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富楊飛
小說推薦首富楊飛
杨飞的车被砸时,耗子等人当然已经知道了。
可是,正当他们愤怒的想要冲出去干他一架时,被钱多拉住了。
“不用理他们!”钱多冷笑一声,“他们今天砸坏的,必定会多倍奉还回来的!”
耗子和钱多打过几次交道,当然知道这个人有本事,便硬生生忍下了心中的恶气。
钱多打了个电话,对耗子道:“走吧!不用管他。这畅园里面多的是玩乐项目,你只管去耍,这里有我看着呢!”
耗子道:“我也不喜欢玩这些玩意,我还是老老实实等飞少出来吧!”
钱多点点头:“难怪杨先生一直用你当司机,你果然不错。”
耗子咧嘴一笑。
可是,当他看到那些人还在继续砸自己的车时,脸上的笑容,立马就消失不见了。
这辆车,耗子其实只开过几次,也就是杨飞来北金时,偶尔才开一下。
要说有多么深厚的感情,倒也谈不上。
如果是他经常开的那辆劳斯莱斯被人砸的话,估计天王老子也拦不住他杀人的心!
此刻,杨飞和李毅的谈话,告一段落。
杨飞意外的是,李毅谈到了许多跟半导体发展走向的关键问题。
这些问题,有些是杨飞已经想到了的。
不能说是想到了,应该说是他已经知道将来走向的。
而有一些,是他不曾想到的,而李毅却想到了。
这就让杨飞惊讶甚至是震惊了!
李毅怎么对半导体的未来发展趋势如此熟悉?
如果说,这世界上有一个人,能令杨飞感觉到害怕的话,那这个人必须是李毅!
和李毅的一场谈话,让杨飞受益非浅。
李毅和其它约定的时间是一个小时。
而他和杨飞的谈话,也正好谈了一个小时就结束。
这种对时间的掌控,更让杨飞感受到这个人的天纵其才和深不可测。
每次和李毅接触,杨飞都会强烈的感觉到,这个人太、太高不可攀了!
也只有和李毅在一起时,杨飞才觉得,自己拥有的一切,也不过如此,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
敲门声响起来。
守墓手劄 北方冰兒
杨飞笑道:“想必是他们来了。”
李毅微微一笑:“他们也该来了!”
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而包厢的房门是反锁了的。
杨飞很自然的走上前,将门打开了。
在李毅面前,杨飞从来不会托大或装大佬。
杨飞以为来的是陈大少和阿宝他们,没想到站在门外的,却是唐宇航,还有那个鸭舌帽!
“你们来干什么?”杨飞的语气很冷。
“杨、杨先生!”唐宇般满脸的哭相,有如丧家之犬,耸着鼻子,带着哭腔,哀求道,“求求你,当我是个屁,把我给放了吧!”
杨飞回头看了李毅一眼。
李毅翘着二郎腿,朝杨飞摆了摆手,仿佛在说:你别看我!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处理。
杨飞心想,李毅是不是早就知道,这些人会来求饶?
鐵城訣
他俩刚才同时说了一句话,都说他们来了。
可是,杨飞说的“他们”,和李毅说的“他们”,并不是一样的人。
杨飞收回目光,冷笑道:“不知所谓!不要打扰我们谈话!”
他说着,便要将门关上。
就在他啪的将门摔上时,却听到了嘭的一声响。
唐宇航居然用身体拦住了门的合拢动作。
可想而知,沉重的房门,正好哐啷在了他脸上。
唐宇航顾不上疼痛,紧接着扑嗵一声,跪在了杨飞面前。
杨飞皱了一下眉头:“你这是想耍赖?找个垃圾堆跪着去!别跪脏了我这边的地!”
唐宇航道:“只要杨先生肯放过我,我这就找个垃圾堆跪着去!”
杨飞:“……”
唐宇航偷看了杨飞一眼,见他不表态,便抡起两只巴掌,啪唧,打了自己一巴掌!
这一下打得很响亮,打得很痛快!
杨飞长这么大,还没见过打自己打得这么狠的人!
唐宇航右手打完,左手跟上,又狠狠抽了自己左脸一巴掌。
他一边抽自己,一边求饶:“杨先生,求你饶命啊!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得罪你的。”
杨飞冷眼看着他,没有说话。
既然李毅出了手,如果小小苦肉计就饶了唐宇航,岂不是太对不起李毅了?
唐宇航抽得自己脸上红得发紫了,两边脸上肿起来,跟个包子似的。
他抽一下就说一声:“我错了!”
杨飞冷冷的问道:“我那辆车,是你叫人砸的吧?”
唐宇航道:“是,我承认,是我叫人砸的。该赔多少钱,我双倍、不,三倍!三倍赔给你!你要是嫌少,我可以赔你五倍的价钱!赔你新车的五倍价钱!”
耗子和钱多已经站在到外面。
陈大少和阿宝等人也到了。
超級靈氣 爬泰山
“哟!刚才砸车砸得挺爽的吧?现在跪得也挺爽的吧?”陈大少哈哈笑道,“这么跪着,算便宜你了!要在你膝盖下面撒一层图钉,再叫你跪才对!”
夫君團團轉
唐宇航听到这话,吓得三魂丢了两魂!
都市最強奶爸
“饶、饶命!”唐宇航说话都结巴了,“对、对不起!我错了!我错了!”
他居然哭出来了!
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如丧考妣。
杨飞心生厌恶,实在不想再看到这人渣,便喝了一声:“滚吧!”
唐宇航兀自听不懂杨飞的言外之意,还在不断的求饶。
有些人就是这样,你不把饶了你这三个字说出来,对方是理解不了你的话意的。
杨飞道:“想让我饶你,这是不可能的!除非你人死了,我们之间的账才消了!否则,我以后一定让你不好过!给我记住,以后再让我见到你,我绝不轻饶你!还不快滚?等着春节领红包呢?”
鸭舌帽拉了拉唐宇航的衣袖,低声道:“快走吧!杨先生饶过我们了!”
唐宇航这才如梦初醒,谢过杨飞饶命之恩,慌忙起身就要走。
杨飞喝了一声:“你等等!说你呢!戴帽子的那位!”
鸭舌帽嘴角一抽筋,很想跑开,但又不得不转过身来,赔着笑脸,看着杨飞:“杨先生还有什么吩咐?”
杨飞道:“抽自己嘴巴,抽到和你朋友一模一样为止!”
“啊?”鸭舌帽骇然。
杨飞道:“听不懂人话?耗子,监督他,看到他抽肿为止。”
誤惹冥王:妖嬈驅魔師 良辰墨錦
李毅走了过来,说道:“杨飞,你不在乎那辆车吧?”
杨飞道:“无所谓啦!”
李毅道:“既然你不在乎,那也不在乎他赔钱吧?”
杨飞道:“当然不在乎!”
李毅淡淡的道:“那就报警抓他们吧!刚才姓唐的已经招了,砸车的人是他喊来的!他已经犯罪了!把他们送进牢里,吃两年牢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