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賣豬肉的
小說推薦我就是賣豬肉的
白条卖到北湖?
听到这句话,戴金权没来由的心头一跳,还没等他细问,就听到赵林急速说道:“江城这里跟他们合作的是邢启玉,孝干那边跟他们合作是……”
赵林快速报出一串名字,没听到一个名字,戴金权的脸色就会阴沉一分,等赵林说完,戴金权的脸色已经阴沉如水,握手机的手不自觉的用力,能看到手背上一条条筋凸起。
赵林几乎把北湖所有重点市场都讲了一遍,这说明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戴金权虽然着急,脑子里却是不禁想到一个问题,如果曹金华知道这个消息,他还能保持镇定吗?
曹金华是猜到了九鼎商贸要偷取南湖白条渠道,可他猜到九鼎商贸连北湖市场都没打算放过吗?
刚才跟他说南湖市场的情况,他很是镇定的说应该着急的是唐人集团,现在呢?
嫡女弄昭華 花日緋
“这个情况你跟曹部长汇报了吗?”
“还没有。”
听到赵林的回答,戴金权嘴角一勾,暗道赵林会来事,毕竟自己才是他的直接领导。继续说道:“这么重要的事情,一刻都不能耽误,你立刻跟曹部长汇报,我马上过去找曹部长。”
東方不敗之暖陽
挂了电话,戴金权并没有急着上楼,反而走到一旁的角落点燃一支烟。
曹金华接到赵林的电话久久无语,甚至连挂断电话都是在无意识中完成的。
眼睛看着办公桌上横躺的签字笔,脑子里几道声音反复出现。
“宋鹏飞是个睚眦必报的人……”
这是戴金权说过的话。
“我怀疑九鼎商贸是想窃取南湖市场的白条销售渠道……”
这是自己说过的。
想到上次跟戴金权沟通时的自信,还有今天早上打电话时的笃定,曹金华忍不住脸皮发烫,不禁暗想戴金权这个时候是不是正等着看自己的笑话呢?
无声自嘲笑了笑,既然犯了错,就不能当做没事儿一样。
“呼……”
把心中的郁闷吐出去,曹金华又忍不住疑惑,九鼎商贸怎么敢同时对两个市场出手?换句话说,他们怎么敢同时对三汇和唐人下手?
这明显是在玩火!
难道他们就不怕三汇和唐人暂停争斗,调转枪口先把他打掉?
“噹……噹……噹……”
敲门声打断了曹金华的思考,看到进来的是戴金权,曹金华多少有些不自然,紧紧盯着戴金权,似乎想用眼神压制戴金权。
“曹部长,北湖赵主管跟你汇报过了吧?”
戴金权脸色凝重,他虽然心里暗笑曹金华,但却没打算直接揭伤疤。看曹金华点头,戴金权又是沉声说道:“这事儿不对劲儿!”
不对劲儿!
听到这几个字,曹金华脸色更加不好看了,他隐隐觉得戴金权是在暗指那天关于宋鹏飞的讨论,所以紧闭着嘴唇并不打算接他的话。
“曹部长,你刚接手市场部,对之前的客户关系可能不太了解,赵主管说的那些人有一个共同点,全部都是因为各种原因不再跟咱们合作的肉类批发商,而且实力都不弱。”
戴金权的话让曹金华心头一紧,他真不知道还有这层关系,赵林打电话的时候他光顾着出神了,根本没来得及细问。现在听戴金权这么说,曹金华就知道这件事比自己想象中还要严重,同时,他隐隐明白九鼎商贸为什么敢这样做了。
“戴部长,你跟我好好说说跟九鼎商贸合作的那些批发商的情况。”
戴金权眼神里浮现出回忆之色,片刻之后开口说道:“江城的邢启玉,之前是咱们的代理商,跟他合作期间北湖大区的生鲜品销量每年都有十个点左右的提升。”
曹金华眉头一皱,他听清楚了,戴金权说的是每年都有十个点的提升,并不是一次,这足以说明邢启玉是一个很优秀的代理商。他皱眉,是想不明白这么优秀的代理商为什么没能一直保持合作。
戴金权似乎也很惋惜,轻叹一声继续说道:“说起来,还是猪瘟闹的。”
猪瘟?
