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蹤諜影
小說推薦迷蹤諜影
“孟区长……”
里面传出了虞雁楚的惊呼。
狂妃狠彪悍
外面负责站岗的齐老明和吕成田互相看了一眼,心里都是一般想法:
如果自己也是一个白痴,那该多好?
不对。
鳳首箜篌 軒雨幽冉
人家白痴,起码还有一个区长身份,自己白痴?那就是真的白痴了。
人和人的命啊,真不一样。
莽荒 我吃西紅柿
“哎哟,疼。”
孟绍原的惨呼忽然传出。
吕成田正想动,齐老明咳嗽了一声,低声说道:
“别进去,万一坏了长官好事,他哪天醒来了,你脚多大?”
吕成田一惊,连连点头。
接着,又是虞雁楚的声音响起:
“孟区长,对不起,我不是……唔……”
貪戀紅塵 媚藥妖精
“哎。”齐老明和吕成田都是一声叹息,然后同时说道:
“无耻啊!”
这位长官,脑子正常时候无耻,怎么变成白痴了还是这么无耻呢?
别管,别管。
管了,将来他要是醒了,那是一定会给小鞋穿的啊!
……
孟绍原睡着了。
虞雁楚悄悄起身,穿好衣服,看着熟睡中的孟绍原,轻抚他的头发,忽而一声叹息:
“长官,你是个大英雄,当你的女人不委屈,可要是被何老师知道了这事,他真的会扒了你的皮的。”
她不是没来由的担心。
当初何儒意把虞雁楚交给孟绍原,再三警告过这个色狼不许对虞雁楚有非分之想。可现在?
孟绍原怕的人不多,有的时候就连戴笠他都敢顶撞,但一见到何儒意,绝对有种耗子见到猫的感觉。
霸道首席的甜心公主 西窗微語
将来怎么得了?
重生之文娛神話 聖炎冥火
而且,孟绍原也没办法把虞雁楚明媒正娶过门。
虞家是大户人家,怎么可能会让自己的孩子给人去当小的?
门推开,吴静怡走了进来。
一看屋子里的样子,她心里立刻明白了。
她也没有点穿,只是说道:“辛苦了,你先回去休息吧。”
“是,吴助理,那我先走了。”
吴静怡看着虞雁楚的背影,走路的时候有些不便,心里又是一声叹息。
床上正在酣睡的这位“大英雄”,为什么又是这样一个大色狼呢?
以后总部再招人,只怕要多招些男人才行了。
问题是,有些工作到底还是女人细心一些。
她蹲下,脱下高跟鞋,正想换双拖鞋,眼睛忽然落到了另一双鞋子上。
那是孟绍原穿的鞋子。
孟绍原有个习惯,鞋子总喜欢放得整整齐齐,连鞋尖都是一般的齐。
有一次孟绍原还自嘲地说道:“我这也是强迫症的一种。”
不对啊,难道变成了白痴,这种习惯依旧保持着?
他整天疯疯癫癫,毫无规矩可言,难道偏偏这个习惯……
吴静怡看了一眼背对着自己的孟绍原。
有问题,绝对有问题。
问题还不小。
自己和孟绍原在床上的时候,他的表现不像白痴。
还有,他虽然表现的绝对像个白痴,可是那双眼睛,清澈无比。
一个白痴怎么可能有那么清澈的眼神?
之前太过于担心他,忽视了这个问题。
姐姐?
他在总部每次吃人豆腐,都是找有几分姿色的去的。
那些长相普通一般的,他从来都不去招惹别人。
为什么?
孟柏峰那天和自己说什么来着?
三国里刘禅最聪明?
她冷笑一声,悄悄的走了出去。
“吴助理。”
吴助理看了看齐老明和吕成田,低声问道:“你们谁熟悉三国?”
“我。”齐老明回答道。
“你过来。”
豪門孽情:契約美妻
吴静怡把他叫到了一边,确保房间里面的人听不到:“有人说三国里刘禅最聪明,为什么?”
“也不算最聪明吧。”齐老明迟疑着:“说他最聪明的,无非就是因为他成为亡国之君后,敌方皇帝问他是否还思念蜀国,他回答了‘此间乐,不思蜀’,结果让敌方皇帝放下了对他的戒备,说穿了,他当时就是装傻保命。”
“知道了。”吴静怡又是一声冷笑:“我出去一下,你们保护好孟区长,不许任何人打扰到他。”
“是!”
……
吴静怡出去了一个多钟头才回来。
孟绍原已经醒了,一看到吴静怡,“嘿嘿”傻笑:
“姐姐。”
吴静怡笑眯眯的:
“今天姐姐陪你玩一个游戏好不好?”
孟绍原连连点头。
吴静怡一把把他推倒在床上,然后,从包里竟然拿出了三幅手铐。
咦,还有这个调调?
吴静怡温柔的拿起孟绍原的一只手,拷在床沿上,然后又是另外一只手也拷住。
最后,双脚也被拷上。
吴静怡抚摸着他的脸:
“你猜,这个游戏叫什么名字?”
孟绍原摇了摇头。
“这个游戏的名字叫……”吴静怡笑了笑,接着面色一沉:
“痛打孟色狼!”
孟绍原脸色一变。
就听吴静怡厉声道:“都进来!”
门推开,七八个女人冲了进来。
虞雁楚、齐雪贞……
总部办公室的。
总之,都是被这个白痴揩过油的女人!
一个个杀气腾腾,手里都拿着江湖中传说的奇门兵刃:
有的是擀面杖、有的是鞋底、有的是锅铲。
吃亏最大的虞雁楚最狠,手里竟然拿着一根银针。
孟绍原冷汗连连:“姐姐,姐姐。”
“装,继续装。”吴静怡冷冷说道:“我看你装到几时?姐妹们,给我打,他不是白痴也把他打到变白痴!”
“救命啊!”孟绍原忽然大呼:“来人啊,救你们的区长啊!”
齐老明和吕成田急忙闯进。
就听吴静怡冷笑说道:“孟绍原能给你们小鞋穿,难道我吴静怡就给你们穿不得?”
齐老明和吕成田面面相觑。
到底还是齐老明老成持重,当时抽出腰间皮带,恭恭敬敬献上:
“吴助理,我看你没有趁手兵器,用皮带抽人生疼生疼。”
吴静怡接过驳壳枪:
“出去,把门关上。”
“是!”
華娛之造夢
孟绍原凄声厉呼:
“叛徒,齐老明,吕成田,你们这两个叛徒!救命啊,救命啊!”
齐老明和吕成田只当没有听到,小心出去,小心的关上了门。
片刻,孟区长的惨呼声从房间里传出。
“可怜啊。”齐老明一声叹息。
“活该啊。”吕成田一声叹息。
“抽烟,我这人心软,听不得惨呼声。”
这一晚,惨呼声足足响了半宿。
那些负责保护这里的明哨暗哨,一个个都好像聋了一般。
善恶到头终有报,多行不义必自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