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步成仙
小說推薦獨步成仙
“这是赵家的护山妖仙,自幼由赵家人抚养长大,世代守卫赵家,与赵家人无异。”赵奎山向陆小天介绍道。
陆小天点头,自从进入赵家地界之后,才发现自己此前对于塔云城的实力认识似乎过于片面了一些。单是经过赵家的区域,在赵家便感应到了二十几股强弱不一的气息,这还只是赵家一隅,不这有一些区域为禁制所遮蔽,陆小天不使些手段,神识根本无法的延伸进去。
第一次前往赵家,而且对方还有真仙强者坐镇的情况下,陆小天自然不至于如此失礼地在赵家地界随意乱探。
堪做布衣妾
赵家家主,赵奇风的住处在几座小山环绕盆地之间,几座环抱的小山有虎踞龙盘之势,一处规模算不上太大,却十分富丽堂皇的宫殿坐落其间。
雷破蒼穹 明朝有酒
里面两排貌美女侍身着浅绿罗裙以托盘托着各种仙果进出。神情肃穆,看上去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便是一同前来的赵奎山也是气息收摄,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
陆小天眼神一闪,看样子这赵奇风怕不是一个好相处之人。
“家主,东方丹圣带到了。”进入宫殿,赵奎山拱手向上首端坐在一金色虎椅上的赵奇风行礼道。
“你退下吧。”赵奇风削瘦的脸上面色冷硬,只是左手挥了挥,没有多少表情。声音显得有些沙哑。
“是,家主!”赵奎山躬身而退。
陆小天皱眉看了这赵奇风一眼,这家伙架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大,不过此人修炼的功法与寻常仙人相异,陆小天从其身上倒是感应到了几分危险的气息,至于其他来路,倒是看不大出来。
“没想到塔云城这弹丸之地,竟然出了东方道友这样的丹圣。着实让人意外。”大殿中此时只剩下的赵奇风与陆小天两人,赵奇风做了一个请坐的手势。
“运气罢了。”陆小天应了一声,这赵奇风个人气场强大,不知其来意的情况下,陆小天直接坐在赵奇风示意的位置上,空荡荡的大殿中,只有两人落坐,彼此相隔数十丈。
陆小天也不作声,对方将自己请来,倒没有他主动问对方用意如何的道理。看样子这赵奇风对自己可未必有多友好,难不成自己这段时间在塔云城炼丹,四处收较各种仙植,炼丹材料,已经动摇到了对方的利益?也不至于,对方在自己手里获利也是不少。
萬金嫡女 一塊糖糖
“东方道友倒是沉得住气。”赵奇风脸上带着少许惊讶。
“赵家主将我请来,总归是有事情要说,赵家主不急,我也不急。”陆小天道。
“你并非塔云城的人,最近这段时间才来此,不知你从何而来?等闲的小庙可容不下东方道友这尊菩萨。”赵奇风问道。
“寻常散仙罢了,四处历险,来到塔云城也纯粹是意外,赵家主总归不至于以为我有这个实力在虚空中肆意乱闯吧。”
初戀總裁求復合
我的冥夫是攝影師
陆小天眉头一皱,赵奇风看上去发问的语气十分平和,可如此相问,两人初次见面就直接盘人的底细可谓十分无礼,看样子这次赵奇风回来,对他而言怕是来者不善,就算让他做事,也绝不是什么好差。
“寻常散仙能晋阶到丹圣?”赵奇风不可置否的一笑,语锋到此一转,“也罢,既然东方道友不愿意多说,老夫也就不问了。”
“这次请东方道友前来,主要是想请大道友随我出去一趟。”
“看来赵家主是已经替我安排好了行程,容我多问两句,具体是去什么地方,有什么能用到我的地方?”
陆小天闻言一笑,倒没什么惊怒的地方,修仙界弱肉强食的事情已经屡见不鲜,这对于陆小天而言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看来东方道友是聪明人,老夫就喜欢跟聪明人说话。老夫前往的地方有些偏远,东方道友去了之后便知道了,介时需要东方道友代老夫炼制一炉丹药,事成之后,必有重谢。”赵奇风有些意外陆小天的镇定。
“不知什么丹药对赵家主有这般重要的作用,连丹药的名字我都不知道,赵家主对我还真够信任。”陆小天道。
“综合这段时间东方道友在塔云城的表现,炼制出来的丹药成丹率一直稳定的控制在三成左右,足以让老夫行险一搏了,丹方老夫已经让友人去取,东方道友准备一段时日,老夫启程时会直接带东方道友离开。”
赵奇风并没有征求陆小天的意见,而是直接替陆小天作下决定。
“看来是没有我拒绝的余地了,那我回去准备妥当,赵家主离开时直接让人通传一声便可。”陆小天点头应了下来,力不如人的情况下,强行反抗只会自取其辱,且看这赵奇风到底打的什么如意算盘。
“如此甚好。”赵奇风没有多留陆小天,凭由陆小天离去。
冷宮萌後戲暴君 林涵若夢
“这东方丹圣比起想象中的还要沉得住气,到底是聪明人,还是其另有所恃?”陆小天刚离开不久,在大殿的偏厅中走出一名雍容华贵的蓝衫妇人徐素琴。
神魔變
“是不是另有所恃,过段时日想必便能看出来了,想必他已经觉得我来者不善,一个人在遇到不可力敌的危机下。通常的反应,要么是臣服,要么是尽快搬救兵,或者是直接逃走。”
赵奇风干瘦的脸上带着几分冷意,“对方真要有什么厉害的后台,何必在明湖雅居这种荒僻之地晋阶丹圣,早就想办法通知了,也许他不过是撞上大运,得到了些丹道传承,自身又不缺天赋罢了。”
“如此人才,若是能纳为己用,咱们经营的势力便能如虎添翼,你真打算带他去那个鬼地方?”徐素琴问道。
“我等不了那么久,必须尽早提升到下一个境界才成,否则时间一到,无法压制住体内冥阴紫煞,一切尘归尘,土归土。既然让我遇到了这东方丹圣,只能怪其来得不是时候,须得为我做些牺牲了。”
說服力:怎樣有邏輯地說服他人 杜梅
赵奇风身上一丝阴煞气息溢出,使其脸上痛得都有些扭曲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