难道邢启玉赔钱了?
刚生出这种想法,曹金怀立刻把这种猜测否定。
闹猪瘟的时候他还在屠宰加工厂当总经理,虽然没有参与到市场操作,但他很清楚纵然价格下跌了很多,但三汇依旧保持着合理的利润,邢启玉身为三汇的合作伙伴,自然没有亏钱的道理。
“18年闹猪瘟,好多屠宰场都是日夜不停的生产,市面上不缺货,咱们储备的库存也挺大。19年开春的时候,价格依旧没有表现出抬头的迹象,但那个时候邢启玉找到咱们北湖业务大区,说是要囤一批货。”
按照戴金权说的时间节点,曹金华频频点头,这个邢启玉眼光挺好。
“邢启玉要囤的货量很大,当时他因为别的原因资金方面有些紧张,便提出让咱们先跟他签合同,等他资金回转之后再提货。”
曹金华继续点头,如果只是先前购货合同的话,这个要求并不算过分。
……
英雄聯盟 阿貍
“因为邢启玉的要货量很大,三汇也没有这样的先例,我当时也没敢擅自做主,就把这件事汇报给了领导。可谁曾想没等领导作出回复,行情就抬头了,而且来势凶猛。”
昨天晚上九鼎商贸给北湖区域供应了第一批白条猪肉,因为时间太晚王泉没有详细过问其中细节。
今天早上来到新公司,就向宋鹏飞了解万豪谈下的销售渠道信息。
宋鹏飞的话让王泉撇嘴,怕不是三汇没有这样的先例,真正的原因应该是三汇一向喜欢强势,向来都是他们给合作伙伴定规矩的道理,哪遇到过被人要求签合同敲死价格的事情。
说到这里,王泉其实已经猜到接下来的剧情了,无非是三汇领导看到行情上涨,更加不愿意跟邢启玉签订合同了,这样的话,邢启玉的囤货计划也就泡汤了,眼看着赚大钱的机会从指缝中溜走,换做谁不生气?
“三汇拒绝了邢启玉,但邢启玉并没有打退堂鼓,他拿着手里有限的资金直接找到其他渠道,听说也囤了一批货,只不过比起他最初时的计划,少了很多。”
王泉心思一动,好奇问道:“邢启玉最初打算囤什么货?准备囤多少啊?”
宋鹏飞看向王泉的目光带着玩味,“说起来,你俩颇为相似,你也是借着那一波行情发家的吧?”
王泉嘿嘿一笑没有说话。
“邢启玉是肉类批发商,自然是囤肉啊,他最初跟万豪沟通的囤货计划有三种产品,总量高达一千吨,涉及资金将近三千万。”
听到宋鹏飞的回答,王泉直接愣住了。
一千吨肉?这么豪气?
再想想自己在桂省收获的成绩,跟人家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
王泉暗暗感慨一声,自己是凭重生的记忆赚钱,人家可是实打实地凭自己的经验和眼光。
聪明人、有钱人真多啊!
再回想去年的行情疯长,王泉忍不住啧啧两声,按照邢启玉的囤货计划和囤货时的价格,就算不在最高价位出手,最少也能赚上千万,甚至更多。
上千万的利润被三汇否决,换做是自己,绝对一辈子不跟三汇来往,甚至有机会时还要狠狠出口恶气。
这么一想,王泉就明白宋鹏飞为什么一开始就把目光放在这些断绝跟三汇来往的肉类批发商身上了。
这些人能成为三汇的代理商,实力自然毋庸置疑。因为某些原因跟三汇分道扬镳,多多少少都会对三汇心存怨念。
有实力,有怨念,这样的人会惧怕三汇吗?
