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晉我爲王
小說推薦亂晉我爲王
到是那雨惜若,虽然也是眉眼传情,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可最终还是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这边,靳商钰与两大美女有着不同的心境,而此刻的乱战之局也是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刻。
“好一个剑无敌,不愧是长沙王的守护之神,现在竟然直接干起了老本行!也罢,既然如此,兄弟们,你们就快些解决掉那些家伙!省得姓剑的还有什么念想!”
“我等领命!告诉那边的人,现在如果还不联手对付剑无敌,咱们的人都要死在这里,他,他太强大了!”
“我们知道了!接下来就让他剑无敌品尝一下失败的苦果吧!”某一刻,就在左右两军的骑兵开始下死手的时候,长沙王派出来的骑兵战队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减少着。
“大人,现在的情况对咱们不利啊!如果继续打下去,恐怕最终咱们的三千骑兵都要扔在这里!”
“是啊!大人,现在您的战斗力是很强,也杀了不少敌军的小头领!可咱们的人损失的更多啊!”
“闭嘴,这都到了什么时候,还谈这种没有意义的事儿!传本尊之令,现在就是为王爷尽忠之时,只要咱们挺过来了,他们也是必败之局!”
“大人,您,你还是要三思啊!”
“还不退下,再言此事者!杀!”这一刻的剑无敌已然跳下了高头大马,远远的看上去,他就像是一支上古凶兽,几乎达到了见人就杀的地步。
若不是那左右两军用饱和式的箭雨封住了他的攻击路线,恐怕真的会出现擒贼先擒王的场面。
“娘的,你个丫丫的,你们战的越是激烈,老子就越高兴,最好是两败俱伤!不过,现在看来那剑无敌也是坚持不了多久!毕竟左右两军加起来可是有着六千之数啊!”虽然还是趴着的模样,可此刻的靳商钰早就开始盘算着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
毕竟对于他们来说,让这四方势力自相残杀只是多争取一些时间而已。至于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恐怕只有老天爷知晓了。
基于这样的考量,靳商钰也是少有的镇静,因为他要好好的感知着这里的一切,天知道在这暗夜中会不会有更多的敌对势力拥兵而至。
这边,靳商钰还在心中思索着接下来的对策,而此刻的战局已然发生了巨大的实质性的变化。
明星嬌妻養成記 木伊伊
因为就在刚刚过去的一刻钟里,长沙王的骑兵战队竟然已经损失过半!正如其中一名小统领所说的,若是继续这样的打下去,最终的结果就是全军覆没!
謝齊人家
当然了,最终这支骑兵战队中还会剩下几人,那就是剑无敌与他的死士小分队。
星空的啟示
“大人,看来咱们这一回真的是上了那人的当!你瞧,那家伙虽然趴在茅草屋之前,可从其神色上根本看不出受伤的样子!”
特工皇妃太張狂 夜之貓
“哦,你是说他是故意败给本尊!若是这样,咱们都上当了!不过现在咱们三方已然杀的昏天暗地,就算是挑明此事也是毫无意义之事!这样吧,咱们还剩下一千多人,你们带着他们向来时的路突围!相信他们两方人马也不会穷追不舍的!毕竟他们的终极目标还在这里!”
“是,小人领命!可大人您打算怎么办啊!毕竟您一个人在这里也是比较危险的!”
“无妨,虽然人少了点,可他们想要拿住老夫也是难事儿!当务之急,还是保存一些实力吧!否则这一回人才两空,王爷必定发下雷霆之怒!”
“是!小人明白!大人一定要小心啊!”某一刻,就在剑无敌看到自己的骑兵已然只剩下千余人的时候,他也是快速的下达了一连串的命令。
而那些有着不错身手的死士也是快速的引导着自己的骑兵战队向南一路败退而去。
当然了,因为左右两军共同的敌人已然败退,所以他们也是没有追赶,只是快速的将剑无敌围在了一个不算太平坦的区域内。
“剑无敌,你如果之前直接就走,我们之间何必弄到如此境地!”
“两位,你们是哪一方势力中的人已然不重要了!因为你们都被一个人骗了!”
我和上司成情敵
“哦,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不会是自己兵败,想要编出一个笑话,让我们听吧!”
“你们信就信,不信就不信!事实上,咱们都被那个年轻的公子哥骗了,你瞧他的神色,像是重伤之人吗!如果你们能够明白其中的玄妙,就应该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了!”
“哦,你是说他故意败给你!这怎么可能!要知道,以你的身手,不可能发现不到这个破绽!别在这里乱言了!败了,就是败了!”
逆仙
龍靈欲都
“哈哈哈,看来你们还真是井底之蛙,不知道天有多高,人有多强!也罢,既然你们不听本尊的劝说,那本尊也没有时间在这里陪你们了!”说话间,其实此刻的剑无敌已然是身形一动,下一刻便几个闪烁消失在暗夜之中。
再世武皇 易血
面对这种突如其来的变故,那左右两军的统帅之人也是仿佛早就预料到了一般,所以也是没有什么惊奇之处,只是相视一笑,便各自向前一步。
“兄台,看来这一回咱们的合作很成功!不仅消灭掉了长沙王的三千骑兵,而且还能够得到传说中的宝贝!”
“兄台说的很有道理!之前若不是你几番提醒,咱们之间也是兵锋相对了!不过幸好在最为关键的时候,咱们能够想得开,早早的联手对敌!”
“那个,不知道兄台下一步打算怎么做,是直接拿下这个茅草之屋,还是听信那剑无敌的话!”
“这,这个吗!好说,好说吗!”某一刻,就在靳商钰等人远远的注视之下,那左右两军的统兵之人也是相互间露出了一抹十分诡异的笑意。
那笑意中既有之前合作的愉快,也有对现下情势的内心揣测!当然了,对于靳商钰等人来说,他们之间现下的情形也是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任何人在宝贝面前都不会保持住自己的心神。
“诸位,你们也是看到了,如今虽然只剩下了两方势力,但他们之间还是有间隙的!既然如此,那咱们就更要表现出一种极度衰弱的状态!当然了,如果他们想通了,再度联手发起攻击,咱们也只好运用之前隐藏起来的弓箭了!”
“公子,你真的决定了,要知道,现在咱们如果做出选择,他们是不会追着不放!”
“伊老哥,你的意思,本公子明白,但那样做不是靳某人的行事风格!既然来了,就要保住这些好宝贝!”说话间,此刻的靳商钰也是稍稍的顿了顿神色,尔后便接着趴在地上观察着局势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