兇靈祕聞錄
小說推薦兇靈祕聞錄
怒火顿生,火气一下子上来了,尤其当看到张齐风再次面露失望打算返回后,男人动了,怀揣着怒火,张智勇三步并作两步走至门前,旋即抬脚便踹!
见状,周遭几人顿时被吓了一跳,这张智勇疯了吗?居然敢硬闯民宅?万一被人家当成入室抢劫的不法分子那就麻烦了!
“喂!智勇你干嘛!?”
和预料中完全相同,眼见对方试图踹门,大惊之余刘东赶忙试图阻止,然而遗憾的是现在阻拦却以太迟,随着抢先动身来至门前,随着突兀抬脚骤然发力,下一秒,张智勇那愤然击来的右脚就以狠狠踹至身前房门。
碰咚!
………
有些时候人的耐心会受身体现状影响,举个简单例子,当一个人又累又饿时,那么他的耐心往往是最差的。
哐当。
房门张智勇一脚踹开了。
别看男人如今又累又饿体力衰减很多,可这愤然而来的爆发式踹击仍不容小觑,果然,见房门被踹开,早就憋一肚子火的张智勇哪会客气?上一秒踹开房门下一秒就大步走了进去,只留下身后四人一脸吃惊呆立原地,似乎仍未从刚刚的突发变故中回过神来一样。
直到……
过了大约一分钟,忽然,之前进入房子的张智勇一脸喜色重新跑至门口,旋即对门外依旧踌躇不前的4名同伴摆手招呼道:“你们还愣着干嘛?里面没人!另外我还在厨房发现了很多吃的!”
房里没人?还有食物!
一听说有吃的,加之内中并无居民,门外几人先是一愣,片刻后则又心中一喜,喜悦充斥下,个个争先恐后,个个拔腿向前。
如上所述,因又累又饿之故,进入民宅,众人也没时间打量内部环境,直接在张智勇带领下匆匆跑进厨房,最后果然在厨房发现了些许食材蔬菜,其中又以马铃薯居多!
“锅碗瓢盆都是现成的,你们先把马铃薯洗洗,我来烧水!”
见确实有吃的,虽只是乡间最为常见的马铃薯,可对于早就饿得半死的他们来说仍如获至宝般欣喜,随着刘东一番安排,饥肠辘辘的5人立即忙活起来,诚然此地乃山中小镇,相比市区落后不少,但毕竟不算最为落后的乡村,居民家里仍有煤气罐这类生活设备,做饭倒也便捷,后面的事可以预料,一番忙活下,不到半小时,一锅煮的半生不熟的马铃薯便新鲜出炉,继而被等不及的众人从锅里捞出,个个不顾白领形象席地而坐,个个捧土豆大口开吃。
明星嬌妻養成記
一时间,厨房香气扑鼻,大嚼吞咽不绝于耳,这还真是应了那句老话,人一旦饿极了,吃啥都香,哪怕只是一锅不加任何作料的水煮马铃薯。
非常逼婚:愛妻,拒嫁無效
很快,在平均男人一人吃了6个,女人也差不多吃了4个后,末尾喝罢热水,众人才差不多填饱肚子,都说酒足饭饱有闲心,直到此时一众公司白领们才堪堪转移目标,将注意力转移至民宅本身。
走出厨房进入客厅,大体观察片刻,出于谨慎,刘东仍不放心的朝张智勇问道:“智勇,你确定这民宅里没人?”
其实严格来讲张智勇对刘东的过度谨慎颇为不屑,不过对方毕竟是自己顶头上司,所以很自然的,并不愿得罪对方的他只能点头连连加以肯定,表示除卧室外本就不大的民宅确实一览无遗,除此以外,一旁同样吃饱喝足的张齐风亦紧随其后笑着宽慰道:“呵呵,刘总你太小心了,这还用问吗?房子里肯定没人啊,先是智勇兄弟踹门,后来咱们这些人又在厨房叮咚半天,动静不可谓不大,要是家中有人估计早就出来了,很明显这房子主人不在家。”
还别说,麻脸男虽平时吊儿郎当,可这叙述问题倒着实有条不紊逻辑分明,对此也一样获得孟菲和方敏的双双赞同,不错,正如张齐风刚刚所说的那样,如家里当真的有人……不,别说人了,就算只有一条狗,早前他们弄出这么大的动静估计狗也会汪汪几声吧?
