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精神病院走出的強者
小說推薦從精神病院走出的強者
龙猿被林凡欺负过。
心情很不好。
一直惦记着林凡,他很想询问龙神,亲爱的老祖宗,你有没有给我报仇,将那可恶的家伙弄死。
只是他没有询问。
不是他不想询问,而是没敢问,眼前这位可是老祖,他哪里有胆量询问。
“老祖,那里有问题吗?”
龙猿发现老祖的目光一直盯着远方的山峰,他也跟随着朝着那方向看去,但他没有老祖看的那么透彻,并不能看到更多有用的东西。
“等我回来。”
话音刚落。
龙神朝着那座山飞去。
长白山就是一处很神奇的地方,天气变化无穷,曾经一年四季,但随着复苏的原因,天气变得很恶劣,眨眼间,原本晴朗的天,就变得恶劣不已。
落到地面。
至尊妖嬈:邪妃扛上腹黑王
“嗯?”
一股极强的威势铺天盖地的涌来,笼罩着龙神,绝对不是寻常情况,正常人难以抵挡。
“拥有古老的存在,形成的威势永远都是如此的恐怖。”
龙神惊叹着,修炼到他这种境界,能够感受到别人感受不到的东西,此地绝对有恐怖的存在,否则不会这样。
随着他不断向上攀登,威势越发的凌厉。
他走过的地方,林凡也走过。
但林凡走到半路就远离退回,没有继续前进,龙神走了林凡没有走的路。
“本座龙族龙神,成眠此地的你,可出来与本座一见。”
别人是冒险挖掘真相,而龙神则是想见到对方真身,他有这样的资格,也能有这样的能耐。
突然间。
地面浮现光辉,触发某种禁制,形成一幅巨大的禁制阵法。
龙神眼睛里绽放光芒,龙神之眼破绽虚妄,寻找破绽,缓慢抬起手臂,一指点在虚空,嗡的一声,指尖所落地方,宛如镜面破碎般裂开。
妃不從夫:休掉妖孽王爺 千苒君笑
咔擦!
裂纹蔓延。
面前的空间已经密密麻麻。
“雕虫小技,岂敢在本座面前放肆,出来一见吧。”龙神的声音拥有极强的穿透性,化作一点朝着深处传递而去。
顿时,触碰到真正的禁忌。
有浓烈黑雾沸腾而起,就跟煮沸的热水似的,滚滚而起,滔滔不绝。
紧接着。
有灰色巨手破空而来。
龙神紧皱眉头,竟然感受到一丝非同寻常的气息,呼啸一声,一拳挥去化作长虹,直接跟灰色巨手碰撞。
轰隆!
剧烈的轰鸣声响彻着。
形成的威势极其恐怖,冲击波席卷四周,山脉震动,隐匿在长白山中的星空大族等等一群人,都感受到这股碰撞的力量所形成的威势。
许久后。
山脉恢复平静。
龙猿依旧在等待着。
“老祖宗……”他看到离去的老祖宗回来,急忙上前询问情况。
龙神沉声道:“离开这里,此地已经不是你们能够探查的。”
他继续看向远方,刚刚短暂的交手,并未镇压对方,同时连对方是谁都没有摸透,只感觉对方的力量连绵不断,像是有浑厚的力量源泉一直支持着他。
“老祖宗,有您在,还需要在意这些吗?”龙猿没有眼头见识,自家老祖都说到这种程度,你非得杠精干什么?
听话不就完事了嘛?
果然。
龙猿注意到老祖的目光,惊的浑身一颤,哪里还敢多说废话。
“是。”
数日后!
八月二十号!
