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言情 玄渾道章 txt-第三十三章 有域皆爲疆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天夏虽是分断六大纪历,可那是依照浊潮变动痕迹和天象映照来的,具体每一个纪历都是哪一个主宰,只有最近的可以分辨,越往上越是分辨不清。
廷上众廷执皆是第一次得知这莫契神族之事,如今听了张御的描述,才知此神族极可能是第三纪历之主宰,而从其能让寻常土著亦是成神这一事上看,诸廷执也意识到这不是一个简单对手。
而那两句预言也是让廷执知晓,这等能将灵性渗透入天地之中的做法,背后一定是有莫大伟力加持的,这更是不能小看了。
玉素道人先是开口道:“如张廷执所言,浊潮演动愈烈,有许多俱是从间层之中泄溢出来的,那些古老的异神便不会来,也会有其他神异生灵及神怪到来,其若直落在我天夏疆域之上,比外层那些邪神更俱威胁,是故当立起屏蔽,以卫护我天夏子民!”
风道人出声赞同道:“玉素廷执言之有理,风某以为,此事该是从快从速,浊潮之变,一次盛过一次,我等早布谋划,方才早些平靖乾坤。”
在座诸廷执都是点头,显是对此俱无异议。
以前天夏不占据间层,也不重视间层,那是因为间层没有什么太大的威胁,天夏首先要应付的是其他敌手,最多只是将之用作通向远域或者各都护府的紧急遁跃通路。
可此刻发觉,可能有一个身为过去天地主宰的文明隐藏在后面,那是怎么也不会忽视过去的。更别说,现在间层之中还有神怪和生灵正在陆续冒出来,严重威胁着各地生民,此必须着重加以布防了。
韦廷执思略片刻,道:“间层可谓无数,我亦不可能处处驻守,当先从几处紧要之地先行布防起来,既然那异神预言之中有敌自海上来,那海中亦是不能忽略,当先自海域之中守起。”
林廷执道:“还有那各地灵关也不可忽略,因为此前内外层之敌甚多,我天夏对于域内灵关多寡仍是不明,不妨趁此机会理清,再命人将此一一驻镇,以免为敌所用。”
诸廷执下来也是围绕此事各自出言,天夏是很强盛,人力物力也很充足,可现在要是处处防备,却也是一时之间无可能做到的事情,所以只能先挑拣紧要之地着重看顾,而后再慢慢将所有疏漏填补上。
崇廷执道:“诸位廷执,我天夏虽得了远古异神的间穹图,可过去两个纪历,如今情形已与过去大不相同,现下唯有重作探查,只是一些间层极易破散,一个不慎,便是徒添人命,不若令造物生灵前往探查。”
张御不难看出,崇廷执这个想法其实是另有用意的,目的还是在扶持造物。
但这个呈议本身倒是无错。
当初伊帕尔神族占据间穹,那是不知道用了多少异神神裔死伤硬生生探出来的,如此既可探明各处的间层情形,又是顺便削弱了附从异神的势力。
天夏自是不可能用这么残暴的手段,而浊潮复起之际,神人又不能下界,那让无智的造物生灵上前确实是一个合适选择。
玉素道人道:“可再发一明诏,那些投附我天夏的异神若是愿意为我探明间层,我天夏自有赐赏。”
韦廷执道:“玉素廷执此议可行。”
这也不是什么明令,全凭自愿,那些异神若是愿意为天夏效命,那天夏不会吝惜褒奖。而且此辈神国都在天夏监察之下,也不用担心其会有投敌之举。
待得众廷执把此事定下之后,张御又一次持槌敲响玉磬,再又言道:“御还有一呈议,御自探得,复神会尚有一些余孽,极可能躲藏在东庭南陆,只是那里地域广大,寻觅起来需一段时日。
可如此大一片地界,眼下虽在疆域之外,但也有不少土著人口,御认为,当可别设一处都护府,教化当地土著,以免被尽数蛊惑成为异神信众。”
过去百多年里,东庭北陆的异神势力在与东庭的对抗之中损失极大,现如今的土著部族都已是躲避远走,躲到密林深中去了。
可是南陆从未经受过打击,异神势力若是存在,那必然是极为庞大的,土著部落大部分可能都是信徒。而且难说这里面有多少是受过莫契神族的封授的,若是将来被整合起来,那定然是一大威胁。
所以远古神明未曾归来之前,他决定先在里面插一根钉子。
诸廷执对此都没有异议,以往不知道还罢了,现在既然明知晓道许多异神及远古神明与莫契神族有着关联,极可能在号召之下合同一处的,那自是不能放任此辈整合,需要先一步将可能的抱团之势打碎。
首座道人看向座下,对韦廷执道:“韦廷执,可着玉京下令,允东庭府洲开辟南陆,并准立南陆都护府。”
韦廷执当即应命下来。
此议过后,廷上再无他事,随着玉磬之音响起,首座道人先行离去,而后诸廷执各自往道宫回转。
张御这时对着上座言道:“武廷执且请留步。”
武倾墟站住脚,回身道:“张廷执,可是有事么?”