既然如此,结果毋庸置疑,也就是说目前大伙儿所置身的房子是一座空宅,至于民宅主人到底去了哪?谁会在乎?只要众人有栖身之所就足够了。
“嗯。”
听罢张齐风解释,刘东心下略有放宽,幸亏家里没人,否则单凭他们早先做的那些事就足以构成犯罪,搞不好还会被扣个入室行窃罪名,既已确定无人,那么他之前的担心便自然不复存在,不过……
饶是心态放宽,某个疑虑仍从始至终环脑海绕挥之不去,那就是,既然屋中没人,那为何民宅电灯却是开着的呢?
确实,自打闯入这家民宅起,除右边那屋门紧闭的卧室不知内中情形外,不管是客厅还是厨房乃至茅厕,皆清一色灯光通亮。
怎么回事?是电费不用花钱还是这家主人走时忘了关灯?
不对,貌似还不止这一家,严格来讲应该是自打进入小镇起就一直这样,一路走来,途径民宅好像都窗内亮灯家中通明。
想至此处,刘总经理露出疑惑之色,表情被张智勇看到,继而被对方误会,误会的以为上司对自己的粗略搜索大感不满,果然,这一次不需刘东提及,很会揣摩领导心思的张智勇就以拍着脑袋当先致歉道:“那个,不好意思啊刘总,因实在太饿,当初我只把客厅和厕所大体看了遍,接着就在厨房发现了吃的,唯独卧室还没来得及检查,我这就过去看看。”
妻限99天:撒旦老公太霸道
不料话音方落,对面正饱嗝连连的张季风却摇头辩驳道:“切,还检查个屁,我刚刚不是说了吗?咱们搞出这么大动静,家里有人的话早就出来了,就算卧室有人睡觉估计也应该第一时间被吵醒才对,如今都这么久过去了卧室仍无动静,那就证明肯定没人。”
小心,他能通靈
言至此处,顿了顿,继而晃着脑袋嘀咕:“得得得,为了能让刘总和大伙儿安心,我去看看,智勇你歇着吧。”
说罢,张齐风耸了耸肩,旋即大大咧咧朝右侧那扇紧闭已久的房门走去。
走至近前,握住门把,后面的事可以预料,无非是推门而入打量观察,退一万步说,就算房门锁住也没用,连大门都踹开了,这群擅闯民宅的家伙是不介意再来一波踹门表演。
可,就在张齐风手握门把即将发力推门之际……
客厅大门外却突兀传来声音,传来一道平淡无奇的男人说话声:
“我劝你最好还是别把卧室门打开。”
………
设想一下,深夜,在一处空寂无人的民宅里,门外突然传来响动,传来陌生人说话声,对此,寻常人会有何种反应?
答案自是回头,受潜意识促使第一时间回头观察,顺着声音转头观望。
画面重回客厅。
声音自后方传来,自那扇因早先踹开便一直未曾关闭的民宅大门传来。
回头观察,定睛凝视,就见不知何时一名戴着金丝眼镜的男人出现于门口位置,男人体格中等,样貌斯文,白衬衫黑西裤搭配那油光蹭亮的皮鞋俨然不同寻常,咋一看去竟比房中几人还要有白领气质,目前就这样站立门口,一边面无表情一边同刘东几人互相对视着。
见状,客厅众人集体一愣。
许是对方那斯斯文文的模样给人第一感觉并无威胁之故,看清对方,现场多数人倒没啥过激反应,至少刘东、张智勇以及张齐风三人个个如此,目前皆用疑惑目光看着眼镜男,过了片刻,正当刘东刚要张口询问对方是谁之际……
“啊!这,这个人就是那俩个杀人狂其中之一!”
惊叫袭来,突然间,待看清门外男子样貌后,孟菲和方敏两女竟同时面露惊恐,同时双双大叫,最后更不约而同手指对方大呼指认,指认对方真实身份。
杀人狂!?
寵你一輩子?!
二女话音一落,听罢,刘东心下大惊,不由后退了两步,张智勇亦在大惊之下身子一抖,至于卧室门前的张齐风更是被杀人狂三字给吓得两腿哆嗦面色巨变,如果孟菲两女所言为真……那岂不是说他们现在很危险?
怎么会这样?
万万没有想到杀人狂竟这么快就找到了他们!
