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
“我听闻,韩王挟持马服君,想要谋害马服君。”
“我知道这件事,已经有不少人赶往韩国,想要救出马服君,我还听闻,这件事是国相魏无忌亲自策划,马服君不能容忍他犯下的那些过错,他就想要借着这个机会来除掉马服君。”
在邯郸的食肆里,几个强壮的年轻人聊着天,他们神色肃穆,将短剑放在自己的膝盖上,他们显得非常愤怒。韩王挟持赵括的事情,在赵国各地,甚至是诸国都传的很快,就好像有一支看不到的手在推动着这一切,赵括在赵国的名望太高,当这个消息传到赵国各地的时候,顿时就引发了一场混乱。
有许多从战场上返回的士卒们,叫嚣着要打到韩国去,甚至有些已经启程赶往韩国,他们要救出马服君!要不是虞卿反应逊色,只怕此刻就已经有几万赵国的青壮自发的杀到韩国去了。虞卿当然是非常生气的,他赶忙澄清谣言,严惩了那些散布流言的人,可是很快,他也背上了骂名。
有人说,虞卿根本就是魏无忌的鹰犬,知道魏无忌的诡计败露,故而想要掩盖事实。
于是乎,虞卿越是想要压下这流言,流言也就越是迅速的传播,很快就成为了赵国人尽皆知的秘密。在道路上,常常能看到佩剑的年轻人,有的骑着骏马,有的坐着车,更多的还是徒步,他们愤怒的朝着韩国的方向走去,只是在几天之内,赵国各地,就再也没有了先前的那种欣喜,所有人都是皱着眉头,担忧的谈论着韩国的事情。
赵括亲自将绝望的赵人从深渊里拉了出来,而在此刻,这些赵人,却再也看不到属于他们的光明。整个赵国,仿佛又回到了先前,只是与从前又有不同,从前是那种麻木,深入骨髓的绝望,而如今却是对未来的迷茫,是一种惊惧,当然,更多的还有愤怒,韩王远在韩国,可是魏无忌…他就在赵国啊。
魏无忌的院落外,已经是有廉颇亲自挑选的士卒来进行防守,廉颇也不放心其他的士卒,害怕他们也会行刺魏无忌,这些士卒,是知道真相的,也是愿意相信廉颇将军的,赵国内有威望的如庞煖,董成子等人也是出来澄清,只是在短时间内,只怕这些流言还是压不住的。
重生之仙路女王
魏无忌坐在院落内,饮着美酒,门客们坐在他的周围,所有人都看着面前的酒盏,面色呆滞,向来豪爽的他们,此刻却再也没有办法像从前那样畅饮,唯独魏无忌,毫不在意,还能淡然的饮酒。宴席格外的安静,所有人都不言语,就连魏无忌也是如此,他也只是喝着美酒,并不说话。
“啊~~”,门外时不时传出几声惨叫,随即便是刺鼻的血腥味。
魏无忌的门客们早已习惯这种血腥味,只是,如今却有些特别,有门客站起身来,魏无忌伸出手,示意他坐下,门客看着魏无忌,看了许久,这才无奈的坐了下来,此刻,死在外面的,却都是一些无辜的人,准确的来说,是一些仰慕赵括的年轻人,这些年轻人以为马服君复仇的名义,前来手刃魏无忌。
廉颇将军安排的士卒,在驱逐无果之后,干脆利落的杀死了他们。
一个又一个年轻人死在了魏无忌的院落门口,可这些人的尸体,那浓郁的血腥味,也没有能吓到下一位前来的勇士。院落之外,有士卒正在将尸体一个一个的抬上马车,远处便又走来了几位,看起来不像是什么游侠,只是带着锄头的农夫,他们颤抖着,看着面前的士卒们,用乡野粗鄙的口音叫道:
“二三子怎么能帮助谋害马服君的凶手呢?”
为首的将领摇着头,认真的说道:“我可以向您起誓,国相绝对没有谋害马服君,马服君很快就能回来,这是廉颇将军所说的,请您相信。”,农夫看着他们,颤抖着说道:“他..他们说..二三子已经被魏无..无忌收买…”,随即,这些粗鄙的人没有说什么,大吼着,举起锄头就朝着士卒们冲了过去。
“扑哧~~”
门外再次传来惨嚎声。
有门客重重的放下了手中的酒盏,愤怒的说道:“他们为什么就是不愿意相信呢?”,他抬起头来,看着魏无忌,“我们离开赵国吧。”,魏无忌终于放下了手中的酒盏,他咧嘴一笑,说道:“他们就是想要让我离开赵国,我若是如此离去,方才那些死去的人,可就白死了,难道二三子不想要为他们复仇嘛?”
