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小說 墨桑 ptt-第176章 錢財功名熱推

墨桑
小說推薦墨桑墨桑
也就十来天,附送一份鄂州府至建乐城路书的晚报,就送进了鄂州派送铺。
再隔一天,两本按月汇集了朝报和晚报以往每日目录的小册子,也送进了鄂州城派送铺。
原本,朝报晚报都是鄂州城里的读书人和读书人家买回去,那份路书出来之后,城里的大小商户,甚至家底厚点儿的跑单帮小贩,一个个都挤进了顺风派送铺。
认识不认识的,都摆着一脸笑,和刘婆子周姐儿扯着咱都是街坊邻居,一条街上的,也就隔了一条街,也就两条街,至少咱都是鄂州人……
或者是一笔写不出两个刘字,以及周字,诸般种种,陪着笑脸,想方设法想要求一份路书。
朝报上一天一份的粮价丝价布价,以及隔三岔五的南北货价儿,时令物件的价儿,比如春节将近,建乐城的香料,那涨幅可不小,有几味驱虫的香料,他们鄂州城今年便宜的简直白送!
这一天天的价儿,让鱼米之地,丝绸之乡、物产丰富的鄂州商人,看的眼热心跳。
眼光长远的商人,更是从那些绵纸丝麻等等价儿中间,看到了开年开春,甚至夏季的商机。
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墨桑 txt-第176章 錢財功名讀書
南北不通了这一两年,来自南边的东西,就连做扇骨的湘妃竹紫竹,都涨得不得了,做房骨的各种竹子,他们鄂州多得是!
而且,听说北齐的粮行丝行布行,行里只管往来牵线做个中人,多么好!
眼热心热了一个来月了,难就难在从鄂州城往建乐城,经平靖关这条路,识路的人太少,几乎没有。
从前他们做生意,都是顺江南下。
平靖关那条路,遥远艰难,而且,平靖关从来没对平民开放过,这条路,几乎没人走过。
朝报上的行情,一天天勾着商人们赚钱的渴望,正心思火热,只困在不知道怎么走时,这路书突然送到了面前,有了路书,立刻就可以启程,路上赶一赶,就能趁着年前年后把货送到建乐城,正是卖货的好时候!
刘婆子被真熟人假熟人揪着扯着攀交情,扯的她一个头两个大,好不容易抽身出来,急急忙忙去找李桑柔。
来要这路书的,还真有好几家,人家帮过她,甚至救过她,她欠人家的人情,无论如何,得求一求大当家。
李桑柔听刘婆子说完,立刻爽快之极的答应了。
这路书,她本来就打算敞开供应,要多少都有,刘婆子不说,也一样是每天都有。
精华小說 墨桑-第176章 錢財功名推薦
刘婆子松了口气,一溜小跑回到铺子里,赶紧开始收单订路书的钱,一家一家收钱,一家一家排好顺序记下来。
订好路书的商户小贩,赶紧回家,赶紧出城收货,置办骡子车辆,请脚夫找同伴,准备启程的事儿。
行商买卖,快一步和慢一步,那可差着天地呢!
刘婆子和周姐儿两个人,一边忙着收订路书的钱,一边还要忙着订明年的朝报或是晚报,以及朝报或晚报的合订本。
因为那份路书,商人小贩们加入了抢买朝报晚报的大军,原本就不好买的小报,就更加抢不到了,买不到,只要一订一年。
所有的顺风速递铺都一个样子,门脸小旗子高,鄂州这家也不例外,因为铺子小,就分外显的人多。
来来往往订小报取小报买小报的各家,就只能挤进挤出,挤了两天,也就挤皮实了,看到熟人,点个头打个招呼,你看看我的小报,我看看你的小报,算了也别藏着掖着了,就这么拿回去吧,反正满大街都是拿报看报的,也不多他们一家。
刘婆子和周姐儿两个人,从一睁眼就开始忙,吃饭这事儿还好,想吃什么,就让食肆送什么。
可小石头得花心思照顾,尿布屎介子,得换得洗。
刘婆子是个利落人儿,忙了两天,看着屋里堆了一堆的尿布,隔天一早,先去典了个健壮婆子回来,帮着洗洗涮涮,带孩子做家务。
她跟周姐儿,得先把生意张罗好。
……………………
十一月刚过半,潘家三爷潘定江日夜兼程,风尘仆仆,到了鄂州城外。
