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鬼王
小說推薦茅山鬼王
葛羽心中慌乱,主要是葛羽没有摸清楚钟锦亮和来曙光到底是中了什么招数,竟然怎么都喊不醒,而且还七窍流血了。
刚才试着用各种手段去瞧他们身上的情况,都没有瞧出个所以然来。
他们究竟是在什么时候中的招呢?
葉影帝家的二貨馬
会不会是那个崔正奎的女徒弟给悄悄种下的?
诸多疑问浮上了心头,这让葛羽心乱如麻。
冷静,冷静,一定要冷静下来,葛羽不断告诉自己,可是心脏还是跳的有些厉害,真担心他们两个人突然就死掉了。
或许是葛羽给他们两个人吃了丹药的缘故,这会儿两个人的七窍之中已经不再流血了,但是脉搏依旧跳动了厉害,浑身火热,好像是在热水里泡过一样。
怎么会是这个样子。
一旁的凤姨看到葛羽慌张的模样,便道:“主人,你别着急,仔细想想有什么办法解决,你在这里不是有一个朋友嘛?还约好了他一起去升崖宫,他或许知道他们是什么情况。”
一语惊醒梦中人。
凤姨的提醒,让葛羽很快想起了安在渊,他是高丽国的顶尖高手,也是本地土著,葛羽不了解高丽国的某些修行法门,安在渊肯定知道是什么原因,从而找到解决的办法。
想到这里,葛羽也顾不得早晚了,直接拨了一个电话给安在渊。
他这会儿肯定在休息,电话响了几声都没有人接,直到葛羽打了第二遍电话的时候,那边才传来了安在渊有些不耐烦的声音:“葛羽啊,不是说好了过几天再去升崖宫吗?这晚上的怎么突然打起电话来了?”
“安老前辈,事情比较紧急,只能打扰你了,我的两个兄弟,你也见过,一个是钟锦亮,一个叫来曙光,他们中了招,这会儿昏睡不醒,七窍流血,怎么都唤不醒他们,我觉得他们这会有生命危险,只能打电话问问你,看看你那边有没有什么解决的办法。”葛羽着急的说道。
“这……这什么时候的事情?”安在渊一听,也有些慌了,语气一沉道。
“就刚才,不到十分钟,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有一个长了一只眼睛的女人,看不清楚五官,但是感觉特别漂亮,她在梦里喊我的名字,我正要答应的时候,就被凤姨给叫醒了,我觉得他们或许跟我一样,做了同样的梦,这才中的招,安老前辈,你知道这是什么邪术吗?”葛羽慌乱道。
絕世家族
“这……我也没有听说过啊,还有这么奇怪的术法,能够同时进入你们三个人的梦境?”安在渊道。
“安老前辈,要不您过来一趟吧,咱们一起商量一下对策,人命关天,我在这里除了您,也没有什么知根知底的朋友了。”葛羽道。
“也好,我这就动身过去,你在哪里?”安在渊正色道。
我的異界特種部隊 米老虎
葛羽报上了他们所在这个地方的五星级酒店的名字,应该十分好找。
“好,你在酒店等着,我到之前千万别出门,万一他们有个闪失就不好了,对了,你可以叫酒店的安保人员查查监控,看看有没有人在你们入住的酒店房间门口溜达,先确定一下是不是有人对你们动手,什么时候中的招再说,我估计在中午时分到达,能不能等?”安在渊道。
慕久成婚:腹黑總裁名媛妻
“能……他们这情况本来是坚持不了多久,不过我给他们用了吊命的药,两三天应该死不了。”葛羽道。
白日夢之三國
“那好,你按照我说的去做,先瞧瞧情况再说,我现在就动身过去。”安在渊说着,就挂掉了电话。
挂了电话之后,葛羽起身,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找到了电话,去找酒店的服务员过来。
可是电话一打通,葛羽就懵逼了,他不懂高丽语,英语也是一窍不通。
这不完犊子了么?
劍道之皇
早知道就多学一门外语了。
葛羽在电话里用中文跟那服务员喊了半天,简直就是牛头不对马嘴,只好将电话给挂了。
情愛在何方 寒冬冬筍
可是让葛羽没想到的是,过了大约四五分钟,就有脚步声从门口处传了过来,紧接着就有敲门声响起。葛羽警惕的朝着门口走去,透过猫眼往外一看,发现是酒店的服务员。
当下,葛羽打开了房门,刚要说些什么,那服务员用有些不太标准的中文道:“先生,刚才是您打的电话吧?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吗?”
寄靈人
葛羽一听,心中大喜,心想不愧是五星级酒店,服务倒是十分周到,安排了一个会中文的服务员过来。
葛羽并没有让他进屋,而是跟那服务员说道:“你好,电话是我打的,今天晚上,我总听到有人在我房间门口走动,来来回回好多次,您能不能帮我调一下监控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在我房间门口转悠,我怀疑他可能会对我不利。”
“先生,需要报警吗?”那服务员又道。
“不需要,你只需要帮我看一下监控就好了,就今天晚上,看看有没有什么人在我房间门口逗留过。”葛羽道。
“好的先生,您稍等,我这就去监控室给您调集一下监控录像,有消息就通知您。”那服务员十分客气的说道。
说罢,葛羽关上了房门,重新折返回了屋子里,先将他们二人给挪到了床上再说。
國民校草的掌上甜心
葛羽在屋子里来回走了几步,心想这屋子里是不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比如鲁班术中的厌胜之法,好像便会有这种效果。
当下,葛羽从身上将罗盘给拿了出来,开始用罗盘定位,看看屋子里有没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各个房间都挨个走了一圈,犄角旮旯都没有放过,却仍旧是一无所获。
最後的死氣之焰 鴻蒙冰心
难道他们几个人不是在酒店中的招?
葛羽坐了下来,开始回想今天发生的事情,下了飞机就跟着来曙光去吃饭,期间没有解除过什么人,晚上跟着他蹦迪的时候,身边做了两个高丽国的美女,会不会是问题出在她们身上,因为就是在那个场合,自己遇到了那崔正奎的女徒弟。
或许是那崔正奎的怒徒弟买通了那几个高丽国美女也未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