天气好的很,明媚,舒坦。
在这段时间里,林凡的生活也是有着规律,每天带着老张出去巡逻,有时间的时候,就去找自家的老婆,温存一番。
当然。
他不是那种需要释放的人,正常都看老婆是否需要,很遗憾,老婆最近好像也没有这方面的需求,见面就是聊聊天,关怀一番而已。
老张真的发现自身的不足。
寻找很多针灸书籍,没事的时候就捧着书籍看着。
而且,刘影现在出现在他的身边,好像很喜欢人参似的,看到这种情况,他真的很欣慰,人参遇到喜欢的人,说明他的眼光很不错。
只是很奇怪。
刘影一直想带着人参去泡澡,他就很疑惑,曾经刘影好像也没说过自己喜欢泡澡的。
奇怪的很。
林道明已经有极大的压力,他早就注意到刘影的存在。
原本,只有他发现人参的好处,但现在,他已经发现刘影很有可能也知道人参的好处,否则不可能莫名其妙的出现在林凡身边,而且就盯着人参。
竞争出现。
这种感觉让他感受到一种危机感。
楼下。
“又是美好的一天,心情真的很美好。”
林凡深吸着新鲜的空气,站在大厅中,看着墙壁上的宣传栏,没事的时候就喜欢这样看着。
“林凡,有人找你。”门口保卫喊道。
“来了。”
来到门口,就看到一位中年男子牵着一位小女孩站在那里。
“是你们啊,好久没见了。”林凡微笑着。
他很开心。
门口站着的就是张红民跟他七岁的女儿,曾经在医院当过病友,当时的小女孩很可怜,白血病很危险,需要别人的帮助。
林凡,老张,独眼男一起捐造血干细胞。
虽说,最后只有林凡符合,但独眼男却拿出五十万给小女孩治病。
细细一想。
真的是好人。
“恩人,谢谢你。”张红民眼眶微红,双膝弯曲,要给林凡跪下磕头感谢。
真的很感谢,如果不是林凡他们帮忙,他唯一的心灵寄托就真的没了,从此以后,他能不能有信念的活下去都是问题。
林凡急忙扶着张红民,微笑道:“不用这样,小丫头很可爱,我们肯定会帮助的,现在是不是都好了?”
跟他们相见是在半年前,时间过的很快,半年就这样过去。
张红民道:“已经好了,带着她回老家疗养了一段时间,后来想到恩人,就来了。”
曾经,张红民感觉眼前这两位精神病患者很可怕,在医院里的时候,处处警惕着,就怕对方发病伤害到他的女儿。
但后来,他明白自己是错的。
有的时候,正常人比精神病患者都要可怕。
张红民不仅仅带来闺女,还拎着一个大袋子,将袋子拎到林凡面前,“我没有好东西感谢恩人,这些都是我家乡的一些特产,希望恩人不要嫌弃。”
说完就打开袋子。
里面的东西的确不值钱。
有鸡蛋,有肉团等等。
“谢谢,你送的东西我很喜欢。”
林凡没有拒绝,对别人来说,这些东西真的不值钱,甚至都不想要,但他知道,这是对方的心意,如果客气的话,会给对方一种,你送的东西真的不好,我们看不上的感觉。
张红民露出笑容,疲惫的生活在他脸上留下辛苦的面痕,却从未将他击败,因为他有一位小天使陪伴在身边,一定要努力的将小天使培养成人。
“小朋友,恢复健康是不是很开心。”林凡蹲着,微笑眯着眼,轻抚着小丫头的秀发。
没有错。
就是这样的笑容。
以前的张红民看到这种笑容绝对会吓的警惕起来,好可怕的微笑,好可怕的动作,你想对我女儿做什么,但现在……他反而发现这样的笑容,真的是世界上最美好的笑容。
“谢谢大哥哥救我。”小丫头喜欢林凡的微笑,温暖,温馨,感觉身体暖暖的。
“不用谢,你是小天使。”林凡微笑道。
张红民都不知道自己的闺女,前辈子到底修了什么福,竟然遇到了像林凡这样的人,也许是救了银河系。
他们只是茫茫人海中的一员,遇到任何困难,都需要自己挺过去,但他们遇到的这一劫难,已经无路可走,在他们最黑暗的时候,一道光明出现,引领着他们走出黑暗,拥抱光明。
小女孩害羞的牵着父亲的手,低头不敢跟林凡对视。
说的她好害羞。
“最近有遇到困难吗?”林凡询问着,他希望眼前这位父女能够过好,遇到自己心疼的事情,必须安排的完美。
张红民道:“没有,一切都很好。”
“不,你过得并不好,我能看的出来。”林凡说道。
张红民张着嘴,再次被林凡的思绪搞的脑袋有些混乱,说他们是精神病患者吧,肯定不能是,太友好,太好了,谁敢说他的恩人是精神病患者,他就跟谁去拼命。
但要说不是吧,这思维模式真的难以理解。
“我……”张红民刚要说话时,林凡明显不想给他机会。
“我能看穿你的内心,你很窘迫,因为你不想跟女儿分开,不想女儿没有人照顾,没事的,有任何事情都可以跟我说。”林凡说的话都很真诚,没有任何虚假,他是真的想帮助对方。
被生活折磨的看不到光明的人,机缘巧合下,看到光明,他愿意将这光明无限放大,彻底笼罩着对方。
林凡微笑着,牵着小丫头手,拎着一旁的袋子。
“跟我来,我跟这里的负责人很熟悉的,他是我的朋友。”
如果让独眼男知道,绝对会无奈的很。
大哥……你当这里是慈善组织吗?
