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
在医院等待结果的时候,是最让人揪心的,即便此时亨利哥也不会死而复生,但大家更希望得到结果。
对于丈夫的突然离世,张文敏感觉这里边必有蹊跷。
或许是夫妻多年的关系,张文敏对丈夫的情况太过了解,以至于她不相信任何人。
守屍人
口说无凭,必须要有检测结果,这是她的最低地线。
这点顾晨倒是佩服她,最起码有警察那种刨根问底的精神气。
医院走道中,时不时有医护人员经过,时间也在一分一秒的过去。
夜里,任何细小的动静,都会被无限放大。
几人坐在一起,即便是彼此之间的呼吸都能够轻松感知。
终于,房间门打开,年长的医生摘去口罩,慢悠悠的走出来。
“如何?”张文敏赶紧一把将医生拦住。
医生也是无奈说道:“你丈夫哪是喝一点酒?这分明就是酒精过量导致的死亡。”
“不会的,两瓶白酒,都是那种不大的瓶装,我们十几个人一起喝,亨利哥酒量好,也不至于吧?”刘思雅也提出疑问。
在自己看来,酒量好不好,酒桌走一走就知道。
而且听其他姐妹也说起过,亨利哥酒量好的可不是一点点,怎么会出现这种酒精过量的情况呢?
顾晨忽然想起了什么,忙问道:“会不会是吃了头孢类药物?”
“没有。”年长医生摇了摇头,确信着说道:“目前来看不是这种情况。”
“那就奇怪了。”顾晨收回目光,也是一脸迟疑:“这亨利哥酒量不错,可却因为酒精过量而导致死亡。”
“如此看来,他爱人张文敏的担心也并非空穴来风,也是有一定道理的。”
我是秘境之主
医生见众人迟疑,也是不由分说道:“我告诉你们,血液酒精浓度0.08为法定上限,含量达0.2或更高则是严重酒醉,超过0.4就会致命,这些浓度值因人而异,一般而言是如此。”
“而你丈夫的血液酒精含量,已经严重超标,就这么玩命喝酒,能不出事吗?”
话音落下,现场忽然间安静了不少。
所有人都带着疑惑看向了刘思雅。
血液酒精含量超标,这是医生给出的检测结果,由此来看,亨利哥的确是因为过度饮酒而导致的死亡。
可在刘思雅口中,却变得如此轻描淡写。
在她口中,大家不过是十几个人,喝了两瓶白酒。
在没有服用抱头类药物的前提下,所有人都没事,唯独亨利哥有事。
这话放在之前或许大家还会相信,可现在检测结果已出,似乎刘思雅之前的说辞,瞬间变成了谎言。
医生将检测报告递给张文敏,叹息一声,便往办公室走去。
此时的张文敏怒火中烧,她冲上去,就要扇刘思雅耳光。
却被眼疾手快的卢薇薇发现,立马给制止住了。
“放手,让我打这个谎话连篇的混蛋?明明我丈夫就过度饮酒死亡的,她却说喝了一点点,你这满嘴谎话的臭女人,看我不打死你。”
“住手,你给我住手。”袁莎莎也看不下去了,立马将张文敏就地一推。
张文敏后退几步,险些摔倒,好在顾晨及时扶住。
可此时的张文敏也是泣不成声,指着刘思雅就是一顿唾骂:“你们这些遭天杀的臭女人,要不是你们缠着我老公,他也不会是这样,也不会整天连家也不顾,这一切都是你们害的,呜呜……”
“张女士,你先冷静一下。”
感觉现在跟她说什么都没用,顾晨也没办法,遇到这种事情,或许都是张文敏这样吧?
想想也只能将她暂时扶坐在走道座椅上,而后顾晨找到受惊的刘思雅,问她:“这到底什么情况?你是不是在撒谎?”
“没有,我没有啊。”刘思雅此刻也急了。
看着大家都是一副质问的表情,刘思雅百口莫辩。
穿行在多元宇宙 詩之南仲
日落危城 姻合
“没有撒谎,可医生的检测是不会有假的,亨利哥的血液酒精含量严重超标,这你又怎么说?”袁莎莎显然也不信刘思雅的一面之词。
在袁莎莎看来,刘思雅一直隐瞒着许多东西。
否则她也不会这么好心,主动要送亨利哥来医院。
可见人家都避之不及的事情,她主动揽下,无事献殷勤的意图非常明显。
而袁莎莎的这个想法还只在脑中时,张文敏就直接脱口而出:“我说你怎么这么好心?主动送我老公来医院,我看你是别有用心。”
“我真的没有撒谎,是真的。”刘思雅此刻都快急哭了,许多话刚到嘴边,却是欲言又止。
顾晨也发现了刘思雅的许多疑点。
她内心是有想法的,可不知道在这种场合,如何用合适的语言表达出来。
顾晨赶紧安稳她:“你先别急,慢慢说。”
毕竟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感觉把人逼急了,未必就能得到好结果。
刘思雅也是努力平复下心情后,这才喃喃说道:“我送亨利哥来医院,的确是有私心,因为这几天,我跟他借了不少钱。”
“什么?”闻言刘思雅说辞,张文敏顿时脸色突变:“你找他借钱?”
