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板箭神
小說推薦白板箭神
兰宁小熙被王汉秒秒钟就说服了,并且仅仅是因为王汉这三言两语就有了一种怀疑人生的感觉在里面了。的确……就像是王汉说的一样,他天生就是一个失败者的灵魂,天生就是不求上进的一个存在,这种存在放在充满各种成功人士的世界中简直就是一个奇葩,或者说奇葩太过于抬举这个男人了,说是直接给他头上套上去几个词语都一点不过分的,好比说什么“废物啊”“不求上进啊”“不要和他玩啊”“他没出息啊”,类似于这样的话,一点点都没有问题的,反正根本就没有人在乎其他人的想法,喷了就完事了,图一个快活么,都是这样做的,没有问题,很符合现在州郡各大的情况,隶属于高压下的宣泄,完美无瑕。
情亂京華:神醫皇後2
但兰宁小熙真的不觉得王汉是一个失败者,他活的比太多人明白多了,再或者这里不说其他人,兰宁小熙觉得王汉比自己活的太明白了,他清楚的知道自己要什么,又清楚的知道自己不需要什么。需要的东西直接去想尽一切办法的追求,不需要的东西一个眼神都不会遗留的,难道就是因为这样的一个特殊的情况,以至于这个失败者的灵魂才能够从虚兽养育舱中脱颖而出的么?
嗯……兰宁小熙觉得自己想不明白这件事情了,只是觉得王汉莫名其妙的有些帅气,当然如果他现在不是一副完全被榨干且喜欢做多人运动的模样,他现在绝对是更加帅气的一个存在,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独特的味道……嗯……这是一辈子都没有洗过澡的味道……酸爽的很,用来做酸辣粉或者螺蛳粉一点问题都没得,一口吃下去,臭中带香,香中带臭,酸香可口,回味无穷!!
“噫!我怎么变得这样了……”兰宁小熙顿时有些怀疑人生了,她感觉自己以前都不会说出来这种话的,就像是好像一直没有压力的一个存在,突然之间被一个傻子拉倒了悬崖上,这个傻子让她对着天空骂两句,比如说“淦你娘的贼老天”之类的事情,刚开始的时候还有些不愿意,认为自己文质彬彬一身正气,但真的要说羞涩的开口两句后,真的骂起来了……好家伙,震天响都没有这么凶残的,属于那种红白喜事中没你做鞭炮我不去的存在……最为关键的则是这一切都是在潜移默化中出现的,这就是比较吓人了,难道每个人心中都藏着一头野兽么?不过这个野兽因为亲情、爱情等因素被温柔化了?兰宁小熙觉得自己想不明白了。
但与此同时,她也忘记了后面几个跟着的灰头土脸的存在了……
“同学你能不能理我们一下?哪怕就听我们说两句话再走也不迟啊!”树人老师这个时候是终于忍不住了走过来了。
“哦,你说。”王汉也是表示没事。
“好吧!”树人老师无奈的说道,“具体的情况你这边应该是从你妹妹的口中了解到了,我们这一次呢,就是过来调查上一次你和小鸭子之间战斗的,我们认为这一场战斗非常蹊跷,所以在没有得到你这边详细的一些说明时,我们没有办法对这个小鸭子做出来一些判断,否则如果一切都顺利的情况下,这个小鸭子在二十多天之前应该就有资格成为我的徒弟了。”
“我明白了,所以我该怎么做?”王汉问道。
“你这边和我们回去一趟,反正也不会耽误你很多时间,回去了之后你详细说明一下当时发生了什么,包括你当时的想法,还有你看见的和小鸭子有关系的所有事情,你都告诉我们,这就没有问题了。”树人这个时候也是怕王汉这边又一次的拒绝,这也是带着一些威压补充了一句,“否则如果你这边一直都是属于这种不配合的情况,那么你最后评级考核的一些东西,我们可能就要好好的考虑一下你是不是能够拥有勋章了,毕竟一个对战争学院抱有敌意的存在,他不应该被授予任何的勋章,那么在没有勋章,没有我们战争学院的认可下,就算是你们兰宁家族在人类州郡中的名望还可以,却依旧没有办法通过勋章让你们增加实力,真的到了那个时候,事情就会变得非常的麻烦了!”
“所以我劝你这边还是和我们回去一趟,前后最多也就会花费你一些时间,相对于你付出来的这些时间,我觉得最后的效果是会让我们双方都非常满意的。”
王汉明白了,对方这意思就很明显了,要么配合他这边的研究,那么就是对你下狠手,如果对方真的是一个普通学生说出来这种话,那么王汉也就算了,他不会在这件事情上面多思考什么,但是对方是一个SR级别的存在,这就让王汉感觉到有些意思的……是的,有点意思了,他想要看看自己要是不同意,那么对方可以做出来什么样子违规的举动,于是他这边是笑呵呵的对着树人老师说道:“好的,我这边知道情况了,但是我最近比较忙,没时间在这件事情陪各位玩闹,所以各位该去什么地方去去什么地方吧。”
他现在说的话浓缩起来就是一个字,“滚”。
原因倒也简单,看看SR级别对手会有什么样子的表现,并且这里是战争学院,他一点都不会担心对方能够做出来什么违规的举动,区区SR级别的老师而已,和整个州郡联盟相比想必,还是脆弱的存在,无非是其他州郡联盟的SR级别的存在不乐意来到这个战争学院里面而已,他们则是觉得自己逆天了还不成?
而王汉这个说法立刻就让这树人老师陷入到了愤怒中了,道:“你真的要这样不同意我们的要求?”
王爺大大,死開啦
夢回大清
校園修真高手 黃金左手
極品丹王都市歸來 王袍
王汉点头麻溜的说道:“对,并且这个只是代表个人观点,并无嘲笑和讽刺的意味,如果有哪里不当,如果有言论冒犯了各位老师,我只能抱歉。而我家里上有老下有小,父母还健在,不是孤儿,受过教育,非杠非黑,并无敌意。如此我也说话了,真的做错了,那么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你们是正确的,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