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小說推薦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血友病有好几种,嬴露薇得的是血友病A类的中间型。
没有重型那么严重和次数多,但偶尔也会出血。
“妈,这……”嬴露薇很为难的样子,“当时都那样了,小衿肯定不会愿意的。”
“不愿意就把她直接绑来。”嬴老夫人重重地咳嗽了起来,厉声,“真以为嬴家收养她,是做善事呢吗?!”
嬴家的私生子女都不少,派系又众多,如果不是有利可图,没事收养一个女儿?
否则,要收养也收养儿子,养大了还能进公司帮忙。
当初,嬴老夫人就不愿意嬴震霆和钟曼华领一个小县城的人回来。
领养一个婴儿没什么,反正小孩子没记忆。
可一个快成年的,养能养熟?
后来发生的事情,也果然印证了这一切。
“妈,您别气。”嬴露薇要的就是这样,她柔声安慰,“现在都晚上了,我们也找不到小衿,还是等明天一早,先去找大嫂。”
“你这个大嫂,也真是拎不清。”嬴老夫人气得胸口起伏,“不就是一个养女吗?还至于那么纠结?”
“这还好是小萱还在O洲那边,这要是回来了,看见家里多了个人,不会难受?”
嬴老爷子也有私生子女,但都没能成功上位。
嬴老夫人对于私生子女都很痛恨,更不用说没有血缘关系的了。
“妈,都怪我。”嬴露薇很是愧疚,“早知道就不和您说了,还让您气坏了身体。”
“妈没事。”嬴老夫人按着太阳穴,像是想起了什么,“薇儿,你那个朋友最近没来找你?”
这说的是陆芷。
嬴露薇的笑一僵:“妈,她最近有事,出国了。”
她哪里会给嬴老夫人说,陆芷和她闹掰了。
“唉。”嬴老夫人叹了一口气,“我这头疼的毛病,看来是真的没法治了。”
“妈,您别说这种丧气话。”嬴露薇撒娇,“邵仁医院不是有神医吗?只不过这位神医每周只看一位病人,我还在排队中,暑假的时候,应该就能排上了。”
“还是我女儿贴心。”嬴老夫人转忧为喜,“你也多去找找漠远,联络感情。”
仙妻難為
**
病房外。
“哎,傅老头,看来你果真是好了。”钟老爷子在等嬴子衿做完手术,瞧见傅老爷子朝着他走过来,说,“这走路都有我的风范了,行步如风啊。”
“滚滚滚。”傅老爷子被气得要死,“不如你身板硬行了吧?”
从小,钟老爷子就和他不对付。
玩扑克的时候,也从来不让他赢。
还怪他兜走零食?
他就兜走了怎么着。
千秋凰吟
“唉,你身体好了,我也算是了却一桩心事了。”钟老爷子这次没怼回去,叹了一口气,“以前咱们还能早上起来约着一起去打太极,自从二十年前你那一病……”
軍事承包商 小兵哥
闻言,傅老爷子沉默了下来:“过去的事情,也就别再提了。”
钟老爷子知道,二十年前的事情对傅老爷子来说,那是一个禁忌。
他其实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记得那一年,沪城动荡了整整一个月。
有各种奇怪的人来到沪城,去了傅家又走。
但傅老爷子不说,钟老爷子就算再好奇也不能去逼问。
“是啊,我们也老了。”钟老爷子拍着傅老爷子的肩膀,“总该是退下来,交给年轻人。”
两人正说这话,一个护士从手术室里出来。
钟老爷子忙迎了上去:“护士,怎么样了?”
“病人的骨折并不严重,手术很顺利。”护士说,“就是这几天一定要好好休息,小姑娘睡着了。”
钟老爷子这才松了一口气,又转头看向傅老爷子:“傅老头,这次我得谢谢你孙子,要不是他,子衿可能就……”
傅老爷子咳嗽了几声,很得意:“我家小七本来就善良。”
还有一句话,他没说,说出来怕钟老爷子撸起袖子和他干架。
这自己的媳妇不救,那救谁?
钟老爷子不知道傅老爷子心里的小九九:“我去看看你孙子。”
**
因为事情太大,两个老爷子也没回去,就在旁边的病房搭伙睡了一夜。
第二天的时候,第一医院又迎来了一方人马。
看见来人后,傅老爷子着着实实地给惊了:“鹤卿?”
“义昌?”瞧见傅老爷子,穆鹤卿也是一愣,“你这身子骨好了?”