这一刻,王泉很想见见宋鹏飞挑选出来的这些肉类产品批发商,看看这究竟是一支什么样的团队。
另外一边,曹金华则是苦恼的揉捏着眉心。
从戴金权口中知道了邢启玉跟三汇分道扬镳的真正原因,同样也了解了其他批发商的基本信息,这让曹金华倍感压力。
毫不夸张的说,这些人手里都捏着一条现成的销售渠道,而且还不小。只要他们愿意,随时都可以更换供货商,同时还能保证基础销量。
妾本情凉
这并不是曹金华头疼的最大原因,让他苦恼的是,这些人或多或少都跟三汇有隔阂,一旦被宋鹏飞利用成功,他们会爆发出让人瞠目结舌的能量。
曹金华并不是惧怕,毕竟三汇的底蕴在这里放着,他只是发愁,为三汇即将多出一个强劲对手发愁。
同时,他也暗暗惊讶。
以前他一直在生产方面,根本接触不到市场方面的渠道关系,他并不知道三汇竟然得罪了这么多人。
“戴部长,你觉得有没有可能破坏他们的合作关系?”
重新抬头看着戴金权,曹金华眼神里带着一丝期待。
戴金权听后轻轻蹙眉,片刻之后才摇头回道:“很难,且不说这些人愿不愿意重新回头跟咱们合作,就算他们愿意,咱们肯定会付出比九鼎商贸更大的代价。这样的话,对咱们来讲太不划算了,毕竟咱们现在的合作伙伴也不弱。”
戴金权的话浇灭了曹金华的期待,同时他也听出来了,都这个时候了,戴金权摆在第一位的还是利益得失,并没有考虑到合作伙伴的感受。
他很清楚,这不是戴金权的个人想法,而是整个集团公司长期形成的价值观。
南湖还没有分出胜负,现在又有面对新的竞争对手,曹金华下意识的自问,这次下场针对唐人集团到底值不值得?
悄悄瞄了戴金权一眼。
如果当时听从戴金权的建议对九鼎商贸出手,也就没有这些烦心事了。
这一刻,曹金华脑子里生出一个念头,看得太远也不是一件好事啊!
……
三汇北湖大区办事处。
从赵林给两位领导汇报情况开始,老胡和赵林两个人就一直在等待领导的指示,可惜,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一条信息都没有接到。
赵林脸色愈发凝重,看着老神自在的老胡,犹豫几番之后还是决定开口说道:“胡总,你就不着急吗?”
老胡淡淡一笑,“着急有用吗?再说了,竞争对手这么多,如果每遇到一个就要心急如焚,干脆自己点了自己算了。”
老胡的回答让赵林有些尴尬,他能听出来,老胡这是说自己不够稳重。
可想到现在的情况,赵林眼珠一转又是说道:“胡总,要不你跟万豪打个电话,咱们探探九鼎商贸的底也是好的啊。”
这句话似乎戳中了老胡的心思,老胡迟疑几秒钟轻轻点头。
掏出电话,找到万豪的号码拨通,接通之后,老胡笑呵呵地问道:“中午有事儿没有?一起喝点?”
“晚上吧,我今天得去市场上盯着。”
老胡故意打开了免提,就是想让赵林听到万豪的回答,听到万豪的回答老胡不禁笑出声,调侃道:“你说你图个啥,原本以为跳槽之后能上升一步,现在都沦落到干普通业务员工作的地步了。”
电话里,万豪爽朗一笑,并不介意老胡的调侃,反而顺势用无奈的口吻抱怨道:“没办法啊,人手不够用,再加上家底薄,只能自己多干点了。”
两人简单聊了几句,把吃饭时间定在晚上,挂断电话之后老胡看着赵林说道:“晚上你也一起过去吧。”
赵林面带微笑连忙点头。
等我長大,好不好? 葉落無心
跟万豪预想的一样,老玩家毕竟是老玩家,自身实力绝对没得挑剔。
邢启玉跟三汇合作时,主要业务是批发分割肉类产品,虽然品种比较多,但做起来并不费心。现在突然改成白条批发,做起来同样毫无压力。
邢启玉第一次报货的数量并不算多,只有三十几吨,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两天之内绝对能卖空。
“万经理,你们自己的屠宰场什么时候能正式投产?”
冷不丁的,邢启玉问了这样的问题。
万豪不太了解屠宰场的施工进度,但他能听出邢启玉话里的意思,他还是想做分割肉类产品。只能委婉问道:“白条业务有什么地方让邢总不满意吗?如果有,尽管提,我跟公司领导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