众人纷纷看向了他,魏无忌又饮了一口酒,说道:“我有自己的安排。”
正在说着,忽有一个人走了进来,门客们急忙拔剑,那人也不畏惧,只是淡然的看着他们,目光最后落在了魏无忌的身上,门客们认识此人,也急忙收起了剑,来人唤作王樊,是赵括的门客,王樊看着面前的众人,说道:“我已经带着门客前来此处,劝说那些前来为家主复仇的人,各位不用担心了。”
看得出,王樊的心情并不好,马服君的门客们大多也都继承了马服君身上的诸多品德,看到因为流言无故死去的那些人,王樊的心情自然不会很好,而如此平静的魏无忌,也是让他有些生气,在他的脸上,王樊甚至都看不出半点悲痛。只是在一天之内,魏无忌的院落就死了很多的人。
这些人里,有仗义的豪侠,有朴素的农夫,也有刚刚从战场上回来的英雄。王樊看着那些被马车运走的尸体,实在是说不出话来,他觉得,若是马服君回来,知道有这样的事情,散布谣言的人一定是会被他杀死的。这些死去的人都是尊敬马服君,受过马服君恩惠,和王樊他们一样的人。
气氛有些压抑,看到同类无故的死而不动容的,那是畜生。
王樊深吸了一口气,认真的说道:“请二三子近期内不要走动,我们正在想办法辟谣…主母也愿意出面,董成子正在调查流言的散布者,这件事很快就能压下去的。”,他说完,也不理会魏无忌,转身便离开了。魏无忌眯着双眼,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言不发。
而在这个时候,赵豹的府邸里,同样也是在举办着宴席,而这场宴席就要热闹很多,这场宴席的目的是为长安君接风,赵豹坐在上位,长安君坐在一旁,来到宴席的大多都是赵氏贵族,他们对于长安君的到来,自然是非常欢迎的,众人喝着酒,唱着歌,显得非常开心,又有乐师,舞女作陪,更是潇洒。
长安君看着这些亲戚,却只是低着头,看起来有些腼腆,这让赵豹非常的诧异,要知道,从前的长安君,那可是嚣张跋扈,在邯郸都是出了名的,因为受到太后的宠爱,他从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哪怕是兄长赵丹,他也敢当面训斥,反正有母亲来庇护他,是属于那种人见人恶的纨绔。
赵豹就常常恳求太后,不要如此溺爱孩子,这样会毁掉他,可是太后却不听他的,他又不继承王位,溺爱又能怎么样呢?这导致赵月越来越蛮横,到后来甚至为了一件玩具,险些打死了另一位贵族子弟。后来他哭着前往齐国当质子,赵豹又有些怀念他,虽然顽劣,可毕竟还是他的亲犹子。
重生影後有毒
何况长安君是他看着长大的,从小就跟在自己的身后。
赵豹长叹了一声,方才询问道:“你在齐国,是不是受到了欺辱?”,长安君一愣,抬起头来,看着赵豹,沉思了许久,却没有言语,从他闪烁的眼神里,赵豹已经找到了答案,当然,像这样蛮横的少年,到了齐国,没有人帮他出头,自然是容易吃亏的,他正要跟长安君说些什么,就看到有人闯进了他的宴席里。
来人气势汹汹,正是假相虞卿。
赵豹抬起头来,看着虞卿,也没有愤怒,只是站起身来,笑着与他寒暄,虞卿并没有要拜见他的想法,虞卿愤怒的说道:“因为马服君被挟持的谣言,赵国已经变得混乱了,我本以为这是范雎的阴谋,却没有想到,国内的有些人,也在推波助澜,难道就不害怕秦国会趁着这个时机进攻嘛?”
“如何能忍心来谋害自己的国人呢?”