“侥幸侥幸。”傅老爷子点了点头,“阎王爷看我不顺眼,把我送回来了。”
钟老爷子没跟穆鹤卿接触过,但也不会不知道他这个人,也打了个招呼:“穆老先生,你这是?”
他在帝都待了那么长时间,倒是见过穆家人。
可穆家人见过穆鹤卿的,那是屈指可数。
穆鹤卿等过很多勋章,是受国家保护的。
想要见他,那是难如登天。
又怎么还会亲自来沪城?
“我和小傅还有小嬴是朋友。”穆鹤卿没有架子,笑了笑,“听说他们出了车祸,过来看看。”
淪陷之城
傅老爷子没什么反应,钟老爷子差点把自己的胡子给扯了。
帝都人人敬仰的穆鹤卿,和他外孙女是朋友?
能说出朋友这个词,穆鹤卿分明是把嬴子衿当成了同等地位的人去看待。
穆鹤卿朝着两个老爷子颔了颔首,就走进了病房。
这个时间点嬴子衿还在睡,他就没去打扰。
傅昀深是醒了。
穆鹤卿在他旁边坐下:“知道是谁干的了?”
“嗯,知道了。”傅昀深说,“已经去抓了。”
“这件事交给我。”穆鹤卿冷笑,“敢动你和小嬴,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有几条命。”
“那您可悠着点。”傅昀深眉梢挑起,“我怕您这怒火一出,整个沪城都得遭殃。”
“臭小子。”穆鹤卿忍住了自己想一巴掌抽上去的冲动,“这点数我心里还是有的。”
顿了顿,又问:“我怎么听说,你是救小嬴才受了内伤?所以只是冲着小嬴一个人来的?”
“嗯。”傅昀深懒洋洋,“我们这可不像您老的穆家,有您震慑,谁都不敢动。”
“看来嬴家也是出了不安分的人。”穆鹤卿皱眉,“我起初还以为是傅家那些人。”
“这件事情很容易解决。”傅昀深桃花眼敛了敛,“不过是有件事情,需要穆老您帮个忙。”
穆鹤卿神色一正,肃穆道:“你说。”
“夭夭她的户口还在嬴家,嬴家收养她是合法的,她现在没成年,移出来很困难。”傅昀深笑,“麻烦穆老帮她在法律上,帮她和嬴家断绝关系。”
穆鹤卿知道他在沪城不宜太过招摇,否则会引来祸患,于是点头:“好,放心,交给我。”
**
赢家。
也是一早,老宅迎回了一个中年人。
翩翩女兒身
管家恭敬地替他开门:“老爷。”
“震霆。”钟曼华忙走了上去,她眼角还红着,“震霆,你终于回来了。”
这中年人,就是嬴家现任的当家人,嬴震霆。
嬴震霆今年四十八岁,还很健壮。
嬴家在他的带领下,才能压过钟家。
“到底发生了什么?”嬴震霆皱了皱眉,“曼华,不要急,慢慢说。”
和钟曼华夫妻这么多年,嬴震霆也知道她的性子。
要强。
绝对不会轻易开口去求助。
这还是钟曼华第一次给他电话,求他回来。
那么一定是真有大事情发生了。
钟曼华张了张口:“就是——”
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紧跟着来的嬴老夫人给打断了。
她拐杖重重敲地:“现在不是听你说废话的时候,薇儿的血友病又发作了,快点打电话给那个养女,让她去医院准备着。”
这话一出,钟曼华和嬴震霆都是一愣。
嬴震霆开口:“妈。”
“你开口也没用。”嬴老夫人没好气道,“难不成你要眼睁睁地看着你妹妹死?”
一句话,让嬴震霆无话可说。
他也看到了嬴露薇面容苍白,毫无血色的样子。
嬴震霆捏了捏眉心,叹了一口气:“曼华,打电话吧。”
钟曼华手发抖。
一方面,她根本联系不上嬴子衿。
另一方面,她也不想让嬴子衿给嬴露薇鲜血。
可嬴老夫人在这里,她没办法把事情说出来。
如果嬴老夫人突发脑溢血,她就是一个罪人。
钟曼华抿了抿唇,没有动。
“曼华?”嬴震霆又皱皱眉。
天鴻魔道 小小羽
他拿出自己的手机,找到嬴子衿的号码,就要拨过去。
大门却在这时被一脚踹开。
是一群穿着制服的人,各个神情冰冷。
为首的人看向嬴露薇:“把她抓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