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
天鸿和孤阳二人听得显定提议,不由相互看了看。
孤阳子沉吟一会儿,道:“也好,还有我等召回寰阳派一事,在动手之前,终究也是需向三位祖师呈告一声的。”
正如天鸿所言,他们做什么,三位祖师定然都是知晓的,但是否呈告,那却是另一回事了。
地主田妻:暖夫喜當爹
天鸿道人想快些解决此事,不想再有反复,故是果断利落道:“那便如此。”他把袖一甩,登时有一道如水光虹从袖中泄出,里面裹着一枚宽约四指的方形小玉印,此物顺着光华落去了场中,并在那里打旋不止。
孤阳子也是伸指一点,一道赤色光华从指间溢出,其气融融,其光暖暖,光华去到尽头,同样浮现出一枚形制相仿的小玉印来。
灵都道人则是伸手一托,亦有玉印显于掌上,随后他往外一抛,伴随着一股秀光映现,此印回旋三次,也是落去场中。
这三枚玉印到了大殿中间,先是彼此互不干涉,但是随着似被相互吸引了一般,彼此逐渐靠近,但似又被一股力量所阻,没有能完全撞上,而是围成一圈飞速绕转了起来,且是越来越快,越来越疾。
不多时,便见三印之中有一点光芒乍现,片刻之后,大殿之内轰然一震,有灵光冲腾而起,直入霄宇,同时一股强盛却又不如何耀目的光幕向外张开,如水潮一般从三人身上冲涌而过。
在那杳杳光芒之中,出现了模糊之影,有三名道人好似落在水墨画中,高结发髻,衣袍古拙,四下仙雾渺渺,旷孤廓然。
孤阳、天鸿、灵都三人见了这三名道人,都是神情一肃,端端正正一揖,口中道:“弟子拜见三位祖师。”
当中一个道人转头看向他们,其声似自九天之上传来:“你等何事相询?”
孤阳子走上前一步,打一个稽首,道:“禀告三位祖师,如今天夏势大,凭我上宸天一家委实难制,需另引他援,故我三人定下计议,欲以我上宸镇道之宝青灵天枝召回寰阳派,请其与我共御天夏,只此事重大,我等未敢擅自决断,故来请示三位祖师。”
那道人道:“寰阳残虐,汝等唤之,便当自承其负。”
孤阳三人知道这是同意了,只是提醒他们此中后果,这他们早就有所准备的。
其实现在各种办法他们都是用过了,只剩下这一条路可走,唤了寰阳还有一线可能,不唤寰阳也是死路一条,如何选择,自不用多问了,故都是躬身一揖,长长道一声是。
孤阳子这时又抬头言:“还有一事,我欲规劝幽城与我合盟,然则幽城却是向我讨要宝材,看去欲要祭炼镇道之器,我等不知是否该允,还请三位祖师示下。”
禽迷婚骨 藍斑
这时有云水飘荡之声传来,坐在左侧的道人形影缓缓转过头,开口言道:“幽城之请,我等已是知晓,此事你等拿定主意便好,给与不给,都是无碍。”
右侧那一名道人身旁似有水墨飘动,言道:“那些宝材我等已是无用,你等自可取之。”
三人都是称是。
当中那名道人这时稍稍抬袖,往下轻轻一拂,好似遮掩了什么一般,三人形影渐渐隐没下去。
三人见状,都是言道:“恭送三位祖师。”
场中灵光这时一退,大殿也是恢复了原来模样,本来在那里旋转的三枚玉印生似失了后继之力,逐渐放缓了下来,最后向外一分,各自飞回到了三人手中。
極品廢材:報告殿下,我有了
天鸿道人抬袖收了玉印进来,道:“三位祖师之言,是否给予幽城宝材全由我们自择,我却以为还是不给为好,幽城万一有了镇道法器,那就有了自己的打算了,可不见得会再顺从我等之意。”
孤阳子道:“可是有了此物,幽城便不帮我,却也不会再倒向天夏了。这对我等却是有利的。”
显定道人点头道:“是此道理,幽城若得自保,那是绝不会再去想着寄人篱下,且若是天夏赢了此战,那一定是不会容许他们再保有这镇道法器的,他们应该也能想明白这层道理的。”
天鸿道人冷然道:“这话虽是不错,道理也是如此,可幽城如何抉择,我等却不能拿常理来论,不定他得了法器,还会上来反咬我一口。”
孤阳子道:“拿我之物,自需接我之承负,让其立誓随我攻伐天夏,此辈许是不情愿的,可若让其立誓不得扰我,那多半是可成的,如此可绝其反逆。”
灵都道人道:“那些宝材我等放着也无法祭炼,既是无用,还不如拿了出去,换回一些看得见的好处,若是我辈占据了内层及上层,还怕无有这些东西么?”