虞卿愤怒的质问道,他忽然看向了身后,便有武士押着两个人走进了此处,虞卿指着座位上的新晋中牟令赵勋,愤怒的说道:“这两人是您的门客,他们在邯郸传播谣言,被我抓获,请问这是怎么回事呢?”,赵勋茫然的看着他们,摇着头说道:“我并不认识他们。”
虞卿看向了那两位被抓的门客,他们瞪大了双眼,看着虞卿,骂道:“你这魏无忌的鹰犬!不得好死!”
虞卿大怒,咬着牙,冷冷的看着赵豹,“请您以国家为重。”
“我向来如此。”,赵豹回了他一个笑容。
……
夜深人静,院落外的确已经听不到什么惨嚎声了,而魏无忌终于也喝光了面前的酒水,他卷起了衣袖,晃悠悠的站起身来,指着身边的一位门客,说道:“来,给我一剑。”,门客们抬起头来,惊讶的看他,魏无忌无奈的看向了身边的侯赢,说道:“还是您来吧,趁着我还没有清醒…”
侯赢站起身来,一剑刺进了魏无忌的胳膊,魏无忌大叫了一声,便倒了下去,门客们被这突如其来的的行刺给吓了一跳,目瞪口呆,侯赢身手不错,完全看不出是一位年过七旬的老者,他咧嘴笑着,看着那些早已惊呆的门客们,说道:“将家主抬到后院休息,来几个能哭的,跟我去王宫,诉说家主遇刺的事情。”
婚色襲人:小妻好撩人 木木子悠然
门客们也不愚蠢,听到侯赢的话,自然是反应了过来。
“什么??您说什么?信陵君遇刺?!”,赵王猛地就从床榻上跳了起来,连衣服都没有穿好,就跑到了殿里,刚刚走进殿里,就看到那些跪在地面上痛哭的门客,赵王浑身都在颤抖着,急忙扶起了最先的那位老者,“到底出了什么事?”,那老者委屈的说道:“有人在邯郸城内说家主谋害马服君,故而有人行刺家主…”
“那信陵君人呢?他怎么样?”
“家主受了重创,怕是要不行了。”
赵王踉跄了几步,险些摔在地面上,好在有武士急忙扶住了他,赵王深吸了一口气,大叫道:“给寡人准备马车!!”,看着赵王大哭着冲出王宫,侯赢愣了一下,这位赵王虽然没有魄力,但是对大臣还真的是不错啊。赵王急急忙忙的离开了王宫,很快就赶到了魏无忌的院落门前。
那扑鼻的血腥味,那马车上的尸体,让赵王说不出话来。
魏无忌躺在床榻上,浑身都被包了起来,渗着血,只有微弱的呼吸,赵王冲进来的时候,医者正在为他检查伤口,赵王扑在魏无忌的面前,眼泪忍不住的掉落,“信陵君?信陵君!请您不要抛下寡人啊..请您不要丢下寡人啊..”,医者看着赵王,无奈的长叹了一声,说道:“上君…只怕信陵君是要不行了…”
赵王抓住魏无忌的手,低着头抽泣了起来。
“咳..咳..”,魏无忌的咳嗽声,让赵王急忙抬起头来,都来不及擦掉眼泪,信陵君痛苦的看着赵王,他认真的说道:“上..上君..我本想与您共创大业..看..看来..咳咳,上君…”,魏无忌紧紧握住了赵王的手,认真的说道:“请您..不要..不要惩罚那些…谋害我的..人..他们..他们..只是被..”
異現場調查科 蔡駿·工作室
魏无忌没有说完,便又晕了过去。
赵王咬着牙,缓缓的抬起手来,手臂上还有魏无忌捏出来的血迹,他看着手臂上的血迹,额头青筋暴起,眼里喷射出愤怒的火焰。
“是谁敢谋害寡人的大贤!!!”
新妻上任:隱婚老公,要二胎
赵王愤怒的离开了信陵君的府邸,在离开的时候,他吩咐医者要照顾好信陵君,不能让信陵君有事,赵王说的很严厉,几乎就要指着医者骂,若是他死了,您也要为他陪葬!当赵王离开之后,魏无忌这才睁开了双眼,坐在床榻上,医者关上了门,看着他,无奈的说道:“如此哄骗君王,实在是让我有些不安…”
“刚才看到上君流泪的模样…我心里也有些愧疚。”
“不过,我们不这么做,上君是狠不下心来的。”
ps:让我这样心思简单的人来写庙堂里的争斗..唉,实在是太为难我了,毕竟善良的我不可能是老阴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