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小一蚍蜉-第八百一十二章嫁熱推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我娘子天下第一
柳之安打消了小妹柳颖的疑虑,从抽屉里取出一叠书信放到柳颖面前,便捧着茶杯朝着书房外走去。
正如柳之安跟柳远说的那样,或许就在这一两日朝廷就会接到关于这则传言的书信。
果不其然,散朝之后,为此事头痛不已的李晔刚回到御书房,便先后接到了有关谍影跟福海他们两人的传书。
书信中将并肩王世子柳承志班师回朝,要为父正名,讨个公道的事情在信上详细的叙述了一遍。
看完书信上的内容,李晔心底并未掀起太大的波澜。
因为他跟朝廷早就在接到云阳的传书之后就做了最坏的打算到了会有今日,而朝廷派兵前去北疆就是为了应对此事。
李晔神色怅然的将手里的书信丢在龙案之上,思索着解决此事的办法。
除了兵戎相见之外,就没有别的法子来处置此事了吗?
李晔的目光看向了龙案上跟玉玺并排放置的蛟龙王印,眼底的无奈之色显而易见。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我娘子天下第一-第八百一十二章嫁
本以为派人窃来了代表并肩王身份的蛟龙印,表弟柳承志在天下一统之后随同云老帅班师回朝,就算知道了姑父被刺身亡的消息,没有蛟龙王印也无法继承王位。
而继承不了王位,表弟自然无法以并肩王的身份总揽北疆的军政要务。
遗失代表身份的印玺这可是大罪,拿不出蛟龙印,到时候表弟势必要被推到风口浪尖之上。
届时自己出面干预,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以姑父柳明志对三代帝王辅佐的贡献,强行力排众议将此事压制下来。
然后下旨将表弟召回京师述职,同样以摄政王之位厚待,以示朝廷对姑父及其后人的恩荣。
如此一来,自己既将并肩王这位藩王的爵位顺利削除,又可以稳定姑父薨逝之后所带来的动乱跟影响。
并肩王的藩地都削除了,其余一些没有大权在握的藩王自然可以轻松处理。
到时候由表弟柳承志出面缓和,顺利的削除其余藩王的封地,将权利集中中央朝廷,以便政令通行,天下久治长安,
动乱平息,厚恩又可以获得表弟柳承志的归属感,一切都可以顺理成章。
从而稳定天下一统,海晏河清,九州静平。
自己也算没有辜负父皇大行之前的厚望跟姑父先前的谆谆教诲。
然而自己本以为已经把所有的后路的安排妥当,千思万想唯独没有想到表弟既无王印在手,又没有制告天下继承王位,竟然轻而易举的就调动了新军六卫的几十万铁骑,在北伐统一天下的大战进行的如火如荼之时班师还朝。
历朝历代帝王乃至自己一直重视的虎符帅印,在表弟那里此时此刻竟然如此毫无用武之地。
所有事情的发展都朝着跟自己筹备的背道而驰,令李晔如今整个人都处于一片浑噩之中。
表弟为什么能以世子殿下的身份,而不是总揽北疆二十七府一切军政要务的并肩王身份调动几十万精兵已经不重要了。
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应该如何止息可能要发生的兵戈。
交代,自己该怎么拿出一个合理的交代才能平息表弟的怨恨呢。
姑父虽然薨逝,可是那些亲兵尚且活着。
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怕是根本敌不过那些亲兵出面作证带来的影响。
“唉,姑父啊姑父,孩儿真是悔之晚矣啊!
说到底,父皇当年真不该放给你如此之大的权利。
否则,孩儿何至于到了今日难以收场的局面。”
“前辈,如果云老爱卿无法及时赶回来阻止,以谍影的势力,有办法阻止表弟柳承志麾下统领的二十多万铁骑吗?”
“陛下,二十多万精锐,别说谍影了,就是加上柳叶子弟绑在一起也没有办法啊。
高手混合在一起根本没办法跟军阵相比,使用内力罡气会误伤弟兄,不使用内力又没办法抵御大军的刀兵。
江湖高手根本就不适合聚拢在一起厮杀。
跟训练有素的大军相比,根本不是对手。
再说了,并肩王世子麾下如今肯定也不是全部都是新军六卫的精锐兵卒,定然会有江湖高手出来相助的。
如今也只能将希望寄托在禁军跟六城的精锐抵挡一阵,等候云老帅班师还朝了。”
“朕明白了,你先退下吧。”
“老朽告退!”
