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魔書
小說推薦神魔書
血木棉堡的城墙贼厚,城门后面的甬道贼长。
深邃的甬道中,地面和左右墙壁,还有上方的天花板,都布满了整齐的,尺许见方的洞眼。
地面上的洞眼有一尺多深,正中是几个拇指粗细的铜质喷管。在地面上的洞眼上,覆盖着一块块铁板,上面雕刻了镂空的花纹。
一只貓妖出墻來 江漓
左右墙壁,还有天花板上的洞眼同样被雕花镂空的铁板覆盖着。
不过,这些洞眼的存在,可瞒不过乔的眼睛。尤其是墙壁上、天花板上的洞眼后面,还隐隐传来人的呼吸声。而地面上的洞眼里,那些铜质喷管内,还有一丝火油的气息残留。
四轮马车慢悠悠的驶进了甬道,所过之处,甬道左右两侧肃立的重甲战士,纷纷举起右手,重重的敲击在左胸心口上。
马车行到甬道尽头,两名海德拉秘卫打开了车门:“乔·容·威图,我们到了。”
許我天荒
乔低头钻出了马车,然后直起了腰身,随后他的视线,就被面前的三门巨炮吸引——这是三门六百毫口径的巨炮,巨大的金属炮架固定在地面上,炮身和地面平行,黑漆漆的炮口锁死了乔身后的甬道。
乔下意识的向后望了一眼。
啧……这布置,真是要人命——想想看,如果有外敌侵入,他们兴高采烈的攻破城门,得意洋洋的冲进甬道,先是被地面上的火油喷烧一遍,被两侧的弩矢、长矛穿刺一通,再被头顶落下的歹毒玩意祸害一轮……
等他们兴高采烈的冲出甬道,迎接他们的,是三门六百毫口径的巨炮!
啧,无论是发射霰弹,还是实心弹丸,对这些攻击血木棉堡的敌人来说,这都是噩梦一般的款待!
“丧心病狂!”乔骇然道:“图伦港用托尔巨炮轰击军舰,这里用巨炮打活人?”
一名海德拉秘卫点了点头:“这三门巨炮,自铸造成功后,它们击杀的外敌超过两万人……正是因为它们,血木棉堡从未沦陷……血木棉丘从未被攻破,它们有很大的功劳。”
“我能想象!”乔用力的抓了抓脑袋,向四周环顾了一周:“能帮我找点……历史书来么?呃,我以前读书有点少,现在我觉得,还是应该读点书。”
看着这三门巨大、厚重的大炮,乔突然对血木棉丘和血木棉堡的历史,冒出了强烈的兴趣。
“作为血木棉堡的‘贵宾’,一切合情合理的要求都可以满足……书籍,只是最基本的保障……在这里,只要愿意付钱,海德拉堡的所有高档餐厅的外卖,任凭你点单……包括,帮你找几个姑娘作伴。”一名海德拉秘卫用最严肃的语气,说着最冰冷的笑话。
乔愕然看着他。
海德拉秘卫也愕然的看着乔……过了好一会儿,两个海德拉秘卫,还有附近的宫廷骑士们同时笑了起来:“哈哈,还是一只青嫩的小菜鸟……这可是珍稀品种。”
有宫廷骑士在稍远的地方‘咯咯’笑着,笑得很快活:“前两年有第二大学的无聊学生统计过,帝都的少爷们,平均十三岁时就在自己的侍女身上……”
“这位乔少爷,还真是……稀罕。”
“咭,咭,家教严谨,品德纯良……唔,我有个表妹……”
“滚一边去,就是你那位满脸雀斑的表妹?我的亲妹妹……今年才……”
宫廷骑士们‘叽叽喳喳’的,很快活的说笑着。乔的脸色越来越黑,不断的翻着白眼。
两名海德拉秘卫笑吟吟的看着乔越来越难看的表情,过了一会儿,他们摇摇头,一个海德拉秘卫举起右手,朝着棱堡中间位置的一栋高楼晃了晃手指。
“开一间豪华套房,有新人入住!”
