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k6h好看的都市小說 鎮國天師 起點-第497章 風魔伏法-o8vx8

鎮國天師
小說推薦鎮國天師镇国天师
面对已经化魔的风魔倾力一击,这矮小老头并不慌张,同样抡起了左手,将这倾天的魔煞掌劲化解,口中喝骂一声,“孽障,居然引来这里的地煞之气附灵,你以为这样,就能助自己超脱凡尘了吗?”
他口中说着话,整个身子却在不停地蕴积力量,袖中忽然滑落出一把玉如意,遮天一挡。
砰,有一股很恐怖的气息从玉如意上面激发出来,化作一道清脆的响声,直扑前去。
风魔丧失了理智,见这气息袭来,根本不挡,反而更加卖力地催动双掌,试图将这矮瘦的老头儿给逼开。
矮瘦老头儿挥动手上的玉如意,将那滔天魔焰一一化解,然后凌空虚点,一道肉眼看不见的气息滑过,恰好撞击在风魔的胸口上,顿时弥漫出“滋滋”不绝的浓烟。
啊!
风魔终于感受到了痛苦,急忙腾出一只手来,愤怒地抓向那玉如意,然而矮瘦老头手上的玉如意却是灵性十足,反而撩出一股神秘的气息,将风魔那五根坚硬如铁一般的爪子,全部都挡了回去。
风魔没有办法挡开这个小老头,心中不由得狂怒,直接倒飞了数米,放弃了贴身肉搏,将双手同时一举,空气中无数阴煞的气息浮动,转而爆发出密密麻麻的雷鸣声。
这并不是真正的雷电,只是阴煞气息太过浓郁,与空气摩擦制造出来的幻觉——而在这股气焰的冲击下,我们头顶上面的石块,则纷纷跌落而下。
七剑成员全都汇聚在一起,拍掌的拍掌,挥剑的挥剑,将头顶落下来的石块纷纷弹开,而一直躲在风魔背后的顾兰等人,眼看大势已去,则是纷纷惊呼着,涌向了房间后面的一个通道。
此时这房间即将崩溃,在风魔那夸张的气息冲击下,所有人都感受到这片空间的摇摇欲坠,望着拼了命逃跑的顾兰等人,张松率领的七剑也来不及阻截,只能朝着我们喊道,“这老东西要将整个空间都毁了,和我们拼得同归于尽,走吧,我们也退后!”
他话音一落,我们便匆匆往铁门外冲去,穿过铁门,我倒是放心不小那个正在与风魔强势拼斗的瘦小老头,一边跑,一边回头询问,说那位前辈怎么办?
张松摇头说道,“不用管,掌教真人的修为绝不下余风魔,这小小困境,还不足以对他构成伤害!”
果然,我们这边刚一跑出大铁门,身后那气势已经攀升到了顶点的风魔,却突然一声凄厉尖叫,压在我们心头的那股气势也随之一松。
听到这突兀的叫喊声,我们全都忍不住一惊,张松则忍不住抚掌大笑道,“看来掌教真人已经成了,走吧,我们继续退后,到了安全点的地方再说!”
说着,张松脚步轻快,依旧拉着我们朝通道外面狂奔,此时通道内各种法阵都已经被暴力损毁,已经没有东西能够阻止大家逃离。
我们轻松越过了地下通道,不久后,便来到了之前和顾兰等人拼斗的地方,来到这儿,空间中那股紊乱的磁场线已经平复了许多,战斗应该波及不到这里,我和陈玄一也终于可以松口气,背靠着墙壁,停下来喘息休整。
张松就站在我们身边,也是常常地舒了口气,大呼侥幸。
我和陈玄一歇够了,都不解地抬头,询问刚才那矮瘦老头,是否真的就是崂山教派的掌教真人,为何这种人物居然会亲自驾临渝城?
听了我的疑问,张松忍不住哈哈大笑,摇头说还不是因为灵鸠长老闹的?我这位师叔背弃宗门,改投魔教,在落网之后,我便将这个消息传递回了崂山,而掌教真人听说此事之后也是痛心疾首,便亲自下得山来,打算将灵鹫师叔押回山门受审。
“这么巧,掌教真人前脚刚到,后脚我就接到了周坤打来的电话,说怀疑这个电子厂里面,可能存在一些魔教的余孽,于是我便邀请掌教真人,让他陪同我一起前往,这才阻止了一场大祸。”
听完,我和陈玄一都是面面相觑,感叹这人世间的事,实在是太巧合了。
要是没有没有那位灵鸠长老的“投敌叛变”,堂堂崂山掌教真人,哪里会亲自下山行走,而他老人家若是不来,恐怕整个渝城,也找不出能够克制风魔的人选。
白 髮 魔女 傳
这可真是苍天有眼,一饮一啄,都是天定。
我们这边谈话刚刚结束,忽然间,那通道中又是一股炸雷震响,很快通道中便塞满了暴走的阴煞之气,化作狂风烈烈袭来。
我们这帮人纷纷抓举着武器跳将起来,凝神戒备,不过等待多时,一直不见有任何敌人追上来,反倒是通道内部,传来一个人闲庭信步的脚步声,直到距离逐渐拉近了,我们定睛再瞧,顿时捕捉到崂山掌教真人那道清瘦矮小的身影,正拎着一颗已经枯萎的人头,表情漠然地走向这边。
“风魔……那颗脑袋是风魔的!”
乍见这一幕,我们所有人都忍不住惊呼起来,每个人都将震惊的目光,齐刷刷定格在风魔那断裂的颈桩上,面色呆滞,内心有着形容不出来的惊悚感。
如此厉害的风魔,真的死了?被这为看似瘦小的老头,直接拧掉了脖子?
面对诸多诧异中带着弄弄惊恐的目光,那矮小老头却是温和一笑,摇摇头说道,“这老魔自己作死,引导了太多地脉之灵在体内,最终支撑不住,爆体而亡,这人头倒不是老夫拧下来的,而是他自己作孽太深,最终得到的结果。”
“前辈过谦了,这一次,多谢真人出手援救,我们才有活命的机会。”
听了这话,我和陈玄一急忙上前,双双对那矮小老头行礼,这老头倒也不拿捏架子,只是捋着胡须,嘿嘿笑道,“早就听闻林家后人的大名,今日一见,果真不同凡响,两位替力挽狂澜,将这恶枭逼到这一步,也算是为中原术道界,除去了一个心腹大患。”
说完,这位崂山掌教真人便将手中的风魔人头,递给了恭敬伫立在一旁的张松,轻声叮嘱道,“老夫把这人头交给你,带回去向上面交差,作为交换,你将那叛徒交给我,带回山门受审,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