“小德……,小云子,陪朕去太皇太后那里走一趟。”
“是!陛下摆驾福安宫!”
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第八百一十二章嫁閲讀
精品都市异能 我娘子天下第一 愛下-第八百一十二章嫁相伴
柳承志统领兵马班师还朝的消息如今牵动了所有人的心,全都在默默的关注着这件事情的发展。
并肩王府书房。
柳明志刚把写好的书信传出去,女皇母女俩便走了推门走了进来。
“爹爹!”
“哎,乖女儿,午饭吃了没?”
小可爱转头看了女皇一眼,委屈吧啦的揉着自己的小腹。
“娘亲说,爹爹‘死了’没多久,女儿就无忧无虑的大吃大喝不成体统,还会被人给怀疑的。”
柳明志端起桌案上的剩下的糕点朝着小可爱递去。
“以后在书房跟爹爹一起吃饭就行了,想吃多饱就吃多饱。”
小可爱嘴里塞着糕点对着柳大少忙不吝的点点头:“还是爹爹好。”
女皇难得没有骂小可爱没良心,默默的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看着父女俩沉默了下来。
“婉言,你这是怎么了?今天怎么怎么安静?话这么少不像你的性格啊!”
女皇转眸看向了柳明志,樱唇嚅喏欲言又止,最后低笑了两声默默的摇摇头。
“没什么,不想说话!”
柳明志狐疑的看了女皇一眼,将小可爱拉到书桌前坐了下来。
“乖女儿,跟爹爹说你娘亲怎么了?昨天回去的时候还好好的,今天怎么看着心情有些不太妙啊,是不是你或者外人惹她生气了?”
小可爱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偷偷地看了一眼女皇朝着柳大少凑去。
“爹爹,月儿才没有惹娘亲生气呢,今天用完早饭之后,娘亲带着月儿去街上了,说是要看一下城中百姓的情况。
然后在回来的路上月儿跟娘亲见到了有一家新娘子出门上花轿的事情,之后娘亲回来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了。
月儿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难道是新娘子出门的那家跟娘亲有仇吗?”
柳明志看着女儿不明所以的模样,似乎明白了什么。
转头看向了坐在那里怔怔出神,沉默无言的女皇,柳明志眼眸中闪露一抹苦涩,转身朝着女皇走了过去。
默默的蹲在女皇修长的双腿前,抬手握住了女皇的双手。
“羡慕了?”
女皇下意识的点点头又急忙摇摇头:“怎么可能,老娘答应过父皇,天下一日不统,我就绝不嫁人。
我早已以身许国,又岂会羡慕别人嫁人。
朕是一国之君,心怀天下,岂会把儿女情长的事情放在心里。
你想多了而已!”
柳明志看着女皇不自然的躲闪目光无声的叹息了一声。
“我娶……没什么,你不羡慕就不羡慕呗,解释那么多干什么,我接着处理公务了。”
我娶你,但是不是这个时候。
女皇看着柳明志起身朝着书桌走去的背影,皓目挣扎了一会猛然开口。
“没良心的,嫁给婉言可好?”
柳明志脚步一顿,眼中充满了犹豫挣扎,万一造反失手了,岂不是……….
“什么时候?”
“最近的吉日,越快越好。
婉言愿意娶,你愿意嫁吗?”
“那什么,听说上门女婿不好当啊!”
“嫁不嫁?”
“嫁!”
“我去找人挑日子!”
小可爱望着娘亲按捺着激动心情消失在书房中的倩影,捏着糕点笑眯眯的看着柳大少。
“老爹,你真怂,我娘说什么是什么,你都不敢顶撞一下,真丢脸。”
听到小可爱的调侃,柳大少没好气的瞪了小可爱一眼。
“老子顶撞你娘亲的时候多了去了,你个小屁孩懂什么?吃你的糕点。”
“略略略!”
柳明志揉着太阳穴坐到了椅子上,目光有些无奈,怎么就一时心软给应承了下来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