张红民从未感受到这样的温暖,在医院的时候,他所感受到的温暖,在他看来,或许就是最为温暖的时候,却没想到……这才是刚刚开始而已。
办公室。
独眼男懵神的看着眼前的情况,指着桌上的这些鸡蛋跟肉团,说实话,他真的被林凡整懵,带着已经遗忘是谁的家伙出现。
“这是?”他指着桌上的东西,不是什么宝贝,都是一些不值钱的玩意。
林凡微笑道:“做好事,别人给你的感谢,快收下吧。”
“好事?”独眼男真没想到自己有做过什么好事,天天都忙碌着邪物跟星空大族的事情,哪里有时间干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
如果找他的不是林凡,他肯定暴跳如雷,出声呵斥,不知道我很忙嘛,赶紧将这些玩意弄走,搞得脑袋都快炸裂。
但现在……
他肯定不能,先不说对方是精神病患者,更要注意对方的实力,那是谁都能招惹的存在吗?
“是啊,你不记得你在医院做的事情嘛?当时你可是拿出五十万的,小丫头的病已经好了。”林凡帮助独眼男回忆着遗忘的事情。
说到医院的时候,独眼男就感觉脑袋凉飕飕的。
脑海里,浮现出当时被恐惧支配的场景。
“就是患有白血病的小丫头?”独眼男问道。
林凡道:“是的,所以他们来找我们,这些东西都是送给我们的,因为有你的功劳,就将东西拿过来,跟你分享。”
他对这些事情,并没有太大的兴趣。
他深知林凡的性格,一位精神病患者可不是你想得罪就能得罪的,尤其是这些东西是对方送来的,意义不一样。
如果你毫不在意,也许对方不会生气,但林凡肯定会生气,到时候的情况肯定很复杂。
“好,真的太客气,这些礼物我很喜欢,那就收下了。”独眼男熟练的拉开抽屉,将摆放在桌上的东西,全部揽到抽屉里。
独眼男琢磨着。
接下来还要做什么?
他知道肯定不能大意,林凡在的现场,只要他没说先离开,绝对不简单,后续肯定还有事情,只是到底是什么情况还不好说。
“我还有事情。”林凡说道。
他要为他们解决后顾之忧,本来是想找小宝,但小宝还是孩子,需要读书,肯定没有那么多工作岗位安排给别人。
如果安排不了,肯定会让小宝感觉到为难。
小宝要是知道林凡的想法,绝对会说,你来找我啊,找都没找,就说我有可能不行,到底想没想过,身为首富之子的我,到底有多厉害呢。
就算文盲都能安排到知名学校当教授。
“什么事情?”独眼男问道,打起精神,能够让林凡说的事情,按理说绝对不是小事。
林凡道:“他需要一份工作,最好是不用跟女儿分开的那种,我想咱们这里应该还要招人的,我想将他们安排在这里,你说有没有?”
独眼男无奈,他就知道林凡说的事情,属于一件没有任何好处,还有些麻烦的事情。
这里是特殊部门。
不是慈善机构。
能够在特殊部门工作的人,哪怕是门卫,都有着一些实力,安插普通人在这里,明白点说,就是养闲人。
独眼男对工作是较真的。
对任何事情都很严格。
符合就符合,不符合谁来说都没用。
但现在说话的人是林凡,一位独眼男都不敢得罪的存在,特殊部门能否安全的存在,都靠对方。
独眼男严肃的表情,逐渐发生变化,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
“有,肯定有,就算不说我都安排的好好。”
他的笑容包含着一种真挚的情感。
哪能有虚假。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发现林凡这家伙,别看是精神病患者,实则眼睛毒辣的很,好像真的能够看穿内心似的。
虚情假意,一眼就能看穿。
张红民对能够在特殊部门工作的情况,真的很激动,谁都知道,这里是最安全的,而且他的梦想就是让女儿在大城市生活。
重生大富豪
如果能有这样的机会。
肯定不会放弃。
“真的可以吗?”