天鸿道人一直是看不起幽城的,也不想在此之上做太多争论,道:“既然两位都是如此认为,就让人往幽城再走一趟吧。”
灵都道人道:“此事便由我来安排吧。”
孤阳子道:“那便劳烦道友了。”他与天鸿道人对着显定打一个稽首,二人身上有芒光向上一升,便俱是从大殿之上抽身离去。
灵都道人则是唤得一名弟子入殿,道:“去把浑空唤来。”
外层虚空,某一座飘荡在此的幽城之中,甘柏从定坐之中退了出来,唤来弟子问道:“近来可有主城传报?”
显定道人近来时常召聚各城城主化身议事,并且还设布了一种晶玉,这种东西虽然不如训天道章,但也能用来及时通传消息,他不想去掺和这些事,故总是找借口蒙混过去。
那弟子小心道:“有,显定上尊几次传书,只是都说玄尊闭关,打发过去了。”
甘柏唔了一声,挥了挥手,让那弟子下去,而后布了一个禁制,唤出大道浑章,入了训天道章之中,暗戳戳的看了几眼。
痞子借下你的唇
他修炼的是趋利避害之功,在上宸天与天夏对峙之前,他便隐隐感觉到了不对,故是狠心没再去训天道章之中游逛,免得出了什么问题,被天夏的严查给带了出来。
混在明朝當書生
现在风头过去,他又一次冒头出来,但还很是警惕,没有第一时间说话,只是看着诸人议论。
“前辈,你来啦。”岳萝惊喜的声音忽然响起。
甘柏撇了一眼那符印,嗯了一声。
“前辈,你……没什么事吧?”
岳萝小心翼翼的问了声,在她想来,桃实前辈本事这么大,这些天不现身,一定也是在与上宸天对抗。
甘柏冷笑一声,老祖我擅长避劫延生之术,又能有什么事?他哼然道:“我自有神通护持。”
岳萝这下便放心了,接触这么久,她也知道,桃实前辈虽然说话高高在上,对谁都好像不屑一顾,可是有问必答,是实实在在的一个大好人。
壞蛋進化史
她道:“那晚辈就不打扰前辈啦。”离去之前,想了想,又把这几日看到的有意思的“论印”都给了甘柏送传了过去。
傳奇天尊
甘柏撇了几眼,这些论印无不是在讨论上宸天与天夏万一开战,会是出现何等情形。
其中有不少人在那里煞有其事的对比分析天夏和上宸天的力量,说上宸天当会如何侵攻,先会如何,再是如何,然后如何如何,看去说得头头是道,可通篇看下来就是上宸天在压着天夏打,天夏被动防御。
这倒也不是这人有偏向,而是以往天夏一直采取守势,没有打出去的打算,所以让人感觉天夏总体很是被动,而在后面还有不少认可赞同。
他看了下来,不屑道:“小辈幼稚之论!”
他当即在后留下了一言:“纸上谈兵个个赢,偏你以为就你行,翻来覆去说梦话,我看你是没睡醒!”
他把手一拨,这个论印被他移开,眼前光幕一转,显现出下一个符印。
这里倒不是分析双方对抗过程了,而是具体说了一下寰阳派。
甘柏看了下来,认为发论之人不是三百多年前就跟随天夏一同渡来此世的,那么就是从长辈师长那里听来了不少东西,说得比较详细,至少以他眼光看来,也没什么错处,但也没什么让人值得在意的。
寰阳派那些家伙他也是见过的,个个惹人讨厌。
倒是下面讨论有些意思,这是一个衍生出来的话题,说是与上宸天修道人比较,天夏有哪些称得上厉害的上层修士。
诸位廷执且不去说,下层修道人可不知道玄廷诸位廷执具体是哪几位,面对下层时,玄廷向来是以一个整体出现的。
诸人所知的,也不过是自己所接触或是听闻过的几位玄尊,这些玄尊有的是担任过某个上洲的玄首,有的是曾经在众人面前讲过道法的。
但是这里无疑是外层镇守最是为人所熟悉,因为他们身处在对抗外敌的最前方,得以施展的机会也多,所以被人提及的最多。
甘柏见提到外层镇守,不觉精神一振,可是略带期待地看了下来,满篇却没一人提自己的名字,不觉有些不痛快。
而在这时,有人提出,外层镇守都是玄尊分身,不能以分身来定孰高孰低,一般人修士的眼力也没可能分辨得出来,后面话锋一转,道:“要说了得,自然要数镇守玉京的三位镇守了,玉航上尊不知诸位可是听说过么?”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