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西門慶之九世劫 一念花開瑩-二一零 新人留宿林公館, 紅顏再怒起波瀾鑒賞

西門慶之九世劫
小說推薦西門慶之九世劫西门庆之九世劫
本书首发17K小说网站,支持正版阅读!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99场第1场次——留宿林公馆。
订婚宴风波,在小狮子的心里掀翻了五味瓶,其中的滋味,只有她最清楚。爸爸说的视频是有人合成,动手脚,那是不可能的,视频上的那两个人她最熟悉不过了。
璟哥哥离了自己,最爱的人就是——白丽华,她怎么也超越不了的那个人,虽然自己更年轻,更漂亮……自己因为拥有阎君的神力,才可以让璟哥哥在自己面前爱得要命,才可以违拗父母之命,在自己和父母之间选了自己。
按理说,璟哥哥为了自己所做出的的一切牺牲,自己应该激动无比、幸福无比、甜蜜无比……可是,坐在梳妆台的自己,镜子内外都是愁云满面……
她的璟哥哥站在身后,揽着她的腰,低垂下头,贴在她的耳后,声音低沉、富有磁性地说:
“瞧瞧这张俏脸蛋,阴得能拧出水来,雨婆婆可没有告诉我,要下雨啊?怎么了?乌云满面。还有这小嘴撅得老高,都能拴住一条小毛驴了,是不是怨璟哥哥没有吻够?”
说完,他转到她前面,半跪着,捧过来她的脸,眼睛半闭,她的芬芳瞬间……
吻着吻着,他尝到一股咸咸的味道,他知道她哭了,心里像刀子捅了一下痛,他顺着咸味吻上了她的脸颊,吻干了她的泪,他睁开了眼睛,看到了梨花带雨的俏模样,打趣道:
“是谁惹到了我的小狮子?瞧瞧,眼睛红红的,小狮子要变小兔子了!”
她终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花璟末握着她的手说:
“从今晚开始,你就是我的小妻子了,来,为夫给小媳妇卸妆了!”
说着,他掏出了手机,小狮子疑惑地问:
“拿手机干嘛?”
“千度一个卸妆视频,看怎么给美女卸妆?”
小狮子羞怯地说:
“你先感谢你的嘴唇、舌头吧!已经被你卸得差不多了!”
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西門慶之九世劫》-二一零 新人留宿林公館, 紅顏再怒起波瀾分享
“娘子,为夫有一个要求,不知道小狮子能否答应?”
小狮子故作矜持道:
“说来听听!”
花璟末又半跪在她的面前,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说:
“我的小娘子,为了不让别人觊觎你的美貌,也为了你的健康考虑,为夫希望你天天素面朝天。你不化妆的时候,就像迷雾森林里跑出来的一只小鹿;你要是化了妆,就是天上跌落尘间的一只仙鹿了,仙气飘飘,我怕你迟早会羽化而去……”
“好,答应你,出水芙蓉,天然去雕饰。只是怕,你厌烦了小狮子,去找什么白丽华——白天鹅姐姐。”
花璟末一听急了,把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说:
“要不要剖开肚子,取出我的心,看看我的心里是不是装满了小狮子?若是还有一点空隙,你就拿去喂狗好了!”
小狮子急忙抽出了手,捂住他的嘴说:
“好,相信你,不要乱说了!”她知道,在自己的面前,他是全心全意地爱着自己。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西門慶之九世劫 ptt-二一零 新人留宿林公館, 紅顏再怒起波瀾推薦
小狮子指导着花璟末,给自己卸完妆,他抱起了她走向了卧室,小狮子羞怯地把头埋进了花璟末的怀里……
订婚礼成的当夜,花璟末留宿林公馆。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99场第2场次——红颜怒起波澜。
第二天的早晨,他们手挽手走下了楼梯,走向饭厅,具有跨时代意义的一顿早餐开始了。
小狮子朝着饭桌主座上的大林总,甜甜地喊了一声:
“爸爸,早安!”
又朝着左下首的樊六霄喊了声:
“早安,樊姐!”
