个世界上有太多太多的东西,是肉眼无法分辨的。
那巨坟的存在形式只是一个概念,这个概念或许代表着死亡,也或许代表着封印,总之给人死亡或封印的感受,所以在人的意识海中会形成看见巨坟的情况。
但这位太古青帝究竟是被封印还是已死亡,根本无人可以确定。
他的生死不可确定,也就是说眼前这场大战的结果不可确定。
历史的不确定性?
这是属于清净天道主的层次,过去现在未来,在清净天道主的身上凝为一点,他们是一切的因,也是一切的果,可以随便的篡改历史,更易未来,甚至……改变过去。
当然,陈安也仅只能看到这个层次,对于具体的原理却并不能够理解,甚至有关道主们对无量层次的实验,他更是完全不懂。
所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根本无从判断。
前方的战局在这一会又有变化,六御久攻不下,渐渐起了真火,不再顾忌这玉宇琼楼。
摘星拿月引爆世界等手段不过等闲,弑杀概念,逆转光阴,阻击命运等手段看得陈安目眩神迷。
但这些对于白月依旧不痛不痒,大道至简,无论对方施展何等手段,他都像是一根撑天建木一般立定原地不动不移。
苍穹大真力所形成的力场消弭一切伤害,并有着沧海桑田永世不移的特性,无论时光变迁,命运流转,因果互易,始终不能侵袭进来。
六御也就这样了,或许他们的实力强横无比,就算是对上清净天的道主,也可堪一战,但一尊横跨太古上古两个纪元的古老者,实在不是他们这些后辈可以轻易击败的。
白月现在只是莫名跌入这等境地有些不明所以,一招一式都充满了试探,并且因为洪荒外法则的掣肘不能尽展拳脚,一旦让他稳定自身,六御的败亡只在顷刻。
这个念头刚一出现,陈安忽然面色一变,他没有任何的迟疑拉起老莫就往后急退,来时慢去时快。
为此陈安不惜引动皓月身体里蕴含的恐怖力量,作为推助,从概念上达到了天涯咫尺的程度,一步缩回南天门外。
老莫对此是一脸茫然,他甚至都没感觉到移动,只是眼前一花,就从一片琼楼玉宇中来到了个荒岛上。
岛上一切情况正常,那两扇仿佛永恒的石门一点变化都没有。
其中有无数金甲天仙向着最中心的青色人影冲锋,一切一如最初他们进入时的样子。
唯有陈安感觉到了变化,石门虽还是那个石门,但其上的质感正在逐渐的消失,自己对其物的认知也在模糊。
这是一种概念上的消失,眼前的一切真实都在由真变假。
重生從單細胞開始 昨日成名
说起来,陈安也算是此道行家,自然不会不知道这种手段的可怕。
三清出手了!
没有石破天惊,没有遮天蔽日,没有阴阳倒易,就这么无声无息的将一切事物的概念抽离。
这就是道主手段。
仅仅只是一时三刻,石门内那片天庭所在的时空,就开始变得抽象,花草树木亭台楼阁的颜色如落水浓墨般出现逸散的毛边。
这种现象迅速感染了兀自不觉,还在往战场中心处奔赴的金甲天仙们。
重生空間之女配悠然
他们的身体在这种恐怖的变动下,没有比那些花草树木强多少。一样开始逸散出浓郁的颜色。而他们却完全不知自己正身处一副随时会毁灭的画卷之中。
到了这个时候就是老莫也看出不对来,面对这诡异的现象,一脸的惊惧之色,却根本不能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忽然,那恍如顿住的画面又突兀的活了过来,刹那间变得清晰,一道青衣人影摆脱了众人的纠缠就这么一步一步的向着石门之外走出。
道魂 我是杜修言
这时一位似乎一直隐藏在石门之旁的缁衣道人突兀地转了出来,这道人手持拂尘,相貌平凡,只是看起来年龄不定,似少年、似壮年、似老年,从外观上根本无法分辨其年龄。
老莫是无知者无畏,还在好奇这道人是从哪冒出来的。
可陈安却是汗毛乍起,惊惧到了骨子里,那道人看起来完全无害,身上的气息也是中正平和。可陈安却知道,这就是三清,代表这个宇宙的过去现在未来。
眼下看来三清已然合一,将要复归元始,几乎掌握着整个宇宙九成以上的权柄,实力之强横,恐怕就是神帝魔尊复生,也未必能与之抗衡。
后世并没有太古青帝,也就是白月的传说,其很大程度上可能已经超脱自在,甚至成为古老者另成宇宙。
但面对着一方成熟宇宙,一个新生宇宙又怎么抗衡的了。
果然,三清并没有做什么特殊的事情,仅仅只是走到石门之前,轻轻伸手,将半只脚已经跨出门扉的白月又复给推了进去。
苍穹大真力拥有无限大力,纵横环宇,所向睥睨,可却挡不住这轻轻一推。
石门中的场景伴随着白月的重新跌入,又开始了概念的剥离。
这一次就连白月的身形都是一阵不稳,彷如梦幻泡影,似乎随时都会变成幻象,逸散一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