独眼男无奈的很,心里想着,自从你找到林凡,你就不用问‘可以不可以’,而是应该想,我会被安排在什么样的职位上,月工资多少,每年的福利如何。
别人挤破脑袋都挤不进来的岗位,就这样成了。
他独眼男不是一位能够被权势所左右的人,品格是高尚的,从不向权贵低头,但他选择向实力低头,向精神病患者低头。
林凡拍着张红民肩膀道:“当然可以,他人很好的,你别看他的容貌好像有点吓人,其实心地很善良的。”
独眼男被林凡夸赞的无言以对。
没有错。
你说的都对。
我独眼男的确是好人。
绝对不是因为你林凡而让步,而是善良的心左右着他。
特殊部门是保护人类存在的,审核很严格,对家庭背景,都很重视,此次算是破格录取。
站在林凡身边的老张满脸笑容,“我也发现他面恶心善,能够被我们认可的人,其实都可以的。”
独眼男翻了翻白眼,我真谢谢你们的认可。
接下来的事情就很简单。
安排工作。
等人离开后。
金禾莉拿着文件进来,“已经调查过,很清白,没有任何问题。”
不是独眼男不相信林凡,而是他知道林凡容易被人欺骗,更容易被人感动,如果遇到有心机的存在,后果不堪设想。
“确定?”独眼男问道。
金禾莉道:“嗯,确定,查的很仔细,同时让外城的人员帮忙查询了他们的资料,都很正常,没有任何问题,首领,你是担心其中有什么问题吗?”
独眼男道:“现在只要关系到林凡的事情,我都觉得有问题。”
对于独眼男来说,他就感觉这太奇怪,都已经过去那么久了,突然出现在面前,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很早就已经在准备。
金禾莉严肃道:“首领,我发现你的情况有些不妙,很有可能是最近压力过大,导致你精神紧绷,我建议适当性的放松,可以出去走一走,看一看。”
仙極
“你是怀疑我有病?”
独眼男皱眉,倒不是生气,而是感觉说的好像有点道理似的,他最近就感觉有点胸闷,就像是有口气一直压在心头,无法释放出来。
“嗯,有点感觉。”
金禾莉太直白,说出别人不敢说的话。
独眼男叹息一声,起身走到落地窗前,目光垂下,落在下方。
道树栽种在那里有段时日。
刘海蟾日夜盘坐闭眼感悟。
你要说他没感悟出东西,明显是不可能的事情,争分夺秒,身为延海市第二强者,总不能被人抢走这样的头衔吧。
压力很大。
所以说……金禾莉说他压力很大的时候,没有否认,因为真的是这样。
随着林凡从长白山带回来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后,很多人都受到好处,唯独他特殊部门的首领,也就得到一些先前认为很重要的东西,可是后面的真正宝贝出现时,跟他就没多大的关系。
真的很头疼。
此时。
龙族强者退出长白山的事情,已经被别的星空大族知道,他们都很疑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好端端的从长白山退出干什么?
就算有的地方不能去。
可是长白山很大,隐藏的宝贝还有很多,仔细寻找,收获是很丰盛的。
数日后。
普陀山。
在古书中记载,古代的时候,此地香火能凝成佛云,属于神圣不可侵犯的圣地,但后来,因为某位不为人知的事情,彻底沉沦,充满很多凶险。
如今,邪物受到牵引,从各地消失。
普陀山恢复平静。
但也人烟稀少,荒凉的很,菱形状的普陀山入苍龙卧海,不管是从历史或者神话里,在历史中都占据着很高的地位。
此时。
一道身影出现在普陀山上。
他全身武装,背着睡袋,拿着手机拍摄着周围的美景。
就是一位普通人,喜欢冒险,得知邪物彻底消失很长时间后,就安耐不住性子,收拾好东西,就远离城市来到这里冒险。
“各位水友们,像现在直播间,北有孙晓,南有我顾磊,看我名字就能看出来,磊有三石,代表着硬,不管是我的头,胆,还是不可描述的东西,都是硬的不行。”
“也不知道邪物哪去,到现在一个鬼影都没有看到。”
在这种社会中,因为邪物的存在,郊区都危险,更不用说这种山川古迹,危险性更高,他们自己不敢冒险,就是喜欢看别人冒险。
看到别人冒险,他们就激动。
看到被人遇险时,更是血脉喷张,热血挤爆大脑,啥都别说,就是激情,就是嗨爆。
顾磊很满意直播间的效果。
经过他这段时间的调查,别的不多说,此地绝对安全的很。
“在古代,这里是佛门四大圣地之一,香火鼎盛,人来人往,但后来没落,发生未知原因,寺庙消失,从而到现在被邪物占领,但现在邪物也跟这曾经的寺庙一样,莫名其妙的消失,说明一个原因,我们安全的时候到了。”
“以后大家都能出来玩耍了。”
他说的都是废话。
没有经过考证。
水友们都当他在吹牛。
就在此时。
群鸟飞翔,鸟声震耳欲聋,惊的顾磊心神慌乱。
“卧槽!”
