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by1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鑑寶天師-第195章 恨意滔天-5muoi

鑑寶天師
小說推薦鑑寶天師鉴宝天师
甚至。
安商巨头们斥巨资购买冰种翡翠,又以每件亏掉15万的价格出售。
这种手段。
如果能在短时间内,将故友居赶紧杀绝,倒是还好。
一旦做不到…
只会越来越亏。
他们打不了持久战!
换句话说。
故友居不需要做太多,只要守住这扇大门,不给混混们乱来的机会,顾客就不会再被大量稀释。
如此一来…
就是耗,也能把巨头们耗死!
江凌云的嘴角微微扬起。
虽说。
要挽回局势,希望都将托付给故友居。
但双方早已结盟,完全可以信任。
就在此时。
不远处的鬼街一角,呜泱的行人,忽然乱作一团。
“民叔?”
“民叔回来了!”
“您都不知道,您不在的这些天…”
江凌云精神大振!
唰。
透视之下。
前方长街上,民聊生被众多古玩店主拥簇,恰似众星捧月,快步朝故友居而来。
很快。
民聊生来到大门口。
“民叔。”
江凌云眉目含笑。
寒暄之际,也安心不少。
民聊生来历神秘,坐拥故友居,是鬼街的主心骨。
有他坐镇,肯定能帮自己大忙!
然而…
“江先生…”
石阶下。
民聊生缓缓抬头,面色骤冷!
“几番折腾,将故友居名声、顾客,全部丢尽…”
“你真是好手段!”
江凌云蓦然怔住!
“民叔…”
他怎么也没想到,民聊生回来之后,开口就是对他的怒斥。
“哈哈!”
鬼街不少店主,都聚在故友居门前。
捧腹大笑!
“民叔说的是。”
“江凌云这只臭虫,把我们都害惨了…”
“民叔,既然您回来了,还请您做主…”
“把他赶出去!”
民聊生紧闭双唇。
踏上石阶之际,紧盯江凌云,眼里尽是怒火。
随后。
“哼!”
他大袖一甩,收回目光。
“江凌云,你记不记得许诺过什么?”
“无论何时,都要不惜一切…”
“保住故友居!”
民聊生言辞犀利。
似是早有准备,让人无法反驳。
“如今呢?”
“你大出风头,惹怒安市黑白两道,还要拉着故友居送死…”
“所有客户,都被巨头抢走!”
言及此处。
民聊生老脸涨红,牙齿咬的咔咔作响。
但停顿片刻后。
满腹怒气,反而消去许多。
“再这么闹下去,故友居将万劫不复。”
民聊生声音平静。
此时背负双手,迈过门槛,进入小院中。
声音,徐徐落进众人耳中。
“你我的合作…”
“到此为止!”
之后。
绕过影壁,彻底从众人面前消失。
江凌云面沉如水!
根本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怎么会这样?
民聊生和自己结盟,甚至愿意倾注一切,直接把故友居,交到阮思弦手上。
现在,居然说出这种话…
大门前。
短暂的安静后,所有人哄然大笑!
“哈哈…”
“江凌云,你怎么傻了?”
“不长脑子!”
“无法无天、胡作非为,终于得罪了安市所有势力,你还以为,民叔愿意帮你?”
鬼街诸多店主,大肆奚落、嘲笑,完全没有顾忌。
痛快!
许多人别提多爽!
譬如刘老汉、王二麻子等,今时今日,恨不得把江凌云,贬低到泥土里。
当初。
江凌云指使阿宁等人,在鬼街大肆淘货、捡漏,几乎所有的宝贝,都被鉴宝阁收入囊中。
此后,更是用冰种翡翠、三彩陶釉,连连戏耍鬼街与谢家。
他们对江凌云的恨意…
远非赔钱那么简单!
名声尽失、钱财两空,乃至还被普通民众,肆意羞辱。
怎能不恨?
如今。
终于有机会一雪前耻,他们自然不会轻易放过。
但…
江凌云却充耳不闻。
“民叔!”
他很快惊醒,大叫着冲进小院。
那张永远镇定自若的脸上,终于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紧张。
不行…
江凌云心里乱成一团。
想扭转颓势,故友居至关重要,甚至是唯一的救命稻草。
绝不能失去!
可刚刚绕过影壁。
阮思弦的哀求声,已清晰传进耳畔。
“民叔…”
“丢失顾客只是暂时的,我们一定会想办法。”
阮思弦展开藕臂,拦住民聊生的去路,一双秀眉紧蹙,朱唇轻轻颤动。
“再给我们一点时间…”
江凌云心如刀割!
想不到…
他居然要靠自己的女人,帮自己求情。
“哎!”
民聊生重重叹了口气。
望着阮思弦,眼里划过一抹不忍。
但最终。
“阮小姐,你可能弄错了…”
民聊生声音冷漠。
字字句句…
如刀似剑,杀人诛心!
“我之所以帮你们,完全是看在阮家的面子上!”
“你跟我,哪有什么交情可言?”
“所以…”
“不必多说!”
阿财守在一旁,面无表情。
似乎早已知道这个结果。
“民叔…”
阮思弦错愕的睁大美眸,眨眼之间,绝美的脸庞血色尽失。
眼泪也如泉涌出。
“算了…”
江凌云终于看不下去。
正准备走上前…
身后的大门外,异变陡生!
一阵杂乱的吵嚷,顷刻传进院中。
“你,你们是什么人?”
“你管不着…”
“谁想进这道门,就赶紧交钱。”
“不交就滚蛋!”
江凌云双眸微凝。
那些混混…
果然又来了!
唰。
江凌云一个箭步,眨眼冲了出去!
大门前。
几个混混手持水果刀,占据了整个大门,正在冲围观众人,耀武扬威。
一瞬之间。
绝望、愤怒、悲哀…
江凌云看着他们,前所未有的哀怒,将他彻底点燃!
“吗的!”
嗡。
清刚匕瞬息轻吟,于空气中划过一道凄冷弧线。
“你…”
混混们话还没来的及说。
持刀大手,便连着手腕齐断!
“啊!”
一个呼吸的功夫,惨叫声响彻天际!
围观众人脸色煞白。
海图神权 戏骨
“杀,杀人了…”
“救命啊!”
惊慌之际,有人逃窜,有人尖叫!
场面已然失控。
江凌云反握清刚匕,浑身散发可怖气息,眼中杀机毕现。
声音寒冷,令人如置冰窖!
“你们…”
“该死!”
几个混混面若金纸!
强烈的恐惧,袭上心头…
“快,快跑!”
一个个不顾一切,朝着不同的方向,仓惶逃走!
江凌云冷冷望着几人。
跑?
那一定要快!
他收起清刚匕,随意确定了一个目标,好整以暇,右脚轻轻踏出。
悠然自得的模样…
胜似闲庭信步。
逃。
快点逃!
江凌云脚步不快。
却是靠着透视,将那个混混的行踪,牢牢掌握。
故友居所在,乃是鬼街深处,江凌云向西追逐,很快就到了两街交叉口。
片刻后。
一座三层欧式庭院前,他终于停下。
庭院百亩,坐落怀安区边缘,又与鬼街相邻。
能买下这种地方的,绝对非富即贵。
只是…
街道上车水马龙、行人熙攘,庭院之中却静谧无声,半个人影都看不到。
“嗯?”
饶是盛怒的江凌云,此时也忽然惊醒。
“奇怪…”
“那个混混,应该是进了这栋小楼。”
“难道有埋伏?”
哼!
他冷哼一声。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可怕的?
杀!
江凌云立刻踏入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