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虛化龍篇
小說推薦太虛化龍篇
大德圣朝,聚圣山。
禦女高手 血月
永恒公主已经回到了苍云秘境。
而庄冥重归大殿,治理王朝。
但他却还给洞玄仙庭湖那边,传去了一道消息。
“待金蟾慑服洞玄仙庭湖后,将它拿下,带回聚圣山。”
——
永恒公主的话,有许多深意。
南天神将府麾下的仙神,几乎是死绝了,即便还有存留的,目前也不知在哪里苟延残喘。
更何况,能够接触到南天神将府真正隐秘的,寥寥无几。
永恒公主在这个时候,提及了金蟾。
也即是说,这金蟾当年在南天神将府的地位,比庄冥想象之中更高。
“这蛤蟆还说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还敢发誓……”
庄冥想起当日,略感无奈,但又不禁发笑。
金蟾显然还有许多事情瞒着他,倒也真不怕誓言应验。
不过话说回来,当日询问金蟾,倒也不涉及秘境,应该不至于让誓言应验罢?
——
这段时日,风平浪静。
柯天师的残魂,被庄冥送入真龙学府,由镇岳亲自监看。
目前还没有为柯天师寻找到合适的肉身,但他魂魄日渐恢复,还在真龙学府当中,与那些教习论道,折服了许多大德圣朝的上层修行者。
目前的柯天师,一缕残魂,隐隐有着极高的声望,整个真龙学府的学子,都对他极为敬仰。
伯爵與妖精 谷瑞惠
網遊之俠義天下
至于天荒大渊那边,诸事大致已经完成,刘越轩以沐浴龙血圣池为由,请狐尊等妖神,来了聚圣山。
而聚圣山在庄冥授意下,以极为强大的姿态,让这些妖神们,不敢再有造次。
狂暴連 deathstate
在这个天门碎片制衡万界的时代当中,大德圣朝的仙神们虽然没有展露出太高的战力,但无奈他们的气势,他们的心气,他们的姿态,以及展现出来的潜力,已经让大渊诸位妖神,不敢小觑。
“待狐尊沐浴龙血圣池之后,我便会以大渊之中那座坟冢的事情,对他进行逼问。”
夢裏花落知多少
刘越轩向庄冥传达了关于此事的进展,又受命于庄冥,将生而知之的造化取走,借大衍算经加以炼化。
妖神相公爬上榻
炼化功成之后,便可经庄冥之手,让霜灵腹中孩儿,变成一位天生聪慧的智者!
日后再将大衍算经交与此子感悟,必能悟得算己篇!
刘越轩与庄冥,实则都算是生而知之者,但都是以算己篇,窃夺天机,占据此位。
而此子具有天生造化,借算己篇来感悟透彻,便不亚于真正的生而知之者,不会逊色于柯天师,不会逊色于大天师。
“龙君,柯天师求见。”
穿越之絕色賭妃
——
柯天师还是一缕残魂。
但他不知为何,请动了镇岳,携他残魂,来到了大殿之上。
“天师没有静养,恢复自身魂魄,为将来重生作准备,怎么有闲暇来殿上见朕?”庄冥看着这一缕残魂,笑着说道。
“老夫近些时日,在真龙学府论道,也算有趣。”柯天师这般说来,他所谓论道,实则只是传道,毕竟整个真龙学府,也没有谁能够与他坐而论道,只是他在教导而已,用论道二字,已算谦虚。
“天师获悉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庄冥笑着问道。
“关于天雾海域。”柯天师说道:“近些时日,真龙学府之中,进行多场比斗,方式各有不同,决出最为出色的后辈人才……询问了府主,才知涉及一场机缘。”
“龙君恕罪。”镇岳躬身拜倒。
“此事只在外界保密,于真龙学府之中,不设防备。”庄冥稍微挥手,说道:“柯天师如今也在真龙学府,不算外人,你不必请罪。”
关于此事,本是该要保密的,但挑选的人,在于真龙学府,便也不对真龙学府保密。
而且这真龙学府,汇聚了整个大德圣朝最出色的年轻一辈,乃是各级学府一层又一层选上来的,皆沐浴龙血圣池,均为心腹,便也不必过多保密。
再者说了,即便其中真有谍子,能压过龙卫血脉的影响,那么对方想方设法,必也能够察知。
而关于此事,真正没有对真龙学府设防,最大的原因,还在于庄冥的自信。
天雾海域,毕竟还是在大德圣朝疆域之内!
大神通者以下,没有哪位强者,可以在他庄冥眼中,无声无息进入那座秘境!
“老夫想要知晓,关于秘境之中的一些详情。”
柯天师躬身道:“望龙君告知……”
庄冥闻言,沉吟道:“莫非你察觉到了什么?”
柯天师正色说道:“昔年从大天师那里,听过一些传闻,因为他老人家,修为极高,也是近乎于大神通者的层次,所以他苦心想要迈出这最后一步,关于天雾海域的那座秘境,涉及南天神将,也涉及大天师,老夫想要从中推断出一些什么。”
庄冥稍微点头,便也没有隐瞒。
他将秘境内外所见,以及自身猜测,悉数告知。
未有料到,柯天师的反应比他想象中更为剧烈。
——
“大天师想要借秘境,牵制南天神将?”
“南天神将最后还是陨落了,也即是说,确实是牵制住了?”
“那里边的枯骨,真是南天神将的旧身?”
“大神通者合道,能够留下旧身的传闻,也是真的?”
“大天师真的找到了这一步?”
柯天师站在那里,喃喃自语,略有茫然。
庄冥伸手虚按,让想要开口的镇岳闭口不言,然后继续看向柯天师。
柯天师脸色变幻不定,过得片刻,才道:“那机缘呢?”
總裁的罪妻
庄冥说道:“有一道枪痕,越过之后,可以接触神枪,得获传承……不过,刚才有一点,似乎没有详细与你说,那一道枪痕应该是六万年前所诞生,出自于南天神将之手,但没有大道天机,不像是大神通者所为。”
柯天师呼吸微滞,却没有开口。
庄冥又道:“那个时候,应是南天神将陨落前后。”
柯天师眼神微凝,脸色有些古怪,他抬起头来,看向庄冥,神色愈发异样。
庄冥见他这般,心中略有错愕,但顷刻之间,便明白了柯天师为何如此异样古怪。
羽蛇
凌霄井!
井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