傾世霸寵:帝君大人別太壞
血木棉堡外墙是六芒星棱堡,内墙则是一个直径千多尺的圆,内墙环绕的区域正中,矗立着一座纯巨石结构,高有近两百尺的圆柱形高楼,或者说战堡。
直径同样是两百多尺的战堡顶部,布置着一圈儿大口径野战炮,上面有衣饰鲜明的宫廷禁卫驻守。
在内墙高有百多尺的墙面上,开辟了一个个数尺高、两三尺宽的内窗。
内窗后面,是运兵的通道,通道旁,是曾经屯兵的营房。如今在这些内窗后面,好些宫廷禁卫探出了半截身体,好奇的看着站在马车旁的乔。
在内墙和正中圆柱形高楼之间,是平坦的草地,其中点缀着几座花圃,里面种满了生命力顽强的荆棘花。虽然天空下着雪,气温已经降到了冰点之下,花圃中的荆棘花依旧顽强的绽放,在冰雪的掩盖下,这些绽放的荆棘花给人一种极强的视觉冲击感。
被冰霜覆盖的草地白茫茫一片,一栋栋外形厚重朴实的小楼矗立其上。
这些小楼都是一般模样,外形四四方方,高有三层,只有南面一扇金属小门,每一层的窗子数量很少,而且窗子极小。每一扇窗子,都加装了手臂粗细的金属栅栏,看那栅栏的密实程度,大概只有老鼠才能从那缝隙中穿过。
天空彤云密布,黯淡的天光照耀下,这些金属栅栏表面,隐隐有一线流光闪烁。
羽·黯月之翼
一队宫廷禁卫裹着铁灰色的披风,排着整齐的队伍,慢吞吞的从小楼之间走过。
在一些小楼的窗子后面,有好奇的目光投了过来。
乔顺着几道给他感觉格外强烈的目光望了过去,在金属栅栏后面,厚实的玻璃后方,飘逸的轻纱窗帘里面,有人影晃动。
“这里的人……不少。”乔喃喃说道。
“而且都和您一样,身份足够,犯下的事情,也足够。”两名海德拉秘卫一左一右的抓住了乔的胳膊:“嗯,你的住所,应该安排好了。”
“嗯,不需要登记一下身份信息么?”乔好奇的问他们。
“这里不是警务部的监狱……这里,不需要登记身份信息……有时候,对这里的‘贵宾’来说,被遗忘,或许对他们是一种幸运。”
一名身穿黑色枫姨,身形高大,面无表情的中年男子从正中的高楼走了出来,他步伐极大,步数极快,呼吸间就来到了乔的身边。
中年男子听到了乔的问题,他随口就回应了一句。
他向两名海德拉秘卫点头致意,然后转身,带路向远处一栋小楼走去。一边走,他一边头也不回的说道:“记住了,在这里,只要不妄图逃跑,你可以享受很高的自由度……唯一的禁忌就是,不要打探这里的任何人的身份,来历,以及他们过往的历史。”
“而你自己么……善意的提醒一句,为了你和你的亲友的安全……不要泄露你的身份,来历,以及你被送入血木棉堡的前因后果。”
“如果愿意的话,你可以给自己起个绰号。”
中年男子带路,来到了高楼西北角的一栋小楼旁,他掏出一串钥匙,慢吞吞的打开了小楼厚达一尺的金属大门。
他转过身,上下打量了一番乔,尤其是目光在他衣领上的皇家海德拉徽章上停留了好一会儿:“在这里,我们提供最基本的一日三餐和夜宵……每天的餐费标准是十个银芬尼。可以吃饱,但是绝对不能算是吃好。”
“如果你愿意,可以在我们这里预存一笔钱,拟定你每天的餐费标准……无论你想要吃什么,想要喝什么,我们按照市价上浮百分之十提供。”
“当然,你也可以在提前一天预订海德拉堡任何一家高档餐厅的美食、美酒,我们会派专人为你服务……当然,为此,你要支付那些美食、美酒百分之二十的服务费。”
“每天,你有十二个小时的户外活动时间,如果你愿意的话……现在天气很糟糕,但是等到春暖花开的季节,在外面散散步,晒晒太阳,是一种很不错的享受。”
“希望你在血木棉堡过得开心。”中年男子挤出了一丝僵硬的笑容,朝着乔点了点头:“我是这里的总管海德……除了不能离开血木棉堡,你有任何需求,都可以向我提出。”
用力的推开了厚重的金属大门,一股寒气从门内喷出。
海德指着敞开的大门,不紧不慢的说道:“希望你能享受在血木棉堡的生活……尽快的适应这里吧,因为你未来,会一直住在这里。”
乔耸了耸肩膀,他看着海德,很认真的说道:“我觉得,我很快就会离开这里。”
海德呆了呆,然后脸上的笑容略微的增加了一丝丝:“那么,我拭目以待……但是,小家伙,我在血木棉堡干了四十年……四十年,这里只有人被送进来,还从来没人离开过!”
摇摇头,海德很认真的看着乔:“我不觉得,你会是一个例外……如果不信,你可以问你隔壁的邻居,他七岁的时候连同他的父亲被送来这里,现在他的孙子,已经七岁了……他和他的儿子,孙子,都住在你的隔壁!”
大偵 淺言情深
乔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海德:“儿子?孙子?在这里?”
海德歪了歪脑袋:“所以我才说,只要不妄图逃离这里,您可以享受很大的自由……包括找一群女人,生一堆娃娃……当然,这些女人和娃娃的餐费,得您自己提供……帝国皇室,只负责‘本人’的基本生活费。”
两名海德拉秘卫稍稍一用力,就将乔推进了小楼。
海德用力的拉上了金属门,‘轰’的一声,大门严丝合缝的合拢。
海德声音从门外隐隐传来:“有什么需求,在窗口招呼护卫就可以……楼里有蜡烛和煤气灯,火柴就在右手的小桌上……唔,如果不擅长操持生活杂务,需要帮你聘用几个专门的侍女么?”
“血木棉堡明码标价,这里的侍女、仆妇等,工钱比外面高一倍,而且我们收取三个月工钱的中介费用……”
至尊邪凰:魔帝溺寵小野妃
異世之無上大道 小小聖
乔撇了撇嘴,轻声骂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