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小說推薦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荒帝愤怒咆哮,又得数万荒人将士们的援助,他的实力更强……但看到玄机手中握上了那对荒人有着致命威胁的精盐弹。
有荒神圣骨相助,他几乎可视那精盐弹如无物了。
女神的貼身小司機 點燃一支煙
但也仅仅只是他而已,除他之外,对其余荒人而言,这些精盐仍是致命毒物。
谁知道这家伙打算做什么?
但荒帝的心头却本能的升起了不安的感觉,这个人太可怕,刚刚竟然能在荒神圣骨全盛时期,隔着圣骨的阻碍伤到自己,在场众人,他是唯一一个。
无论他打算做什么,必须阻止他才行。
尤其是他还跟那个元星之人待在一处。
此生不悠然
漂亮老板賴上我
那就更该死了。
“受死!”
他长啸一声,纵身向着玄机与方正冲去……可脚步刚动,一股狂流席卷而来,这狂流根本伤不得他的身体,甚至一旦碰触,便会被消解于无形。
但真元虽能消融,气劲却是难抵。
荒帝前冲的脚步就那么被生生的滞住……随即,迎面一道明亮剑气斩落而下,剑气未至,强大的剑势已将荒帝牢牢锁定,全不给他半点躲避空间。
最強狂暴作弊系統
嘭的一声巨响。
荒神圣骨的消融能力明显也有上限,这一道全力斩出的剑气明显已是超出了这个上限。
纵然消融,仍有残余剑气斩在身上,发出嘭的一声锐利巨响。
荒神圣骨之下,荒帝毫发无伤。
但脚步却不受控制的被击退了两步。
“休想前进!”
虎力巨刃狠狠插入地面,荒帝还来不及反应,脚下土地却已经直接高高掀起,大地仿佛一只巨兽张开了血盆大口,直接将他吞没在其中。
童龙无奈的叹了口气,道:“虽是仰仗法宝之利,但阁下能以一己之力对抗我等至此……你……手中的法宝确实不凡!”
说罢。
握出一柄圆柄长剑,喝道:“天罗地缚。”
剑刃插入地底。
霎时间,大地一阵剧烈的颤抖,距离玄机已经极近的地方,荒帝直接狼狈的被逼了出来……他刚刚竟然想要通过地底,直接袭击玄机本尊。
但可惜被童龙识破。
簡單愛-溫城 爾文ada
本已冲到极前距离的荒帝又被生生逼退。
任凭他实力再强,面对手段繁多,且不与他正面对敌的众多炼真修士。
任一人都足可与他纠缠,如今联手,自然更是让他冲不到近前,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玄机将那些精盐弹以温度极高的火焰溶解,而后再度提纯压缩,提纯、提纯……
到最后,本来约莫篮球大小的经验,已经只剩指甲还小的一点儿了。
玄机喝道:“不够、再来点儿!”
方正又取出了一大蓬精盐弹。
重生之百將圖 月鼠
过得片刻,玄机又道:“不够,我还需要。”
方正索性将所有的精盐弹,乃至于身上的精盐饰品都交给了玄机,也就是他这段时间从与暗盟对上之后,就一直提前未雨绸缪,身上精盐类的装备不要太多,林林总总几乎塞满了一个储物袋,加起来何止数吨之数。
而玄机如今修为提升极高,方正等人只是站在他的身边,竟然便已经隐隐然有承受不住之感。
几人后退几步,看着那大量已经经过科技手段无限提纯的精盐在玄机手中,被他以大法力强行压缩,以火焰生生炼制。
短短一柱香的时间。
那足足近吨的特制纯度极高的精盐,此时已经再度被急剧压缩,化为了一柄约莫半臂长短的飞剑。
这飞剑通体纯白,不掺半点杂质,可说完全是由精盐制成……
玄机持着此剑,笑道:“多谢诸位道友帮我拖延时间,眼下可以了,接下来,我一剑便可取此獠性命。”
众人闻言,各自闪身避开,面对这么一个不破防的对手,只能不住的击退他……对真元的挥霍极大,这种疯狂的挥霍真元然后再汲取的感觉,当真是让他们沉迷。
也就是玄机说了,不然的话,恐怕他们会沉迷于这种游戏中,打上十天十夜也不嫌腻。
而众人退开,荒帝也终于得了闲隙。
他低低喘息着,死死盯着前方的玄机,刚刚与十余名炼真修士纠缠,他虽狼狈,但却半点伤势没有……显然,强如炼真修士,也不可能伤到他。
“但我这一剑下去,你会死!”