遇到这种突发事件,不管是谁都害怕的很,明显被吓到。
紧接着。
地动山摇。
“地震来了,我的天,不会如此悲催吧,竟然遇到地震。”
直播间里的水友们,惊愣的看着,他们感受不到地震的存在,而是他们看到远方漫天金光笼罩苍穹,无数佛陀虚影漂浮在空中。
“南无阿弥陀佛……”
佛音宛如从某种次元中传递出来似的,四面八方都是佛音。
神圣,庄严,不凡。
所有人都看到,一座金灿灿的佛寺拔地而起,金光贯穿苍穹,佛云,佛莲,都是点缀之物,可是在俗人眼里,这些画面都是惊天异象。
“佛,佛……我看到佛了,先有长白山,后有普陀山,各位兄弟姐妹们,兄弟我要发达了。”
顾磊从短暂的震惊后,欣喜若狂,孙晓的直播间明明白白的告诉众人,如何从手无寸铁的垃圾,瞬间变成强者的教程。
那就是冒死一搏,能否富贵就看命。
“靠,主播要成为强者。”
“苟富贵勿相忘,我是你榜一大哥。”
“主播,我是你的同心结姐姐,我暗恋你很久了。”
顾磊被直播间里的弹幕,弄的热血沸腾,眼睛里冒光,那是希望的光芒,总感觉自己的运气要来了,也许这就是人生巅峰的高光时刻吧。
浑身有劲。
有着用不完的力气。
到达山巅。
“各位,我真的遇到真佛了。”
顾磊站在庄严的佛寺前,紧闭的佛门给他一种奇妙非凡的感觉,跪拜在地,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仪式感必须要有。
“阿弥陀佛,我是有缘人,渡我吧。”
祷告结束。
他起身,迈着沉重而又活跃的步伐缓缓来到佛门前,双手用力,推开佛门,推开门的刹那间,没有佛光笼罩,更没有看到活人,一切都显得很冷清,但是却非常的不凡。
无尘整洁,钟鼓楼高,浮屠塔俊。
“好像有光。”
顾磊抬头时,屋檐宝盖有光辉似的,但仔细看去时,却没有那种光辉,一切都是错觉吗?
直播间有水友刷着弹幕。
“兄弟小心,古刹佛寺不仅有真佛,还有可能镇压着凶恶罗刹。”
顾磊直接无视,继续朝着里面走去,周围是佛房,里面供应着各种佛像,而在院落正中间,有香炉,没有香火供奉,但冥冥中,肉眼仿佛看到香云直透青霄。
“你们看这些植物,是不是那种珍花异草,服用下去肯定能够变强,不过我是有素质的人,先得看看有没有真佛在这里,如果让真佛误以为我是那种不懂规矩的人,肯定不想见我。”
此时。
詭異欄目組 煙鬼大叔
直播间里有人发现问题所在。
“刚刚你们有没有看到一株奇怪的树,好像铁做似的,竟然开花了,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传言铁树的存在是不祥之兆,往往都是高人镇压邪魔,给邪魔改过自新,如果不改过自新,就得等到铁树开花时,才能出世,我怀疑这里有问题啊。”
他的弹幕很快就被刷没了。
在这种时刻,谁还会注意这些东西。
对他而言。
就想看看主播能遇到什么好东西。
“有人嘛?”
顾磊半只脚踏入正殿里,歪着脑袋问着,可惜没有人,仅有一座巨大的佛像摆放在面前,佛像高达十几米,浑身金灿灿的,像是黄金做成似的。
“奇怪,真的没有人嘛?”
