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諜
小說推薦獵諜
“拦住他,别叫人跑了!”原本寂静的斜街里,忽然响起一阵呼喝声,一个光着上身的精壮男子,正飞快的从一个院子里冲出来,紧跟在他身后追出来的,是几个穿着制服的警察,之前发出呼喝声的也是这几个警察。被警察追赶的精壮男子速度很快,转眼的功夫,就已经奔跑到了斜街中段的位置,只要再向前奔出十几米的距离,他就能钻进街边的巷子里去。
就在这个精壮男子心中腾起狂喜的时候,一根2米长短的竹竿,突兀的从街边飞出,正全力奔跑的精壮汉子根本来不及躲避,就被横过身前的竹竿绊了个狗吃屎。措不及防被绊了个跟头的精壮汉子,向前扑出的时候就已经觉着不对劲,所以向前翻滚的他根本没有直接从地上爬起来,而是继续向前翻滚,一直翻滚到了街边的墙下,这才强忍眩晕,手脚并用的起身爬起。
背后是墙,这就不用担心会后人从背后袭击,可这个光着膀子的精壮汉子没有想到,他才刚刚从墙下直起身子,一张散开的渔网便从天而降,直接将他罩了个正着。渔网无处受力,一旦被渔网罩住,便不好挣脱,一脸惶恐的精壮汉子越是用力挣扎,罩在身上的渔网就越是无法挣脱。“小子,别费劲了!”一脸冷笑的老福带着人从街边冒出来,刚才撒渔网的就是他们几个。
至尊王妃請當家 囍多多
修羅訣
媚醫大小姐 妖嬈小桃
全城核查房屋转卖和出租登记的行动,已经连续进行了好几天,几乎每一天,城里都会上演街头抓人的事情,此刻被老福他们用渔网抓到的精壮汉子,并不是第一个。有了军统总部的背书,张江和跟于海光商量之后,不但抽调了搜索队所有人手,他还从重庆站抽调了大半人手,整整200人分成四个分队,对重庆全城实施核查行动。
白显担任代理局长之后,重庆警局跟重庆站之间的关系已经冷淡不少,不过这次涉及到全城的核查行动,是军统总部批准的,就算白显心中不愿意,但他还是要捏着鼻子小心配合。有了警察的配合,唐城的核查行动进行的很是顺利,短短数天,军营的地下室里,就已经关满了因为核查行动被甄别出来的可疑目标。
原本还有些担忧的张江和,这几天睡得好吃的也好,每天都有被抓捕归案的身份可疑目标,张江和的新总算是能落地了。“叔,我估摸着核查行动再有一个星期就能结束,虽说不能清剿干净潜伏在城里的日伪特务,但我估计,至少他们短时间里,不敢再冒头出来,否则就是死路一条。”办公室里只有唐城和张江和两人,桌上摆着厚厚的卷宗,唐城正有一句没一句的跟张江和闲聊。
瓷銘幽夢
张江和放下手中的卷宗,伸手揉搓着自己的鼻梁,已经看了一个上午的卷宗,年过四十的张江和多少有些疲倦。核查行动开展短短数日,搜索队就抓到超过三十名身份可疑之人,唐城又从这三十多人当中,辨别出23个日伪特务。辨别出藏匿再中间的日伪特务,唐城就做了甩手掌柜,可剩下的事情就苦了张江和,因为被唐城辨别出来的这23个日伪特务并不是一个行动小组的成员。
廢物王妃要逆天 甜嬈嬈
这23个日伪特务分别隶属五个行动小组,张江和审讯这些日伪特务之后,就不得不分别汇总五份资料。“我说你小子,也太清闲了吧!你有时间闲在一边没事干,就不能过来帮帮我?”眼角的余光看到正瘫在沙发里的唐城,张江和终于再忍不下去爆发了,抬手就抓起桌上的整包香烟,冲着沙发上的唐城砸了过去。
别看唐城平时跟张江和没大没小,可要真是把张江和给惹火了,他还真心有点发怵。
所以张江和用香烟砸他的时候,明明可以躲开的唐城偏生不敢躲,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香烟砸在自己的脑门上。“哎呀!”被香烟砸中脑门的唐城,动作夸张的来了个后仰,还用手捂住自己的脑门口中发出一声惊叫,那动静听着很是凄惨。张江和却不上当,有伸手抓起桌上的烟灰缸,作势就要扔出。
唐城见状,立马从沙发里蹦跳起来,那么大的一个烟灰缸如何真砸过来,自己的脑袋非得要被开瓢了不过。还好张江和只是再逗弄唐城,手中的烟灰缸只是举起,就又放回到桌上。已经从沙发里蹦跳起来的唐城此刻一脸讪笑,伸手摩挲着自己的鼻梁,脚下踩着碎步,一点点挪动到张江和桌前站好,摆出一副领训的样子来。
重生之二戰美國大兵
唐城这幅故意装出的样子,逗的张江和忍不住在心中暗笑起来,唐城是个什么性格,张江和岂能不知道。“已经抓到这么多人了,只靠咱们这边是忙不过来的,我想着是不是给于海光那边送去几个,总不能叫他们背后说咱们吃独食。”张江和的话令唐城暗自在心中咧嘴,心说你老人家这都打算好了,我说不同意,难道你老人家就能听我的了?