常说大难临头时往往很考验个人胆魄,此言着实有理,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两女发出尖叫,就在刘东和张齐风亦个个吓的不知所措之际,张智勇最先反应过来,一把拎起脚便木凳,旋即做出了一副戒备姿态,果然,受其影响,看到张智勇动作,一旁刘东和后方张齐风亦随之反应过来,匆忙间哪还顾得了那么多?紧随其后一个抓起了桌面烟灰缸一个拿起了门旁扫,学张智勇那般纷纷保持戒备姿态,于此同时孟菲亦忙拉着方敏躲至男人身后。
如上所述,因置身民宅无法逃走之故,被逼无奈的几人只能硬着头皮拿起‘武器’,双方对峙就此开始,现场重归寂静,入目所及,目前展现于眼中的画面可谓既紧张又古怪。
紧张无需多言,至于为何古怪……
则来源于门外男子的久无动作。
是的,没有如预想中那样得意洋洋,没有如预料中那样呼唤同伙,而是面无表情定睛凝视,从始至终未有动作,哪怕房中之人拿起武器,眼镜男仍面容平淡站立门口。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
两分钟后,直到房中几人模样有所镇定,直到刘东等人逐渐面露费解,眼镜男才堪堪有所动作,毫无惧色抬脚步入房中,最后才在几人万分戒备的目光注视中当先发言,用平淡无奇的口吻率先做起自我介绍:“诸位莫慌,我叫赵平,并非什么杀人狂,还有,能在这里碰到各位难友鄙人深感庆幸。”
不是杀人狂?
难友?
穿越之我是山賊 獨望空城夜蒼涼
眼镜男一句话说众人略有发懵,原以为对方危险,不料眼前这自称赵平的家伙不单否认了杀人狂身份,末尾还说出了‘难友’俩字,什么意思?莫非这家伙也和他们一样同属被困在山中的游客?除此以外貌似再无其他解释了。
这是刘东三人在听过对方回答后脑海第一想法,当然,想法终归只是想法,事实上戒备之心从未放松半分,毕竟对方他们从未见过,属于陌生人,正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哪怕对方那斯斯文文的外貌看起来确实不具备多少威胁性,可对于几人而言小心提防总是没错,更何况孟菲两女刚刚可是亲口指认过对方。
毫无疑问,相较于素不相识的眼镜男,男人们自然倾向于同伴所言。
唯一不解的是……
对方貌似当真不具威胁,甚至还特意张开双臂做出一副人畜无害动作。
越看越狐疑,越盯越费解,随着眼镜男一通解释,对峙期间,众人可不避免疑惑起来,又过了半晌,许是疑心增幅到顶点,张智勇嘴唇微动,正欲张口询问,不料一直在男人身后的孟菲却抢在他之前探出脑袋朝眼镜男驳斥道:“你胡说!之前你和另一名光头男用麻袋抛尸的事我和孟非姐全都看到了,不要狡辩了,你就是杀人狂!”
听到孟菲这句坚定不移的话后,现场气氛再次步入冰点,原本开始狐疑的刘东、张智勇连同张齐风三人亦重新打起精神小心提防,额头冒出汗液,是的,如方敏所言为真,那此刻站在他们面前的可就是一个极为凶残的家伙了,想到当初马志龙和刘传发很有可能皆是被眼前这看似毫无威胁的家伙所杀,一时间,恐惧感瞬间袭来,笼罩全身,充斥脑海,拿着‘武器’的手频频颤抖。
至于赵平……
听罢女人驳斥,赵平的反应依旧淡定从容,完全无视房中因恐惧有可能随时攻击自己众人,转而摊了摊手无奈道:“算了,既然你们不信我也不想辩解什么,但有一件事我仍要声明,那就是我们其实和你们一样皆为游客,统统属于被困于此的无辜者。”
“嗯?我们?你们?”
似乎听出了对方话中关键,早先一直未曾开口的刘东下意识提出费解。
赵平则点了点头继续道:“嗯,是我们,而我也并非独自一人,实际上我同你们一样置身于团队之中,只不过我们的人数比你们多点而已,一共10人,且进入小镇的时间也比你们更早一些,另外……”
说至此处,赵平先是一顿,抬手扶了扶鼻梁眼镜,旋即话锋一转,转而用阴沉语气对刘东几人道:“另外我们还发现……镇里的所有居民现已全部死光。”
什么!!!
