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言情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 線上看-351 賭吃生雞頭分享

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說推薦權寵新娘蜜如甜权宠新娘蜜如甜
鹿鸣看着失态的胡蝶儿,心里高兴极了,但韩云熙竟然一点儿也不嫌弃胡蝶儿,还很绅士的对鹿鸣说道:“麻烦小二开一间上等的厢房,并买一套与这位姑娘相符的衣裳让她换上,钱管够!”
韩云熙说着还从腰间取下了自己的荷包,推到鹿鸣的面前。
这一刻,鹿鸣发现自己是越帮越忙,明明是拆穿胡蝶儿真面目的,却没有想到,自己助攻二人去了厢房,要是被师姐知道了,会不会把自己给杀了。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權寵新娘蜜如甜-351 賭吃生雞頭推薦
“公子哥儿,我们今天客栈已经满客了,暂时不接客了。”
鹿鸣表现出一副,你虽然给钱给的很多,我也很心疼的表情,但就是没有房间给你们这对苟合之人入住,实属于爱莫能助。
“你确定没有房间了吗?”韩云熙再次将银两推到了鹿鸣面前。“我这里可是实打实的真金,你这儿真的是没有房间了吗?”
“真的没有了。”
鹿鸣继续连连点头。
韩云熙看鹿鸣说的这么诚恳的份上,也就罢休了,但是,这个时候竟出了一个爱财之人,远远的看见韩云熙将这么多的黄金放在了桌上,见财起意,憨笑的走到韩云熙面前说道:“韩庄主不必担心,鄙人正好在门福有间厢房,若是韩庄主还是以同样的价位寻一间厢房,我可以勉为其难的将自己的房间转让给韩庄主。”
“看来除了小二之外,还是有一个明事理的人啊,呵呵,我这儿刚好确实需要一间厢房,只要阁下把厢房转让给本庄主,本庄主自然会以刚刚出的同等高价位给阁下的。”
“哈哈,乐意之至。”爱财之人把房间的钥匙交给了韩云熙,顺便拿走了韩云熙放在桌子上的银两。“谢谢韩庄主了。”
胡蝶儿本来是恼羞成怒的样子,但看到韩云熙还愿意一掷千金的博她开心,她当然是高兴的,也感谢这个爱财之人帮她更快的同韩云熙进了同一间厢房里。
只要待会在房间里再奔放一点儿,韩云熙应该不会再克制住自己的吧,自己陪伴了他三年多,现如今还娶了一个不知道是喜欢还是不喜欢的女人,应该对那方面也还是有需求的吧,今日就算不能成为一对,也要成全了自己,只有这样,才能让韩云熙和乔墨儿之间永远的不可能。
待韩云熙还有胡蝶儿上了楼之后,鹿鸣是气不打一处来,刚好出门替韩云熙帮胡蝶儿买衣服的时候,再次碰到了那个取财之人,鹿鸣也不顾什么君子之道了,抓着那个人飞到了丛林里,暴揍一顿之后,夺回韩云熙的钱财就飞走了。
精华都市小说 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熊靜-351 賭吃生雞頭熱推
爱财之人哪能受如此委屈,钱财两空的买卖他可不干的,于是他捂着脸一路狂奔回了客栈,怒拍韩云熙的房门,“怎么了?”