“没错。”事到如今,刘思雅也不得不说,只能点头承认道:“我报名了一个名媛培训班,但是学费实在太高了,10天要8万块。”
“可之前我就没有存钱的习惯,为了过上精致的生活,我基本上每个月工资都是当月花光,有时候还不得不去其他借款平台借款度日。”
“可这样拆东墙补西墙的日子,一直看不到头,后来偶然的机会,我在酒吧认识了亨利哥。”
“亨利哥告诉我,他有个朋友艾米姐,是转做名媛培训班的,只要自身条件好,基本上培训结束没多久,都推荐给了不少条件优质的男性,嫁入豪门。”
“所以……”刘思雅哽咽了一下,又道:“所以我当时心动了,我太想改变自己的生存状况了,所以我就报名参加了这个培训班。”
话音落下,卢薇薇眉头微微蹙起。
刘思雅瞥了卢薇薇一眼,可很快又转过头,继续交代:“但是我没钱,可亨利哥却告诉我,他可以借钱给我,利息以市场价来算。”
“我觉得亨利哥人好,还将我介绍给艾米姐,就很感激他,而且艾米姐手里的资源有很多,每期名媛培训班结束后,她都会安排几场高档次聚会,让我们盛装出席,多结交优质目标。”
“但是在此之前,必须要努力做好自己的人设,我们必须要按照艾米姐的要求,让自己尽快转型。”
“所以你心动了?才找我借钱?”卢薇薇问。
刘思雅狠狠点头,并不否认:“没错,我昨晚找你借钱,也是实在没办法,因为该借的正规借款平台我都接过,目前信用已超支。”
“就连我报名名媛培训班的定金,都是亨利哥帮我垫付的,我身上没钱了,所以找你借,我以为你会借给我,但是……”
想到这里,刘思雅也是唉声叹气:“但是我想错了,当然,我也没抱太大希望,毕竟跟你卢薇薇一下子借款这么多,我确实有点不好意思。”
“所以……所以我当晚离开餐厅后,打电话给了亨利哥,向他再借了5万,总共借了他8万。”
“8万?”听着刘思雅的讲述,张文敏肺都快气炸了:“你个臭女人,我老公凭什么要借你8万?一定是你不想还钱,所以害死我老公对吗?一定是这样的,你这个害人精。”
“住手。”见张文敏还想对刘思雅发难,顾晨也是赶紧制止。
感觉现在的刘思雅,已经完全不受控制。
貞觀俗人
愤怒已经迷惑了她的心智。
可此时的刘思雅却反驳着说道:“可我就是因为欠亨利哥一个人情,所以才跟他一起来医院,你凭什么说是我害死的亨利哥?你有什么证据?”
“你……”
“我什么我?”感觉这张文敏也是欺人太甚,刘思雅一改当时的懦弱,也是为自己据理力争道:“我欠他人情,不等你要接受你的污蔑和羞辱,我做错什么了我?我借亨利哥的钱,他也是要收利息的。”
话音落下,张文敏竟然被怼得说话不出。
的确,刘思雅的说法无懈可击,这就是一桩借钱的正常操作,并没有什么不合理之处。
于是张文敏又问:“那你为什么要骗我,我老公只是喝了一点酒,可他检测明明就是酒精过量导致的死亡,这说明他喝了很多酒,这你又怎么解释?”
“我还能怎么解释?”刘思雅也是摊开双手,一脸无奈的道:“如果你不信,你可以去问问今晚一起喝酒的姐妹。”
“那要是你们串通呢?”张文敏说。
刘思雅冷哼一声:“串通?那你可以去问酒店服务员,账单上写得清清楚楚,总不可能是假的吧?”
现场,再一次安静了下来。
天價交易,總裁別玩火!
亨利哥的死在此刻看来,的确有很多不合理之处。
至少刘思雅坚持自己没撒谎,可亨利哥的酒量也不错,因此血液酒精过量是什么鬼?这就很蹊跷。
而且经过医生检测,亨利哥也没有服用抱头类药物,因此才死的异常蹊跷。
顾晨微微皱眉,也是提议说道:“我觉得这次醉酒死亡事故没这么简单,可能还要对亨利哥的尸体做进一步检测。”
“顾师弟。”卢薇薇也是看出了顾晨的顾虑,好奇问他:“你是怀疑,有人陷害他?”
“没错,目前来看,需要对现场进行调查取证。”顾晨抬头看了眼卢薇薇,道:“这样,卢师姐,你跟小袁开着我的车,立马去酒楼现场了解下情况。”
“没问题。”卢薇薇接过顾晨的车钥匙,又问:“那你呢?”
“我要对亨利哥的尸体做一次检测,待会打电话给市局技术科,将尸体转到那边去。”
话音落下,顾晨回头瞥了眼张文敏,问她:“你觉得如何?张文敏女士?”