这一趟赴任,只有钱三奶奶跟着他过来了,孩子一个没带,都留在了建乐城。
小厮丫头,行李物品,也带的极少,一行五十来人,三十个都是护卫。
潘相把他们府上能打能杀的,特别是二爷潘定山从太原带回来的那些护卫,都是追过马贼杀过人的,统统挑出来,都让潘定江带上了。
万一有什么不妥,好歹有几分护卫之力。
潘定江骑在马上,穿过城门洞,一抬头,就看到了迎风招展的顺风大旗,顿时失笑出声。
“你看看。”潘定江用马鞭挑起帘子,示意钱三奶奶,“大当家这生意做的,到哪儿都能看到她这顺风旗号。”
“看到这俩大字儿,我就觉得咱们离家不远。”钱三奶奶抬头看着那面鲜亮大旗,也笑出来。
潘定江高中探花那年,她们夫妻抱着刚出生的长女离开建乐城,赴任地方,那时候,她真没有什么离乡之情,反倒十分兴奋。
可这次,孩子们都留在了建乐城,每多走一天,她都觉得离建乐城远了很多,总担心再也见不到孩子们了。
“是不远,往家里写信,半个来月就能一个来回。”潘定江干脆下了马,走在车旁边,一边看着街道两边的铺子行人,一边和钱三奶奶说着话儿。
“……一会儿你去见世子爷,我先去给大当家请个安。”钱三奶奶挪到车门口坐着,和潘定江从闲话说到正事儿。
“小七那一箱子破烂放哪辆车上了?好不好拿?”潘定江回头看了眼。
“瞧你说的,那里头还要公主让带的东西呢。”钱三奶奶失笑。
想想箱子里的东西,又笑起来,确实一箱子破烂。
走出两条街,潘定江带着几个护卫直奔军营。
顾晞没在城里,军营里只有文诚在。
顾晞一大早出城,说是往随州查看去了,不过潘定江见顾晞,也就是个拜见之礼而已,诸般事务,都在文诚手里。
见不见顾晞没关系,只要文先生在,就不耽误潘定江的公务。
钱三奶奶也没能见到李桑柔,李桑柔也出城了,几个老云梦卫一起摇头,他们真不知道大当家去哪儿了。
潘定江进了军营就没出来,凝神听文诚介绍鄂州城外各处的军情,从平靖关过来的大批军需哪些要分到他这里,从江上过来的军需船,又有哪些要交到他手里,都有哪些要点,世子爷的打算,其它安排到他手里的活儿,比如募集民夫什么的……
一直说到天黑透,吃了晚饭,又说了一会儿话,潘定江才告辞出来。
跟着已经逛过半个城的几个护卫,进了府衙后宅,潘定江看着廊下的红灯笼,灯光明亮的上房,顿时觉得松泛下来,长长吐出口气,急步往上房进去。
原本,他不想让阿荟跟过来,他怕万一有什么,几个孩子同时没有了父母,过于凄凉,他一个人没了没什么,阿荟是能撑得住家的。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墨桑》-第176章 錢財功名相伴
是阿娘让他带上阿荟,阿娘说:有阿荟照顾打点,再辛苦,他也不会觉得累,精力跟得上,就不会有事儿。
这会儿,眼前温暖明亮的灯光,忙碌进出的仆妇,满院子妥帖安适的气息,让他紧张了一天的身心,舒适的想打呵欠。
“累坏了吧,先去洗洗。”钱三奶奶迎进潘定江,递了碗红枣汤给他喝了,推着他进了净房。
潘定江舒舒服服洗了澡,披了件衣服出来,先将三间上房看了一遍,再坐到熏笼旁。
钱三奶奶递了杯淡茶给他,侧身坐到他旁边,“这是五间上房,我把东边两间,用厚帘子隔开了。”
钱三奶奶指了指暖榻旁边。
“这几年,你这公务,必定极多极忙,那两间隔出来,给你做书房,带进来的文书看完理好,掀帘就能进屋歇下。
咱们带来的人手少,也得给她们省点事儿。”
“你想的周到,是极多。
文先生说,从水路逆流上来的粮草辎重,泊进码头后,就交到我这里,要立刻卸下船,立刻照他的安排,转运到指定的地方。
从平靖关过来的军需,送进城里的,也交到我这里。
光这两件,就是千头万绪。
这城里是什么情形,街巷如何,人户如何,城外如何,我还一无所知。”潘定江说的拧起了眉。
“几位先生已经忙了大半天了,说是府衙里押司书办,都是衙门里,衙门里户册文档,都齐齐整整好好儿的,看样子这一块挺好,至少挺齐全。