他自言自语着,站在正殿中,抬头看着佛像,来到蒲团前,将手机摆放好,虔诚的跪在蒲团上,朝着巨大金佛跪拜而去。
“佛祖保佑,我就是……”
而就在此时,巨大的金佛缓慢睁眼,两道金光照射而来,瞬间将顾磊覆盖,随后正殿中空无一人。
手机直播最后的画面就是这一幕。
随后关闭。
观看直播的人都已经傻眼。
就这?
延海市。
金禾莉来到办公室,神色严肃道:
“又出事了。”
独眼男见她神情这般认真,知道肯定跟正事有关,“又是哪里?”
“普陀山。”
“有位主播在普陀山直播,出现一座古刹,资料都在这里,刚刚我已经让人整理好所有细节,其中一些猜测都在。”
独眼男诧异的很,又是佛门?
玛德。
就不能有点别的吗?
但想想也能理解,十座名山有九座是寺庙,注意说明,佛门在那时多么的盛行,已经盖过道,茅等等教派。
用现代的话来说,就是传教者太牛了,放到现在,那也是金牌讲师。
独眼男翻阅着文件,金禾莉做事一丝不苟,资料整理的很齐全,其中有各种结下来的细节图片,根据这些细节推测一些事情。
“这座寺庙有古怪啊,那人竟然被一道光束覆盖,看来凶多吉少。”
“你感觉呢?”
金禾莉沉思着,扶着镜框道:“我认同这样的说法,画面中出现一株铁树,但这铁树不是我们曾经见到的铁树,而是真的看似由铁制成的,而且的确开花了,花朵娇艳的色彩,不是别的东西能造假出来的。”
“在各大古籍传说中,铁树开花多数用来,形容镇压鬼魅邪魔的期限,正常佛寺不可能有这东西,现在出现只能说明,真的有问题。”
独眼男缓缓吐出一口气,点燃一根烟,吞云吐雾,丝毫着事情,想到烦心事的时候,抓着脑袋。
“真的太烦,长白山那边还没有解决,有出现一个普陀山,都不知道会出现些什么东西,就现在这局势,对我们很不友好。”
金禾莉道:“首领,目前我们应该整合资源,提升一部分人的实力,至少赶上星空大族或者能够有能力解决如今出现的名山的问题。”
独眼男眨着眼。
这话意思很明确。
異世之全能領主 臨山居林
资源谁最多。
肯定是延海市的特殊部门。
摆明就是要他们拿出辛辛苦苦得来的好东西。
“我们已经在努力,你看看刘海蟾,林道明他们,都有很大的进步。”独眼男说道。
我都已经说到这种程度,如果你还无法理解我的意思,那真的很遗憾。
金禾莉道:“我已经看到这一点。”
独眼男被吓一跳,幸好金禾莉是站在他们这里的。
“监测普陀山的情况,分出工作组,专门负责长白山跟普陀山,再腾出一些人手,这种情况以后恐怕会经常发生,必须随时注意这些情况。”
没办法,以后这种情况只会越来越多。
提前做好准备,绝对不会有错。
“是。”
金禾莉应声,随后继续工作。
随后,独眼男也离开办公室。
他得找林凡。
楼下花园里。
林凡他们在给道树浇水。
“小嫣嫣,这树通人性的,以后没事可以给他浇水,施肥,他会保佑你的。”林凡说道。
小嫣嫣就是张红民的女儿。
张红民的工作是澡堂搓背工,技术活,工资高,可能会累点,但乐在其中。
“嗯,我知道。”
道树听闻想吐槽,浇水可以,施肥就算了吧,想拿粪便给我施肥吗?
刘海蟾已经彻底成为道树的忠实粉丝。
信仰着道树。
道家学识,博大无穷,一辈子都学不会,而遇到道家宝树,就如同道祖亲临似的,哪能有半点怠慢。
独眼男走到林凡面前,“凡,能聊点事吗?”
