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討論-第一卷 第1017章 我等是否該一拜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小說推薦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第一卷第1017章我等是否该一拜
第1017章我等是否该一拜?
俩色苍白的一干太乙金仙,再次瞠目结舌,看到他们无比敬畏的七个大罗,此刻竟然完好无损,简直匪夷所思。
那雷威,那灭杀般的气息,不知从何处而始,又是什么大法凝成,极度深寒莫过于此,堪比太阴大道,仅仅方才的干瘦就无比恐惧。
‘不对!惩罚未必只限于外表!’
‘外表的确无恙,似乎是给他们留了面子,但道躯内部和元神,就不一定了。’
有人恍然大悟,就见季凌和素幽二人,脸色苍白如纸,颤巍巍无法动弹,其他五人哆哆嗦嗦,眼神里全是惭愧懊悔。
雷柱经过的虚空,彻底破碎后,还能诡异的合拢如初,那巨大的**,如同天地磨盘,横压在他们头顶,数十万人因此被镇住。
啪!啪啪……!
这些太乙金仙,绝大多数接连飞起,一个个耳光清脆的打在他们脸上,无数身影飞了出去,各个肿胀如猪头。
“那个温和,老好人般的圣元道君已死,但吾这个掌控一界生死的圣元道君又回来了,尔等都要脸面,吾陆寒就不该在此验证一下,谁的老脸才最重要。”
噗!哇!
七个大罗修士,蓦的接连吐血,似乎遭到重锤般,金色血箭洒落云端,他们只见陆寒挥了挥手,自始至终未受惩处的只有两人,还是青萝仙子和裘舜。
“你们算计如斯,却又深陷于小聪明,明知吾已归来,就是不敢承认,或者不愿意承认,在踌躇、思索得失、瞻前顾后。
劫难临头,迫在眉睫,在此地商议的并非自强,反而是去抱住别人大腿,借此聊以慰藉,自杀伐量劫后,尔等仍旧无所作为,简直妄为昊冥修士。”
“现在你们体内,都被种下了神禁之丝,再有心存侥幸,御敌怠慢者,立毙!”
巨大的**,猛然间收缩数倍,只剩百里大小,并且在虚空冒出无数星月,大星堪比房屋,圆月赛过磨盘,一股神奇的力量,照耀在这些强者身上。
恍若将周天星斗尽数搬来,齐聚在众人头顶,漫天星辰闪耀,泱泱白日竟不能掩饰丝毫璀璨,将**内部都笼罩在一片星海里。
七名大罗金仙就感觉,很强的星寒之力渗透过身躯,自己体内莫名上下通达,仿佛得到净化般,原本许久未曾进步的修为,竟然出现松动之象。
二十一个太乙,则冷不丁打了个哆嗦,宛若醍醐灌顶般,似乎在被灌输大道奥义,元神精神大阵,竭力吸收看不见却又真实存在的晦涩奥妙。
“晚辈有罪!”
“昊冥道君永恒,前辈回归是亿万生灵之福。”
“我们错了!”
即便陆寒又回到本来面貌,也无人再敢抬头藐视一眼,那转动的**,就如枷锁般,套在他们的心神深处,似乎永远无法摘掉。
更不敢质疑被种下的神禁之丝,即便毫无感觉,以道君的手段,可操控诸天生死,生灭都在无形之间,大罗如同蝼蚁。
陆寒不理这些惭愧拜倒的家伙,面前狂风大作,又多了两个身影,分别为一男一女,女子穿着淡蓝色长裙,男子身躯挺拔,只有朴素青衣裹身。
两人略微迷茫,神念扫视后大吃一惊,发现下方跪倒一片的,随便哪个都比自己强横太多,还有下方浩荡的军团,兵戈争鸣。
“见过道君!”
“前辈!这里难道是昊冥仙域了?”
“嗯!栾玥和孔瑟,你们两人以后就是吾的随侍,因此记住这些家伙的面皮,昊冥高阶尽在此地。”
两人闻言,立即喜形于色,在晶敏仙王陨落后,他们就成了无根的浮萍,此刻竟然要伺候老牌仙域的道君,地位无形中暴涨,诸多益处岂是言语所能表达。
面对突然冒出来的两股不俗气息,这些大罗和太乙,略一打量后,赶紧拱手作揖。
‘当年弥阳苍月圣地有乱,我们鞭长莫及,未能对二位所有帮助,甚为惭愧!’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線上看-第一卷 第1017章 我等是否該一拜熱推
焦沐惊讶后又歉然一笑,显然他见过晶敏仙王,自然认出了栾玥和孔瑟,未曾想是被圣元道君救下的。
“你们两人,也暂时跟随在吾左右吧,做个特使,负责对外诸多事宜!”