老黄妈她们,跟着王管事往街上走过两回,买了几车东西回来。
说是街上热闹得很,卖什么的都有。
对了,说是朝报晚报抢手得很,辰正过后就买不到了,大当家这生意做的,真是。”钱三奶奶说着,笑起来。
“她那份路书。”潘定江话没说完,就笑起来。
“多亏了那路书,出了平靖关,好几处地方,真是险得很,亏得路书上写着,咱们早就提防着了。”钱三奶奶跟着笑,“天儿不早了,你赶紧歇下,明天你得先去衙门,放好印信,拜了衙神,你去忙你的,几位先生在衙门就好办事儿了。”
“好。”潘定江笑应了。
……………………
隔天天刚蒙蒙亮,潘定江吃过早饭,一身崭新官服,捧着告身印信,往前面府衙过去。
看着潘定江出了二门,钱三奶奶正要转身进屋,一个婆子进了二门就扬声禀道:“三奶奶,大当家来了。”
“快请进!”钱三奶奶急忙往外迎出去。
“不敢当。”李桑柔迎着急迎出来的钱三奶奶,拱手而笑。
“我正想收拾收拾就去给大当家请安呢。”钱三奶奶曲膝见礼。
“不敢当。”李桑柔再次拱手,“昨天回去的晚,听说三奶奶到了,今天一早,赶紧就过来了。不敢劳动三奶奶。”
“点了我们三爷过来鄂州府后,世子爷那份军报,我们相爷拿回去,让我跟我们三爷看了几眼。”钱三奶奶和李桑柔并肩,压着声音笑道:“世子爷那军报上说,拿下这鄂州城,大当家当居头功。”
“这个真是过奖了。”李桑柔这是真心话。
要论头功,她觉得那些粉身碎骨的死士内应,才是真正的头功。
“大当家的可真是。”钱三奶奶失笑出声,“大当家请进。”
钱三奶奶从丫头手里接过帘子,李桑柔一边笑一边欠身不敢,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屋。
“听说三爷昨天已经忙了一天了,想来三奶奶这里,也是千头万绪,我那边事儿也多,咱们就不多寒暄了,我就直截了当。”李桑柔接过茶抿了口,看着钱三奶奶笑道。
“大当家别客气,咱们一向有话直说。”钱三奶奶笑着示意。
“刚刚有军报递进来,随州那边,大约已经拿下来了。”
李桑柔一句话没说完,钱三奶奶眉梢高高扬起,惊喜交加。
“一会儿我就启程去随州,把顺风的铺子开出来。
我过来这一趟,是有几件事要跟三奶奶说一声,一是到昨天傍晚,整个鄂州城里,明年一年的朝报,订出去三百七十余份,明年的晚报,订出去四百三十余份。
二,从鄂州城往建乐城的路书,已经卖出去七千余份。
三,今年以来的朝报汇总,卖出去四千六百余份,晚报汇总,卖了七千余份。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墨桑 愛下-第176章 錢財功名鑒賞
每天零卖的朝报晚报,这些天,每天多加一百份,加到昨天,已经是朝报一千份,晚报一千份,年前,我不准备再增加了。”
李桑柔一口气说完,笑眯眯看着钱三奶奶。
钱三奶奶凝神听完,片刻,笑起来,一边笑一边站起来,冲李桑柔曲膝致谢,“多谢大当家,有大当家这些朝报晚报铺陈在前,三郎这个府尹,事半功倍。”
“不客气,我走了。
对了,你昨天留下的东西,我都看到了,替我谢谢七公子,一箱子都是好东西,黑马和小陆子他们喜欢得很。”李桑柔一边说,一边站起来。
钱三奶奶忙跟着送出去,一直将李桑柔送出侧门,看着李桑柔不紧不慢的走远了,退回侧门里,想着李桑柔说的那些数目,又笑出来。
嗯,看样子,明年秋闱的事儿,得快,一会儿跟三郎说一声,这事儿,她现在就开始操办。
这是她们路上就商量过的,鄂州府务这一块儿,要是三郎顾不上,她就操点儿心,至少催促鄂州士子往建乐城赴考秋闱这事儿,她是能操办的。
嗯,最好今天就开始着手准备这些士子的履历具保,还有路引什么的,干脆一家家给他们送上门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