胡蝶儿在房间里对韩云熙各种勾引,摆首弄骚的想让韩云熙多看看她,可韩云熙丝毫都不搭理他,还一副耿直的态度,帮胡蝶儿加衣服,“蝶儿天凉了,你可别冻着了自己。”
三番两次不成功之后,胡蝶儿干脆想要霸王,硬上弓,还好这个时候爱财之人怒气冲冲的来敲门,韩云熙便借了个理由拒绝了胡蝶儿,不慌不忙的走出去了。
“韩庄主,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想要泡别的女人,还舍不得花钱。”爱财之人像个泼妇一般,站在韩云熙的面前,不停的骂骂咧咧。
韩云熙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看见爱财之人脸上鼻青脸肿的,“这位大哥,说话理应有凭有据,本庄主素来不会做这种鸡鸣狗盗之事,更何况我一直都在这儿,从未差遣人去把你怎么着,你这么随意诬赖我,小心我命人将你抓起来。”
“呵呵,请便吧,韩庄主随随便便的抓人,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今儿这事情,韩庄主您不给我交代个明白,我就赖在这儿不走了。”
这边闹得沸沸扬扬的,而另一边账房里的乔墨儿,查账查到废寝忘食,鹿鸣提溜着韩云熙的黄金,快活的来到了账房,同乔墨儿说道,寻思着让乔墨儿也开心开心。
“师姐,师姐。”
小蛮拦在账房门口,对鹿鸣做出小声的动作,“鹿公子,夫人正在查账,麻烦你小声一点儿。”
“没关系的,我师姐一心可以二用,我这点干扰性,是打扰不了她的。”
“不行,你可以看夫人出丑,我可不能看夫人明日被别人给嘲笑了,所以还请鹿公子,不要勉为其难。”
小蛮拦在门口,始终不让鹿鸣闯进去。
“小蛮,你让他进来吧。”
乔墨儿翻着账本,开口说话道。
“看见没有,是师姐让我进去的,所以你不能再拦着我了。”鹿鸣拍拍小蛮的肩膀,趁其没有多加阻拦的情况下,挤进了账房里。
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351 賭吃生雞頭
“说吧,你又惹了什么祸事?”
“没有什么祸事,就是做了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所以我现在特意来说给师姐听的。”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權寵新娘蜜如甜 線上看-351 賭吃生雞頭展示
“我来猜猜,你究竟做了什么事情。”
乔墨儿依旧翻着账本,不看鹿鸣一眼,却还是能和鹿鸣对答如流。
“师姐你要是能猜出来,我鹿鸣待会生吃鸡头。”
鹿鸣觉得乔墨儿不可能猜到他做了些什么事,所以给自己下的赌咒还是够狠的。
“你今儿应该是去了集市的某个客栈,易容成了小二,干了件痛快人心的事情,才让你高兴的跑来和我炫耀;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做,怕是因为想要替我出口恶气吧。我的鹿鸣小师弟,似乎是我的事情,好像总是能一马当先,冲在师姐前头。”
鹿鸣彻底被乔墨儿的分析给打败了,“师姐,我这儿什么都没说,你就已经猜到了这么多,更何况你两耳都不闻窗外事,怎么会猜的这么透透的,你还能不能留条活路给我?”
“哈哈,我也想留点儿活路给你,但是你身上这套衣服出卖了你。”乔墨儿用余光瞥见了鹿鸣身上的小二服装,所以才猜到个八九,“不过不是我说你,你可要留点儿心眼儿,赶紧把这小二服给扔了,否则被人查到了,难免会引来杖责之祸。”
“师姐说的对极了,我这便去把衣服给换了。”
鹿鸣说罢就要出去换衣服,却被小蛮给拦住了,她的手上端着一个生鸡头,“鹿公子,刚刚不小心听闻到你和夫人在一起的对话,好像是夫人只要能猜出你做的事情,您就生吃鸡头,小蛮也没有别的本事,特弄了一个生鸡头来,望公子还兑现刚刚和夫人的承诺。”
乔墨儿听到小蛮的话,噗嗤一声的笑了出来,“小蛮啊,我和鹿鸣经常在一起开玩笑的,你也就听听罢了,不然哪天鹿鸣说要吃点不能吃的东西,那岂不是把他的小命给霍霍了吗?”
“夫人,小蛮不知,还请夫人原谅。”
“不打紧,你能为师姐考虑,我还真是蛮开心的,这个生鸡头我就不吃了,待会儿我弄两只烤鸡给你还有你家夫人尝尝。”鹿鸣嫌弃的扔下小蛮盘子里的东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