陆寒招了招手,又说出让青萝仙子和裘舜大吃一惊,其他人无不羡慕和黯然的两句话,这两名太乙金仙,刹那间面红耳赤,几乎不知该表达什么,忙不迭点头答应。
“卡隆修冥,附庸青黎和宏都二贼,曾经共同戕害与吾,早已被诛杀在弥阳,此后再无此人。”
嘶——!
所有大罗修士顿时大吃一惊,难怪他们找不到卡隆修冥,尤其是季凌和素幽,还想拉拢他站在自己一方,竟然早就被诛灭了。
‘原来道君曾在弥阳,那么近些年得到的消息里,同名同姓的那位风云人物,现在应该毋庸置疑了,可惜错过了太多良机。’
“洪风雨,你应该能找到红光小儿的藏匿之地吧?以最快速度将他元神捉来,留一口气就行,此贼也该偿还因果了。”
“遵……遵命!”
这位紫色翡翠头箍,却仅有三寸短发的红衣大罗,忍不住一阵抽搐,却不敢有丝毫违逆。
因为曾经追杀孔瑟和栾玥二人,更用冰萃魔线伤害孔瑟,导致此女多年生不如死的元凶红光,就是他的金仙弟子,至今未敢回返,但藏匿在紧邻的横泽仙域某处。
“其余之人,吾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将所有金仙用最快速度招来,并将其他仙域的态度,如实记录在玉符中,迅速上报到此,这下方竟然还未建立大型传送阵,哼!”
“谨遵圣命!”
至此,这些握住昊冥命脉的强者,如得到解脱般,匆匆向四面八方而去。
陆寒自然知道,这里只是三个空间节点中,能容纳最宽通道的那个,招待外域修士的地方,是在东北方三万里外的一座小镇中。
里面强横气息寥寥无几,仅有两名大罗,以及八九名太乙,金仙二十多个,低阶修士不足四十万,巴伦峡谷另外两处,绝对好不到哪里。
当年三大道君同在,甚至是他未成圣之前,整个昊冥仙域都是一片拥挤繁荣之象,那些没有道君的临近仙域,经常派出大罗金仙,每隔几百上千年就来拜会他们。
青黎和宏都两个老贼,每个人都各自庇护一方,就连自己刚刚成圣证道,就被塞给了一个浊电仙域,其面积规模仅仅比最小的魂罗仙域大一点,当时让他哭笑不得。
但曾经享受的供奉和待遇的确惊人,浊电仙域仅有的两名大罗中期,满脸含笑尽显卑微,此刻仅有一名金仙,带着几千资质低微的炮灰,在驻扎地仅仅当做一个象征。
真离和玄风两大仙域,本来都有一名道君,然而当初联手围攻陆寒的就有他们,早已尽数消亡,此刻这两大仙域,早已派人跑到遥远的云光,在那里献媚讨好,派出大量高阶辅助镇守威灵道。
‘还是要毒辣些的好!仁慈是难以让人产生敬畏的,譬如这些老贼,即便自己扔出了重重信号影射身份,还在那装糊涂,此刻直接雷霆手段,现在都是龟孙子。’
“在场的所有金仙,都给吾滚过来!”
一声炸雷,蓦的响彻在高空之上,巨***消失,下方芸芸众生汗流浃背,终于恢复自由,仿佛刚才经历了千年的磨难。
此刻未等长出一口气,身躯立即摇晃,似乎听到雷神在召唤,震得他们意识恍惚,再次齐齐惊骇。
‘玄仙前辈,上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不知!但是那座宫殿碎了,太乙前辈被打了耳光,几名大罗老祖宗,直接遭到雷劈。’
‘是啊!他们离开时,全部灰溜溜的,此刻站在那里的,十有八九是道君前辈了。’
‘啊?他们竟然让道君前辈震怒了,现在又论道他们金仙,是不是我等也要……?’
‘勿要多嘴!你们该庆幸,分明已经有了道君,要庇护我昊冥,此刻正发号施令,尔等稍后当该好好表现!’