张御道:“敢问武廷执,过去数月,那幽城投奔艾伯高如何了?”
武倾墟道:“艾伯高贡献三件法器,并归还了天城,他本人又无与我天夏修士敌对之过往,故此前逃遁之罪可免,可仍需罚去偏远之地镇守赎过,以示天夏规序森严。”
张御微微点头,道:“武廷执想也听了御方才廷上之议,我欲在东庭南陆设一守正驻地,因需对敌上层伟力,必须有玄尊镇守方才妥当,此人因是已转入了浑章,倒是合适,如此也正好赎过。”
武倾墟稍作考量,道:“此事大体无碍,武某稍候会有安排。”
张御抬袖一礼,道:“御便多谢武廷执了。”
武廷执还有一礼,道:“张廷执客气了。”
东庭,天机工坊,安小郎正隔着琉璃罩,对着一个打造到一半造物生灵琢磨着,可以从模样看出,此造物乃是游鱼一属,而且体型颇大。
自从有了他上次送过去的“茸丸”之后,东庭海上压力大大减轻。
可是这只是具备提先警戒之力,而且只能兼顾几个重点海域,距离稍远一点就必须依靠造物蛟龙来护持了。
而现在不止大海之上,天穹之中也是多了许多灵异怪鸟袭击往来载运飞舟,所以别说十几头造物蛟龙,分散到茫茫海天之中,上百头都是不够的,故是府洲也是委托他设法拿出一种能在海天之中守御的造物生灵。
他的确有不少思路,可这里无一不是要用到天机部的技艺和灵菌模板,所以难点不是打造此物,而是要绕开天机部的技艺设限,这着实让他十分苦恼。
此刻他在琢磨想伊帕尔神族一个神异技艺,但能否在此之上进行改进,但这很不容易,毕竟一个靠神异力量,一个则依靠灵菌造物,能够借鉴但办没法照搬过来。
正在这时,他忽然听到了一阵铃音,于是中断思考,从坊室内走了出来,道:“什么事?”
卫山一脸喜色走过来,道:“小郎,武大匠到了。”
安小郎眼前一亮,道:“到了?到哪里了?”
卫山道:“已是到内厅了。”
安小郎伸手一按旁侧的方柱,顿有一阵银流自手臂蔓延而上,霎时将神袍披起,而后飞快跑了出来,到了有着落地琉璃璧的厅室之内,见一个两鬓微霜,戴着眼镜的挺拔老者正站在那里看着外间景物,他跑上去一个执礼,道:“武大匠有礼,晚辈终于等到前辈了。”
武泽此前来到东庭之后,在天机工坊之内待了一段时日,在安小郎接手此间之后,他便又去了玉京天机院。
毕竟玉京是造物技艺最高之地,在那里能与诸多大匠一同交流技艺。但这一次,他不得不回来了。
安小郎郑重道:“前辈回来,院主之位就该由前辈来做了。”
武大匠伸手推了一下眼镜,道:“交给武某便好。”
安小郎此前虽说要打造自己的灵菌图谱,也要琢磨独属于自己的造物技艺,可这也不是一时之间就能弄出来的。就算弄出来,那也是许久之后了。
要知眼下可造物正处于上升之际,再加上玄廷的有意推动,大量的造物成果正在出现,他知若是赶不上这一遭,错过了这么一个大好发展之期,那往后可就未必见得还有这么好的势头可借了。
而武大匠若是成了天机院主,因他本就是大匠,天机院的一些规矩根本就卡不住他,再加上有了上面的支持,不但可以不再受阻,他也能放心做一些原本不好做的探研了。
武大匠对于安小郎的做法也是支持的,他与天机总院外的一些人本就有着矛盾,对一些人的做法也并不喜欢,故是天机工坊书信一至,他就立刻赶回来了。他此刻扶了扶眼镜,问道:“安师匠,不知道你眼下到哪一步了?”
安小郎也是表情严肃了一些,执礼道:“还要请前辈指正!”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