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你们兄妹两,这是出去了之后就把阿爹阿娘都给忘了是吧?你们是不是觉得自己的翅膀长硬了,可以远走高飞了是吗?”秀一直激动的责怪着自己的这两个儿女。
对于秀来说。
哪怕有着小武,可钟文兄妹二人依然是她的心头肉。
明末風 聖者晨
自打钟文兄妹二人从家中离开,已是好一段时间了。
这不得不让秀心中难过。
以前虽也有过这样的事情,但至少还有信件回来。
可这一次,哪怕连封信件都没有,这不得不让身为母亲的她担忧不已。
而当下钟文兄妹二人终于是回来了,秀这嘴就停不下来了。
说来。
钟文并没有离开家多久。
算下来,也就将将不到两个月的时间。
可这两个月的时间里。
哪怕连小花都没有回家看一看,这才是使得秀责怪不停的原因。
“阿娘,是我们做的不对,事出有因,这才回来的晚了,还请阿娘息怒。”钟文见自己阿娘一直骂着他们兄妹二人不停,着实有些难过。
自己兄妹二人也着实做得有些过了,受些责骂也是应该的。
秀见钟文说事出有因,知道自己儿子事情多,但对于小花却是又开始念叨了起来,“你是事出有因,那小花呢?她这么久怎么也不回来?是不是你也觉得自己长大了,可以不要阿爹阿娘了?”
“阿娘,不是的,我拜了一个师傅,所以我也没有时间回来的。”小花见自己阿娘指着自己,赶紧辩解。
“阿爹阿娘,这事我也不知道怎么跟你们解释,前段时间小花拜了一个师傅,最近小花的师傅要求小花学习,所以小花也着实没时空回家的,而且以后估计会有很长一段时间回不了家,还请阿爹阿娘莫要怪。”钟文赶忙补充着。
钟木根夫妇二人听说小花拜了一个师傅,也知道这事他们不好掺和,只得默认了。
神秘老公不離婚
但对于小花的这个师傅,却是说要见上一见什么的。
“阿爹阿娘,小花的师傅可不好见,他们可都是居住在深山老林之中,不过小花的师傅我是认识的,所以阿爹阿娘你们放心吧。”父母说要见伯溪,钟文自然是希望还不要见的好。
天地宗目前来说,真可谓是处于危机当中。
如自己父母真要是见了伯溪的话,如无人知晓到还好说。
可真要是被另外两荒的人知道了,自己父母的安全,可就难说了。
即便武道之境的高手之间有条不成文的规矩存在,不杀普通人。
寒星冷月仇 陳青雲
可在大仇面前,这些冒似根本不管用的。
水荒虽说被灭了。
可依然还有着天地二荒存在的。
萌寵之影帝的完美飼養 秋囚囚
而且天地二荒的人,也还有着不少。
虽说理竺二人认识这天地二荒的人,可钟文并没有见过,并不知道谁是天地地荒的人。
神妃天下:帝尊,硬要寵 醉染胭脂
除了那位老驼之外,天地二荒当中,钟文可以说一个都认识。
哪怕面对面,钟文都无法确定对方是谁来。
钟木根听后,只得同意道:“那行吧,这事就先这样吧,如以后得了空,我们定当要去拜见一下小花的师傅的。”
至此。
此事也算是有了一个结果。
三斗村。
有着刘谷他们在,一些小事情他们也能帮着解决。
而且。
钟文还教授了他们一些简单的武艺,也算是给他们各自一些保命的手段,更可以用来保护自己的家人。
“姐姐,我要跟着你。”小武见事情算是结束了,赶忙跑过小花。
小花摸了摸小武的脑袋,“姐姐现在可没有时间跟你玩了,你现在都这么大了,以后可得要好好读书,可不能像姐姐这样没读过多少书。你以后可是要做大官的,阿爹的爵位以后还要传给你呢。”
现在的小花。
也算是越发的懂事了。
毕竟年龄也越发的大了,再不懂事的话,可还真有些说不过去。
不过。
小花的身上,或多或少有着钟文的影子。
小武听着自己姐姐的话,有些不高兴的模样,“姐姐,那以后你还回来吗?”
