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7uqo熱門都市小说 大唐:神級熊孩子 愛下-第五百零一章:翼國公,會死嗎?相伴-64nw1

大唐:神級熊孩子
小說推薦大唐:神級熊孩子大唐:神级熊孩子
他一边用白布擦着手上的血迹,一边颤颤巍巍的开口,道:“皇上,这个,翼国公的伤势,老臣倾尽所能,总算是将他伤口的血液止住了,但是翼国公脸色惨白,至今还在昏迷当中,怕是,有些难治了!”
邪 王 輕 點 愛 梟 寵 醫 妃
幻世,逆妃太轻狂 兰香飘雪
“怎么会难治呢?段河你不是已经把翼国公的伤口止血了嘛?只要他的伤口不在流血,那么他本人就会慢慢的恢复的,不是嘛?”
李世民皱着眉头质问道。
段河颤抖着双手,道:“是啊皇上,但是,但是翼国公在回来的路上,就严重失血过多啊!他胸口上,后背上,手臂上,腹部上,到处都有剑伤啊,全部都在流血,都快流干了!他脸色惨白,说不出话来,瘦的皮包骨肉啊皇上!老臣怕是,怕是翼国公,他撑不了多久了……”
“啊?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段河说完,李世民顿时脸色煞白不已。
他说,秦琼撑不了多久了?也就是说,秦琼随时可能都会死去了?
那么他到底是受了多严重的伤?流失了多少的鲜血,才会让段河说出这样的话语啊?
李世民双手颤抖不已。
秦琼在几十年前,便追随着他一起打天下,二人之间的身份,虽然是君臣,但是感情之上,其实早已情同手足啊。
眼下听闻秦琼快死了,李世民只觉得自己脑子里一片空白。
他张了张嘴,似乎相说什么,但却没有说出口来。
一瞬间,李世民的眼眶便变得十分红润了。
“混帐,狗太医,你再说一边,叔宝的病,到底有没有治?”
突然,暴怒的程咬金一把跳上前去,抓住了段河的衣领子,质问了起来。
程咬金瞪大了眼睛,右手紧紧的攥着段河的衣领子,眼眶通红不已。
程咬金和秦琼相识多年,二人关系情同手足,秦琼怎么可能说死就死呢?
这不可能,程咬金他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只见段河眼角也滑落两行老泪,道:“卢国公,你觉得是老臣不想救翼国公吗?而是老臣,真的已经无能为力了啊!”
“翼国公在幽州城的时刻,便已经身负重伤!如果当时老臣在幽州城,帮翼国公止血之后,或许翼国公还有的救治,但是,但是翼国公在回来的路上,伤口迸裂,鲜血流逝,早就让他体内的鲜血,损失过半了!试想一下,如果一个人身体内的血液都流干净了,那他还能活着吗?”
“其实老臣第一眼看见翼国公的时刻,老臣便以为,翼国公已经死了,他是强撑着一口气回来的啊!他没死,他想的是,自己不能死在外边,他死也要死在自己的家里,死在大唐的土地上,所以才强撑着一口气回来的啊!因为,因为翼国公体内的鲜血,差不多都流干净了!所以,人体鲜血跟不上恢复,翼国公,怕是撑不过今天了!”
段河说完,众大臣如遭雷击,个个面色苍白,眼神空洞了起来。
也就是说,太医段河此刻已经宣判了翼国公的死刑了。
而李承风其实也了解。
在古代战场上,很多士兵受的伤势,其实并不致命,但他们因为没有处理伤口的方式,最后是活生生的流血而死的。
有些人因为失血过多,昏迷过去,最后不治身亡。
很有可能,秦琼现在的状态,就是失血过多而昏迷了。
若是现在没人给秦琼输血的话,秦琼的死,是迟早的事情。
而在大唐事情的医术,谁人懂地如何给一个人输血呢?
纵使他们有这样的想法,也没这样的技术啊!
“难道,天要亡我翼国公吗?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
李世民顿时捶胸顿足啊。
秦琼如果死了,对他的打击是极大的。
虎威大将军秦琼,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放眼整个天下之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李世民深深的叹息了一口气,面色神情似乎瞬间苍老了十多岁一样。
超级武榜系统
……
这时候,又一个黑脸大汉,从门外急急忙忙的走入了秦府之内。
只见他手中拿着一卷宣纸,急忙的开口问道:“太医,太医,我秦琼哥哥的伤病如何了?好了吗?”
来人,正是尉迟敬德。
尉迟敬德原本也在开挖天悦大运河,他一听闻秦琼从幽州城负伤而归,立马便抛下手中的活儿,一路狂奔,回到了皇宫之内,随后二话不说直奔秦府之上。
尉迟敬德和秦琼之间的关系,亦是情同手足,大家都是从同一个战场之上活下来的人,这种过命的交情,不是一般人能够懂的。
而尉迟敬德观望众人的脸色不太好看,他的心里也是顿时一沉,喝道:“太医,我问你话呢,秦琼哥哥的伤病如何了?你治好了吗?如果你今天治不好,老子宰了你!”
段河脸色十分无奈,摇着头道:“鄂国公,卢国公,还有皇上啊!不管你们怎么询问老臣,老臣也只能说,对于翼国公的伤病,老臣真的已经尽力了!老臣使出浑身解数,止住了翼国公身上的伤口流血,至于翼国公能不能活下来,这一切还得靠天意了!你们再怎样说我都是没用的,实在不行,你们打死老臣算了吧,是老臣医术不行,未能习得起死回生之术!人啊,各安天命,老臣尽其所能,终究也是被骂,倒不如,死了算了!还能落地一个自在!”
段河的眼神有些绝望了。
他每次给重要的大臣治病的时刻,他们的亲朋好友动不动就说,治不好我就打死你?
难道我段河的命,就这么的卑微吗?
别人的命是命,怎么就没人心疼一下我段河呢?
我给秦琼连续治疗伤口五个时辰有余,没吃饭,没休息,却从未有人关心过自己?每个人开口便是,治不好翼国公,我就打死你!
段河哭了,他抹着眼角的老泪,哭诉道:“老臣连续五个时辰,中途未曾吃饭,未曾休息,一直都在给翼国公治病,老臣已经倾尽所能了!如果你们还不满意的话,那老臣就用自己的鲜血,给翼国公喝下去,如果能救治翼国公的姓名,老臣死的也不亏!”
说着说着,段河便拿出一把小刀子,在自己手臂的脉搏上,使劲的割了一刀。
一刀下去,鲜血横流。
众人看的也是目瞪口呆。