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之雄霸海外
小說推薦大明之雄霸海外
“不错!”戴维先生附和道:“我们是很好的海盗!”
并不是讨好皇帝,别看中国人做海盗不亦乐乎,但他们有底线,那就是不胡乱杀人还有不得歼银女人。
闲得无聊逼俘虏走桅杆的事情,中国人真的没干过—把俘虏蒙上眼让他们走伸出海面的桅杆是海盗们喜欢的娱乐方式。
中国人就是抢了分钱,不做其它坏事,他们甚至会给俘虏们吃饱呢,一些俘虏在被转交给奴隶主之后,过上了食不果腹的生活,才知道世间的险恶,中国军人真是好人!
“陛下不打算攻打罗马吗?”戴维先生问道。
直取罗马,俘虏罗马教皇!
愛情藍皮書
相比之下,银元与女人不过是添头,教皇是最大的战利品!
“还没到这一步!”颜常武淡淡道:“各舰队都回家过年,我们也准备消停一下了!”
“陛下圣明!”戴维先生恭维道。
南华舰队连续一年的征战,很多战舰都没作保养,再高强度的使用下去,难免报废,因为是木头船!
海船呆在海里久后,船底会长藤壶,中国人喜欢吃,被称为地狱美味,但它们对海船确实不那么地友好。
王牌傭兵 靜止的煙火
生藤壶多的海船会速度减慢,会对船底造成破坏。
还有“船蛆”,别名凿船贝,听它的名字就知道那玩意儿对船的危害,它们以木头为食,是有名的海洋穿孔动物,不仅能穿凿海中的木质建筑、木船、竹筏、竹架等,也能穿凿海滨的红树树干和根部,繁殖力强,生长迅速。
对付它们最好的方法就是把舰船送进干船坞里,用火烤船底来消灭船蛆,同时清理藤壶。
在和平年间或战事不烈的时候,南华舰队实行三三制,即三分之一的战舰执勤,三分之一的战舰训练,三分之一的战舰保养。
如此战舰得到维护,状况良好。
现在仗打得大了,南华舰队有许多战舰已经连续值勤一年时间,非常危险,因为你不知道船蛆吃掉了你的船多少的面积!
事实上,已经有不少迹象表明船蛆的威胁在一天天的临近,有的战舰无故船底浸水,渗透,导致舰员们天天要排水,工作负担不小,还提心吊胆的!
再打下去,不用白皮来攻,自家舰队就得沉了。
我身邊的鬼故事 夜半微風之老鬼
因此南华舰队顶多保持一些战舰在战区,保持对白皮的压力,但大部分的战舰回缩。
如今帝国已经在塞浦路斯建了两个干船坞,但远远不够,然后在埃及、红海沿岸及亚丁港等处正在修建十个干船坞,得把战舰都弄去保养,方是持久之计。
不仅海军打不下去了,陆军的许多老兵已经超期服役,正常年间他们早就退役了,现在打下了伊斯坦布尔,战争告一段落,得让他们带着战利品与奖金回家与家人团聚。
不仅仅是陆军,海军在战舰维修时让官兵们放假,回家!
學霸的諸天神豪系統
这些人离开军队,新上来的补充兵不能这么快就发起大战。
想打也打不了,火药打光了,军费用光了,你怎么打?
女總裁愛上我 天堂羽
照帝国的子民们看来,颜常武虽然好战,但他还懂得让军队与国家休养生息而不是穷兵黩武,这是帝国的幸运。
颜常武安排了张家玉主持对白皮与包头佬的陆战事宜,让海军上将颜东来、卡博特与甘棠负责地中海战事,其余各军,退兵!
他在塞浦路斯滞留期间,大部分的高官与相当多的部队先行返回帝国本土,有的走得快的甚至回家过年了。
大的战事打不起来了,能走的都归心如箭,所以说中国人其实是风筝,飞得再高再远,也总是牵挂着陆地,最终还是回归陆地。
颜常武与戴维先生启程离开塞浦路斯,前往埃及。
鉆石戀人
他们乘坐的是巡航舰式的快船,叫做海军一号,船上只有必要的水手与简单的火力防护,另外还有十二艘巡航舰为他们护航。
他们一直赶路,到了埃及的苏伊士运河河口,就由拖船拖着通过运河,运河两岸由陆军保护。
没有上岸,也不去开罗视察一下。
但当过了运河,进入红海之后,到帝国的苏丹行省苏丹港停留时,颜常武专程上了岸,听取苏丹行省总督徐孚远的工作汇报。
苏丹行省太重要了!
它位于埃及以南地区,有尼罗河之利,两岸就是肥田沃土,面积广大!
地区内河网密布,水力资源丰富。淡水水域多多,可以大力发展水产养殖业。它的沙漠面比埃及少得多,而森林多得多,自然条件比埃及有利得多了,埃及就一条尼罗河,其它都是沙漠。
拥有大量的金属矿产,有铁、银、铬、铜、金、铅、石棉、石膏、云母、滑石、钻石、石油、天然气和木材等丰富的自然资源。
回春坊
更可喜的是,苏丹行省就是中国人的天地,99%的人口都是中国人,仅仅几年的时间,中国人就把原住民给彻底地干掉了,或杀或卖掉,尽数解决(主要是红海西海岸到尼罗河的西海岸之间的区域)!
这一切,都是坐在颜常武左侧这位象个农民头的徐孚远徐总督的杰作。
徐孚远,大明松江府华亭县人,为著名的首辅徐阶小弟徐陟的曾孙,徐阶就是扳倒大奸臣严蒿的那个。
孚远幼能诗文,才气横溢。与陈子龙、夏允彝交厚,得他们推荐出仕逐步升迁。
在他成为苏丹行省总督时,让人感到意外,认为他不一定行。
徐孚远文名甚著,诗作质量大有可观,诗风苍劲雄浑,豪宕忠义之气贯注其中,是大明书生的代表。
没想到他到达了苏丹之后,干得有声有色,将土著一扫而光—别人问他咋搞,他说不服从者杀,服从者被卖掉,就这么简单!
说得简单,实际上他的签发的斩首令有一大叠纸之厚!
堪称是杀人不眨眼,被人誉为“会咬人的狗不叫!”
颜常武在戴维先生的陪同下听取徐总督的汇报,是的,苏丹行省已经成为了帝国对欧洲、非洲与包头佬攻略的重要支撑点,那里生产大量的谷子充当了周边地区军民的日常口粮,玉米则是牲畜的口粮,小麦可当军粮—做饼干咧,是南华帝国海外行省中最大的粮食出口基地!
种出的花生、芝麻可榨油,油饼是牲畜的口粮,也是阿三的伙食—没错,真的是阿三皇协军提供油饼充当伙食,好的油饼给阿三,差的油饼喂马。
不要以为这是对阿三的羞辱,阿三皇协军能够吃到油饼,远比在他们阿三各邦里吃得好。
他们在邦内,许多人吃空气。
一日一餐,甚至二日一餐,哪象在皇协军的饭堂内,吃到满嘴流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