一石激起千层浪,此言一出,全场哗然,众人顷刻间露出惊疑表情,其中震撼不言而喻,全死了?整个小镇的人全死了?可能吗?别开玩笑了,虽说这山中小镇地处偏僻面积也不算大,可不管怎么说仍是座镇子,至少属于比村庄更为旁大的镇级单位,如此规模哪怕人再少里面少说也应该有千把口居民才对,一千人,这是什么概念?能把如此之多的小民居民一个不剩全部屠光,想必除军队围剿外就只有化学武器能办到,话虽如此,但这可能吗?先不谈以上两种猜想双双等于天方夜谭,就算当真发生了那为何又一点痕迹都没留下?军队屠杀必然有战斗痕迹,毒气覆盖也必然会尸横遍野,然而现实呢?现实是小镇建筑统统完好,镇里也没有看到过一具尸体。
不过……
小镇极度安静倒是真的,印象中自打进入镇子起就从未遇到过人也从未听到过响动,敲门无人回应,呼喊无人理会,这里静的可怕,甚至一声鸡鸣狗叫都没有,从始至终死寂异常。
惊疑交加间,刘东几人陷入复杂状态,一时愣于原地。
可惜赵平却显然不愿给对方继续发呆的时间,不等对方回应,男人仍自顾自继续道:“目前小镇里的所有民宅内全是碎尸,如果你们不相信,大可以随意踹开附近房门进去查看,对了……”
言罢,一指张齐风身后卧室门道:“现在也可以,你们只需打开卧室房门,内中场景必然不出其右。”
待撂下最后一句含义颇深的言论后,赵平不在说话,闭口不言,就这么一边站立原地一边平淡目光看着众人。
兴许对方言论太过耸人听闻,回过神来的众人不由互相对视起来,大部分人眼里透露着怀疑之色,手中武器也仍然未曾放下,不消片刻,众人转移目光,纷纷看向右侧卧室,顺带看向距离卧室最近的张齐风。
然后……
“齐风,你把门打开!”
果然,疑虑重重下,刘东忍不住对张齐风下达了命令,张齐风虽显犹豫,不过,待看到其余同伴纷纷投向自己的目光,终于……
待咽了口唾沫后,麻脸男动了,挪步近前,最后将微微发颤握住门把,略一用力,房门应声而开。
吱嘎。
伴随着一串刺耳杂音,房门被推开,下一秒,一股浓烈血腥气就这样从房中直扑而来,直直传入客厅,瞬间涌入鼻腔里,最后,借助灯光,一男一女两堆触目惊心的碎尸残骸就这样出现于卧室,就这样完整展现于众人视野!
“啊!”
看清卧室那似曾相似的死亡方式,下一刻,方敏本能发出高分贝尖叫,孟菲手捂嘴巴后退连连,至于刘东、张智勇以及张齐风三个男人虽状态强些,可当再次看到这熟悉的血腥场景后,三人仍情不自禁打起哆嗦,同时那早先那股被自我安慰所强行压下的恐惧感亦重新布满全身,寒意至脚底蔓延,一路攀升至顶端,看得他们恶心反胃,看得几人颤栗连连。
“这,这……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见卧室场景当真如眼镜男所言,恐慌过程中,张齐风提出不解,一边手指门内碎尸一边结结巴巴不知所措,最后,和其他人一样,麻脸男目光转动,回头看去,看向那不为所动的赵平。
鳳絕天下:毒醫七小姐
“我之前说了,我们和你们一样皆为被困山林的游客,且经历类似同属迷路,最后找到了这座全是死人的镇子,至于这两位小姐当初看到的两人的确是我和另一名同伴,因出不去所以我们便打算在镇内找栋房子住下,既然打算住下那自然就不能任凭碎尸陈列屋中,而那时的我正和另一名同伴将清理出来的尸体装入麻袋继而去外面抛尸。”
“事情经过就是这样,信不信由你们。”
待如实告知完事实真相后,赵平动了,转身就走,随后摆手示意众人跟来。
oh!我的教授君
见眼镜男走出大门,加之房中尸臭扑鼻现已不容众人多待,无奈之下,张智勇只好咬了咬牙带头走出民宅,众人回饭大街,环视一扫,发现这一次面前不单有刚刚那名叫赵平的眼镜男,对方身旁还多了个人,赫然是一名身材魁梧面容凶狠光头的大汉!
“咦?这些家伙出来了?嘿嘿,赵平你小子行啊,居然仅靠一张嘴就说服他们了,看来最初你要求我别跟你一块起进去的建议确实有理,计划可行,当真可行。”
听着彭虎咧嘴大笑夸赞连连,赵平只是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很明显,正如彭虎上面所说的那样,这是一场有预谋的交流手段,而眼镜男当初阻止彭虎跟他一起进去的决定亦无比正确,不错,就凭彭虎那张一看就不像好人的脸,假如陪赵平一起进去,想必不单不会起到作用反而还会帮倒忙。
似乎注意到对面5人看到彭虎时纷纷露出惧意,赵平展开介绍,简单告知下彭虎乃同伴之一无需担忧,最后手指两侧民宅继续道:“我还是那句话,你们现在可以任意去附近房屋查看,看看是不是和我说的一样,还有如果你们当真相信我,那么你们就应该明白整个小镇近千口居民单凭我们这区区10人能杀得光吗?能杀的了吗?更何况还都清一色碎尸,你们认为……”
“这可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