“可以,说吧。”林凡微笑道。
独眼男道:“遇到点麻烦。”
“没事,我帮你解决。”
“这么爽快。”
“没什么爽快不爽快的,你帮助我的朋友,我肯定会帮助你,不管任何事情,只要我能解决,我一定帮你,就算不能解决,我也会拼命帮你解决。”
林凡说的很真挚,独眼男感动的很,如今这社会,像林凡这样的人实在是太稀少。
独眼男将事情简单的说了下。
“哦,我明白,普陀山,是要去另外一座山嘛,你说个时间就行,什么时候我都行。”林凡并未将这件事情当回事,陪伴人去一座没去过的山,能有什么问题。
况且在林凡心里,独眼男为人真的不错,长相是恶了点,但为人真不错。
“对了,有时间让老张帮你看看眼睛吧,看到你总是想不起来,刚刚才想起来。”林凡说道。
老张道:“如果是以前,我肯定不会帮你的,但你帮了我们,我愿意帮你施针。”
听闻这话。
独眼男差点一口老血喷出。
我找你们有事,你们却想扎我,有必要这样吗?
独眼男已经忘记被坑多少次。
但他发过誓,不会被坑的。
“谢谢啊,有机会的。”独眼男微笑着,笑容中透露着一种‘想得美’的意思。
林凡跟老张欣然接受。
感觉独眼男已经同意。
普陀山出现古刹的消息,已经走漏出去。
除了特殊部门外,就是暗影会。
暗影会遭受重创,高层陨落一位,真的很伤,但就算如此,也无法阻拦他们的步伐,死就死呗,你不死谁能上位。
下面的人都等急了。
北涛没有告知牧浩这些星空强者,第一步必须让他们暗影会先得到好处才行。
在暗影会这里,性命是最不值钱的。
派遣一群九级强者去普陀山调查情况。
夜晚。
一群暗影会成员站在古寺外。
“夜晚行动,会不会不太好。”
主要是危险。
白天多好,看什么都清楚,而现在夜晚的时候,给他们的感觉,就像是周围有东西关注着他们,一举一动都被人注视着。
“你跟组织说看看,明天动手就已经晚了,必须必特殊部门快才行。”
很快。
他们直接进入到寺庙中。
没过多久。
漆黑的寺庙内,陡然间有金光绽放,眨眼间烟消云散,一切都恢复平静,悄无声息,甚至连惨叫声都没有。
暗影会总部。
屏幕上的光点瞬间消失。
所有人都呆滞了。
显然是没想到会变成这样,这么多九级强者,竟然连个泡泡都没有冒,就这样全军覆没,未免也太可怕了吧。
北涛得知此事时,叹息着,这件事情又不是他们所能管的。
这群人就是实验品。
如果能够在普陀山古刹中,坚持一段时间,或者能有所收获,他们就能不依靠星空大族,从而一探究竟。
但现在,九级瞬间陨落,超出他们的预料之外。
去更多人也只是死路一条而已。
八月二十九号!
天气不算很好,有黑云覆盖,下着毛毛细雨。
“真带着他们?”
独眼男看着老张等人,如今又不是度假,探索新的地方,会不会有点麻烦。
林凡道:“我们很少分开。”
“很危险的。”
“有我在的地方,他们就不会有危险。”
话都已经说到这份上,独眼男知道再说也只是白说而已。
出发!
普陀山。
落地后,独眼男接通电话。
他没说话,都是电话那边的人说话。
就是独眼男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挂掉电话。
靠!
他没想到总部那边有人来。
带队的是徐老爷子。
这是真的来抢东西的,要是别人的话,他能仗着脸皮,让他们空手而来,又空手而回,可现在……徐老爷子的为人,他是知道的,真要是有便宜可占,老脸厚的能成老树皮。
“等人?”林凡问道。
“嗯。”
没过多久。
数位身影从远方而来。
为首的就是徐老爷子,跟在后面的是白云老剑神,金尚武,恒建秋,夏坤云等人。
靠!
又靠一次。
两位仇人都在,这一路看来不算太平。
“你们其实没必要过来的,交给我们就行。”独眼男语气不算太好,表现的很明确,我真的不欢迎你们,求求你们不要这样,能不能回去,亲自送你们回去都行。
徐老爷子来到独眼男面前,拍着他肩膀道:“我们是团体,一切都为了人类而奋斗,岂能将所有事情都压在你们身上,你们的压力已经够大了,放心,有我们与你同行。”
这话说的,套路满满。
独眼男心里骂着,真不要脸,混就混呗,要是林凡不来,我看你们敢不敢跟我一起扛。
“林凡,又帅了啊。”徐老爷子跟独眼男说话时,还是有点严肃的,但是跟林凡交流时,那是笑脸如花,就跟老臭屁精似的,搞得很熟一样。
“是吗?”林凡摸着脸,感觉真的是。
“那当然,帅的我都羡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