升官有道 良木水中遊
唐城心中怎么想的,在脸上是绝对不会表现出来的,所以在半小时之后,于海光就接收到了搜索队送去重庆站的六名日伪特务。“于站长,我们队长说了,这六个日伪特务同属一个情报小组,这是他们的口供卷宗。”被唐城派去送人的是赵大山和张江和的一个亲信手下,拿到卷宗的于海光心知这是张江和的主意,便马上接纳了这份好意。
六个同属用一个情报小组的成员,而且已经有了第一次的口供,翻看过口供资料的于海光脸上满是欣喜,有了这六个活口和手上这份口供资料,这份功劳可就算是重庆站的了。于海光和张江和不同,此人是个标准的官迷,手上有了功劳句必须要弄的世人皆知,所以兴奋之余的他马上向军统总部进行汇报,不过在他的汇报电文里,也并没有拉下张江和的功劳。
得知重庆站又立新功,军统总部的一干大佬们对重庆站兴趣倍增,再三商议之后,一支人数超过20人的调查小组,很快从军统总部赶赴重庆。“老张,咱们可是有日子没见了!”在这支从军统总部过来的调查小组里,就有张江和的一个老熟人,而且也是唐城及其熟悉的人——白占山。
陰緣了了
当初白占山希望能留下重庆站,只是这个人太过向上爬,自身的能力却有不足,最后被调去了成都。这次见面之后,张江和才知道,敢情这货在成都也就待了不过2个月,就又被调回了军统总部。这次来重庆调查核查行动的总部人员之中,白占山这个老人并不是说话算数的人,依照他私底下透露给张江和的情况,这支调查小组里说话算数的人,居然是那个军衔只是上尉的秦钟。
秦钟在整个调查小组里军衔最低,年轻也最小,却偏偏算是总部大佬们推举出来的主事人。无意参合势力纷争的张江和,对此却并不在乎,就算这个秦钟是总部大佬们的心腹又能怎样,反正核查行动已经临近尾声,光是军营地下室里关押的那些日伪特务,就足以证明自己在重庆没有怠慢过工作。
张江和不想参合军统内部的势力纷争,可这些麻烦却偏偏要找上他,欢迎餐会的第二天,秦钟就带人来到军营,不但要求接管所有被关押在这里的日伪特务,还要求搜索队所有人都先放下手头的事情,返回军营接受调查小组的问话。“回去问话,有我就够了,你们按照原本的计划继续核查。”得知消息的唐城冷眼发笑,心说你一个小小的上尉,不过是那些大佬们推在前台的小卒子,怎么就这么大胆!
核查行动是唐城谋划多时的行动,眼看着已经临近尾声,唐城绝对不希望看到有人来破坏这次行动,哪怕这个秦钟来自军统总部也是一样。“怎么回事?不是说了叫所有人都回来吗?怎么就你自己回来了?其他人呢?”眼见着只有唐城自己返回军营,张江和脸上现出急色来,他可是知道军统总部那些人有多心黑,担心唐城会因此被秦钟那些人构陷。
“叔,你且放心!这里是重庆,我不信他们能拿我怎样!况且我这不是回来了嘛!”唐城知道张江和这是在担心自己,毕竟那个秦钟来自军统总部,自己这个搜索队队长的职务,也根本没有正式的任命。“哎呀!你就放心好了,我又不傻,怎么可能拿着自己的小命开玩笑。”见张江和面色不豫,唐城赶紧好言相劝,这才好不容易安抚住了张江和。
唐城跟秦钟见面的地方,是2楼的会议室,经过一番布置,原本看着简陋的会议室,被布置的精致了不少。只是经过唐城仔细辨认,发现会议室里的这些家具摆设,全都是被自己封存在后院库房里的物件,唐城的心情就更坏了,心说秦钟一伙这么做,算不算是鸠占鹊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