覓仙道
小說推薦覓仙道
这叫别无选择!
毕竟总不能因为儿子不听话,就放弃对他的培养吧。
豆豆肯定不是那样的修仙者,所以他现在与曹小原那小子是杠上了。
你不听话我就打。
一天打三次不够,那就打四次,他相信总有一天,儿子一定会醒悟,会明白自己其实是一片苦心来着。
不过话是这么说,豆豆每天打对方,也真的是打得有些烦了。
狼夫強占:吃定你,沒商量! 李落一
偏偏这个责任还没有办法推脱,所以他早就巴不得,有人能够来分摊自己的压力。
可问题是,有谁会帮忙呢?
这可是个吃力不讨好的任务。
如今冤大头终于出现了,柳师弟也不知道咋想的,居然用每天打曹小原来威胁自己,还说一天最多可以打五次。
这么称职的吗……
豆豆会害怕?
笑话,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求之不得啊!
絕世聖王 火昆
说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也没有错!
豆豆心中简直要乐开了花。
当然真实的意图肯定不能够暴露,否则一旦让对方发现,他的威胁不仅没用途,而且还正中自己的下怀。
到时候,对方反悔可怎么办?
心中如此这般的想着,豆豆也开始飙起了演技。
只见他脸上的表情惊怒无比,冷喝道:“柳师弟,你好歹也是通玄境界的修仙者,而小原他才筑基,身为长辈却用这么一个后辈来威胁我,你觉得这像话么?以大欺小也不怕人耻笑?”
“哼,我怕什么。”
柳姓老者的脸上露出一丝冷笑的神色:“我这还不是被你逼的,不要说什么以大欺小,你打我难道不是一样?”
“我打不过你,当然只有退而求其次,扁你的儿子,父债子偿天经地义,这有什么不好意思?”
“你……”
听对方这样讲,豆豆心中简直乐开了花,但脸上的表情,却叫一个惊怒交集,喝骂道:“尔敢!”
“哼,我有什么不敢?反正已经撕破脸皮,就算我不打曹小原,难道你就会将我放过,既然如此,我凭什么要手下留情呢?”
幸孕甜妻:嬌妻,不準逃
毒手鬼醫:腹黑世子寵狂妃 沖霄一鶴
见了师兄那愤怒的脸色,柳姓老者反而一阵窃喜,觉得自己是抓住了他的软肋。
师兄现在的表现明显是色厉内荏,这也是人之常情,毕竟天下哪个当父亲的,又会不关心自己的儿子呢?
自己以曹小原作为突破口,于情于理,对方都不得不投鼠忌器。
“师兄,你现在只要将我放过,再狠狠的惩罚那姓秦的小家伙,我就保证,绝不找小原的麻烦如何?”
臨幸尤物妻
柳姓老者的脸上,隐隐露出几分得意的神色,显然觉得自己现在,是终于掌握主动权了。
而豆豆听了这话,却没有马上回答,脸上满是阴晴不定的神色。
显然,他心中纠结以极,有些拿不定主意。
然而这一切不过是演戏。
毕竟自己如果表现得满不在乎,柳师弟又不是真的蠢货,那肯定是会引起他怀疑的。
暖寵鮮妻:總裁超給力!
好不容易碰见一个愿意不辞辛苦,免费替自己管教儿子的家伙,古剑门主可不想将对方给吓跑了。
所以自己要做的就是飙演技,装出一副纠结无比,既心疼儿子,同时又不愿意被对方威胁的样子。
不得不说,豆豆身为一派之主,在这方面还是很有天赋。
总而言之,不论秦炎,还是那柳姓老者,至始至终都没有看出分毫的破绽来着。
就这样,他踌躇了小半盏茶的功夫,随后古剑门主猛然抬起了头颅。
他的表情再也没有了纠结迟疑,取而代之的是坚定与决然的神色,断然开口:“小原是我的儿子,被我这个父亲连累,那也是无可奈何,不过你想以此来要挟我,那真的是打错主意了,白日做梦!”
柳姓老者原本智珠在握,万万没想到,掌门师兄面对这样的威胁,最后的选择,居然是不愿意屈服。
他顿时就傻眼了。
怎么办?
师兄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啊!
这不是让自己为难吗?
难不成以后还真要天天去打曹小原?
嗯,这都不是重点。
最关键的在于……自己现在应该怎么办?
而豆豆则根本没有打算,给他思考的时间,像着一侧转过头颅:“秦道友,你还愣在那里做什么?一起过来,帮我扁这家伙!”
“这……”
全程目睹了事情起因经过的秦炎,此刻同样是一脸的懵逼。
他也没想到,事情会朝着这个方向发展。
“怎么,小友不愿意?”
见秦炎愣在那里,古剑门主的脸上流露出几分不满的神色,甚至连语气都变得有几分严厉起来了。
“哪里,掌门既有吩咐,弟子当然要遵从您的命令了。”
商縱少年 一梵
秦炎醒悟过来,连忙如此这般的开口了。
且不说豆豆他惹不起,违抗对方的命令,倒霉的肯定也是自己。
而且对方的吩咐对秦炎来说乃是求之不得,他不过是太过错愕,所以反应才比较慢。
女神的貼身司機 漁火
帮忙打柳长老,站在秦炎的角度,那当然是打心眼儿里愿意的。
何乐而不为呢?
于是秦炎不再耽搁,三步并做两步,很快就来到对方的面前了。
然后二话不说,直接对着柳长老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因为有豆豆在旁边,所以杀掉对方不用想,但打的时候下手狠一些,则一点也没关系。
于是噼里啪啦的声音开始不停的传入耳朵,秦炎打得那叫一个是酣畅淋漓。
而柳长老则差点气破了肚皮。
他心里清楚,反抗没有任何用途,于是乎,此刻望向掌门师兄的表情都充满了怨恨之色。
终于忍不住,恶狠狠的开口了:“好,师哥,你偏心帮助这新入门的小子欺负我。”
“没错,我是斗不过你,但我发誓,我一定会狠狠打曹小原那小子,我一会儿就去打,我一天打他五次,不,打八次。”
一天打八次?
豆豆听在耳中,只觉得欣慰以极。
他对曹小原那臭小子早就头疼无比,如今一天打四次,对方都依旧不愿意悔改,他有心打更多,但自己身为一派掌门,每天有许多事情要做,又实在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来着。
只能是徒唤奈何!
这下好了,一切都有柳师弟代劳了。
他愿意不辞辛苦,免费替自己教育儿子,而且还一天打八次,简直太称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