“可……可以。”见顾晨话都说这份上,张文敏也没别的诉求,就是想知道自己丈夫为何会是。
只要能查明真相,她不介意再对自己丈夫做尸检。
我的老婆是陰陽眼
大家在医院走道上达成了简单的妥协,即张文敏暂不追究刘思雅,而顾晨负责对情况展开调查,对张文敏丈夫亨利哥展开尸检工作。
而另一边,卢薇薇和袁莎莎去用餐现场调查取证,以确定当晚发生的实际情况。
而刘思雅则负责打电话联系其他一起用餐的姐妹,统一去芙蓉分局录口供,等待警方的进一步调查。
大家分工明确,卢薇薇和袁莎莎离开医院,去往酒楼,而顾晨和张文敏,刘思雅一道,去化验台查看情况。
此时两名身着医院制服的男子,正要将亨利哥的尸体抬出,准备送往停尸房,却被顾晨一把拦住。
“干什么?”其中一名男子问。
顾晨将自己随身携带的警察证掏出,亮明身份道:“我是芙蓉分局刑侦队队长顾晨,现在要借用一下你们的化验检测台,对死者尸体做一次检测。”
“不是已经化验过了吗?难道你不相信我们?”其中一名男子问。
顾晨摇了摇头:“并不是,这只是应死者家属要求,例行公事,希望你们能配合。”
“那停尸房不是一样能检查吗?”有些不耐烦的男子说。
麻辣嬌妻:陸少,要抱抱
顾晨淡笑一声,道:“停尸房光线暗淡,不适合检查,不过你们不用担心,用不了多久时间,我的同事会过来转运尸体,所以耽误不了多久时间。”
见顾晨既然也这么说了,想着对方又是警察,两名医护人员面面相觑,短暂交流了片刻。
随后其中一名男子道:“那你们快点,这地方我们要做清理。”
“谢谢。”
得到允许的顾晨,直接在张文敏和刘思雅的帮助下,将推车推进刚才的化验台。
顾晨随后在外头进行了简单的消毒双手,穿上一件白大褂,让张文敏和刘思雅暂时先待在外头,顾晨则找来一双未开封的手套和口罩戴上,开始在医院检测化验台进行工作。
顾晨先是将亨利哥的所有衣裳解开,丢在一旁,随后开始全方位检查亨利哥身体。
最強全才 紫氣東來
可以说,酒气到现在还没消去,亨利哥的表情也是一副醉酒状态。
顾晨检查了亨利哥躺姿的区域,也在亨利哥手臂上发现了抽血的针孔。
于是顾晨将和亨利哥掉转身体,继续对亨利哥其他区域进行检查。
可就在此时,顾晨发现一处轻微的异常。
亨利哥的脚部位置,出现一个注射针痕,顾晨立马靠上去,对针痕进行进一步检测,却发现注射针痕是新伤口,跟抽血化验的手臂针痕有着同样的状态。
“难道抽血化验还要从这里入手?”顾晨有些迟疑,但一时间也不清楚情况,于是对着外头的张文敏道:“张女士,你赶紧把刚才给你老公化验抽血医生叫过来,就说我有事找他。”
“好。”看着顾晨在里头一脸专注的样子,张文敏立马答应,转而往外头离开。
也没过多久时间,张文敏便将那位年长医生叫了进来。
见顾晨依旧在检测,年长医生顿时急了,赶紧走进去制止:“我说你这小伙子,你怎么随便用我们医院的东西呢?你还……你还把尸体脱成这样?你到底想干什么?你到底是谁?”
感觉医生有些生气了。
顾晨停止了检测,也是转身看向年长医生道:“认识一下,我是芙蓉分局刑侦队队长顾晨,也是市局技术科刘法医的徒弟。”
“你……你是警察?也是法医?”闻言顾晨说辞,年长医生顿时有些惊愕,语调也比刚才轻了不少。
上下打量着顾晨,医生又问:“可……可你在这里干什么?刚才我们不是已经化验过了吗?”
“没错,你们是很好的完成了既定步骤,但是对于我们警察来说,亨利的死有蹊跷,所以我接你们医院的设备平台,又检查了一遍。”
“害。”感觉顾晨有些小题大做,年长医生也是淡笑着说:“像这种醉酒死亡的事故,我也不是第一次遇见了,就是喝酒过多。”
“不。”顾晨没有同意医生的意见,而是反问医生道:“你们抽血化验是在哪个位置?”
“这里啊。”年长医生指着亨利哥手臂道。
“那这里呢?”顾晨顿时又指了下亨利哥脚部位子,道:“这里是怎么回事?”
“咦?”闻言顾晨说辞,再根据顾晨的提示,年长医生顿时扶了扶眼镜,也是低头查看。
輕狂世子妃
可片刻之后,医生带着疑惑道:“这里是什么情况,我的确不知道,像是注射的针痕,但肯定不是我们干的,因为他当时穿着裤子,我们也没发现有这个问题。”
“所以说你们医院医生检测化验,和我们警方法医方面的检测是有很多区别的,你们只注重实际操作过程是否合规,而我们更多的是带着问题进行检测。”
被顾晨一说,而且事实也摆在眼前,年长医生有些尴尬,却也不得不承认,顾晨检测的的确细心。
那么问题来了,死者腿部的注射针痕又是什么情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