“回来,不过回来的时间会少很多,以后你可得要好好听阿爹阿娘的话,好好读书。”小花抱了抱小武,心中有些感伤。
小武对小花的依赖,比起钟文这个大哥来说,要强烈的多。
或许是因为小武打小就与着小花一起。
而小花也非常的疼爱这个小弟,这也使得小武对小花非常的依赖。
如今已是四岁多的小武,在三斗村一间学堂读书。
三斗村的这个学堂。
也是钟文提议建立的。
说来。
钟文提议建立这个学堂,主要还是为了钟家的小娃们。
当然。
有了这么一个学堂。
这三斗村的小娃们,自然是要进入学堂读书的。
反正又不收学费,而且还管吃。
三斗村的村民们,必然是会拍手赞成的。
在这个时代。
读书才是出路。
况且他们经过教书先生们的宣导,也知道朝廷有科举。
即便科举不利,他们家的小娃们,真要是读书有成,也是可以到三泉县为吏的。
有道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嘛。
谁让钟本根乃是三泉县的县令呢。
而当下的三泉县。
虽说比不得州治所的绵谷县。
但依着利州府衙的政策,可以说各家各户的条件,也是越发的好。
就好比三斗村。
因为地处山林之中。
所以最为便捷的致富道路,自然是养殖了。
三斗村的村民们,除了钟家少部分人没有养殖之外,所有的人都参与养殖当中。
而且。
还成立了养殖场。
其养殖的物种也单一,就是鸡。
养鸡的量也大,单那个养殖场,就有着近五万只鸡。
如加上各家各户所散养的鸡来说,都已是近六万只鸡了。
如此多的鸡,半年一卖,三斗村不富都难。
而三斗村出产的鸡,为了卖个好价钱,村正还特意请了钟木根这个国公取了个好听的名字,三彩鸡。
价格嘛,或许会比其他地方的鸡要高上那么一些。
怎么说。
这三斗村还有着一个国公在呢,而且还有着好几个勋贵呢。
这利州商团收购三斗村的鸡之时,也着实会照顾一番,稍稍提了一点点的价格。
一连好几天。
钟文兄妹二人一直待在三斗村。
这也算是在自己父母跟前尽孝了。
而此时。
远在金州(安康)等候着消息的天地二荒的人,却是有些坐不住了。
金州东南方向。
有一住高山,名为女娲山。
女娲山南边五里外,有一座不大不小的道观。
此座道观,名为天宇观。
天宇观并非什么大宫大观,但三荒之人,都知道此观,而且只要无事都会来这天宇观坐上一坐。
天宇观对外是天宇观。
对内,却是为三荒的碰头点。
千嬌百媚:獨寵霸道傻妃
而此时的天地二荒的人,等了两天之后,一直未得见老驼以及地煞返回,两荒之人这才有些坐不住了。
“天折,他们二人已是去了两日了,依理来说,早就该返回了,为何到现在还未回来?难道发生了什么变故了吗?”地岩心中有些焦急,向着天折打探着。
天折最近这两天也是纳闷不止。
对于老驼,他可是知根知底的。
他派出老驼前去太一门,与着地煞一起,依着理来说,本是不会发生什么大事的。
可这都好几天了,都未得见这二人返回来的消息,这也使得天折都开始有些坐不住了,“地岩,看来老驼他们已是凶多吉少了,这太一门的底细,看来不是你我所能知道的了。你看我们又重新派去水荒的人也返回了,这太一门那名叫九首的小道士,敢把东极岛的高手都毁了,水妖带着水荒的人前去了太一门,连水妖都不见了,可想而知,这太一门必然是个龙潭虎穴了。”
“那该如何?要不我们前去查看一番?”地岩担心地煞性命。
如今的地荒,如地煞都灭了,那他地荒的人也就只剩下三人了。
这可不是他地岩愿意看到的。
“不可,水妖过去都没了消息,就别说我们了,难道你不知道水妖的战力吗?就算是你我联手,也只能与水妖战一个平手,能把水妖留下的宗门,留下你我,估计也是不费吹灰之力的。”天折一听地岩之言,立马反对。
虽说天折与地岩以前乃是老对头。
特工女教師 莫言心
可当下三荒已是出了大事故了,再这么内耗下去,三荒到最终还会剩下多少人,谁也不知道。
随后。
二人又是商议了好些事情之后,只得对太一门查探之事暂罢。
不过。
二人到是商议了过一段时间再好好议一议这太一门之事。
不久之后。
天宇观中奔出数人。
天地二荒的人随之往着利州方向奔袭而去。
到了天黑之际,众人这才抵达了利州,随即也不停留,直接过利州而不入,往着西域方向而去了。
在不明情况之下的天地二荒之人,谁也不敢前往太一门一探究境。
在天地二荒的人抵达玉门关附近之后,这才分道扬镖。
地荒的人回地荒驻地。
而天荒的人,在天折的带领之下,返回他天荒驻地。
地荒的驻地在图伦碛(沙漠)之下,离着玉门关到也不是很远。
而天荒的驻地,却是离着玉门关有些距离。
天荒的人想要回到他们的驻地,那得经穿整个吐蕃国。
对于吐蕃国的现状。
天荒的人可以说最为清楚了。
而且。
天荒也把整个吐蕃国,当作他们的后花园。
就如东极岛一般,视作为水荒的后花园。
反观地荒。
不要说后花园了,估计连棵树都没有。
这西域诸国,可不是他们地荒的人所能控制得住的。
当下的西域,说乱也乱,说不乱也不乱。
在李靖他们这些武将的带领之下,已是攻下了西域大半领土了,都已经打到了于阗了。
再往西,可就是吐火罗、月氏的地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