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小說 西遊之絕代兇蟾 txt-第三十八節 定風珠推薦

西遊之絕代兇蟾
小說推薦西遊之絕代兇蟾西游之绝代凶蟾
要说起这炼魂术,其实还是云翔从谛听那里无意间听说过的。
据说,此法乃是东来佛祖所创,可以将人三魂七魄中的一魂一魄强行抽取出来,炼入一件法宝之中,如此一来,那持宝之人便对受术者有了绝对的控制权,不但可以随时监控到他的生死,甚至于,只要他愿意,还可以随时取对方的性命。
当然,要想施展这样的法术,也不是一件容易之事,需要施术者的修为绝对碾压受术者,比如说,对黄天风施展法术的,正是东来佛祖本尊。
说来也是有缘,当年东来佛祖曾将此术传授给幽冥菩萨,而幽冥菩萨也曾以此法将属下一众护法、鬼王的神魂抽取了部分,炼成了他手中拿着的那串法珠。
因此,当初无支祁杀了孟婆之后,云翔在地狱中杀了几个护法之后,便立刻被他察觉,赶到了十八层地狱,将云翔堵了个正着。当然,这些都是事后谛听告诉他的。
后来,幽冥菩萨身死,那串法珠落入了祖冲之的手中,他不忍再以这般手段控制下属,便将其中的魂魄尽数归还给了它们的主人,反倒赢得了幽冥殿一众高手的真正忠心,如今他这假菩萨当得有声有色,也正是与此事有着极大的关系。
正因为有着地府中这一段经历,云翔对这炼魂术可谓是知之甚详,此事听得黄天风说起,才会忍不住大吃一惊,失声问道:“黄兄弟,你若是中了炼魂术,可知道他们将你的魂魄封到了何处?莫非在东来佛祖手中?”
黄天风叹道:“云兄弟,你果然是见多识广,连这等独门法术都听说过。东来佛祖将我的魂魄抽取之后,却并没有带在身旁,而是炼入了一粒佛珠中交给了灵吉菩萨,名曰定风珠。可惜那灵吉菩萨也是东天数一数二的大菩萨,平日里待在东来岛根本不会离开,要想将其盗出,只怕是千难万难啊。”
云翔听得这话,顿时目露恍然之色,记得西游记的故事里也有一粒定风珠,足以定住三昧神风,可万万没想到,在现实的世界里,这定风珠定的居然是黄天风,着实让人始料不及。
不过,结合西游记的故事来看,倒是给他提供了一条现成的思路,要想取得定风珠,似乎也并非难事啊。
想及此处,云翔的嘴角不由得勾起了一道弧线,道:“兄弟莫急,此事难逃我预料之中,既然能把你从东天救出来,我便早已想好了万全之策,定然能将那定风珠夺下,你且放心便是。”
黄天风闻言顿时又惊又喜,在他看来,云翔此时早已是无所不能的存在,若说能够救他,自然就不会有假,忙道:“云兄弟,此话当真?”
云翔道:“相识多年,我何曾骗过你?”
一旁的虎先锋则是插口道:“云寨主,不知若要救下三当家,可需要我回去请大当家亲自出马?”
云翔哈哈一笑,道:“这等小事,便要大当家亲自出马,说出去岂不是惹人耻笑?此事只需你二人依我之计行事便可,剩下的事情,便只管交给我就是。”
黄天风大喜,连忙与虎先锋齐称遵命,便与云翔细细求教起了计策。
却说玄奘师徒一行离了浮屠山,一路向西行去,不日间便已来到了黄风岭下。
玄奘见那巍巍大山气势雄浑,颇有几番神秘之感,不由得叹道:“这西域山岭果然是别有一番风味,倒与我大唐颇有几分不同,悟空,你且看看,这山中可别是又有什么妖怪,再来为难咱们师徒才好。”
悟空不由得笑道:“师傅如今可真是杯弓蛇影了,世间有哪有那许多妖怪?况且,就算真有妖怪,也决计不敢来招惹咱们,若是真有那不开眼的,也正好过来让老孙杀上几个解解闷。”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西遊之絕代兇蟾 貪玩的提莫-第三十八節 定風珠推薦
这话一出,一旁的八戒却难得地出声附和道:“师傅,猴哥这话也是有些道理的,你有所不知,猴哥不但在凡间声名赫赫,便是在天庭也是无人不知,曾当得好大的天官,又有哪个敢来招惹他?”
玄奘一听这话,顿时来了兴趣,奇道:“哦?悟空竟然曾在天庭为官吗?也不知他到底当的是什么官,竟有这般威势?”
八戒偷眼看了看悟空,见他已是微微皱起了眉头,便笑道:“敢叫师傅知道,猴哥当年在天庭可是堂堂的弼马温,不知你可曾听说过?”
玄奘一怔,道:“我跟在唐王陛下身边,也曾听说过不少官职,却不知这弼马温又是什么官职。悟空,你不妨说与为师听听。”
悟空此时却已是恼怒道:“师傅,休要听这猪头瞎说,什么弼马温,老孙也是不曾听说过。当年我在天庭之时,可是玉帝亲封的齐天大圣,有守护蟠桃仙园之重任,便是三清圣人都要敬我三尺,远非寻常天官可比?”
谁曾想,八戒却仍是皮笑肉不笑地道:“师傅,那齐天大圣之名听上去厉害,却连蟠桃会都不曾参加过,为此还惹下了大祸,不像是我,当年身为天河府天蓬元帅,那蟠桃盛会可是从来不曾缺席……”
砰,话还没说完,悟空已是一脚踢出,顿时将八戒踢了个跟头,怒道:“你这猪头,整日里就会吹嘘些昔日之事,却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如今的样子。”
八戒“啊呦”惨叫一声,已是怪叫道:“师傅你快来评评理,我只是就事论事,他却又动手打人,还请你为徒儿做主啊。”
玄奘不由得手扶额头,心中也是颇为无奈,自打离开高老庄以来,八戒总是处处言语间挑衅悟空,时常惹来悟空拳脚相向,让他这个当师傅的管也不是,不管也不是,着实头疼得紧。明知会挨打,却偏偏毫无悔改之意,也不知这八戒是真傻还是假傻。
他却哪里知道,八戒时常以昔日旧事试探,实则正是为了从各种角度探查悟空的真实身份,而他每次提出的,其实也都是孙悟空最为敏感之事,若是哪天猴王无动于衷,反倒才是漏了破绽。
无奈之下,他却也只得劝道:“悟空,八戒本就是心直口快之人,你不可总是动手打人。八戒,你也少说几句,若明知悟空不喜之事,还是莫要多提了。”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八戒这才嘟嘟囔囔地爬起身来,不敢再多言,而悟空却似乎是气不过,冷哼道:“罢了,师傅,你们且在此稍歇,我去找些吃的回来。”
说完,他气鼓鼓地一个筋斗翻出,便已化作遁光不见了踪影,只留下看上去一脸痴痴傻傻的八戒,还有只能无奈摇头的玄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