花璟末看着小狮子期待的眼神,又想到昨晚她献上了自己的初夜,他得到了她的全部,自己怎么会吝啬一个称呼呢?怎么能让小狮子失望呢?他豁出去了,他要讨她开心:
“爸爸,早安!”
这一句犹如晴空起霹雳,大林总当啷一声惊掉了勺子,他听惯了小狮子的小甜音,猛然听到男人浑厚的声音,大感此生无憾矣,他激动得老泪纵横,拿过来纸巾,说:
“好好,孩子们,都过来坐,我这个风眼病又犯了,我去滴个眼药,你们先吃!”
樊六霄很不屑,腹诽道:就不是叫了一声爸爸吗?至于激动成这个样子吗?若是再给你趴地上磕个头,你能献上自己的头颅去!这哪里有风了?又不是室外,还风眼病犯了?
她看了对面一对新人,更是来气,不就是睡了一觉吗?女的有那么羞答答吗?还是面带桃花?男的有那么宠戚戚吗?依然疼爱有加?不行,这个从不正眼看我,瞧不起我的男人,我非得给他整趴下不可!
她当啷一下扔下了勺子,在这里还吃什么早餐,不吃都是满肚子的恶心,她愤愤离座,小狮子见了,朝花璟末耸了耸肩,给了他一个“无辜”的表情。
走路带风、气冲冲地走出了林公馆的樊六霄,只给了大林总一个飒飒的背影,大林总没叫住她,她也发动了自己的爱驾,哧地一声开出了老远。大林总喊来上次那个,被樊六霄吻得晕头转向的小保镖姜辰开车去保护。
她边开车边约人——赵秘书,她早已到了相约之地,当然,一路收获的都是男人惊叹、爱慕的目光。她内心才深感平衡、深感满足地坐了下来,点了早餐,不忘优雅地开启红唇。
赵秘书随后火急火燎地赶到,入座后,忙不迭地道了一通歉,让总裁等他,是自己的重要工作失误。樊六霄手一挥,看似说没关系,就让他落座,之后,语带称赞地说:
“视频的事,干得漂亮!虽然,大林总自我安慰地说是有人合成视频,实属栽赃陷害。对了,他还派出了自己的得力干将,要查咱们动手脚的事,你可要当心!”
赵秘书一味讨好地说:
“视频的事,绝对是查无对证。有道是法不责众,活动视频,经手的人多,他怎么查?又不是办案视频,锁在保险柜里?难不成他还要一一行刑逼供?雇佣私人侦探一事,你更是不用着急,他们有职业操守,更是无头苍蝇,从哪里查起?”
樊六霄稳稳地说:
“我想也是,这些都不足为虑。接下来,我还有一些事,委托你去办,一定要办得漂亮!”
“樊总,什么事?”
“你附耳过来!”
……
两个人一番密谋之后,就分手了。一个落实计划,一个坐等好戏。
樊六霄走出早餐店,一眼就看到了大林总那辆扎眼的车子,及车上的小帅保镖,她春心荡漾开来,扭着春天的柳枝一样的小腰,扭到了车头,散漫地靠在他的车头上,春意盎然、风情万种地看着他……
姜辰紧张地看着这个凤凰、孔雀般的女人,旋即打开了车门,下去走到她的身前,搓着衣角,紧张地看着她说:
“大林总,让我跟出来保护你!”
樊六霄妖精似地,故作姿态,扯着强调说:
“是吗……让你出来保护我?你……又是怎么保护的我……我脚腕扭了一下……痛得走不动路了,你来!抱我上车!是那种——公主抱,就是你们的少主子——花璟末抱小狮子的那种,快来!”
精华小說 西門慶之九世劫 起點-二一零 新人留宿林公館, 紅顏再怒起波瀾看書
姜辰愣在那里,一个头两个大,这么一个大美人玫瑰似的,斜靠在那里,既美又扎人,上次被她吻得自己六魂无主,三天尝不来饭味,喝水不知道冷热,烧得嘴唇起了一溜小明泡……这下又来了,又让抱,不知道又会抱出什么个幺蛾子?
她伸出了玉兰小指,朝他轻轻一勾,用摄人魂魄的声音说:
“来啊!木头人似的,戳在那里……干嘛?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