玄机淡淡道。
“狂妄,我要杀了你们这些可恨的元星人啊!!!”
荒帝愤怒纵身向前冲去。
人未冲至,但身周血气已具现出一只狰狞的红色血气恶魔,狰狞嘶吼,当先向着玄机冲去,而他本人则冲向了方正……显然,对于这个能伤到他的人,他还是颇为忌惮,是以只以血气应对,而这血气乃是荒殿那汇聚了半个荒殿高端战力,乃至于十余万荒人战士气血形成。
豪門歡:大明星搶占嬌妻
连他们这些怪物们都不能等闲视之……
“方正,不用动,他死定了。”
玄机抬手。
持着手中白色飞剑,屈指向前一弹。
白光流转间,化为流星,向着前方疾驰而去。
速度快如御风驰电,血气恶魔纵然看来骇人,但却仿佛虚张声势的气球一般,直接便被从中洞穿。
血气溃散,竟完全不堪一击,而白色流光去势不减,直直的朝着荒帝而去……速度全无半点削减。
纵然强如荒帝,此时也是无从躲避,只能愤怒咆哮一声,双手握拳,向着前方白光砸去。
这精盐这种提纯法,恐怕连他也不能再免疫了……
但荒神圣骨却可无视精盐伤害。
他破不了我的……
“什么?!!!”
荒帝惊叫起来,只见那白光前方,一点青蒙蒙的灵光乍现,太乙灵木剑已是显现白色飞剑之前,已是直直的刺向了荒帝。
嗤的一声轻响。
荒神圣骨发出一声极其清脆的响声。
漆黑的骨骼之上,清晰的浮现一道浅浅的裂痕。
虽仍未能打破那防御,但玄机倾力一击,竟将这骨骼击裂了。
随即,白光飞驰而过,再度击在了那那裂痕之处,双重打击,荒神圣骨的防御终于被生生挤出了一丝小缝隙来。
虽然仅仅只是破了一道细小的缝隙。
但只是这道缝隙,却也足够让那白色刺入荒帝身躯。
精盐飞剑就那么卡在了那骨骼之中。
特制的精盐,对荒人本就有着极高的杀伤力,尤其是这飞剑又是特制,荒神圣骨能抵御任何外界的攻击,但却无从抵挡内里的侵蚀。
肉眼可见。
以精盐飞剑为中心,荒神圣骨的裂痕向着四面八方蔓延开去……
我要穩穩的幸福 今息
终于,嘭的一声巨响。
仿佛精美的瓷器破碎之声。
那副无坚不摧,连炼真境大修士都无从破防的荒神圣骨,就那么彻底破碎开来。
无数碎骨飞溅。
而身处其中,荒帝的身躯竟似是已经完全粘连在荒神圣骨之上一般……伴随着巨响声,血雾弥漫,这血雾却非是荒神圣骨的血雾,而是荒帝爆裂之时的血雾。
黑色碎骨冲霄而起……
正义真人和流亭仙子等人忍不住眼睛一亮,已是想起了什么。
可此时,玄机却已经冲上云霄,眨眼间,血雾中,那夹杂着的黑色光影已经尽都消失不见。
玄机落下,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赞叹道:“好棘手的对手,若非是方正来的及时,让我炼制出了专司应对这荒人的法宝来,恐怕我们这未来十天的时间,真的要陪他耗在这里了!”
正义真人苦笑,没想到玄机的动作竟然这么快。
但……
他目光在玄机身上微微扫了一眼,脸上却露出了一抹惊喜笑容,笑道:“恭喜玄机道兄突破化神大道。”
这话一出。
众人皆是一怔,周轻云面色微白,惊声道:“师兄……”
玄机微笑,对着周轻云颔首,道:“这家伙的防御实在太强,想要刺破他的防御,将这柄飞剑送进去,非得化神之力不可,我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