似乎空气都凝住,数十万修士瑟瑟发抖,总有胆大的悄悄抬头,看到端坐云层上的二十多个身影,缩脖子躬身向上而去,状态仓皇如斯。
果然。
没过片刻,他们似乎就听到,一个个小耳光接连响起,隐约看见好多身影乱飞,如陀螺般就地转圈。
‘打得好!才混出个模样,就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一副高傲无比,劫难当前却不知所措的废物模样!’
不少修士,似乎在扬眉吐气,看向高空那个屹立的身影,眼神都亮了不少,他们就缺个主宰者,而非是一堆踌躇犹豫之辈。
“汝等碌碌无为,彼此挂靠在一起,争当混账饭桶,该杀!”
恐怖强压降临,被敲打的这些金仙,跪倒一片俯首瑟瑟,有人还不明白自己为何受惩,但感觉多半原因,还是出在那些大罗和太乙身上。
“记住接下来的话,第一:去六个人,迅速在每个节点附近,各建立两座传送大阵;
第二:这里有十枚玉符,内部载有严训修士军团的法门,汝等亲自督导,必须让昊冥的修仙界全部成为精锐!
其三:吾将赐下克制阴鬼之术,以及应对精灵之法,任何人都要竭力修习,怠慢者严惩!
再者,将灵界即将入侵昊冥的消息,正式送达其他仙域,给他们最后一次选择兴衰的机会。
…………!”
一刻钟后,前方空旷下来,仅剩下孔瑟和栾玥,从容站立在陆寒两侧,似乎经验无比老道。
青萝和裘舜,紧张的站在陆寒身后,看到一个个金仙也被扇了耳光,然后灰溜溜的滚蛋,那感觉……啧!
咕咚!
莫名间,四个人身躯同时一颤,接着就发现,这天地蓦然变了。
风云来回摇摆,光芒逐渐凝聚,转眼间日出日落,似乎万世繁华尽在一览,无数奇景走马灯般晃动,他们接着就处在了一座崭新陌生,却神奇浩瀚的广袤云宫里。
光幕似的高墙,无数座琼楼玉宇,屋檐下挂着一盏盏星灯,云雾了然在周边,让云宫半隐半现,如抱琵琶遮面。
霓墙之外,云雾了然间,是宽阔幽深的沟壑,几座迷你浮岛,上有楼阁绿树,飘荡在虚幻之间,斗大星辰点缀在深渊,似乎暗夜星海倒挂。
一轮巨型大月,圆满无比且皓洁璀璨,遮蔽半个世界,遥遥挂在天垂上,映照的云宫成几何图形,前端三角之状,尖角上镶嵌有巨大圆轮,古老幽凉的桂树,正肆意随风摇曳。
边缘玉柱林立,小小长园延伸开来,竟是无上宝砖铺就,刻画湛蓝星河,洋洋洒洒无数泼墨,勾勒出整个寰宇。
高大门楼,凤羽展翅,有弦月坐镇顶端,爆射出夺目炫光,照耀的前方一片绚烂。
正门内部,长廊横陈,雅座连绵,风铃叮咚晃动,激起荡漾光波。
主殿巍峨高耸,似乎无穷之挺拔,遮蔽在朦胧之内,万法不可入侵,两侧琼楼守护,以巨大圆月作为衬托,此景缥缈不似仙凡,垂垂神光蕴含着玄阴奥义,一丝丝太阴法则,环绕主殿流连旋转。
两端如延伸出的羽翼,殿宇星罗棋布,看似大约各有五六八九栋,又像是无边无际,宫灯如夜明珠似的闪烁呼应,清冷幽静,只差仙子翩翩起舞。
最重要的,是这仙宫广寒之地,充斥着浓郁的道韵,晦涩而阴凉,触之遍体清爽,悟之如渊如海。
四人就站在门外,一脸惊奇和不可思议,如坠梦中深河,似乎自己已在众神之巅。
噗!
“晚……晚辈似有所悟,后期的瓶颈,怕是要破了!”
青萝仙子才略微感应,身躯就莫名一阵耸动,顿时大惊失色,感觉缘身在颤那间,似乎要再次化虚。
“右侧选一重琼楼,去吧!”
“谢前辈洪恩!”
陆寒已不在原地,缥缈之音来自主殿,栾玥和孔瑟则立即寻声而去,他们是要去殿门口驻守的,裘舜则矗立不动,为道君随侍,正是职责之地。
“好一片无上琼宇,我等是不是该拜一拜啊?”
下方地面,数十万人见此情形,纷纷称奇,更被莫名震慑,脑海里冒出一个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