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小說 仙戀之雙生劫 線上看-第三百三十六章 駕臨地府閲讀

仙戀之雙生劫
小說推薦仙戀之雙生劫仙恋之双生劫
界主间的战斗,动辄毁天灭地,西门天只是刚刚得到神主赋予的力量,在实力和修为上比起其他界主的确还是有一段明显的距离。
“界主的混战,更加残酷。界域的大小很大程度上决定了界主的实力,只有不停的掠夺,才能使自己变得强大。”神剑在那一战中支离破碎,差点连器灵都保不住,自然也对其中的残酷体会至深。
“没想到居然如此。”西门天细细一想,就知道了其中的缘由。
相比于界域之外,他所经历过的八荒界和仙界等级差距较大,无论是修仙者还是仙人,每晋一级都有着质的变化。
可是他们在形势的变化中形成了各个派系,在与他人争斗中可以借助派系的力量来与之针对。因此修仙者和仙人个体的战斗就逐渐演变为宗派和种族的纷争。
宗派王朝之间底蕴何其深厚?想推翻大唐王朝的实力不知几何,可是它依旧雄踞千年之久,即便其中受挫也只不过是小疾。
想摧毁剑宗的魔宗修士亦不知多少,可是在帝君出现之前它同样存在了数万年,在此之前根本就没有修士能够真正的撼动它。
仙族、魔族、龙族之间的斗争就更不必说了。如此看来,个体的力量很渺小,并且十分脆弱,只有在形成庞大的群体时,才可以长久屹立。
西门天如今是一方界主,奉天界神一般的存在。可是在茫茫宇宙中,不知有多少界域,每一个界主都是强大的个体,当夺取对方的力量变成强大的唯一手段时,其中的残酷不言而喻。
“没有了宗派和种族的约束,剩下的就只有你死我活了。”注视着奉天界破碎的边缘,西门天想要变强的信念愈发坚定。
与其困守一方界域,沉浸在自我封闭的幻想里,最后在其他界主的侵犯之下走向消亡;倒不如冲出奉天界,在无尽宇宙中闯荡,以此来寻找成神的路。
“剑灵,你愿意随我一起,去找寻大道的巅峰,重拾你当年的锋锐吗?”西门天背过身去,额头上紫黑色的神纹散发着少许幽光,强大的剑意透过星目,在苍茫的虚空中肆意挥洒。
神剑化作的黑衣男子感受到那熟悉的气息,眼眸中亦升起几分复杂。
多少亿年了,前主人之败一直都是它洗刷不尽的耻辱。剑身破碎,剑魂残缺,本该守护的界域消失大半。
尽管它是器物,是主人手里的一柄剑,但是深入剑灵骨子里的高傲却不容许它失败!它等的,就是西门天的这句话,哪怕为之从此消散,也誓死捍卫神器的尊严!
“求之不得。”黑衣男子的身形渐渐消散,足以搅碎虚空的黑色长剑出现在西门天的掌心之上,神器特有的神晕散发出来。
似是感受到剑柄冰凉的触感,西门天五指反握,轻轻一提,将其横于眼前。借助漫天星辰的光芒,清澈的剑身倒映出他的眼神。
这是什么样的一个眼神啊,看透了世间万物而无感,挥手之间摧毁星河而无情,星目中那坚定的信念,简直让人难以抵挡。
“我不会让你失望的,也不会让他们失望的。”西门天手掌微微摊开,怅然的望着迷人的星海,神剑渐渐化作光点消失,在他的识海中缓缓呈现。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仙戀之雙生劫 起點-第三百三十六章 駕臨地府讀書
这个他们,不知指的是神剑的前主人,还是神秘老者,还是苏琴,抑或是……或许只有西门天自己的心里才清楚。
玄幻小說 仙戀之雙生劫-第三百三十六章 駕臨地府分享
“在走之前,我还是想看看她。”像是喃喃自语,又像是最深情的眷恋。
识海中的神剑一闪,算是回应了他。龙皇自然知道她是谁,一时间也没有传递讯息,只是将龙脉中温和的力量传递出来。
话音刚落,西门天的身形迅速缩小,只是在虚空中前踏几步,原本抵得上万千星辰的神躯就变成了常人一般大小。
“阎王!”一声大喝,法则般的波纹在奉天界中回荡。
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仙戀之雙生劫》-第三百三十六章 駕臨地府讀書
在奉天界掌管地府审判亡魂的阎王当即一惊,再也顾不得冥主威严,从王座上凭空消失。
“参见界主!不知界主有何吩咐。”阎王一手持笏,匆匆撕裂虚空而来。当见到西门天之时,慌忙弯腰行礼,语气中颇有几分颤抖。
他与八荒界仅有堪比玄仙修为的十殿阎罗不同,他乃是整个奉天界的阎王,司界中除了与仙界等同的几个世界之外亿万生灵的生死轮回,修为也堪比仙王后期。
可别说是司奉天界六道轮回,在界中具有极大的威严,就算是他阎王再强千倍不敢在界主的面前轻易放肆。
“八荒界及周围地府新任的十殿阎罗是你委派的吗?”西门天随意的问道,语气中透露不出喜怒。若是常人,定然以为是在聊家常。
“界中既有自定规则,此前那段地府被不知死活的修仙者所毁,吾等也只不过是根据规则选任八荒界附近一带地府阎罗。”阎王久居幽冥,身上自然也带极其浓郁的幽冥之气。
“那个不知死活的修仙者,是我。”西门天动作一顿,语气略有些冰冷。可是就这一下,就将阎王唬得魂不附体,当场跪伏于西门天身后。
“属下不知,万望界主开恩!”阎王的魂体还在不住的颤抖着,冷汗汩汩而下。他生怕这个界主一怒之下将自己打的魂飞魄散,再将自己丢到万劫不复之地。
在阎王的眼中,眼前这个看起来渺小的白衣年轻人就是神。一个区区阎王敢污蔑奉天界的神灵,此罪可不小。
“我这次不是来兴师问罪的,你也不必紧张。”西门天叹了一口气,似乎有些累了。
“请界主明说,吾等自当赴汤蹈火。”阎王还是惊魂未定,一句‘吾等’将自己在地府中的所有同僚都置于一处。
“可否陪我去看看那里的地府?就陪我走一趟就行了。”
西门天的要求,却是让阎王一愣。界主在这界域中,就如同行走于自己的后花园。如果想去地府,甚至篡改规则可谓是轻而易举,可为何偏偏要将自己也叫去?
“嗯?”
“遵命。”阎王哪敢说不,颤颤巍巍的的向八荒界一带的地府走去。西门天扫了他一眼,紧随其后。
“界主驾临,万鬼避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